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美国“文革”正在发生

共产主义幽灵躲在背后 石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30日讯】《有冇搞错》。12月29日。

最近,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一名高中生,威廉·克拉克和他的母亲,起诉当地一所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原因是该校基于“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课程,正对学生进行“强制性的意识形态灌输”,将迫使学生将自己的身份与压迫联系在一起。

这位学生在拉斯维加斯就读一所所谓的“民主预科学校(Democracy Prep)”,他的母亲是黑人,但去世的父亲是白人。他在为期一年的必修课“变革社会学”(Sociology of Change),以及另一门让学生进行政治或社会工作项目的必修课“改变世界”(Change the World)中,觉得课堂对他充满敌意,让他感觉受到了歧视。

民事诉状(complaint)表示,由于这些所谓的“公民课程”是新管理人员实施的,名称也与以前的课程相同,因此像克拉克夫人这样的父母,“直到他们开始看到对孩子的有害影响,才意识到课程已转变为强制性的意识形态灌输”。

诉状指出,新课程在“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旗帜下,加入了意识提升(consciousness raising)和制约训练(conditioning exercises)。

诉状里面说:“这些课程……不是描述性或信息性的,而是规范性和规定性的:他们要求学生‘学习’和‘反击’所谓的‘压迫性结构’,这些结构隐含在家庭协议(family arrangements,指在家庭成员内部达成的非正式协议,一般用于财产分配等)、宗教信仰、习俗、种族、性别、性别认同中,他们必须透露所有这些信息,并接受非公开审讯。”

威廉被指示“在课堂上‘舍弃’(unlearn)他母亲传授给他的犹太基督教基本原则”,接着学校基于他的信仰,对他进行攻击。

“一些种族、性、性别和宗教身份,一旦暴露出来”,诉状称,“将在课程中正式提出,并被视为先天固有的问题,赋予道德上的贬义。”

诉状表示,威廉·克拉克的老师向学生们打招呼,常说:“你好,我的社会正义战士们!”并要求他们进行“揭露种族、性、性别、性倾向、残疾和宗教身份”的作业。

威廉被告知,下一步将确定他的部分身份“是否带有特权或压迫性”。

克拉克一家提出的法律论点是,威廉被强迫“在课堂口头练习和书面家庭作业中,对他的种族、性、性别和宗教身份做出自白,而这些都要受到学生、教师和学校管理人员的审查、审问,并贴上贬低性的标签”,被告“正胁迫他接受和肯定,他在良知上无法肯定的政治化和歧视性的原则和言论”。

克拉克家人表示,学校一再威胁威廉“如果他不遵守他们的要求,就可能遭受成绩不及格和不能毕业等实质伤害”,并拒绝满足他提出合理的住宿需求。

起诉书中说的,“迫使学生将自己的身份,和压迫联系在一起”这是什么意思?有点年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对这个应该不会陌生。在1979年以前,也就是中国文革结束之前,中国大陆就是这样的。就是共产党给你定成分,你有多少钱?做什么工作?是不是地主、资本家?是不是前政府人员?有没有宗教信仰?是否是宗教团体中的人物?等等这些,来确定你的所谓个人成分,这个要写在你的资料档案里面,决定了你的社会地位,决定了你以后获得教育,获得什么工作?或者拿多少工资。

而且这些成分是跟着你很长时间的,你爷爷是地主,即使你从来没有拥有过土地,你也是地主,必须受到批判,受到大家的监视,受到全社会的歧视。你必须划清界线,批判批斗你的父母和祖先,叫做划清界线,然后也许你会被宽恕,日子过得好一些。

当然,很抱歉,这些对中共党的领导人不管用的。毛泽东、周恩来这些人,都是地主或资本家出身,他们当然不受这个影响。

这个东西,叫做制度性歧视。

现在在美国,在民主和反歧视的幌子之下,中共的这套制度性歧视的机制,被悄悄地引进来。今年中发生的左派骚乱,包括安提法和BLM运动,他们的基本意识形态基础,就是这个所谓批判性理论

批判性理论”的起源,来自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Francesco Gramsci)和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安东尼奥·葛兰西是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是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葛兰西摆脱了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决定论”,提出了“文化霸权”的概念。他认为,资产阶级把对他们有利的文化推广成为社会规范,被大众所接受。无产阶级也把这种文化当作了常识,便甘愿臣服于资产阶级的压迫之下。葛兰西称之为“文化霸权”。他主张被压迫者必须发展出自身的文化,反抗资产阶级的“文化霸权”。这一思想被称为“新马克思主义”和“文化马克思主义”。

1923年,正当葛兰西在意大利为共产主义努力奋斗时,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又称歌德大学)成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社会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Social Research)。该研究所的学者们被称为“法兰克福学派”。法兰克福学派在很大程度上借鉴或认同了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发展出了“批判性理论”。

1935年,由于希特勒在德国的执政,这所社会研究中心搬迁至美国纽约,加入了哥伦比亚大学。1953年,社会研究中心重新搬回德国法兰克福。但他们把“新马克思主义”的种子留在了美国。

葛兰西和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成了“批判性理论”在美国发展的思想泉源。1980年代开始,美国的一些法学院把这种“批判性理论”,加入了美国这个国家所特有的种族问题核心,变成了“批判性种族理论”。

2011年,奥巴马总统颁布行政令,在联邦部门推动“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培训项目。之后,“批判性种族理论”悄悄地进入了联邦政府的培训中。直到2020年9月,川普才终止了这项培训预算。

一份基督教刊物认为,由于美国有蓄奴的历史,种族问题成了“批判性理论”专注的焦点之一。如果说“批判性种族理论”是新马克思主义为美国量身定做的杀器,也一点都不过分。

我们下面用生命网中署名慕荣以待的文章内容和一些观点。

“批判性理论”用权力和压迫的眼光看待世界。它把人类分成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个人的身份,如种族、性别、宗教、移民身份、性取向等,决定了他/她是压迫者还是被压迫者。

所以,美国被描述为一个充满了压迫的邪恶帝国,比如,白人压迫黑人,男性压迫女性,异性恋者压迫同性恋者,基督徒压迫穆斯林(在美国境内),盎格鲁萨克逊的后裔压迫美洲土著印第安人。总之,在“批判性理论”构建的世界观里,美国天生就带着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原罪。接受这种观念的人并不为美国感到自豪,反而充满仇恨。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年的街头暴力中有抗议者焚烧美国国旗。

所以大家可能可以理解,为什么加州湾区的教育委员会,要把用华盛顿、林肯这些人命名的学校全都改掉。因为他们都是白人,都是基督徒,而且都是男人,用中共当年的话说,都是“出身”不好,“成分”不好,都是“剥削阶级”。

在“批判性种族理论”中,美国的传统文化是白人维护特权的工具。所以,为了实现黑人的自由和解放,摧毁历史传统是必要的革命手段。乔治·华盛顿和汤玛斯·杰弗逊、林肯这些历史人物,当然不能再被视为英雄,而被视为压迫黑人的种族主义者。于是,他们的雕像必须被推倒。

“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谬误,其实是一些违背常识的谬误。比如南北战争之前,美国的奴隶主不都是白人,也有黑人。据1830年的美国人口调查,当时全国共有是3000多名黑人奴隶主,他们拥有超过1万名奴隶。当时全国的黑人自由民已超过30万人。当时,也有白人奴隶。16世纪到18世纪,数百万的欧洲白人基督徒也曾被俘虏到北非做奴隶。

再有,被卖到北美的黑奴是哪里来的?很少有人问这个问题,因为九成以上的黑奴,是现在非洲刚果的黑人国王去非洲内陆抓来,卖给白人赚钱的。刚果因为很早和西班牙和葡萄牙做生意,拿到欧洲的武器,建立了强大的武装力量,可以轻易打败内陆的黑人部落。他们不屑于做生意,直接抓人卖黑奴,赚得更多。

这些是历史问题,我们不去追究细节。

人们经济收入的差别不一定是压迫造成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这是基本的常识和公平机制。权力不一定是压迫的工具,而是社会分工所必须的。我们不能否认世界上存在压迫,但是,把财富和权力在不同人群中的不均等都解读为压迫,这是不合理的。

在“批判性理论”看来,历史上占据优势地位的文化都对少数群体造成了压迫。为了实现人类的平等,传统文化应该让位给少数族群,权力也应该交给被压迫者来享用。也就是说,一个人一旦有了被压迫的身份,他就具有了获得权力的正当性。这就是为什么参选总统的麻省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曾竭力证明自己有印第安人的血统。

“批判性理论”重新定义了道德标准。它认为,被压迫者长期以来被忽视,他们的观念得不到表达。他们对世界的认知是享受特权的人不能发现的。所以,只有认真聆听被压迫者的故事,你才能认识真理。真理是由被压迫者定义的。更确切地说,是被压迫者的主观感受定义了真理。所以,邀请黑人、同性恋者、穆斯林移民讲述他们遭受歧视的主观经历,是人们认识“真理”的重要方法。

白人因为肤色令人联想到奴隶主,所以,他们天生带着罪咎,缺少陈述真理和评判道德的资格。同样的原则也适用在男性和女性之间、异性恋和同性恋之间。这就是为什么布雷特·卡瓦诺接受大法官确认的过程中,一位名叫福特的女人对他的性侵指控明显是无事生非,却仍然受到许多好莱坞明星的赞扬。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个黑人在白人警察执法过程中受伤或死去时,人们并不关心这个黑人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而只因为他是黑人便为他喊冤鸣屈,甚至把他标榜为道德英雄。

为了这个目的,“批判性理论”在美国推动了一场“醒悟运动”(Woke)。“批判性种族理论”,要求白人为自己享受了白人特权而忏悔,并行动起来为了让黑人得到与白人同等的权利和财富,而摧毁传统,摧毁自己获得财富的社会机制,确切来说就是美国的经济制度。

忏悔并顺服的人,就是进步。不忏悔的人,尤其是白人,就是种族主义,就是法西斯,就必须打倒。

其实,简单来说,这就是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伎俩而已。以前是资本家和工人,后来变成了地主和农民,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现在变成白人和黑人,什么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

简单来说,就是平等的旗号,推动一个系统性的歧视制度。

对共产党来说,关键的是找到社会矛盾,然后利用,扩大、夸张,然后制造仇恨,扩大暴力,最后推翻整个社会现存的社会秩序。这句话,正是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要用暴力推翻整个世界的现存秩序。

这个运动的核心就是仇恨和暴力,制造新歧视只是手段而已。

拉斯维加斯的威廉·克拉克和他的母亲,虽然是黑人,但因为是基督徒,所以也是被批判被歧视和被仇恨的一员,所以他们告上了法庭。

川普总统今年9月下达行政命令,禁止这种理论在联邦政府有关的机构培训中使用,但旧金山湾区一位法官最近裁决说,这个行政命令损害了少数团体的言论自由,要废止。美国现在其实很危险,一个系统性的颠覆正在推动,而推动这个“批判性理论”是重要步骤,其核心就是仇恨,而整个运动的背后,其实就是在上世纪制造了数亿人死亡的共产主义。

石山视点: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t7MI1Jn6L5W0nz5rZn29g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