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李天笑:中共为何破天荒向乌坎人妥协

相关专题:  [言论集 ]   [陈破空]   [曹长青]   2011-12-26 08:54 PM

【新唐人2011年12月26日讯】在中共广东省委作出让步后,轰轰烈烈延宕三个月的乌坎村抗争表面上平息下来。目前武警撤退,村民拆除路障,同时工作组进了村,理事会召开村民大会目标转向被原村委盗卖的土地问题。中共一星期前还在调兵遣将,摆出杀气腾腾样子,突然换成笑脸,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事情突然有了转机的直接原因是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向乌坎村代表作出三项承诺,第一,释放被捕村民;第二,归还死亡村代表薛锦波的遗体;第三,承认乌坎村临时理事会为合法组织。在上述三项承诺中,最后一项最受外界关注,因为承认一个民间自发组织,这似乎超越了中共一党专政的底线。这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共破天荒的一次妥协。

其实,中共能镇压就一定会镇压,决不会手软,其本性就是杀人见血。这一次是各种因素促成中共无法下手,或者说中共如下手,遭到的政治利益损失会更大,才被迫罢手。所以,中共的妥协让步是迫于形势、或恐惧局势进一步向更不利方​​向发展作出的不得已的缓兵之计。


乌坎人唯有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坚持村民和理事会及青年团的团结一致,同时让国际媒体持续曝光乌坎后续事件,才能破解中共的阴谋,扩大战果,取得胜利。(STR/AFP/Getty Images) 



首先,逼迫中共让步最主要原因正是乌坎这个不承认共产党统治的代表人民自治自理的临时代表理事会的存在。中共绝对难以忍受和极端恐惧这个向共产党夺权、否定共产党权威的事实存在,以及以民主形式发出的没有共产党就会有民主新中国的信号。没有共产党、中国人​​民完全有能力更好地管理自己这个事实多存在一天,有更多的人多看到这一点从中悟到自己该怎么做,中共就离解体近一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所以,中共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乌坎重新纳入自己统管之下,哪怕先形式上做到这一点也行。这是中共急于妥协的根本原因,它一天都不能等。

乌坎临时代表理事会的产生程序及其管治能力除了明明白白将中共边缘化外,也首次证明了中华民族古老传统文化中自身就带有朴素而有效的民主基因,而不需要从外边照搬什么。这就使中共自认宣传十分有效的诬衊性的所谓“照搬西方民主”等谬论不攻自灭。

乌坎村无需从西方照搬任何东西,400年的历史保存了姓氏理事会,这成了过渡到民主的天然组织形式。全村47个姓氏,每个姓氏按人口比例推举一至五人组成117名有投票权的村民代表,再由117名村民代表间接选出13位代表组成临时代表理事会与政府谈判。这种代议制选举程序与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选举人制在逻辑和实质惊人的相似。这就是说,农村基层古老的宗族关系可以自然无隙地演变为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这已不是政治学家的学术课题,而是客观事实。这怎能不使中共心惊肉跳?

中共抓不到任何把柄扼杀这个民选权利机构,只能用表面的“承认”先平息抗争,寄希望于以下几点,伺机反扑。一、分化瓦解理事会领导和一般村民的关系,然后各个击破;二、制造迫害藉口,如朱明国所言,如“组织者和挑头者”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必当追究” ,并重点点名林祖銮、杨色茂两人如无重大立功表现肯定要处理。除非林、扬两人就此金盆洗手退出民选的理事会,只要两人坚持带领民众抗争,中共就会藉机抓人。就是说,无论林、扬干与不干都中中共下怀,都会被中共找藉口搞垮理事会,拔掉这个中共心目中的眼中钉肉中刺。中共看到了,只要理事会率领民众与中共对峙,中共就无法下手,而越对峙理事会声望越高。三、工作组“鬼子进村”,不是为了落实三点口头承诺或了解民怨解决前官员腐败及被占土​​地问题,而是为了调查乌坎村受境外势力蛊惑、操纵的证据而来的,为镇压制造理由而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的退让确确实实包藏了秋后算账的险恶祸心。

其次,这次中共难以下手的另一原因是几十个国际媒体的记者常驻乌坎,已经把乌坎的动向与国际舆论接轨,世界的焦距对准了乌坎村,中共悄悄围村一举灭口已不可能。况且,这样的零间隔真相开放,使得数千警察的封锁和持续的剑拔弩张局势反倒变成了世界认识中共邪恶本质的最好教材。中共只有先想法把国际媒体赶出去,才能动手,这就是达成妥协的初衷。

再其次,这次中共非常棘手的是反抗火势已从乌坎蔓延到了汕头等6-7个临近县市,并有燎原之势。中共慌了手脚,以为先稳住源头能起示众效应,控制火源后各个击破。

另外,这次乌坎青年人建立的“乌坎热血青年团”使中共真正感到茉莉花革命的威胁。青年团通过近千人的QQ群组发动抗争,组织游行集会,以及负责保安和维持秩序,成为辅助理事会的最活跃力量。这与埃及革命中的青年人极为相像。中共对此毫无办法,只能退一步找机会铲除。

最后,与64不同的是,这次汪洋为18大搏位所持软性立场与周永康代表的政法武警镇压立场僵持不下,最后汪洋得到胡锦涛首肯占了上风,所以迟迟不能动手,使乌坎免于遭到​​屠村。但这不是汪胡的怜悯和亲民,而是中共整体的统治利益认为动硬的不利。

从乌坎人方面说,可以认为维权抗争取得了初步成果。从全体中国人方面说,也可以从乌坎成果中看到团结抗争的力量和鼓舞信心。但中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从中共当局把释放的三名村民代表定为“取保候审”(即有罪之身)、找藉口不归还薛锦波遗体、寻机分化和迫害理事会领导、用工作组编造莫须有的证据等种种手段来看,中共寻机报复、秋后算账的意图非常明显。

乌坎人唯有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坚持村民和理事会及青年团的团结一致,同时让国际媒体持续曝光乌坎后续事件,才能破解中共的阴谋,扩大战果,取得胜利。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标签
   李天笑   乌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1-12-26 08:54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京城2011-12-27 01:12:22

    李天笑博士分析了相当到位,以民众的观点来说: 就是大蛇要打七寸,诸多国外媒体的进入与曝光正是中共这次难以下手镇压而退而就此之处,一旦没有国外媒体和其他外援的情况下中共的反扑与秋后算账是确定无疑的因为这是中共的邪恶本质所决定的也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本人从小学三年级起在外祖母的教育下早就不`相信中共的谎言了,因为我外祖母是中共建政后;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曾经遭受过中共炒家没收财产;下放农村改造等迫害过的小资本家。我从小就跟着我外祖母她经常跟我谈起中共是如何对待她们这些小资产阶级的,所以使我永世难忘。现在看来很多相关控诉中共罪行的资料后使我更家明白了我外祖母为什么当初要想我灌输这些思想理念,我想她是让我长大以后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尽我所能的为祖国和人民做些什么即便做不到也不要与中共同流合污欺压人民,我想这也是一位慈祥祖母的心愿吧!因为她对我说:在她当老板使从来不是像中共所说的那样剥削工人欺压工人,这完全是共产党编造用来欺骗中国百姓的谎言,什么大地主刘文才欺压农民,半夜鸡叫周八皮等全是谎言,她让我记在长大以后你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否则我以后将死不瞑目。
    乌坎村民请你们记住这是老一辈的亲身经历,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如果再有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们救不了你们,你们将会被中共各个击破彻底瓦解,这也是中共所希望的却也是全国百姓不愿看到的。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