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古书连载 > 正文

【古书连载】《三侠五义》第一一四回

作者:石玉昆
2014-03-31 02:00 PM
点此看大图片
《三侠五义》是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小说。(网路图片)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讯】【导读】《三侠五义》原名《忠烈侠义传》,是中国清代咸丰年间著名的公案侠义小说。它是根据艺人石玉昆说唱的《龙图公案》及其笔录本《龙图耳录》编写而成的,全书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删修订,改写成《七侠五义》,并首刊于光绪五年 (1879)。小说描写的是宋朝包拯在侠客、义士的帮助下,审奇案、平冤狱、以及侠客义士帮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故事。《三侠五义》的出现,开创了公案小说与侠义小说的合流。作为中国最早出现的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作品,《三侠五义》称得上是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对中国近代评书曲艺、武侠小说乃至文学艺术影响深远。


忍饥挨饿进庙杀僧 少水无茶开门揖盗

且说蒋平进了柴扉一看,却是三间茅屋,两明间有磨与屉板罗格等物,果然是个豆腐房。蒋平将湿衣脱下,拧了一拧,然后抖晾。这老丈先烧了一碗热水,递与蒋平。蒋平喝了几口,方问道:〝老丈贵姓?〞老丈道:〝小老儿姓尹,以卖豆腐为生。膝下并无儿女,有个老伴儿。就在这里居住。请问客官贵姓,要往何处去呢?〞蒋平道:〝小可姓蒋,要上柳家庄找个相知,不知此处离那里还有多远?〞老丈道:〝算来不足四十里之遥。〞说话间,将壁灯点上。见蒋平抖晾衣服,即回身取了一捆柴草来,道:〝客官就在那边空地上将柴草引着,又向火,又烘衣,只是小心些就是了。〞蒋平深深谢了,道:〝老丈放心。小可是晓得的。〞尹老儿道:〝老汉动转一天也觉乏了。客官烘干衣服也就歇息吧,恕老汉不陪了。〞蒋平道:〝老丈但请尊便。〞尹老儿便向里屋去了。

蒋平这里向火烘衣,及至衣服快干,身体暖和,心里却透出饿来了,暗道:〝自我打尖后只顾走路,途中再加上雨淋,竟把饿忘了。说不得只好忍一夜罢了。〞便将破牀撢了撢,倒下头,心里想着要睡。那知肚子不作劲儿,一阵阵咕噜噜的乱响,闹的心里不得主意,突突突的乱跳起来,自己暗道:〝不好。索性不睡的好。〞将壁灯剔了一剔,悄悄开了屋门,来到院内。仰面一看,见满天星斗,原来雨住天晴。正在仰望之间,耳内只听乒乒乓乓犹如打铁一般,再细听时,却是兵刃交架的声音,心内不由的一动,思忖道:〝这样荒僻去处,如何夤夜比武呢?倒要看看。〞登时把饿也忘了,纵身跳出土墙,顺着声音一听,恰好就在那边庙内,急急紧行几步,从庙后越墙而过。见那边屋内灯光明亮,有个妇人啼哭,连忙挨身而入。

妇人一见,吓的惊慌失色。蒋爷道:〝那妇人休要害怕,快些说明,为何事来,俺好救你。〞那妇人道:〝小妇人姚王氏,只因为与兄弟回娘家探望,途中遇雨,在这庙外山门下避雨,被僧人开门看见,将我等让到前面禅堂。刚然坐下,又有人击户,也是前来避雨的,僧人道:‘前面禅堂男女不便。’就将我等让在这里。谁知这僧人不怀好意,到了一更之后,提了利刃进来时,先将我兄弟踢倒,捆缚起来,就要逼勒于我。是小妇人着急喊叫,僧人道:‘你别嚷!俺先结果了前面那人,回来再合你算帐。’因此提了利刃,他就与前面那人杀起来了。望乞爷爷搭救搭救。〞蒋爷道:〝你不必害怕。待俺帮那人去。〞说罢,回身见那边立着一根门闩,拿在手中,赶到跟前。见一大汉左右躲闪,已不抵敌;再看和尚,上下翻腾,堪称对手。蒋爷不慌不忙将门闩端了个四平,彷佛使枪一般,对准那僧人的胁下,一言不发尽力的一戳,那僧人只顾赶杀那人,那知他身后有人戳他呢。冷不防觉得左胁痛彻心髓,翻筋斗栽倒尘埃。前面那人见僧人栽倒,赶上一步,抬脚往下一跺。只听的拍的一声,僧人的脸上已然着重,这僧人好苦,临死之前,先挨一戳,后挨一跺。〝哎哟〞一声,手一扎煞,刀已落地。蒋爷撤了门闩,赶上前来,抢刀在手,往下一落。这和尚顿时了帐。叹他身入空门,只因一念之差,枉自送了性命。

且说那人见蒋平杀了和尚,连忙过来施礼,道:〝若不亏恩公搭救,某险些儿丧有僧人之手。请问尊驾大名?〞蒋平道:〝俺姓蒋名平。足下何人?〞那人道:〝哎呀!原来是四老爷么。小人龙涛。〞说罢,拜将下去。蒋四爷连忙搀起,问道:〝龙兄为何到此?〞龙涛道:〝自从拿了花蝶与兄长报仇,后来回转本县缴了回批,便将捕快告退不当,躲了官的辖制,自己务了农业,甚是清閒。只因小人有个姑母别了三年,今日特来探望。不料途中遇雨,就到此庙投宿。忽听后面声嚷救人,正欲看视,不想这个恶僧反来寻找小人,与他对垒。不料将刀磕飞。可恶,僧人好狠,连搠几刀,皆被我躲过。正在危急。若不亏四老爷前来,性命必然难保,实属再生之德。〞蒋平道:〝原来如此,你我且到后面,救那男女二人要紧。〞

蒋平提了那僧人的刀在前,龙涛在后跟随,来到后面,先将那男人释放,姚王氏也就出来叩谢。龙涛问道:〝这男女二人是谁?〞蒋爷道:〝他是姊弟二人,原要回娘家探望,也因避雨,误被恶僧诓进。方才我已问过,乃是姚王氏。〞龙涛道:〝俺且问你,你丈夫他可叫姚猛么?〞妇人道:〝正是。〞龙涛道:〝你婆婆可是龙氏么?〞妇人道:〝益发是了。不幸婆婆已于去年亡故了。〞龙涛听说他婆婆亡故了,不觉放声大哭,道:〝哎呀!我那姑母呀!何得一别三年,就作了故人了。〞姚王氏听如此说,方细看了一番,猛然想起道:〝你敢是表兄龙涛哥哥么?〞龙涛此时哭的说不上话来,止于点头而已,姚王氏也就哭了。蒋爷见他等认了亲戚,便劝龙涛止住哭声。龙涛便问道:〝表弟近来可好?〞叙了多少话语。龙涛又对蒋爷谢了,道:〝不料四老爷救了小人并且救人小人的亲眷,如此恩德,何以答报!〞蒋爷道:〝你我至契好友,何出此言。龙兄,你且同我来。〞

龙涛不知何事,跟着蒋爷,左寻右找,到了厨房。现成的灯烛,仔细看时,不但菜蔬馒首,而且有一瓶好烧酒。蒋爷道:〝妙极,妙极!我实对龙兄说吧,我还没吃饭呢。〞龙涛道:〝我也觉得饿了。〞蒋爷道:〝来吧,来吧,咱们搬着走。大约他姐几两个也未必吃饭呢。〞龙涛见那边有个方盘,就拿出那当日卖煎饼的本事来了,端了一方盘。蒋爷提了酒瓶,拿了酒杯碗碟筷子等,一同来到后面。他姐几两个果然未进饮食,却不喝酒,就拿了菜蔬点心在屋内吃。蒋爷与龙涛在外间,一壁饮酒,一壁叙话。龙涛便问蒋爷何往。蒋爷便叙述已往情由,如今要收伏钟雄,特到柳家庄找柳青要断魂香的话,说了一遍。龙涛道:〝如此说来,众位爷们俱在陈起望。不知有用小人处没有?〞蒋爷道:〝你不必问哪。明日送了令亲去,你就到陈起望去就是了。〞龙涛道:〝既如此,我还有个主意。我这表弟姚猛,身量魁梧,与我不差上下,他不过年轻些。明日我与他同去如何?〞蒋平道:〝那更好了。到了那里,丁二爷你是认得的,就说咱们遇着了。还有一宗,你告诉了二爷,就求陆大爷写一封荐书,你二人直奔水寨,投在水寨之内。现有南北二侠,再无有不收录的。〞龙涛听了,甚是欢喜。


《三侠五义》是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小说。(网路图片)

二人饮酒多时,听了听已有鸡鸣,蒋平道:〝你们在此等候我,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屋子,仍然越过后墙,到了尹老儿家内。又越了土墙,悄悄来到屋内。见那壁上灯点的半明不灭的,从新剔了一剔,故意的咳嗽,将尹老儿惊醒,伸腰欠口,道:〝天是时候了。该磨豆腐了。〞说罢,起来,出了里屋,见蒋爷在牀上坐着,便问道:〝客官起来的恁早?想是夜静有些寒凉。〞蒋平道:〝此屋还暖和。多承老丈挂心。天已不早了,小可要赶路了。〞尹老几道:〝何必忙呢?等着热热的喝碗浆,暖暖寒,再去不迟。〞蒋爷道:〝多承美意,改日叨扰吧。小可还有要紧事呢。〞说着话,披上衣服,从兜肚中摸出一块银子,足有二两重,道:〝老丈,些须薄礼,望乞笑纳。〞老丈道:〝这如何使得?客官在此屈尊一夜,费了老汉什么,如何破费许多呢?小老儿是不敢受的。〞蒋爷道:〝老丈体要过谦。难得你一片好心。再要推让,反觉得不诚实了。〞说着话,便掖在尹老儿袖内。尹老儿还要说话,蒋爷已走到院内,只得谢了又谢,送出柴扉。彼此执手,那尹老儿还要说话,见蒋爷已走出数步,只得回去,掩上柴扉。

蒋爷仍然越墙进庙。龙涛便问:〝上何方去了?〞蒋平将尹老儿留住的话说了一遍。龙涛点头,道:〝四老爷作事真个周到。〞蒋平道:〝咱们也该走了。龙兄送了令亲之后,便与令表弟同赴陈起望便了。〞龙涛答应。四人来到山门。蒋爷轻轻开了山门,往外望了一望,悄悄道:〝你三人快些去吧。我还要关好山门,仍从后面而去。〞龙涛点头,带领着姊弟二人扬长去了。

蒋爷仍将山门闭妥,又到后面检点了一番,就撂下这没头脑的事儿让地面官办去,他仍从后墙跳出,溜之乎也。一路观看清景,走了二十余里,打了早尖。及至到了柳家庄,日将西斜,自己暗暗道:〝这末早到那里作什么,且找个僻静的酒肆沽饮几杯。知他那里如何款待呢?别象昨晚饿的抓耳挠腮。若不亏那该死的和尚预备下,我如何能够吃到十二分。〞心里想着,早见有个村居酒市,彷佛当初大夫居一般,便进去,拣了座头坐下。酒保儿却是个少年人,暖了酒。蒋爷慢慢消饮,暗听别的座上三三两两,讲论柳员外,这七天的经忏费用了不少。也有说他为朋友尽情,真正难得的;也有说他家内充足,耗财买脸儿的;又有那穷小子苦混混儿说:〝可惜了儿的!交朋友不过是了就是了。人在人情在,那里犯的上呢。若把这七天费用帮了苦哈哈,包管够过一辈子的。〞蒋爷听了暗笑,酒饮够了,又吃了些饭。看看天色已晚,会了钱钞,离了村居,来到柳青门首,已然掌灯。连忙击户。

只见里面出来了个苍头,问道:〝什么人?〞蒋爷道:〝是我,你家员外可在家么?〞苍头将蒋爷上下打量一番,道:〝俺家员外在家等贼呢。请问尊驾贵姓?〞蒋爷听了苍头之言,有此语辣,只得答道:〝我姓蒋,特来拜望。〞苍头道:〝原来是贼爷到了。请少待。〞转身进去。蒋爷知道这是柳青吩咐过了,毫不介意,只得等候。

不多时,只见柳青便衣便帽出来,执手道:〝姓蒋的,你竟来了!也就好大胆呢!〞蒋平道:〝劣兄既与贤弟定准日期,劣兄若不来,岂不叫贤弟果等么?〞柳青说:〝且不要论兄弟。你未免过于不自量了。你既来了,只好叫你进来。〞说罢,也不谦让,自己却先进来。蒋爷听了此话,见此光景,只得忍耐。刚要举步,只见柳青转身奉了一揖,道:〝我这一揖你可明白?〞蒋爷笑道:〝你不过是‘开门揖盗’罢了,有甚难解。〞柳青道:〝你知道就好。〞说着便引到西厢房内。蒋爷进了西厢房一看,好样儿,三间一通连,除了一盏孤灯,一无所有,止于迎门一张牀,别无他物。蒋爷暗道:〝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柳青道:〝姓蒋的,今日你既来了,我要把话说明了。你就在这屋内居住,我在对面东屋内等你。除了你我,再无第三人,所有我的仆妇人等早已吩咐过了,全叫他们回避。就是前次那枝簪子,你要偷到手内,你便隔窗儿叫一声,说‘姓柳的,你的簪子我偷了来了。’我在那屋里在头上一摸,果然不见了,这是你的能为。不但偷了来,还要送回去,再迟一回,你能够送去,还是隔窗叫一声:‘姓柳的,你的簪子我还了你了。’我在屋内向头上一摸,果然又有了。若是能够如此,不但你我还是照旧的弟兄,而且甘心佩服,就是叫我赴汤蹈火我也是情愿的。〞蒋爷点头,笑道:〝就是如此。贤弟到了那时,别又后悔。〞柳青道:〝大丈夫说话,焉有改悔?〞蒋爷道:〝很好,很好。贤弟请了。〞

不知果能否,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标签
   《三侠五义》   石玉昆   古书连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4-03-31 02:00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