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六大信号 川普军事反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5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来聚焦讨论一个重要主题:

今日话题:选举人团投票 川普准备军事反击?

12月14日是美国各州选举人团的投票日,各个州的选举人都在这一天投票选出总统与副总统,各州的投票结果将送往国会,在明年1月6日,由国会两院进行最后的认证。左派媒体也高兴地强调,今天拜登将“正式被选为下一任总统”。

大家可能会好奇,选举人团都已经投票了,川普是不是已经没有希望翻盘了?这场大选的真相是不是就没法查明厘清了?还不是的,我们在上一集节目里跟大家提到过,川普手中至少还有三张牌可以打,我们再简单跟大家讲一下:

第一是法律战,就是继续通过法律程序去争取权益、追查真相,要求各个争议州撤销对选举结果的认证。不过这个途径目前几乎行不通,从地方法院到最高法院都忽视舞弊证据或者拒绝受理,法律战相当耗费时间,现在选举人团已经完成投票,所以这个途径有点缓不济急,而且胜算偏低。

不过要请大家注意的是,在那些争议州的州议会,共和党人也打出一张“奇牌”:在选举人团投票这一天,这些由共和党主导的州议会也推出共和党自己的选举人,把票投给川普。很特别的手法,对吧?

包括宾州、乔治亚州、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人都完成投票,但是这些州议会的投票有正式效力吗?目前是没有。这其实是一项“备案”手法,因为,只要法院否决该州的选举结果,要求撤销认证的话,那么州议会就会有权,自己选出选举人团,来投票选总统。

所以,这次州议会共和党人的作法,等于是“提前”完成后半部,也就是安排了选举人团选总统。但是,最关键的还是前半部,就是法院要先否决当地的选举结果,这是最重要的前提。如果这个前提发生了,那州议会选出的选举人团才会有效力;否则,没有这个前提,后半部就走不下去。听得懂吗?

像宾州共和党党部就发出了声明,强调他们进行这项“程序性投票”,不是为了篡夺或挑战宾州选民的意志,而是为了保存未来或许可以推进的法律权利。

说白了,就是假设未来宾州的选举结果被法院推翻的话,那么今天州议会的选举结果,就有机会递补上去,把选举人票投给川普。

第二张牌是国会战,也就是在1月6日,当国会要认证各州选举人投票结果时,由众议院与参议院的议员出面,对争议州的投票结果提出质疑,接着再由国会两院进行协商,决定是否要否决某些州的选举人票。

如果这张牌,能把拜登的选举人票否决掉、删减到低于270票时,那么就会触发宪法第十二修正案,也就是当没有候选人得票过半的时候,就改为国会众议院来选总统,参议院选副总统。

这个程序的细节,我们在上集节目里已经说过,而且执行上也有一定的难度在,我们这里就不再重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这一集节目。

第三张牌,也是最强大一张王牌,就是川普行使“总统特别权力”,也就是美国宪法赋予总统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时,可以用来应对危机的特殊权力,包括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戒严等等。这张牌,可以让总统调动军方来支援调查选举真相、逮捕叛乱份子,但争议也是最大的。

因为无论是什么程度的戒严,都会对人民的公民自由、迁徙自由等等带来一定的限制,但是现在美国已经进入非常时期,就可能需动用非常手法才能应对得了。为什么?

大家看看这次美国大选,选举舞弊的各种证据、证人与种种不正常迹象层出不穷,包括死人投票、非公民投票,以及选票被装在行李箱里,藏在桌子底下;许多地区的共和党监票员被阻挡,不能监看选票;底特律还发生短短两小时内,选票开票从7000张暴增到13万张等等。

当然还有闻名世界的“拜登曲线”等等,这些诡异迹象,其实不需要什么专业解说,用常识来思考都会让人觉得不对劲、觉得选举背后一定有什么不正常。但是各级司法体系、地方政府官员、以及主流左派媒体们却都完全忽视、视若无睹,就连最高法院也都选择回避不受理。

所以,川普阵营的法律战受挫、选举的真相没有办法查明,实际上是放纵一帮非法集团或者深层政府,任由他们践踏摧残美国的自由民主,任由他们剥夺美国人民被宪法保障的“天赋人权”与“平等权”,任由他们对人民选出来的政府,公然发动政变与夺权。

而且,这场舞弊真相没办法查明的话,会让美国的宪政民主出现危机,无法确定谁才是真正的多数民意选择。同时,这场选举舞弊涉或者政变,不但剥夺了人民自由平等权,还会让国家陷入信任危机,甚至可能出现分裂或内战的后果。

举个简单例子,我们在美国,现在都不太相信所谓主流媒体的报导,因为已经有太多的造假与政治操作;我们就连上网查询Google和Wikipedia,都不太敢相信里面的内容。因为他们都是深层政府的一份子,为了政治目的,大规模地删除言论,让我们能看到的消息,越来越口径一致,越来越只有一个声音。

所以啊,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选战输赢的问题,而是一场攸关美国未来、攸关世界未来和人类生活的关键选择,这真的是世界的十字路口、历史的十字路口。美国未来能不能保住传统价值与自由民主,还是会走向左倾、走向社会主义?今天,就是关键性的保卫战。

更何况,包括中共、古巴、委内瑞拉等等外国势力都涉嫌介入这次大选,与美国的极左派势力联手操控大选结果。这等于是美国受到了外国敌人的颠覆与政变,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所以,在这个国家安全受到内外交逼的非常时期,美国总统可能需要使用非常手法,才能应对这场前所未见的国家危机。

其实,在美国历史上至少有68次戒严状态,而唯一一次的全国性戒严,就是1861年,林肯总统为了应对南北战争,宣布戒严,他不顾法官与媒体反对,暂停“人身保护令”,强硬逮捕了14,000名政治犯,关闭300多家报纸。

最后,美国在林肯的带领下,终于换来内战结束,国家回归和平,也废除了奴隶制度。林肯也成为美国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也奠定了美国发展为世界第一大国的根基。而现在,美国面临的危机比林肯时代还多,因此川普政府实有必要认真思考动用特别权力来肃清美国的内外敌人。

特别是,这批极左派的深层政府,他们不仅仅发动选举舞弊与政变,还不断通过黑帮手段恐吓、威胁或攻击任何的证人、法官与议员们。知名律师林伍德14日就披露说,他们得到消息,有法官与他们的家人遭受威胁,所以许多法院拒绝受理案件,也不愿面对各种舞弊证据。

争议严重的乔治亚州,被川普多次要求要比对选票与信封上的签名,乔州州长肯普在11月底也曾经松口,表态支持;但是他女儿的男朋友迪尔(Harrison Deal)随即在12月初,因为一场猛烈的车祸而离世。州长随即马上改口,说不愿意支持川普的提议。

换句话说,这帮发动选举政变的人,不但想要从川普手上、从人民手中夺取统治美国的权力,而且为了他们的权力目的,他们还敢于威胁、伤害美国人民的生命,对人民提前实施了恐怖统治。如果真的让这个集团统治美国的话,那么是美国之福、还是美国之痛呢?

如果美国的宪政民主、美国的自由人权消失了,那全世界向往自由的人们,就会失去了希望;全世界的极权独裁者,就会无限度地扩张他们的称霸欲望。这样的话,是世界之福、还是世界之痛呢?

因此,我认为川普政府确实有必要严肃考虑,动用总统特殊权力来应对当前美国的内外危机,一方面是调查厘清这场大选的幕后真相,另方面是追查打击任何参与选举舞弊、试图颠覆美国的境外与境内势力。

至于川普该怎样行使总统特别权力呢?我们之前已经说明过,我这里在补充一下,大致上有个步骤:

第一,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让总统取得至少136项特殊权力,包括戒严的权力。

第二,公布涉嫌舞弊的不法集团的充分罪证,总统必须公布详细、有力的证据,才能将这群叛乱份子充分定罪,也才能让两党的支持者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心服口服,减少争议。

第三,实施有限度的戒严,尽量降低对人民的不变与影响,同时可以让总统调动军方来接管部分、或者全部的行政权和司法权,这样才能摆脱深层政府的掣肘,深入调查舞弊与政变的真相。

第四,启用《反叛乱法》,先依法对叛乱份子发出声明,要求解散,接着就能动用军方力量,在国内对叛乱份子进行扫荡与逮捕,再送交军事法庭来审理。等真相厘清、国家威胁平定之后,再取消戒严、恢复正常社会秩序。

当然,听到戒严、听到军方,可能会让不少人觉得是不是要进入威权时代、是不是在搞独裁斗争,但其实不是。这次美国已经因为这场选举政变,陷入空前的国家内部危机,还让美国在国际社会上失去威信。

如果美国不能坚决地扫荡内外敌人,查明舞弊与政变的真相,那美国不但可能会走向内部分裂或内战,还可能被境外敌人趁机渗透掠夺、蚕食鲸吞。美国如果失去世界第一大国的实力,中共势必将趁机称霸,霸凌四海,全世界都将落入共产红潮的威胁。

那么,我们要来问一个关键问题,川普会想动用特别权力吗?会想宣布戒严、出动军方力量来扫荡敌人、调查选举真相吗?我个人目前观察,川普确实有这个用意,而且已经在一步步地铺垫、一步步地释放信号。什么信号呢?至少有六项信号,透露川普准备军事反击:

信号一:2018年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我们之前提到过,川普早在2018年9月12日,就签署行政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用来应对外国势力介入美国的国内选举。一旦发现有海内外人士、机构、企业涉入干预美国选举,美方就可以查扣这些人员与组织的相关资产,予以冻结。这项紧急状态,到今天依然有效。

而且,这项行政令规定,国家情报总监要在选举后45天之内,提交报告给总统,说明外国势力干预选举的情况。今年投票日是11月3日,那么12月18日就是提交报告的最后期限。一旦川普获得外国势力与境内势力干预选举的报告,就掌握了证据,可以进一步对不法集团发动追击。

信号二:撤换国防部长 直接统领特种部队

川普在大选后,就宣布撤换国防部长,改由国家反恐中心主任米勒(Chris Miller)接任,米勒不但具有军方与反恐的实战背景,他上任后还立即宣布,要求特种部队直接向他报告,绕过原有的官方渠道。

为什么要绕过原有的渠道?因为川普已经在有计划地扫除内鬼、绕开内鬼,准备在必要时,直接调动特种部队,进行特殊任务,所以不能提前走漏风声,避免让深层政府这帮黑势力知道。

信号三:第82空降师透露:风暴来了

12月7日,川普对外宣布马上就有“大案子(big things)”要发生,隔天12月8日,德州检察长就宣布起诉争议四州,指控他们的选举程序涉嫌违宪。

就在同一天,美国著名的武装部队“第82空降师”在脸书上发出文章,上头只有简短四个字“风暴来了”,文中还附上多张82空降师的训练照片。

再隔天,82空降师再发出文章,说“只要这里是勇士的家乡,这里就仍将是自由的国土”。这段话很显然,是引用了美国国歌最后一句歌词里的“勇士家乡”和“自由国土”。言外之意,是82空降师将为美国的自由而奋战。这些信号对于一向保守的军方来说,是相当罕见的。

信号四:首度定性“政变”与“犯罪”

川普虽然已经无数次批评这次的美国大选舞弊,但是他一直没有指控这场舞弊背后藏着政变的阴谋。

但是,在12月10日,川普在推特上引述了美国媒体的报导,一位受访者说,“事实是我们国家被人偷窃,一场政变就发生在我们的眼前”。这是川普第一次将“政变”与这次选举舞弊联系在一起。

而且,到了13日,川普在推特上公开表示,那些争议的摇摆州,不能合法地认证他们的选举结果,否则他们就是“犯下严重的、需要受到惩罚的罪行”。

换句话说,川普在一步步地升级对这场选举舞弊的定性,开始从“舞弊”升级、拉高到“政变”的层次,而且是“犯罪”。舞弊,只是对人民的欺骗、对国家法纪的破坏,但是政变,就升级到对国家的叛变、对人民的不忠诚,也就升高了川普可以动用军方的合理性,可以调查、逮捕、审判这些罪犯。

信号五:前往西点军校 宣示与军方并肩作战

12月12日,大批美国民众在华府举行集会游行活动,声援川普,呼吁“停止窃选”。但是,这一天,川普却没有亲自出来跟支持者做近距离接触,川普反而搭著直升机,飞往纽约州的西点军校,观看一年一度的陆军与海军橄榄球大赛。

川普抵达现场,受到全场陆军与海军学生的热烈欢迎。虽然这是川普连续第三年到场观看海陆大赛,但是,这个时候,是大选战情非常紧张的时候,但是川普还亲自飞到了西点军校,显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我认为,川普到西点军校,是要刻意向对手表明:虽然你们控制了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等等单位,但是现在军方与川普一起站在爱国者的阵营里并肩作战。这也意味着,川普已经一步步地在布局使用他的总统特别权力。

信号六:神秘暗号出现 西点军校与华府呼应

在川普前往西点军校这一天,有个神秘讯号相当隐晦,但又相当重要。当天,西点军校出动四架直升机,其中第一架直升机上头,仔细看,机身上有一个骷髅头的符号,机尾有个数字“659”。

马上就有网友根据这些暗号查出,这是川普的“神秘小组”的暗号,因为这个神秘小组被左派媒体审查得很厉害,我们就不提它的名字了。659,指的是神秘小组在两年前发出的编号第659号的帖子。

这帖子上面写着“总统要让那些好人获得自由”,最后写着“自由日”以及“光明”两个词。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里面有一句话“世界都听到了这一枪”。

而巧合的是,当天留在华府对群众演讲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将军,也提到了这句话。

前国家安全顾问 弗林将军:

“世界都听到了这一枪。”

这些是不是巧合呢?留给您来判断,但是对我来说,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计划与安排。

而且,知名律师林伍德也在推特上警告,要求大家准备好食物、饮水等物资,为特殊情况做准备。我们无法确认这是不是开战的信号,但是值得我们留意。

好,以上就是我认为,川普正在准备动用总统特别权力,很有可能会出动军方来制止政变集团的几项主要信号。我们再重复一遍:

信号一:2018年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川普在2018年已经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川普只要公布证据,就可以启动戒严以及反叛乱法,动用军方介入。

信号二:撤换国防部长,直接统领特种部队,川普清理军方内鬼,同时避免军事布局的情报外泄。

信号三:第82空降师透露:风暴来了。鼎鼎大名的第82空降师,罕见地在社交媒体上释放信号,引人瞩目。

信号四:首度定性“政变”与“犯罪”。川普首度将选举舞弊集团,定性为“政变”与“犯罪行为”,升高川普动用特别权力的合法性。

信号五:前往西点军校,宣示与军方并肩作战。川普专程与军方共同露面,向对手宣告他与军方同在。

信号六:神秘暗号出现,西点军校与华府呼应。川普神秘小组的暗号,同一天在西点军校的直升机上以及弗林将军的演讲里出现,恐非巧合。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大戏今朝

滚滚长河荡沧桑

辽辽苍史尘中茫

五千烟云今末戏

正气荡浊耀宇光

唐浩

欢迎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欢迎订阅: bit.ly/SubscribeCrossroadsOfTheWorld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