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8)成长岁月

作者:戟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 第八章:成长岁月

许青平是吴伟光外交部青训班的同学,那时候的吴伟光单薄的身材、木讷的表情,在一群趾高气扬的红三代群体里貌不出众,引不起人们的重视。

可是吴伟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卓越的学习能力很快在整个学院学员中脱颖而出,成为翘楚,学院特地安排三个教员分别辅导他的法语、意大利语、波斯语。

许青平青春靓丽,尤其那雪白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自然成为那些自命不凡的,要主宰中国人命运的红色后代的追逐对象。

许青平自己家世渊源,自然不把这些公子哥放在眼里,唯独对吴伟光情有独钟,也许在过去的环境中很难看到如此出类拔萃的人物。

两人的身影很快成为校园里的风景线,招来羡慕,甚至怨毒的目光。

谭鑫是最看不得吴伟光的清高、孤傲的,在他眼里,你再优秀也是我们的雇员、打工仔,没理由获得许青平的青睐。

谭鑫虽然学习能力不行,但是政治智慧却不缺乏。

在一次小组讨论中谭鑫纠结几个学员开始对吴伟光发难,以吴伟光论述文中引述托克维尔著作《论美国民主》中的段落:外交不需要民主特质,它需要的是民主之外的东西。民主国家倾向于服从冲动而非谨慎,为满足一时冲动而放弃长远大计。法国大革命后,美国国内即表现了这种倾向;全赖华盛顿坚毅不屈的性格与他享有的威望,才阻止了国人群情激愤的冒失冲动,避免对英宣战(因为当时美国无力挑衅,需要和平)。

斥责吴伟光歌颂美国的民主制度,歌颂华盛顿,是对党的一元化领导不满,对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异心。

吴伟光当仁不让指出他们根本无法领会托克维尔的原意,这段话是托克维尔指出民主制度会带来“温和暴政”,多数人的意见不见得是理性、智慧的。

谭鑫不愧为红色家庭出生,另外一顶大帽子扣了过来:指责吴伟光痛恨无产阶级专政,蔑视人民群众的智慧,鼓吹资本主义寡头政治。

一场小组讨论会很快演变为政治阴谋、政治不正确的讨伐。接着谭鑫暗地鼓动学院的领导,以吴伟光政治思想不纯洁,具有资本主义自由化倾向,建议学院开除吴伟光的学籍,转移到地方学校。

形势发展到即将毁掉吴伟光的前途的地步,而学院领导意见不一,面对这些政治大帽子也有些噤若寒蝉。

许青平只好动用自己的关系,安排吴伟光和自己的叔叔许一会面。在深入交谈二个小时后,这位安全部部级领导交代学院领导,重点保护吴伟光,重点培养,以待重用。

谭鑫这才傻了眼,不得已偃旗息鼓。

六年学校时光一晃而过,吴伟光不但精通了三国语言(英语、法语、意大利语),熟悉了波斯语,而且在外交、情报工作其他功课中也是独占翘楚,很快被外交部、安全部双部委看中,予以重点培养,安排到中国驻各国大使馆历练。

吴伟光历练的第一站是辛巴威,可是在哈拉雷不到半年就被调走了。这是吴伟光第一次进入社会,以中国驻辛巴威大使馆武官助理的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

主官是个红二代,工农兵大学生,在国外几年,英语还只是停留在简单的生活用语交流阶段。但似乎很忙碌,不断有中国的建筑商人、辛巴威的官员要求会见,都是吴伟光配合翻译。

这才知道这位主官的业务几乎没有关于两国军事方面的协作内容,反而涉及中国援建项目的资金分配以及资金的到位。

虽然场面上都是在谈论哪些项目由哪家中国公司承建,资金从中国国际开发银行进入辛巴威财政部账户,又转入哪家中介公司,哪家设计公司。

但渐渐吴伟光明白了,这些中介公司不是属于那个辛巴威高官的,就是属于大使馆某位官员的;所谓设计公司也是空头公司,暗地里也是属于中国国内某个高官亲戚的。

一个预算4.5亿美金的援建项目实际到建筑公司账户不足1.5亿美金。这位武官的任务就是尽可能从中国国际开发银行获得更多的援建资金,因为他的阿姨是这家银行的副行长。

吴伟光不是象牙塔里公子哥,知道国内腐败的情形,但是没有想到这种腐败居然发展到国际援建项目,成为各个手中有关系、有权力的人物渔利的肥肉。

听到吴伟光的抱怨,身在东南亚某个国家历练的许青平也非常愤怒,敦促吴伟光尽快找到证据,以便可以向上边通报。

吴伟光开始跟踪那些中介公司、设计公司的人员,发现他们的办事处根本不是正经办公场所,而是辛巴威某位高官的别墅,公司账户也都是开在海外避税岛国。

吴伟光利用和他们周旋的机会,“黑”进他们财务人员的手机,获取了账户号码、密码,提取了账户里进出资金账单,以及资金转移账户名单。

将这些确实的证据资料发给许青平,吴伟光踏实了很多,感到自己有所价值,等待上级尽快排出人员进行调查。

可是半个月后,主官笑嘻嘻地将吴伟光叫进自己的办公室,一顿夸赞后,拿出一纸调令,通知吴伟光:他由于工作需要,即将调往澳洲大使馆。吴伟光目瞪口呆。

临走时,主官派给吴伟光一个大信封,意味深长地说道:“小伙子,路还很长,想走得通畅,就要多个朋友帮你。这是两万美金,是你的安家费,以后还有机会合作的。”

吴伟光脑袋昏沉沉地离开了主官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立刻给许青平通电话,许青平似乎也很惊愕,让吴伟光等半小时后听她回话。

这半个小时吴伟光想了很多,各种可能性想了一遍,最后许青平告诉他来自她叔叔的意见:因为这些专案牵扯到中国的国际形象,所以目前不能将这种腐败公之于众,会在适当时刻查处这些贪官。

吴伟光似懂非懂地听了这些解释,也没办法深究,也没能力去探求。

吴伟光继续他的历练生涯,在澳洲大使馆获得突出业绩后,被提拔到泰国大使馆担任武官参赞。

而许青平的叔叔许一借着外访的机会在曼谷大使馆和吴伟光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

这位精明干练的安全部实权官员,是许家在安全部门、情报系统的顶梁柱,先后在多个部门历练,多个国家的大使馆任职。

看好吴伟光的能力,清白的身世,将吴伟光当做许家未来的力量加以培养、历练。

许一拿起茶壶给吴伟光面前的茶杯斟上半杯茶说道:“一个有使命感、道德感的人,不是将这种使命感、道德感挂在嘴上,也不是事事体现出这种道德感,而是需要审时度势,借势而为。”

“哦!马基维雅利的思想。”吴伟光低头酌饮一口茶说道。

“也不单单是马基维雅利的思想,中国人早就说小不忍则乱大谋。”许一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对于你来说,你的路还很长,能不能走下去,或者达到你设定的终点,不在于你做事的能力,而在于你能承受的委屈。这会违背你的道德感,让你备受煎熬;但为了实现你的崇高的使命,你必须学会妥协,甚至同流合污。只有获得了应有的势,应有的权力,你才能施展拳脚,实现你的理想。”

“我懂你所说的,可是如此下去,人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体制败坏速度不是更加快了吗?”吴伟光反问道。

“呵呵!会有人来操心这些事的。比如你上次发现的事情,如果你继续追究下去,你触犯的势力会轻松将你碾为齑粉,而对形势改变没有任何帮助的。”许一严肃地说道。

吴伟光有点恍然。

“你也不必太担心,我们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也不是哪个想侵犯你、欺负你就可以的。”许一露出狠辣的目光安慰着吴伟光。

五年后,吴伟光正式调入安全部门工作,接到了一个上级指令去美国,说明在美国方面的人员获得波音公司发动机的技术资料。

当吴伟光带着助手来到美国,真是山不转水转,在美国负责这个案件却是自己的前任主官、那位工农兵大学生、现任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的领事崔领事。

“小吴啊,几年不见,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已经是独自办案的大员了。当初我还真是没看错你!”

几年的历练已经让吴伟光喜怒不露于声色,面对着崔领事一副金丝边眼镜下白皙肥肉堆出的假笑,吴伟光呵呵一笑:“老领导,您还好吧?”

“好!看到你们一个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感到自己力不从心了。”崔领事表面谦虚地应付道。

“您不老啊!现在还需要您的继续领导啊,把情况说明我们厘清一下。”吴伟光继续恭维这位以前的上司。

静静听着崔领事介绍着案情,吴伟光渐渐蹙起了眉头。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