【热点互动】中国制假选票还在运入美国?CNN成中宣部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5日讯】中国制假选票还在运往美国!嘉宾谈独家采访鲍威尔律师内容;乔治亚州将见证民意爆发;CNN内部录音曝光,美媒几成中宣部 |热点互动 12/04/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4号星期五。本期节目我们先请特约嘉宾林晓旭先生来谈一谈,昨天他对林伍德律师和鲍威尔律师的一个独家采访。之后我们在请他谈一谈,现在处在暴风眼中心的乔治亚州的情况。那么节目后半段,我们会特邀资深媒体人曾辉燕女士,来谈一谈她对美国媒体现状的看法。现在林晓旭先生已经在skype上,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那我们先请晓旭来讲讲昨天他的采访情况。晓旭你好。

林晓旭: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谢谢。那晓旭我们先来谈谈昨天你的独家采访的情况,我看你已经放在了Brave Hearts with Sean Lin,你的个人频道上。是通过电话对林伍德律师和鲍威尔律师的一个采访,我听上去他们好像当时是在去一个什么地方的路上,是不是,然后他们说他们非常忙。跟我们很快介绍一下这个通话的背景和一些主要内容。

林晓旭:这两位大律师确实是很忙,他们在采访中也提到了,他们以后每个晚上都有一些briefing,有时候有法律文件要批要忙,所以他们就可以说是非常忙。其实我比较惊讶的是乔治亚当天他们演讲那个集会,他们待了那么长时间。其实他们确实是一方面要把法律方面的证据搜集全,另一方面又要配合着,让民众看到目前舞弊的严重性。所以他们其实是肩负着两方面的责任,它们接受采访其实也是有冤要诉,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在乔治亚这个集会上的演讲,被其他的媒体扭曲的很厉害,特别是林伍德他不是提到了,人们应该首先要搞清楚,现在的这个舞弊,这个Dominion系统它所带来的这种系统性的舞弊,如果这个时候你不纠正的话,那人们再去投票的话没有意义,对吧,你还是在舞弊系统再重新做一遍。所以他就是说一方面要纠正这个问题,另外一方面他是呼吁乔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帕度(David Perdue)和罗夫勒(Kelly Loeffler),要他们站出来呼吁州长,来启动一个special session。

因为按照乔治亚州的法律,只能是州长来提出这个动议,所以他就觉得这两个参议员,如果你现在不出来说话,那你就等于说没有站在民众这一边We The People,没有听民众的这个诉求。那为什么到1月5号这个时候要选你们了,他是这个意思。但他并没有说要boycott(杯葛)这两个人,但是其他媒体都指责他,要要求民众不投票给这些参议员啊,攻击他,相当于人身攻击那样的。所以他其实是觉得这些媒体太不像话。

那他也是感受到独立媒体《大纪元》、新唐人对整个事情还是比较客观、公正的。对他们是这点以这样一个背景说,他们愿意更多的跟没有成见的媒体进行合作。另外一点,对鲍威尔律师来说,她确实也是有重磅炸弹要释放,要爆料,所以他就提到了说,目前其实还有很多假选票还在,是中国印的假选票,还在跨过美国边境,运到美国境内来。而且她提到了是有证据的,是有实凭证据的,而且有证人还看到,假选票还在运入到美国来。

所以当时我也追问了一句,是不是通过,因为墨西哥有很多毒品贩子,通过各种渠道运到美国来,所以我就问是不是毒品贩子的渠道?她说这倒也不知道。但总的来说,她是知道中共对于美国选举的影响是很严重的。她也知道民间的力量也被中共的资金渗透以后,也被调动起来去支持拜登。像华人进步协会等等,就是拿中共的钱在摇摆州做这些地面的介入。

主持人:她很肯定的说这些假选票是在中国印的,是吗?

林晓旭:是,这点她是非常明确的,因为他们采访时间很短,所以细节我还没来得及追问。但总体来说,我觉得她的口气是比较确定的。另外一点,她也认可麦克纳尼(McInerney)将军的陈述。

主持人:那等一下您可以再阐述一下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先听一段您的视频中的录音,就是跟您刚才说的假选票相关的一段录音,那我们请后台放一下。

(播放采访鲍威尔律师的录音)

主持人:他说这个假选票还在不断的进来,而且甚至可能用在下面的这个选举中是吗?

林晓旭:是,因为如果上一次是靠假选票影响了整个选举结果的话,那再一次的选举,可能还是需要这些假选票,肯定他们这方面也得做准备。我觉得这点倒是没有想到,她提到很多刚才没有说到,用飞机运来,还大量的飞机运过来的假选票。

主持人:对,而且我记得你在采访中还问她说,难道这个州政府不采取措施吗?她说不是州政府,联邦政府都应该采取措施。所以这难道就不应该赶快去制止,或者出动特别的这样一个小组去把它阻止吗?

林晓旭:所以这个就是一个现在比较大的问题,现在FBI联邦调查局还有司法部,他们到底有没有实际作为的问题。所以我其实觉得前天司法部长巴尔的陈述,其实影响力非常大。因为他这样说,他说还没有找到充分的证据,能表明有大量的选举舞弊能改变选举的结果。他这么一说,其实有很多州,本来很多州的包括议会、议长等等,还在犹豫不决。

因为比如说在亚利桑纳、密西根等等,这些开过这种听证会,曝光大量选举舞弊的这种听证会的地方,本来议会就一直在胶着之中。结果巴尔一出来声明之后,很多人就觉得心里有底了。比如向亚利桑纳的议长,他就出来写了份声明说,没有充分的证据等等,引用的就是巴尔的这个陈述。而且巴尔这个陈述其实危害挺大的,所以我觉得包括川普总统,他前天不是出来做了一个46分钟的演讲,其实他也是看到这个事情的危害。

因为如果你整个司法部长不认可这个选举舞弊的存在的话,没有人比他更有说服力了,所以总统只有自己出来讲这件事情。

主持人:对,而且我觉得包括亚利桑纳这个议会议长发的这个信,包括巴尔所说的。可是我们这些天在不同的听证中,包括在密西根也好,还是在之前的宾州也好。这些很多证据和证人都是非常,可以说是非常充分,而且是非常明显的。而朱利安尼说巴尔他们司法部根本就没有去联系他们任何一位证人去调查,所以我不知道他说目前没有看到大规模的舞弊证据,是因为他没有调查才没有看到,还是说他调查了一些,完全不是朱利安尼他们证人的这些东西,然后就是给了这么一个结论。

林晓旭:我觉得一定程度上,他应该是违背良心说这种话的。我在采访McInerney将军的时候,他就明确说,说巴尔一定是瞎了眼,才看不到这些证据,说得非常重的了。而且他这种态度,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可能就是这样一种心里,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认可。你比如说今天像乔治亚的州务卿,他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是要重新认证乔治亚之前的认证的选举结果,再一次认证。

州长Brian Kemp (布赖恩·肯普)好像也跟他只是做一个,唱个双簧。这个州长Brian Kemp说要做验证签名,但是州里面的法律规定是只有负责选举的官员,那就是州务卿,他能够决定要不要做这个签名认证。那这个州务卿不做,那又能怎么样呢,对不对。这两个人互相演双簧,所以使乔治亚情况就变得复杂了。

主持人:对,乔治亚的情况我想多说几句。乔治亚昨天的二场听证会,其实川普团队给出了很多的证据、证人和证词。其中一个最大的、现在在网上热传的就是一个视频。这个视频就是在半夜的时候,在一个fulton县的计票中心,他们以一些借口把人都赶走,然后视频就显示,留下的人从桌下拖出三个大箱子,然后把箱子里的选票拿出来,就去记录。这个时间点呢,其实后来也有人说,挖出来的这个点票数据,当时录像记录的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和乔治亚州当时半夜一点多有一个spike,拜登票数的一个超高的spike是吻合的,时间点是吻合的。所以就有人怀疑说,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一批票进去以后,所以就让这个数据……你怎么看这个最新爆出来的视频,这样的证据有多大的力度?

林晓旭:我觉得这个证据应该是相当充分的,因为是视频事实记录下来,而且具体是哪些人在视频中,这个网民都已经人肉搜索,都已经确定这个人是谁了,而且很明确的,当时就是以一个借口叫他们都走,剩下四个人在里面操作,所以整个过程是很明确的。这个过程你没有其他监票员存在的话,这个本身就是违法的一件事情。然后又很明确,这些人由箱子里面拿出这些证据。那么你想正常情况下这个选票应该怎么样管理的,你怎么会突然间是桌底下那边箱子拉出来的。所以这个箱子的存在和里面有选票的存在,这本身就说明这是一个违法的事情。所以实际上这个是我觉得目前为止最有份量的一个证据,所以也是因为这个证据,乔治亚州州长Brian Kemp,就说这个证据是令人忧虑的(concerning),那他也就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反过来也说,面对这样的证据,他也不得不说“这个证据值得令人忧虑”嘛!

但是我觉得他们现在还是想方设法抵赖,所以fulton 县的官员,还包括州务卿,州务卿办公室的一个官员就出来说,这个fulton 县他们是有个一个固定的监票员的。所以当时虽然人少,但还是有固定监票员的,就是好像是找借口抵赖,说这个证据还是没有明确证据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彻底的狡辩和抵赖,在这样的视频证据之前都还有这样的狡辩和抵赖。我觉得让我联想到林伍德律师在采访中他提到说:人们已经愤怒了!他就说很angry。就是明确的证据已摆在面前,他还不承认,还不愿意调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会激发民意比较大的反弹。

主持人:对,我觉得对于州务卿和州长来说,他们为了洗清自身的嫌疑,可能也不愿意去承认有任何的问题,因为这样就变成他们自己有问题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有个利益冲突在。但是,就是在乔治亚州它其实有很多证据,它不只是这一个视频。他这个律师当时去作证的时候,他说:有2,500多重犯人投票了,然后有6万6千多不到投票年龄的人登记了,有1万0315个死人投票了,有4万多搬走的人也投票了。

就是说这些明明白白的证据和数据,都已经摆在那边了,但是对于这些参与的官员来说,他们可能就是选择根本不去看这些证据、不去看这些证人。所以我觉得这个确实会让民意相当的愤怒。那您怎么看接下来会在乔治亚州发生的这样的集会?今天彭斯副总统已经去打了头阵,那明天川普总统会去乔治亚州,来做这样一个集会,为这个参议员助阵。您怎么看接下来乔州的民意发展,和这个局势的发展呢?

林晓旭:我觉得川普总统明天的集会应该是非常大规模的,因为民意现在反弹很大。刚才你提到的这些实实在在的数据呢,其实州里的官员当然是以各种借口就是不去承认,因为他觉得这是你民间自己做的调查,又不是我官方的、也不是司法机构做的调查。你这个数据、研究方法有什么问题呀等等……,反正找各种理由,就不去承认他。但是民意是看很清楚的,有些是实实在在的证人出来说话了,人们都觉得这不只是数学家、统计学家做的分析而已,是实实在在的证人出来说话,所以我觉得民众、那些民意应该是很明白的。

所以我想川普总统现场集会,这是大选之后他第一次走下来跟大家的集会,应该会是人潮汹涌的,因为民意现在我觉得现在是不可阻挡的一个力量。那这个力量也会进一步逼迫这些州里面的共和党的官员,进一步厘清楚他们所面临的局面。因为其实他们一直在否认一个事实,其实整个共和党现在就是川普的力量,对不对?就是整个republic base其实就是川普base。他们如果想刻意否认这一点的话,他们一定会跌个大跤的。

如果川普总统自己出来竞选的话,一定会让民众更加清晰,川普总统就是非常坚定的要把选举舞弊的事情揭露到底,而且是非常明确的事,不会退缩的。而且他现在捍卫的是整个美国选举的机制、民主的机制,而不是他个人是否连任的问题。我想大多数民众应该看到这一点:他不是为个人来做这件事情,对吧!个人的话,很多人现在也说,川普你可以过四年再来竞选啊,对他来说也没有问题。但他现在不退让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是美国整个宪法体制受到威胁,而且如果能够让现在这种明火执杖的舞弊行为继续下去的话,美国就不可能有更公平的选举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利益攸关的情况下,应该会有大量的民意表达出来。

那我觉得另外一点就是会在法律层面上也会给一些法官更大的压力。因为现在可以看到包括这个林伍德和辛蒂・鲍威尔在乔治亚州所做的一些起诉,也面临着一些障碍。包括上个星期天,他是先在地区法院提出了上诉,当时得到了一个临时的命令(order),就是他本来是要求十个郡的,但是只批准了三个郡里面的Dominion Voting Machine Systems不能够被破坏,或者是删除数据等等。但是到星期三,星期三晚上不是也进一步做了另外一个上诉吗?但到了今天,星期五上午,实际上就是联邦的上诉法庭又给他驳回了,说这个联邦上诉法庭没有管辖的权利,因为地区法庭所提出来的东西并没有提出一个命令式的、需要上诉法庭来评论(review)的。所以就是说又一波三折这样的一种情况吧!

主持人:但今天川普的团队在乔治亚州又发了一个新的诉状,又做了一个新的起诉,就是也是要求乔治亚州暂停这样的一个认证。

林晓旭:是,所以他们就是这个法律团队嘛,就是确实除了林・伍德、鲍威尔,朱利安尼和Jenna Ellis他们也在同时动作。几个州都在同时……,一个从选举舞弊的角度,另外一个是这个程序合法的问题,两边同时进行起诉。

主持人:是,我是想问一下就是乔治亚州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突破口,因为毕竟昨天这个乔州的证据,可说是迄今为止最有利的,舞弊的视频的证据。另外一个,乔治亚州毕竟他的这个州的参、众两院的议员,都是共和党为主。那么在这种川普总统又去乔治亚州,又这样亲自去做集会,一月份他有参议员选举。就是在各方面这种情况的下面,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他成为一种突破口。比如说,他的这个州的众议员真的就有可能去发起动议,要自己来做这样一个选举人的选择。

林晓旭:我觉得是很有可能乔治亚州作为一个突破口。因为南方人,其实现在上一点年纪的南方人,还记得当年马丁路德・金的这个运动,乔治亚州其实人们有比较深的、追求民主、追求自由这个概念的。所以,你看这个南方的很多的这个本土的黑人、善良的黑人,他跟大城市里面的这个很多乱的地区的黑人还不一样。由于我以前在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都待过,那边非常善良的黑人的力量是不得了的,而且他们非常虔诚的教徒,所以他们如果很明确的知道这个是为了捍卫美国宪法体制而战,而且是在这个精神层面上觉得也是正义战胜邪恶的这样一种战役的话,他们会出来的。

而且这个力量非常大,而且当地这些牧师团体还有福音派牧师的力量都非常大,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到那边演讲一定会再一次让民意浮出面上来。因为很多人确实还是,就是属于Silentman20:41,因为听证会啊、集会啊能去的人还是有限的,又是Weekday很多人还要上班,但是明天是周末,我相信人潮是非常大的,而且会给整个乔治亚州一个巨大的震撼,让人民知道民意是不可阻挡的,那真相披露出来的时候,如果腐败的官员一味的无视的话,一定自己会跌个大根头。

主持人:是,我也是觉得,就是很可能这个周六的集会会掀起一个民意的汹涌的高潮,那美国人也都在说这个州、这个国家是人民的,不是几个州长或州务亲,或者几个官员的,所以面对这么确凿的这样一些舞弊和不法、非法,甚至违宪的这样的一些举动,如果是相当于你根本不去看的话,那我想人民的这个情绪真的有可能像火山爆发一样。

好的,所以我们在周六的时候我们新唐人、大纪元都会有直播。我不知道晓旭你会不会去,反正我想在网上会有很多人观看,(林晓旭:有可能吧。)有可能,好的,好的。那好,那就请您先在线上来和我们一起来听一听曾慧燕女士的,她对于媒体的一些看法。

我们下面一些时间想请著名的资深媒体人曾慧燕女士,来谈一谈她对美国传媒的一些看法。曾慧燕女士她在港、台、北美这边的媒体是有近四十年的这样的一个经验,我们今天非常感谢,非常高兴能邀请她上我们的节目。曾慧燕女士您好。

曾慧燕:您好,方菲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谢谢您,谢谢您。好的,那我想我们就抓紧时间,很快请您来谈一谈这些个重要的事情。一个就是这几天有一个大家都在热议的事情就是CNN它现在又成为一个焦点,有一个叫Project Veritas这样的一个组织,他通过一些方式录下了CNN晨间这些高管的晨会的电话的录音,他录了一段时间,一两个月,那么现在他宣布他要把这些录音就公布于众,然后让大家听一听CNN到底是怎么样去做新闻报导,他们是用什么样的出发点,然后这个,现在曝光的一些录音就是基本上你可以看出来说,CNN它是非常非常的明确的就是说,他对川普,他不能当作正常人来报导,这是他的一些高管,包括他的总裁说的原话,说要报导“川普的不稳定行为,什么随着时间越来越疯狂等等”,所以他已经把他定性了,所以你只能往这个框子里套。

那么另外呢,也谈到了说,像过去的这个亨特拜登的电脑门,他们在会议中也是明确的,因为这个录音是两个月的时间嘛,所以当时亨特电脑门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说,这个不去报等等吧,我并没有听全,我不知道您听到他们迄今为止听到了多少他们这个录音的内容,您对这样的内容曝光您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我不知道您是什么样的观感?跟我们先谈一谈。

曾慧燕:是的,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作为一个资深媒体人来讲,如果《真相工程》现在这个爆料、这个录音都属实的话,那是非常让人家担忧,跟这个震惊的。是要说CNN在最近这个选前选后的这个报导中都已经很多人非议、诟病,因为现在美国这个主流媒体,完全是可以说是违背了媒体这种尊重事实、力求公平的行业道德,就是等于公信力自己丧失了,他们就是到了对川普这种抹黑,全面的抹黑不余遗力,为了哄抬这个拜登,就是罔顾事实,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已经感觉说美国公众的这个知情的权利跟表达的权利都已经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我非常担心这个言论自由的这个大旗啊,事实上已经在退色了,所以在美国当了43年的著名的维权律师,现在也在帮川普打官司的这个林・伍德(Lin Wood),他说他从来就没有想到有一天言论自由在美国会被封杀,但是现在大家都看到有目共睹确实已经发生了,应该说不严重的来讲,这个是美国的宪政危机,我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就感觉媒体,特别主流媒体,有人说是左媒啦,我们还是叫它主流媒体,它这个报导完全是丧失了中立的立场,是表达个人的情绪,还有个人的偏见,如果我们反省一下,如果自己都没有职业操守了,那还有什么资格评论他人呢?

我是感觉对媒体这种不公平,等于只有一个声音这种倾向,我是非常的痛心,所以我曾经用一句话来形容美国主流媒体现在在堕落了。因为如果说你报导两位总统的候选人,应该是不偏不倚、也不包庇,充分发挥媒体的这个社会功能,让美国的选民就是很充分了解两位竞选人,那现在媒体没有做到这样,特别像您刚才说的那个,如果他们内部有对自己人下的指示,那我感觉跟中国这个党媒体,中宣部也经常给党媒下达这个指令,就没什么两样了。所以我希望大家重视这个问题,不要让这个问题继续恶化下去,要保护我们民众这个知情权。

主持人:那我想问您一下,因为对于有些人来讲他如果说并没有特别深刻的体会到,这些左媒的对事实的扭曲也好,还是什么也好,他可能会觉得说,那你CNN报出的这些录音,那这个就是他内部的编辑原则嘛,那每一个媒体都有自己的编辑原则,他可能就觉得说这个亨特拜登的电脑门是不可信的,我们就不报,或者他可能就觉得说川普这个不退让的行为我们就不报,就是这个属不属于正常的媒体编辑原则的范畴呢?

曾慧燕:媒体呢当然他是可以,因为每个媒体比如说有偏左的,有偏右的,有中间偏左偏右的,也有就是右派左派的,他是可以选择报导什么不报导什么,但是呢,你不能说因为你评论你可以有个人的偏见,但是呢,你报导事实这个不应该有个人的偏见,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比如说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关注几个摇摆州的公听会,我们看到大量的,我们都有目共睹那些证人站出来说那个舞弊的事实,那为什么主流媒体不让民众有一个知情权呢,最少你要把这些东西报导出来,你才能知道说让民众来评,用他们的眼睛跟耳朵来评论这个是假的还是真的,最少你要做到这一点。

但是你不能视若无睹,等于假装看不到一样,那你就等于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那我就感觉这个已经犯了媒体公正给民众的一个知情权的一个大忌讳这么讲。那变成你等于没有credit,没有公信力了,这个我认为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你看这次美国的大选既然有不少人对这个舞弊提出质疑,那就应该认真去追查有没有这回事?因为你做媒体的也应该是给选民一个交代。如果查证不是事实的话,也能给质疑方还他们一个清白。但是主流媒体根本就没有去查证,一概就说是不实消息,帮着摀盖子。

很多反川的这一派,包括很多美国的挟洋派的所谓的高等知识份子,也是听风就是雨,也跟着说不可能舞弊。那为什么同样一批人2016年的时候,你说川普当选是通俄门,舞弊当选的,那现在为什么你就说美国的选举制度是经过二百多年的考验,不可能有舞弊的?那就是跟媒体是一样的,都是用双重标准。包括主流媒体,很多记者他是讨厌川普,所以就写出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等于强加于他。你们刚才讲到的亨特·拜登的电脑门的事件,你不能说你没有去追查,就一概说这个是俄罗斯的阴谋。

因为我们采访新闻的时候,我们非常重视消息来源是从哪里来的。亨特·拜登的电脑的事件,他说这个新闻来源是从电脑店的主人那里来的,而且拜登这边始终没有正面的否认。那作为一个记者来讲,你是不是应该最少去追查一下这个电脑,是不是亨特·拜登的?因为听说上面还有刻他的名字。

主持人:就是他的收据。

曾慧燕:你没有去追查,你不管他是小报还是大报,你不能说《纽约邮报》的就是小报,小报的消息就不可信。我们是要看你的消息来源可不可靠,否则的话亨特的律师为什么还要跟电脑店的老板讨回这个电脑呢?如果不是事实的话,对不对?所以我们作为媒体,我们不应该有偏见,我们应该是追清这个事实的真相,然后给公众一个交代。而不是想当然你这消息就是不实的,假的。你根本没有尽到追查真相的责任,你就不应该说这个不合事实。所以我就感觉媒体在这次报导,不管是大选前还是大选后,都已经没有尽到责任,可以这么讲。

主持人:因为其实不只是公听会,他们不报导,连包括前天川普总统说他最重要的一次演讲,46分钟,这样的演讲都居然只能放在Facebook上,用这种途径来发给公众。而不是说作为一个全球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可以说是全球最有权势的人,应该是通过所有的电视台去发布他的讲话。结果没有,他是通过一个Facebook。所以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您说的媒体已经成了中宣部,成了一个另外的一个党派发声的工具,可能还真的是已经相当严重。您觉得是不是可以说美国的新闻自由,已经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那么这个伤害会不会是长期的,就是以后一直会,甚至更恶化呢?

曾慧燕:会有这个趋势。因为一个媒体,你现在等于是已经沦落到变成某一个政党、某一个利益集团的一个利用的工具,而且是没有发挥社会的功能。我感觉很多媒体自己也都可能受到他们报社负责人,或者是电视台负责人的压力。所以有人就说,难道现在美国已经没有真正的媒体了吗?所以现在也是一个自媒体的时代。

主持人:对,自媒体。

曾慧燕:我们感到很可悲的是,难道我们现在要得知这个真相的话,是靠美国的自媒体吗?像我有一个中国自己的媒体,他是比较关注美国的大选的。所以他很感慨,他说美国的媒体,那时候他也看了2016年的大选,他比较呢说现在他看不到让大家充分了解两位竞选人,也让世界了解这个美国。今天我们看不到这个场面,取而代之的是无底线的攻击、谩骂,他说难道美国没有真正的媒体了吗?他说我很可悲的是,我现在慢慢看到一个闭嘴的美国。我听了他这么讲,我自己在美国也当了30年的记者,我是感觉很痛心。我在香港其实有做了10年的媒体,那时候我们在香港也是非常重视这个言论自由的,我们当时也感觉美国是我们新闻自由的灯塔。

但是这一次,我是感觉媒体已经有点不像话了,可以这么讲。如果说我们现在主流媒体无视那么多的证人的证词的声音,现在不光是让七千多万的川普的选民非常的不服气。美国恐怕也因为这个舞弊,如果帮了民主党的大忙,那四年以后你不能担保他们还有人会用这个招数,把这个对手一个个的选下去。这个美国的两党制度就名存实亡了,跟一党专政是没什么差别了。而且现在还有一股势力,如果你不亲民主党的人,就要被清除、被整肃,这个就是一党专政的官场的作法。所以我感觉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把所有听不进去的声音通通排除掉。

唯一跟中共还有一点的区别,就是还没有请不同政见者去喝茶,抓到监狱里边。但是这么下去的话,是非常令人担心的。因为媒体的监督跟言论自由还有两党轮流执政,是美国的两大纠错的机制。如果将来没有的话,是不是我们很担心美国就会这么滑落下去呢?所以现在根本不是说川普还是拜登谁当选的问题,而是美国这次的大选到底有没有舞弊的现象?有没有我们媒体对这个舞弊的现象,进行合乎程序的监督跟调查?言论自由媒体监督是依法独立,是不是还能得到保障?所以这是我们应该每个人都正视的问题。

主持人:对,非常重要的问题,也非常严重的问题。我再想请您谈谈,还有一个我们也看到一个现象,因为主流媒体其实左派媒体,有人把他们叫不好听的名字吧!因为他们的不报导,除了自媒体之外,还有一些新兴的媒体、新生的力量也在蓬勃发展。当然新唐人、《大纪元》本身也做了很多的报导,包括所有的公听会都在直播,所以也得到了相当多的主流社会的认可,民众的认可。那么还有像美国的Newsmax、OAN,还有一些包括其他小一些的媒体当然也再报导。所以您觉得这样的一个后果,会不会也是让这些所谓过去的这些媒体,慢慢的确实也在流失观众,甚至失去他们过去的地位。而让很多新的能够发声的媒体,在这个机会中反而得到大量的观众群而蓬勃成长呢?

曾慧燕:是的,因为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读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一个不报导真实声音的媒体,不管是有多么辉煌,曾经辉煌过。但是你现在违背了你的新闻道德的操守,放弃了新闻媒体作为第四权的权利的话,他一定会被读者跟听众、观众抛弃的。因为我们现在那么多的媒体,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失掉了公信力,不是为广大的读者或者是听众服务的话,它一定会被新兴的媒体取代的。像Newsmax本来只有2万多的订户,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最近没有去关注,但是大选之后它已经飙升到43万订户了,这个比例非常的厉害。

我想包括你们贵台,还有新唐人电视台,以前可能有一些新移民因为共产党的宣传,一来说法轮功、《大纪元》,他们就会好像有一点害怕什么的。但是现在很多人爱看,就是因为他们要从媒体里边听到一些比较真实的声音。所以如果说现在因为也是一个谣言满天飞的时代,两边都有听到一些不实的消息,那我们就是希望不管媒体在任何的情况下一定要坚持说真话,报导事实的真相,这样一定会得到读者跟听众的欢迎。等于我们要听从民意,民意会选择真的媒体还是假的媒体?这个也是我们要共同努力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现在还有一分钟,我想晓旭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还有一分钟时间。

林晓旭:我觉得比较重要一点,就是现在这些主流媒体他们实际上一方面是抛弃公平报导的原则,同时其实他们现在是配合其他的势力,进行对美国宪政的推翻的这种运作,可以说是一种共犯。就像McInerney还有林・伍德律师都提到,实际上现在美国面临的问题是这些黑暗势力,实际上是一个叛国罪的问题。所以其实美国媒体现在这样运作,他们是一起配合这些黑暗势力,一起来推翻美国现有的政权体制。所以我觉得这个一定会使将来整个媒体大洗盘,目前媒体如果是刻意的隐瞒事实,不让民众知道真相的话,一定是共谋罪的,而不是简单失去公正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今天也非常感谢曾慧燕女士上节目来跟我们分享她的一些观察。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特约评论员:林晓旭先生
资深媒体人:曾慧燕女士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