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武汉封城一周年 习近平谈政治监督

1年前,2020年1月23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大爆发,无法掩盖之下,中共当局才被迫封城武汉。一年过去了,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却被中共政权刻意忽略,中共党媒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丝毫未提武汉封城一周年,却大书特书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的讲话,习近平要求“以强有力的政治监督”,“跳出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率”。

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中共高层的反思仍然是政权的生存问题;全体中国人和世界各国的人民需要反思的,却应该是每个人自己的生存问题。武汉肺炎瘟疫在全球爆发、挥之不去,真正的根源就是中共在意的根本不是中国人和各国人民能否生存,而是中共政权能否生存。

1月19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到2020年1月1日……当时仅发现四十多个病例。”这是中国官方首次含混地承认2019年12月疫情已经爆发,但再次隐瞒了真实数据。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张继先报告时,已发现超过180人感染。2019年的最后一天,确诊病例数至少266人;2020年的第一天,数字至少是381人。李文亮医生吹哨后,立即被警察训诫,这或许就是习近平谈到的“强有力的政治监督”。

华春莹的谎言还声称,“从发现疫情到武汉封城,只有三周多,而当时武汉报告的病例仅有五百多例。”1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逐日增多,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但当时公布累计检测4086份。武汉封城后,武汉民众就医无门、得不到检测的案例比比皆是,多少人的尸首从医院送到火葬场,又有多少人在家中不明不白地逝去。深夜暗访火葬场的公民记者,发出了火葬场24小时运转的画面,传递了高薪雇用尸体搬运工的信息。这些当然也遭到了中共“强有力的政治监督”。

中共当局不断加工疫情数据,散布着“可防可控”的假舆情,煞有介事地谴责各国对中国封关,之后口罩外交、到处甩锅,这也是“强有力的政治监督”。3月底,武汉人才被允许排队领取骨灰盒,但必须有专人“陪同”,还不许哭,这照样是“强有力的政治监督”。

中共“强有力的政治监督”不顾武汉人的死活,不顾中国人的死活,更不顾世界各国人民的死活,中共只为保住政权的生存,却事与愿违,恰恰陷入了内外交困,不得不面对前所未有的生存问题。

2020年12月24日至25日,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提到,“外部环境风高浪急,来自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国际、自然等领域的挑战纷至沓来”,面临“泰山压顶的危难时刻”。2021年1月9日,《人民日报》忽然提出“遇到了世纪罕见的三重严重冲击”,第一重挑战就是“百年不遇”的“疫情突然爆发”。

武汉肺炎真的是突然爆发,还是中共当局“强有力的政治监督”制造了爆发呢?

目前公开的数据,至少在2019年12月1日就发现了第一个武汉肺炎病例,但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被迫承认武汉肺炎人传人,1月23日马上就宣布武汉封城。这是中共当局人为制造的突然爆发。中共自始至终都在隐瞒实际的疫情数据,故意令病毒传遍世界,同样制造了世界各国的疫情爆发。

如今,中共“强有力的政治监督”祸害了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面对内外追责,中共高层还想用“强有力的政治监督”保命、保政权,各地疫情再次隐瞒不住之时,中共高层仍然在上演一场政治秀。

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确实需要每一个中国人认真反思,需要世界各国认真反思,面对邪恶的中共政权,该作出怎样的选择。

此时,中共高层再次举起了中纪委的打人棍子,表明中共高层不但害怕中国老百姓造反,也害怕西方国家的制裁,更害怕在党内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失势。

中共高层也已经感受到,中共政权正处在“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中。中共衰亡根本无可逆转,靠所谓“强有力的政治监督”再也保不了中共政权。

更多的中国人和世界各国的人民也该更加清醒,中共的邪恶还会变本加厉,唯有彻底清除中共政权,才能避免武汉封城悲剧式的重蹈覆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