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细语人生 > 正文

【细语人生】哈佛学者的医学神话(上集)

相关专题:  [法轮功真相经典节目]   2009-08-05 11:15 AM
MP4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Flv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09年8月5日讯】【细语人生】(225)哈佛学者的医学神话(上集)(英文字幕):得了绝症的汪医生,如何在短时间内神奇恢复健康?


宇欣: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过去人们称行医人是悬壶济世,是在做救人的好事,积德行善,哪儿有疾苦就要往哪儿救治,绝不推辞。所以人们对医生也是非常尊重的。如果做为医生本人来讲,治不好病,救不了人,尤其是当医生本人得了病的时候,医不好自己的病,那才叫痛苦呢!我们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就是这样一对医生夫妇。

画外音:有这样一对夫妇,他们俩个都是医生,先生叫汪志远,夫人叫牟琪琪,他们行医已经几十年了,救治了无数的病患,可是有一天汪医生却发现自己患了一种不治之症的 病症,叫“进行性脊肌萎缩症”。这种疾病迄今在人类医学史上都没有治疗的经验和方法。患这种病的结局最后是肌肉萎缩,使患者仅剩一个皮包骨,无力呼吸,窒 息而死,可想而知,这对他们的打击是多么的沉重。夫妻俩同样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说到这儿,观众朋友一定要问说,如今这位汪医生到底怎么样了呢?大家不要急,今天汪医生和他的夫人牟医生,已经来到我们《细语人生》的节目。欢迎汪医生和牟医生上我们的节目。

汪医生夫妇:谢谢主持人的邀请,谢谢各位观众。

宇欣:汪医生,我们前面有介绍说您曾经患了一种疾病叫做“进行性脊肌萎缩症”。这种疾病从古老的中医到西医,到目前为止也是没有治愈的方法对吗?

汪志远:对。

宇欣:可是从您的身体来看,气色特别好,很健壮。观众朋友一定要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从您的身上看不出一点曾经患过这样疾病的现象呢?

汪志远:这就是一个奇迹,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个奇迹。您从我现在的情况是想像不到我当时的情况。我当时得这个病的时候,身体从现在你看到150-160斤的体 重,在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就降到118斤,人全身无力到什么程度呢?从一楼走到二楼的都昏,出门就要坐车。脑袋记忆力差到什么程度呢?连自己家的地址都忘 记,经常忘记。

宇欣:那这种病症是“进行性脊肌萎缩症”,言外之意就是肌肉萎缩是不是?

汪志远:它就是进行性的,全身性的肌肉萎缩。最后导致了胸部的肌肉萎缩,影响了呼吸,人就不能喘气了,发生生命危险。

宇欣:那个肌肉萎缩是怎么样的呢?

牟琪琪:它是脊髓的运动神经元发生变性的疾病。这样运动神经的营运的功能没有了,所以肌肉发生萎缩。它是从肢体的远端,比如手、脚开始发生。最后就慢慢向上 发展到胸肌,到最后,病人他就不能自主呼吸,到晚期他需要有呼吸器来维持他的生命,所以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有好多并发症。如用呼吸器他也可能发生心肺 功能的衰竭。这种病的话,它是一种不治之症,到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治疗的办法。平均存活是三到五年。

宇欣:平均是三到五年。

汪志远:最长的只有一例记载是活了十五年。但这个病从我来看,其实是很恐惧的。在某种意义上,不亚于癌症。当时我在北京诊断出来这个疾病的时候,我在医学医 院里就看到,一位元空军工程部,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男性,在入院之前还在石景山爬山。入院以后三天,就不能呼吸了,就靠机器维持。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在床上 躺了三年,就全靠呼吸器。

宇欣:那三年当中如果把机器拿掉?

汪志远:一拔掉马上就不行了。

宇欣:人的最后就剩下一个皮包骨头了。

汪志远:把胳膊拎起来就滴里登愣的,但是人活着,脑袋清醒的。

宇欣:那还可以行走吗?

汪志远:不能行走,您说那样的人怎么行走。

宇欣:要靠机器维持。

汪志远:没办法走,就是这样的情况。做为一个人,自己得了这种病,看了以后您说这是什么感觉?可以说人的精神完全是垮了。

牟琪琪:我怀胎十个月,他没有回来,全住到医院里面,小孩出生了两个小时,他才到家。他整个人好像对于未来就是没有抱任何希望了。所以非常的压抑也非常绝 望。他那个时候就到处想办法,想找到治疗的办法,所以就什么都不管,家里的事情也不过问,而且脾气也很坏,跟以前是判若两人。我当时的一个感觉,就是今后 的话,我只有靠我自己了!

宇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汪志远:是八十年代后期的事情了。这个事情做为我当时来讲,我是想了很多办法。因为我本人在国内也当了二十五年的医生。

宇欣:您是内科医生,牟医生是神经科医生。

牟琪琪:我也做过内科医生,然后考上研究生之后,留在学校再做神经科医生,也是十多年的医生。

宇欣:当时您的状况是怎么样?就是牟医生她已经觉得说,以后就要靠一个人去维持这个家了。

汪志远:当然了,当时我做为一位医生来讲,我学过,我也知道这个病的情况。但是我也不死心,我也想探索一下,我可以说造访主要的做这方面研究的一些国内的,比如说包括北京的301总医院、四川的华西医大,有三医大、四医大。

我本身是四医大毕业的,我的这些朋友、同学大部分当时已经做到主任、副主任以及教授、副教授,我本人也是长期做这个工作,应该说医疗条件很方便。

除了这个之外,我还对中医、气功……,在国内基本上,市面上传的这些气功我都研究过,探索过,但都没有结果。大家最后的结果都是,反正您也是学医的,咱们也都了解,这个是没有办法,只能说想吃啥就吃点啥。所以说对这个病是没有什么办法。

宇欣:失望了。汪医生,您那个时候得病多久了?当时您的身体状况是怎么样?是多少斤?您说那是肌肉萎缩,逐渐的在萎缩。

汪志远:肌肉萎缩就是体重减少,大概不到三个月就减少到了118斤。

宇欣:您当时的体重是多少?

汪志远:当时体重是150到160斤,我体质很好的。当时很强壮的。那么就这样的情况下。

宇欣:半个月就减到118斤,几十斤就减掉了。真的好恐怖!

汪志远:好恐怖!尤其是我看了刚才我说的那个病人,那就更恐怖,您说人长期在那儿消磨着,那多难受。就这样的情况,我们在国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办法。没有什么办法,那她也是搞神经内科的,她是专科医生,我也是学医的,后来没办法,她就到美国来了,来寻找新的办法。

宇欣:牟医生,您为了治汪医生的这个病,听说不远万里来到了美国的哈佛的大学,最后是不是到哈佛大学有找到治疗的方法吗?

牟琪琪:不要说那个时候,就是迄今为止的话,都没有方法能够使这个病根除或停止它的发展,就是用了药,它还是在发展。而且我到美国来了三年,他都不愿意出国,他说我害怕死在异乡,就是尸骨埋在异乡,他就不愿意出来。
而 且出国之后大概一年半,他在美国又消化道大出血,因为出国前已经消化道出血,当时血压已经到0,就是休克,只输了6个单位的血才抢救过来。那么这次出血之 后,我们因为害怕HF感染,我们又不敢输血,所以他当时的血色素就只有6克。只有6克的情况底下,就是连正常男子的正常的标准一半都不到。

血色素是携带氧的,所以当时他脑子是完全没有记忆,就是实验室的东西记不住,回家也记不住。当时回到家就像完全瘫掉一样,只有躺在床上,什么事都做不了。当时我跟我的朋友说,我说他只有回去了,还别说哈佛大学,那么Top的,竞争又那么大。

宇欣:后来汪医生也来到美国了。

汪志远:对,我也来到美国来,也在哈佛。

宇欣:那个时候您还能工作?

汪志远:还能工作,但是状态是非常差,因为这个病是不疼不痒的,逐渐的肌肉开始萎缩。

宇欣:就好像细菌在吞噬那个肌肉。

汪志远:反正肌肉就是退缩了。

宇欣:牟医生,您是神经内科主治医生,您所治疗的范围,汪医生正好是属于您这个疾病范畴之内的疾病,而且您又是主治医生,那您也没有办法?

牟琪琪:没有办法!别说国内,您知道哈佛医学院,它是世界一流的医院,所有很多最尖端、最新的成果都是从这儿出,但是没有根治的办法,所以我知道这个疾病它是没有希望的,所以那就是为什么当时我的压力很大,知道今后我不可能靠他了,我只有靠我自己了,而且我要承担一家的。

汪志远:那个情况是很严重了,所以说您从现在怎么想像我当时的情况。

宇欣:这就是观众非常好奇的地方说,这个病竟然这么可怕,连自己的太太,一位主治的医生也治不好自己先生的病,观众一定非常好奇说,这汪医生您现在的体重是多少呢?

汪志远:现在也是150多斤将近160斤。

宇欣:又恢复原来的体重了。

汪志远:而且比原来更强壮一些。

宇欣:比原来更强壮。

牟琪琪:他当时消化道出血的时候,不光是记忆没有,整个的甲床是苍白的,就是我们用来判断的指甲是苍白的,然后脸色也是苍白的。您现在看他红润,那个时候您真的想像不到。

宇欣:怎么能想像到他曾经患了这样一种疾病。

汪志远:所以我今天非常高兴给各位观众或大家分享这个不寻常的经历。

宇欣:究竟是怎么样的不寻常的一段经历,这个疾病从医学史上,无论是从古老的中医到现在医学,根本就没有治疗的方法,而且只有一条路,就是这个人最后仅剩一皮包骨,走向死亡。那么汪医生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子健康,来上节目,等一下我们再回来继续由汪医生和牟医生来告诉我们。

画外音:中国人有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道出了人求生的本能,当一个人得了绝症,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尽管知道无药可医,也会想尽办法来延长生命。也许正是这种求生的欲望和对生命探索的精神,给汪医生带来了新的希望。

宇欣:观众朋友,继续回来《细语人生》的现场,汪医生我想我们现在真的要洗耳恭听您这个不寻常的经历了。

汪志远:谢谢。我非常高兴给大家分享我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就在我这样看着确实是走投无路了,到了人生的尽头了,这时候我接到了一封从国内寄来的信,这是我 国内一位朋友,他长期对气功研究的经历这么一位朋友他寄来一封信,他告诉我,说他学了法轮功,炼了半年,感到这个法轮功是最好的,是真正高层次的功法。

我的这位朋友有这么一段经历,就是我们在国内的时候,因为我身体的原因,还有我们几位对气功本身的兴趣、研究,我们曾经在国内去了很多地方,寻求人类特殊的 方法、功夫。我们曾遇到了有很高的特异功能的人,告诉我们是有这样的功法,但是我们没有找到。我出国之前,我们曾经互相相约,谁要找到了,互相转告一声。

宇欣:您那个时候主要是为了身体吗?

汪志远:还不完全,那时候除了身体治疗之外,主要还是对气功的感兴趣要研究,感觉到人身体博大精深,是有非常大的奥秘,我们还没有认识到。

牟琪琪:他们暑假都到青城、峨嵋。

汪志远:上青城山、峨嵋山去寻找高功夫。

宇欣:走遍了名山大川。

汪志远:这次他告诉我这个,我就非常高兴。我就赶紧去找。但尽管这样,因为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寻求,没有得到结果,所以我这次虽然是非常感兴趣,但是我还是只是抱着探索的心理去的。就发现在麻州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法轮功学员办的九天的学习班。

宇欣:我插一句,当时您的朋友告诉您这个功法对身体非常有好处吗?

汪志远:对,他说这个功法是真正的上乘的、高层次的功法,这是可以强身健体,并且可以修到很高层次。

宇欣:您当时抱着这样的一线希望去的是吗?

汪志远:那么我是抱着探索的心理去了,参加了当时法轮功学员在麻省理工学院办的九天学习班。我去之前是带着疑问,但是去了以后,这个法轮功的神奇使我大吃一惊。在这之前我遇到一些高功夫师父也讲过,有一种功法非常高,是怎么样怎么样,可是我们也只是听说。

这天我去了以后是亲身的感受到,我真是不敢相信。第一天我们去参加班,就听李洪志师父讲功法的录影,我们看李洪志师父讲课的录影,看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别的人来教功。那就这样一个学习班,我在往那儿一坐就感到滚滚热流从头热到脚,那个能量场之大,是我从来没有想像过的。而且我坐在那里,无缘无故的眼泪直流。

宇欣:您说那个能量是怎么样子,您能感受到?

汪志远:能感受到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场。

宇欣:是怎么样?是热吗?

汪志远:热流,非常舒服的一种热流、暖流,从头到脚滚滚热流,一阵一阵的来。

宇欣:就看那个录影?

汪志远:看录影的时候,大家安安静静坐在那看录影。李洪志师父就讲怎么样炼功?为什么要这样炼功?大家要做好人,从做好人讲起。您说他讲这些我怎么会……, 就是很神奇的。而且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流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又不难受也不伤心,那就讲做好人,怎么炼功,就是止不住的流。

宇欣:是什么原因?

汪志远:说不清楚。第三个特点,就是过一会儿,老找厕所,老往厕所解小手,这第一天就这么个现象。当我回去的时候,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让我非常吃惊、惊讶。当时我的血色素只有6克,又是肌肉萎缩,我当时还有其他的一些病,包括尿结石这类的。

我在哈佛的实验室忙忽了一天,要是往常的话,那时时间已经到了半夜的11、12点,已经非常的疲劳了,其实我往常也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是回去的那一 天,就感到人的脑袋就那么的清醒、眼睛那么亮、耳朵那么清醒,眼睛非常有神,浑身感到轻松,很有力量。哎呀!这个感觉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宇欣:您参加了法轮功的学习班第一天?

汪志远:第一天往回走的路上。

宇欣:第一天回家的路上。

汪志远:就这样的神奇,我说这个功真是不得了,我当时非常的惊讶、非常的感动。就这样接着炼,三天、四天,四至五天的时候,我的胃的症状和全身难受的症状全都没有了。

宇欣:胃的症状就刚才您说的胃出血,血色素只剩6克。

汪志远:我的胃、十二指肠刚发生过出血。

牟琪琪:还有规律的痛。

汪志远:这些症状第4天或5天就没有了。而且身体其他的不舒服的症状也没有了,就感到一天人总是有一股热流在包着自己,很暖的、挺舒服的那个样子。接下去再炼,炼了大概不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身体完全恢复了。这不是说症状消失了,是体重增加了,精力恢复了,记忆力各方面都恢复了,你看到人是红光满面的,我的血色素从6克恢复到正常,您想想看,从医学上来讲,这个 血色素的红细胞,就是血液的红细胞要120天一个周期,我炼了三个月才90多天,最多还不到100天,就完全恢复了,可以说真是一个奇迹。

宇欣:您说是炼了法轮功三个月,您的进行性肌肉萎缩症的症状都没有了。

牟琪琪:肌肉跳动、肌肉萎缩、肌肉无力那个都没有了。所以我记得当时波士顿报环球记者来采访他的时候,他都不相信,因为看到他正在跑步,他说他那个病那么严重,看到他现在那个情况,还真是很神奇的!

宇欣:您三个月后体重就增加了吗?

汪志远:体重增加了。

宇欣:就是恢复到现在的情况。

汪志远:不但增加了,而且恢复了健康的时候,就恢复到我二、三十岁左右那个健康状况。

宇欣:自己的感受是最清楚的。

汪志远:年轻了十多年了。

宇欣:恢复之后,我们为了进一步的得到证实,就是从医学的仪器来检测一下,有没有到医院再去做一个彻底全面的检查,是不是这个病真的就没有了?仪器总是比较准的嘛。

汪志远:我后来是到麻省总医院工作,因为新参加工作,人都要进行系统的身体检查,当然我们自己也对我这个情况也做过检查,都完全恢复了。

牟琪琪:其实不用您去检查,就是医生望闻的情况下,就可以看出来。

汪志远:我有些朋友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他说怎么好?我说我也说不清楚,您得自己体会。我经常有一个办法,我说您们把手都伸出来,伸出来的手掌,我比他们谁的手都红。

就这样,修炼了法轮功后短短的时间内,汪医生患的不治之症“进行性脊肌萎缩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攻克了,法轮功这一性命双修的功法在袪病健身方面除了令人 难以置信的神奇,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感同身受,正是这一奇特的现象向人们证实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说法,说明了重德修心的重要性。

宇欣:我有一个问题,请教牟医生,汪医生患的疾病,还是那句话,就是您的治疗范围之内的疾病,您是神经内科的主治医生,您都没有办法帮他,当时您心灰意冷。那为什么说医学上治不了的疾病,顽症,不治之症,法轮功却能彻底的把它治好?那您从医学上,怎么解释?我想这个问题也问我们电视机前的当医生的观众朋友,

汪志远:从我看来,从当前的科学方法没办法解释清楚的,为什么?他是一个超常的科学,这就像历次人类发展发掘出来新的科学发现一样,在发现之前,刚出来的时候,人们都不理解,逐渐的才认识到,法轮功我看也是这样。
那么在我来讲,首先是实践,您亲身体会到他确确实实这个袪病健身神奇的效果,对吧,那么您通过修炼下去,他其他的优点您也慢慢看到,但是至于怎么样,为什么会这样?那我想留待后来人们研究。

宇欣:因为您是炼这个功法的人,您是亲身受大益的人,我想您最有说话的权利。

汪志远:可以说法轮功救了我一条命,给我第二次生命,而且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崭新的、比原来更有活力、更有生意在这个世界。

宇欣:就是您感觉现在的精力比以前更旺盛。

汪志远:比原来旺盛,像我经常晚上睡上5、6个小时,4、5个小时,这样就够了。

宇欣:从您的气色可以看出来。

汪志远:我以前睡十几个小时都晕晕呆呆的。从医学上我可以跟大家这样说,这个人体本来有一套适应大自然,抵御外面恶劣环境的一套功能。

宇欣:人体自己就有。

汪志远:人体自己就有一套,但是我们后天逐渐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愈来愈复杂,社会环境也很复杂,对人的影响,使人的这套功能失调了、不平衡了、破坏了。那么法轮功他就可以让人的这套功能恢复、归正您这套功能,恢复到您正常最佳水准,甚至是更佳的水准,这就是我的体会。

法轮功为什么可以呢?它就是通过两个方法:一个是一套系统的演炼,调整身体,增加您的能量。另外一套就通过修心的方法,让您这个人真正达到了健康的状态。那法轮功的修炼就使人可以变成一个极其健康、思想、品德健康,一个真正的好人。

那法轮功他高就高在他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是叫人向善,从一开始就叫人做好人,告诉人宇宙的最根本法理叫“真、善、忍”三个字。

您想想看,这个人讲真,说真话;讲善,与人为善,为别人着想;忍,遇到困难、遇到麻烦,忍一忍,怎么不好呢?

宇欣:我还记得您说过一句话,您说一个心胸豁达的人,他的身体一定是健康的。我想汪医生讲的人的精神是非常主要的。那法轮功的修炼,这个“修”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观众朋友,下集节目不要忘记收看,继续由牟医生跟我们分享她的故事。

相关标签
   细语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09-08-05 11:15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chunjx2009-08-09 07:32:06

    新唐人同修你们好:细语人生的节目很好,但是没有盘贴,我们很多同修不会排,希望你们把盘贴也一起和录像文件供大家下载。合十!

  2. 这么神奇呀2009-08-09 02:51:18

    这么神奇呀!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