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抗疫模式”五宗罪

疫情观察之一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中共是罪魁祸首。它不仅矢口抵赖、百般狡辩、竭尽全力改写疫情历史,而且高调自我吹捧“成功抗疫”和“制度优势”,并还“以疫谋霸”,构建它所定义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祸害世界。

尤其,当前,病毒变异,英国、南非、加拿大、日本和欧洲多个国家已经出现病例,疫情上升;中国6天7省宣布战时状态;美国洛杉矶每6分钟就有1人死亡……表明疫情二次全面爆发在即,全世界都在危险中。

因此,揭穿谎言、深入剖析中共“抗疫模式”的危害、认清中共的本质进而划清界限,成为人类度过大瘟疫劫难的一个关键问题。作为“疫情观察系列”开篇,本文概略讨论中共“抗疫模式”的五宗罪。

一、封锁信息、编造数据、处罚“吹哨人”,致使疫情扩散全世界
2019年年末,“中共病毒”病例开始出现。中共当局(从武汉市、湖北省到中央)最迟该年12月就已了解疫情,但一直不对外公布实情,反称“可防可控”;2020年1月20日,才承认“可以人传人”,习近平公开讲话;1月23日,武汉封城

中共隐瞒疫情长达一个月,且未采取有效措施,错失防控疫情的黄金时间,致使瘟疫从武扩散汉到全国、全世界。中共必须对此负责。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中国境内能提早一周、两周、三周采取防疫措施,全球确诊病例将可分别减少66%、86%、95%。

疫情初起之时,8名医生“吹哨”遭中共警方“处理”,“李文亮事件”更成为中共封杀疫情信息的铁证。同时,中共还愚弄国际社会。中共声称,2020年1月4日即向美方“介绍疫情有关情况,双方同意就信息沟通和技术协作保持密切联系”。但是,当美方一再善意提出派专家赴华抗疫时,中共就是拒不回应。

中共的疫情信息封锁并不仅限于疫情初期,而是贯穿至今。国际社会至今无法确知中国疫情的实际情况,包括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区域分布等等基础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各国制定抗疫战略具有决定性意义,尤其是在初期。中共编造数据,真把世界害惨了。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团曾分别于2020年1月、2月、7月三次赴华,都未能进行独立、自主、科学的实质性调查,反被中共利用,为中共背书。今年1月,世卫专家又来华考察,不过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二、反人性抗疫,制造民生灾难:武汉封城、多地战时状态
中共高调宣称只花三个月就控制住了疫情,中国现在是输入国。2020年9月8日,高规格举办“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甚至说它国连抄中共作业都不抄不好。洋洋得意。但这纯粹是自欺欺人。第一,中国只是表面上没有全国性疫情,地区性疫情从未断过,怎么能说成功呢?第二,中共的野蛮抗疫模式,如武汉封城、多地战时状态,为国际社会所不齿,又怎么会来“抄作业”呢?

事实上,中共抗疫的指导思想是“政治第一,维稳第二,科学第三”,民生问题更排在后面了。一个鲜明的例子是,2020年1月设立的“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9个成员中没有一个医学专家或做(抗疫)实职的人,反而“控制头脑、维稳的官员多”。

中共在错失黄金时间后,径直采取强硬措施,武汉封城,多地进入“战时状态”,但快速医疗体系和物资供应体系并未相应建立,这在疫情之外,又制造了大规模的民生灾难。《方方日记》在网络热传,就足以说明了问题了。从1月23日封城到4日8日解封,武汉人经历了死亡、悲伤、愤怒和绝望;而那些逝去的生命、被训诫的“造谣者”和没有回音的追责,仍在拷问著每一个人。BBC称武汉封城76天为“难以画上的休止符”。

三、垄断防护医疗物资,搞“疫情外交”,威逼利诱国际社会
其一,疫情之初,中共在试图阻止WHO对疫情发出警报的同时,从世界各地囤积医疗用品。据澳洲媒体披露,中资企业就受命于中共,在全球洗劫式抢购医疗用品,运回中国。据大陆官媒报导,中共央企、海外华人社团及商会也同步参与,在全球掀起了巨大的采购浪潮。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告诉人们一个吃惊的数据:中共海关数据显示,从1月24日到2月29日:中共在全球买回了22亿个口罩,相当于中国半年的口罩产量。而在疫情日益加重之际,很多国家都面临抗疫物资短缺甚至枯竭。

其二,中共利用中国在全球个人防护用品(PPE)产业中的优势地位,大搞“口罩外交”。日经中文网援引联合国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4种主要用品(口罩、医用外罩、防护服、防护镜)的世界贸易额急剧增加;全球进口对中国的依赖程度,2020年1月为59%(平均值),同年5月已提高到83%。中共官方数据:3月1日至5月31日,中国向200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防疫物资,其中,口罩706亿只,防护服3.4亿套,护目镜1.15亿个,呼吸机9.67万台,检测试剂盒2.25亿人份,红外线测温仪4029万台。但是,中共口罩外交有附加的交易条件,即不能追究中共对疫情的责任。中共还要求世界感谢它。

其三,“疫苗外交”。发达国家正在争相购买国际知名药企的疫苗,中共却大力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推销中国研发的疫苗。2020年8月,李克强承诺向湄公河沿岸国家优先提供疫苗。目前全球有171个经济体加入旨在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的“全球冠病疫苗保障机制”(COVAX),中共2020年10月初宣布加加入。分析认为,中共推行“疫苗外交”,既为转移各国对中共疫情源头问题上的问责,又为提高本国生物技术企业的国际知名度,同时还为扩大中共在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影响力。

四、全面渗透国际社会,中共利用世卫组织为其背书
这次大瘟疫中,曝光了中共渗透国际社会所获得的重大成果:WHO干事长谭德赛沦为中共代理人,世卫组织被讽为海外“党支部”。

学者何清涟概括了谭德赛帮助中共隐瞒疫情的三大功劳:一是竭力推迟将武汉肺炎宣布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批评最早对中国断航的美国;二是将武汉肺炎去地名化,刻意模糊病毒源头,为中共甩锅埋下伏笔;三是将中国冠名为抗疫第一国,为世界做出了牺牲。

其实,谭德赛还配合中共干了一件大事,即不顾多国反对,将“抗疫模范生”台湾拒之于2020年5月18日的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的门外。习近平还在这次会上,承诺提供20亿美元疫情援助。

鉴于世卫组织在这次大瘟疫中的严重失职,2020年4月,美国川普政府宣布暂停向世卫组织拨款(美国多年来都是该组织的第一大捐款方,在2016-17年间共出资9亿4560万美元,占到该组织自愿捐款的76%;中国捐款仅为美国的1/10),并于同年7月6日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它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这一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正式生效。

五、谎言祸世,宣扬“中共抗疫模式优越论”,力图控制疫情话语权
撒谎是中共的本性。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是中共的拿手好戏。不论对内的“大宣传”还是“大外宣”,中共都要求“讲好中国抗疫故事、彰显抗疫制度优势”。

其一,严控舆论。一方面,2020年2月4日,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播发报道称中宣部已调集300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进行采访报道;另一方面,将外国记者几乎全部赶离武汉;再一方面,抓捕公民记者,如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张展等,目前张展被冤判4年、方斌毫无消息。

其二,攻击网络热传的方方《武汉日记》,大批量编造为中共歌功颂德的洗脑资料。甚至,2020年末,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主办的当代世界出版社,出版《坚定——一个外国人的武汉日记》一书,作为“一个讲好中国故事的经典传播范例”。该书阿拉伯语版本已于2020年7月在黎巴嫩出版,并迅速推销到约旦、叙利亚、阿联酋、科威特、阿尔及利亚等国。

其三,大搞“战狼外交”,甩锅美国,攻击西方国家抗疫无能。2020年3月13日,新上任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称“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武汉”; 就在3、4月里,一批中共驻外大使几乎同时开火,攻击驻在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一度引发外交风波,令东道国召见中共大使表达不满。

其四,中共不断推出各种材料,混淆国际视听。例如,2020年5月9日,中共喉舌新华社推出长篇文章“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6月7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7月21日,新华社“纳瓦罗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等等。

结语:“中共才是危害全球的病毒”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中共想瞒天,天能瞒的了吗?

2020年11月25日,欧洲议会通过《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对欧洲联盟外交政策影响报告》案,谴责中共在疫情爆发之初,试图操纵和隐瞒信息,并利用危机限制人权、破坏民主、削弱法治,之后利用“病毒和战狼外交”,推动地缘政治甚至扩张意图,呼吁欧盟需重新审查与中共的关系。

几乎同时,总部设在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发布了一份汇集了全球各地250多位专家观点的手册——《中国与民主国家——世纪最大博弈》,其称:二零二零年不仅会因COVID-19病毒疫情被载入史册,更会因为民主国家在这一年彻底转变了对中共的态度而被世人铭记;过去认为经济繁荣的中国最终会为其民众带来更多的自由,直到一场全球疫情让世界清醒了。

在2020年,美国川普政府更是明确区分中共与中国,否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直接开打新冷战。

的确,这场大瘟疫凸显了中共对民主国家所构成的威胁,对全世界的危害。只有解体中共、彻底清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人类才能更好度过当今这场劫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