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大阎王”陆定一被关秦城监狱之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12月02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1966年3月,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与他的妻子江青等人谈话时说:“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殿,解放小鬼。”既然中宣部是“阎王殿”,时任中宣部长陆定一就成“大阎王”了。“打倒阎王殿”,首先必然要打倒陆定一。

1966年5月,中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就在这次会议上,陆定一被打成为“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撤销中宣部长职务,并被隔离审查。

1966年11月28日,北京举行文艺界文化大革命大会,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在会上说:“旧北京市委、旧中宣部、旧文化部互相勾结,对党、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须彻底揭发,彻底清算。”之后,一场批斗中宣部“阎王们”的斗争浪潮,在北京以至全国掀起来了。

本期节目,我们就来说说中共这名曾经整人的中宣部长,是如何被整的。

陆定一被批斗

1966年11月30日晚,中宣部文革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根据新任中宣部长陶铸的指示,讨论斗争陆定一的问题。

据《中宣部批斗“大阎王”》一文,会议现场“大家认为,陆定一是最顽固、最凶恶、最反动的大阎王,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魁祸首,他在全党全国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一定要“积极组织这场大斗争,斗倒、斗垮、斗臭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头子”。

接下来,中宣部连开三次批斗陆定一大会,陶铸出席了第一次批斗大会。他说,陆定一统治旧中宣部21年,一贯是阳一面,阴一面,反对毛和毛的“亲密战友”林彪,并同彭真、罗瑞卿、杨尚昆结成“反党黑帮集团”,“阴谋篡党、篡军、篡政,罪大恶极”。

陶铸要求大家把斗争陆定一的仗打到底,并警告陆定一“必须俯首认罪,彻底悔改”,否则“是死路一条”。

之后,陆定一被大会批、小会斗。他后来接受记者胡思升访问时说:“我被拉出去批斗,大规模的斗争会,至少有八九十次。北京的工人体育场、工人体育馆、首都体育馆、清华、北大、北师大、北京师范学院,都到过……小的批斗会更不计其数了。”

陆定一被逮捕遭酷刑

1966年5月至1968年5日,陆定一先是被监禁在家,不久转到看守所,一关就是两年。

据《陆定一谈文革经历》一文记录,陆后来回忆说:“1967年10月9日这天,我被捕了。连续三天,有九个人审讯我。动了刑,没有结果。就给我上手铐,刺进皮肉,很痛。接着又拷打,又上刑。

“他们根本不问我,也不问彭、罗、陆、杨的关系,硬给我加上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的帽子,逼我招供。我受不了酷刑,人都快要死了,就按他们要的‘招供’!

“从此,我就胡说八道。说什么假话,他们都爱听。他们爱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假话。不说怎么办?!死不了,就得说假话。党内有些人就爱听假话。口子一开,堵不住了。我就按他们要的,写了假口供。”

陆定一被关秦城监狱

1968年5月25日,陆定一被押解到秦城监狱。监室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68164”。这个数字的特定含义是:68是入狱年份;1是特等犯人;64是囚犯编号。从此,陆定一的名字就叫“68164”,这一关就是11年。

审讯仍在继续。有时,专案组三更半夜突然提审他,讯问完了叫他回牢房写材料。有时材料写好了,专案组的人看也不看,当着他的面撕毁。这样的牢狱生活一年、两年、三年,周而复始地过着,没有正式审判他犯了什么罪,也没有说明判多少年。他无书可读,也看不到报纸,与外界完全隔绝。

期间,陆定一不断写申诉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写了多少次,但所有申诉信石沉大海。有一次,专案组看到他的申诉,暴跳如雷,大骂他企图翻案,决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陆定一再次被带上手铐,连吃饭、睡觉、大小便都不给松铐,只有在半个月一次的洗澡时才被摘下来,洗完澡后又被带上。

1975年11月12日,中共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陆定一问题。会议给他定了三项罪状:一、阶级异己分子,二、反党分子,三、内奸嫌疑,并决定将他永远开除党籍,释放出狱,离京回原籍,每月发200元生活费养起来。

陆定一不肯出狱

那时,陆定一已经被关9年多了,能够出狱回家,这不是好事吗?不过,要出狱,先要对这些决定签字,这就等于承认那些罪状。陆定一不干,于是,他继续被关在秦城,一再申诉、上告,但无人理睬。

1977年底,陆定一心脏病又犯了,被押解到北京复兴医院。病稍好些,他继续申诉。1978年8月13日,他写了一封致中共政治局的申诉信,对三项13条罪状逐条反驳,要求平反,释放出狱。这封信上交后,照样石沉大海。

之后,陆定一给时任中央组织部长胡耀邦写了一封申诉信。他的儿子陆德也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请求释放老人。《人民日报》总编辑秦川顶住压力,将陆德的信在“内参”上发表,并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送给在京的中央领导和中央委员。

在胡耀邦的亲自过问下,1978年12月2日,中组部的一位副部长和公安部的一位副部长到复兴医院,把陆定一接出去。从1966年5月8日被软禁在家到这时,陆定一失去自由将近13年。

陆定一在文革中为什么挨整呢?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分析,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他得罪了毛泽东。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后,陆定一是首任中宣部长。之后,还担任了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兼任文化部长,长期分管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宣传。

1964年7月,毛泽东提议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组,负责领导学术批判,组长彭真,副组长陆定一。

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写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这是毛发动文革的第一枚重磅炸弹。

当时,中共高层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篇文章是毛暗中策划的,以为只是一篇普通文章。陆定一主管的中宣部没有吭声,北京的各大报纸如《人民日报》《北京日报》《解放军报》等都没有转载。这令毛非常生气。后来这些报纸虽然勉强转载了,但只局限在学术领域,没有扩大到政治领域。

1966年2月3日,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由彭真主持召开会议。彭真首先说明:已经查实,《海瑞罢官》的作者、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与彭德怀、与庐山会议没有关系,吴晗的问题是学术问题,学术批判不要过头。陆定一对此表示赞同。2月4日,会议形成《五人小组向中央的汇报提纲》(简称《二月提纲》)。2月5日,刘少奇召集在北京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讨论通过该提纲。2月8日,彭真、陆定一等专程到武汉向毛汇报,毛没有反对。之后,《二月提纲》作为中央文件下发。

但是,毛泽东表面没有反对,内心却对《二月提纲》极为反感。据《五一六通知》的附件《大事记》记录,1966年3月28日至30日,他和江青等人谈话时说: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做了进行阶级斗争的决议,为什么吴晗写了那么多反动文章,中宣部都不要打招呼,而发表姚文元的文章却偏偏要跟中宣部打招呼?难道中央的决议不算数吗?中宣部是阎王店,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如果再包庇坏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组”要解散。

陆定一挨整的第二个原因,是得罪了林彪。

文革爆发后,林彪成为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但陆定一妻子严慰冰却长期写匿名信,揭露林彪的妻子叶群的各种丑闻,甚至痛骂林彪。

据荒坪所着的《我的外公陆定一》讲,1961年至1966年,严慰冰写了几十封匿名信,其中90%是写给叶群一家的。有一封痛骂林彪的信,她先寄到上海,请上海市长曹荻秋转林彪。直到1966年春,严慰冰写的一份材料被送给林彪,林彪觉得笔迹很熟,送公安部做笔迹鉴定,才发现上述匿名信都是严慰冰所写。严慰冰因此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关进秦城监狱13年。

妻子干了这档子事,做丈夫的陆定一自然脱不了干系。

陆定一挨整的第三个原因,是他整过很多人。

1949年至1966年,中宣部在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整人无数。比如,陆定一是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中央五人小组组长、十人小组组长。他因此成为中共建政后第一场全国性文字狱的制造者之一。

风水轮流转,昨天整人,今天挨整。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资料来源:
(1)姚文元:《评反革命两面派周扬》
(2)参见中央宣部文化革命委员会办公室编印《简报》第114期
(3)郝怀明:《中宣部批斗“大阎王”》
(4)胡思升:《陆定一大难不死(百人访谈之一)》
(5)纪希晨:《陆定一谈文革经历》,2005年第7期《炎黄春秋》
(6)陈清泉、宋广渭:《冤案不平拒不出狱的陆定一》,2000年第6期《炎黄春秋》
(7)《五一六通知》附件《大事记》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