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的中共病毒症状消失 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2日讯】我今年八十岁,一九九六年与老伴同时走进大法修炼。我俩修炼,我们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伟大。我讲几件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以谢师恩!

孙子的中共病毒症状消失

我孙子今年二十多岁,身胖体壮。今年正月初一下午,他说晚上想吃涮羊肉,我就让他去买调料。我家暖气温度达到30摄氏度,孙子在家只穿短裤背心,出去时他只加穿了件单衣单裤。当天晚上就咳嗽,开始我们也没在意,以为他出去穿的太少感冒了。

咳了六、七天后,孙子开始发烧、憋气,而且越咳越重。他的身体健壮,以前伤风感冒了抗几天就过去了,这次却越来越像中共病毒的症状。家人开始害怕了,就带他到医院去检查,透视、化验,各种检查费用花了600多元,武汉肺炎的化验结果呈“阳性”。医生就叫我们回家,还对我孙子说了一句:“你还得回来。”我们问为什么不给拿药、不给治疗?医生说:没药,药都给武汉了,回家等著吧,反正(孙子)还得回来。”家人到处去买药也买不到,就给他喝板蓝根,其实根本不管用。他一直咳嗽、发烧、憋气。

五、六天后,小区居委会打电话问我们病人症状有没有发展?还说让我们有什么情况赶快往上反映。显然他们是得到医院的通知追踪来了。

又过了五、六天,居委会又打电话问病人怎么样?意思就是这人(孙子)还有没有了?我告诉他们:我们去医院,医院不给治,不给药,把我们撵回家。你们还这么三天两头的骚扰,你们管什么了?以后再别打电话来了。

我静下心来想:我是修炼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把孙子就交给师父了。我一边告诉孙子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求师父救救孩子。太神奇了!孙子当天晚上就不再咳嗽了,烧退了,也不憋气了。我们全家人都见证了这个奇迹,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

儿子、儿媳更加认同大法好了,儿媳还在手机上下载了《转法轮》,有时间她就看。

脑血栓症状一个星期消失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师父发表了《再转轮》后,我和老伴谨遵师父的教诲,天天出去以各种方式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修大法后,我和老伴身体无病一身轻,天天步行走很远的路也不累,一直坚持着。

二零一七年九月的一天,我在家里突发脑血栓症状:右半边身子从头到脚无力、麻木,手抬不起来,走起路来脚还向外一撇一撇的,迈不开步。我思想中首先的反应是:“这不是病,我不是脑血栓。我有师父管,炼功人没有病。”老伴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胳膊抬不起来,我就用另一只手往上拽。第二天我想:还能不能出去讲真相呢?如果这样出去,别人看见有没有负面影响?会不会给大法抹黑?和老伴交流后我们都认为这不是病,一定能出去,救人要紧。我们又一起出去了。

我把右手插进衣服口袋里慢慢走,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我有什么异样。老伴给人讲真相,我就在旁边发正念,根本没想什么病不病的,别人怎么看我,我根本不在意,再说我也没看见有人注意我,我这不就是个正常人嘛!就这样我们一天没落照常出去救人,回家就学法、炼功、发正念。

这些日子儿女们也没看出我有什么两样,参加小组学法,连同修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到第九天时,我正发正念,忽然看见一道白光从我头顶上冲出去,我是闭着修的,师父却让我看到了这一幕。我马上意识到我好了,是师父给我把身上不好的东西拿下去了。发完正念我站起来,全身轻松,病业假相全部消失,身体一切正常。我知道师父再次帮我净化了身体,我真的好了。我和老伴激动万分……

过后我才把这件事告诉儿女,他们都感恩大法,感恩师父!

儿子、儿媳在大法中受益

我儿子、儿媳在外地上班。二零一七年,儿媳的单位有六万元的住房公积金提不出来,据她说得买下一套房子,办齐所有的手续才能提出来,她就回来在这边买了套较便宜点的房子。她回来后我们就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明白真相后说要用自己的真实姓名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办完三退后她就去单位办理提款去了。到那儿后没想到单位连证件都不看,直接给了她七万元,说是按什么条款又给她加了一万元。儿媳回来说这是她相信大法好,三退后给她带来的好运。

二零一八年,儿子、儿媳在某市花一百多万元买了临街的两间门市房,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现在不想要了,想去退房。因为退房的人多,须要排队摇号办理。他们摇的是14号。听说当天不能办理退款,他有急事又不能在那儿久等,儿子就去找主管说明情况。儿媳在外面等他,心里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帮忙。过了一会儿只见儿子兴冲冲的从里面出来,说主管给了他一个3号,这样他们当天就能办完退款手续。儿子、儿媳更加相信是法轮大法让他们受益了,也更加相信大法。

弟子双手合十再次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与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