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古书连载 > 正文

【古书连载】《三侠五义》第一一八回

作者:石玉昆
2014-04-04 02:00 PM
点此看大图片
《三侠五义》是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小说。(网路图片)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讯】【导读】《三侠五义》原名《忠烈侠义传》,是中国清代咸丰年间著名的公案侠义小说。它是根据艺人石玉昆说唱的《龙图公案》及其笔录本《龙图耳录》编写而成的,全书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删修订,改写成《七侠五义》,并首刊于光绪五年 (1879)。小说描写的是宋朝包拯在侠客、义士的帮助下,审奇案、平冤狱、以及侠客义士帮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故事。《三侠五义》的出现,开创了公案小说与侠义小说的合流。作为中国最早出现的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作品,《三侠五义》称得上是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对中国近代评书曲艺、武侠小说乃至文学艺术影响深远。


除奸淫错投大木场 救急困赶奔神树岗

且说陶氏送他二人去后,瞅着殷显笑道:〝你瞧这好不好?〞殷显笑嘻嘻的道:〝好的。你真是个行家,我也不愿意去,乐得的在家陪着你呢。〞陶氏道:〝你既愿陪着我,你能够常常儿陪着我么?〞殷显道:〝那有何难,我正要与你商量。如今这宗买卖要成了,至少也有一百两。我想有这一百两银子,还不够你我快活的吗?咱们设个法儿,远走高飞如何?〞陶氏道:〝你不用合我含着骨头露着肉的。你既有心,我也有意。咱们索性把他害了,你我做个长久夫妻,岂不死心塌地么?〞两个狗男女正在说的得意之时,只见簾子一掀,进来一人,伸手将殷显一提,摔倒在地,即用裤腰带捆了个结实。

殷显还百般哀告:〝求爷爷饶命。〞此时陶氏已然吓的哆嗦在一处。那人也将妇人绑了,却用那衣襟塞了口,方问殷显道:〝这陈起望却在何处?〞殷显道:〝陈起望离此有三四十里。〞那人道:〝从何处而去?〞殷显道:〝出了此门,往东,过了小溪桥,到了神树岗,往南,就可以到了陈起望。爷爷若不认得去,待小人领路。〞那人道:〝既有方向,何用你领。俺再问你,此处却叫什么地名?〞殷显道:〝此处名唤娃娃谷。〞那人笑道:〝怨得你等要卖娃娃,原来地名就叫娃娃谷。〞说罢,回手扯了一块衣襟,也将殷显口塞了,一手执灯,一手提了殷显,到了外间一看,见那边放着一盘石磨,将灯放下,把殷显安放在地,端起磨来,那管死活,就压在殷显身上。回手进屋,将妇人提出,也就照样的压好。那人执灯看了一看,见那边桌上放着个酒瓶,提起来复进屋内。拿大碗斟上酒,也不坐下,端起来一饮而尽;见桌上放着菜蔬,拣可口的就大吃起来了。

你道此人是谁?真真令人想拟不到。原来正是小侠艾虎。自从送了施俊回家,探望父亲,幸喜施老爷施安人俱备安康。施老爷问:〝金伯父那里可许联姻了?〞施俊道:〝烟虽联了,只是好些原委。〞便将始末情由述了一番。又将如何与艾虎结义的话俱备说了。施老爷立刻将艾虎请进来相见。虽则施老爷失明,看不见艾虎,施安人却见艾虎年幼,英风满面,甚是欢喜。施老爷又告诉施俊道:〝你若不来,我还叫你回家,只因本县已有考期,我已然给你报过名。你如今来的正好,不日也就要考试了。〞施生听了,正合心意。便同艾虎在书房居住。迟不多日,到了考试之日,施生高高中了案首,好生欢喜,连艾虎也觉高兴。本要赴襄阳去,无奈施生总要过了考期,或中或不中,那时再为定夺起身。艾虎没法儿,只得依从。每日无事,如何閒得住呢。施生只好派锦笺跟随艾虎出外游玩。这小爷不吃酒时还好,喝起酒来,总是尽醉方休。锦笺不知跟着受了多少的怕。好容易盼望府考,艾虎不肯独自在家,因此随了主仆到府考试。及至揭晓,施俊却中了第三名的生员,满心欢喜。拜了老师,会了同年,然后急急回来,祭了祖先,拜过父母,又是亲友贺喜,应接不暇。诸事已毕,方商议起身赶赴襄阳。待毕姻之后,再行赴京应试,因此耽误日期。及至到了襄阳,金公已知施生得中,欢喜无限,便张罗施生与牡丹完婚。

艾虎这些事他全不管,已问明了师傅智化在按院衙门,他便别了施俊,急急奔到按院那里。方知白玉堂已死。此时卢方已将玉堂骨殖安置妥协,设了灵位。待平定襄阳后,再将骨殖送回原籍。艾虎到灵前大哭一场,然后参见大人与公孙先生、卢大爷、徐三爷。问起义父合师傅来,始知俱已上了陈起望了。他是生成的血性,如何耐的,便别了卢方等,不管远近,竟奔陈起望而来。只顾贪赶路程,把个道儿走差了,原是往西南,他却走到正西,越走越远,越走越无人烟,自己也觉乏了,便找了个大树之下歇息。因一时困倦,枕了包裹,放倒头便睡。

及至一觉睡醒,恰好皓月当空,亮如白昼。自己定了定神,只觉的满腹咕噜噜乱响,方想起昨日不曾吃饭,一时饥渴难当。又在夜阑人静之时,那里寻找饮食去呢。无奈何,站起身来,撢了撢土,提了包裹,一步捱一步,慢慢行来。猛见那边灯光一晃,却是陶氏接进怀殷二人去了。艾虎道:〝好了!有了人家,就好说了。〞趱行几步,来到跟前。却见双扉紧闭,侧耳听时,里面有人说话。艾虎才待击户,又自忖道:〝不好。半夜三更,我孤身一人,他们如何肯收留呢?且自悄悄进去看来,再做道理。〞将包裹斜扎在背上,飞身上墙,轻轻落下,来到窗前。他就听了个不亦乐乎。

后来见怀宝走了,又听殷显与陶氏定计要害丈夫,不由的气往上冲,因此将外屋门撬开,他便掀簾硬进屋内。这才把狗男女捆了,用石磨压好,他就吃喝起来了。酒饭已毕,虽不足兴,颇可充饥。执灯转身出来,见那男女已然翻了白眼。他也不管,开门直往正东而来。


《三侠五义》是中国第一部具有真正意义的武侠小说。(网路图片)

走了多时,不见小溪桥,心中纳闷,道:〝那廝说有桥,如何不见呢?〞趁月色往北一望,见那边一堆一堆,不知何物,自己道:〝且到那边看看。〞那知他又把路走差了。若往南来便是小溪桥,如今他往北去,却是船场堆木料之所。艾虎暗道:〝这是什么所在?如何有这些木料?要他做甚?〞正在纳闷,只见那边有个窝棚,灯光明亮。艾虎道:〝有窝棚必有人,且自问问。〞连忙来到跟前。只听里面有人道:〝你这人好没道理,好意叫你向火,你如何磨我要起衣服来?我一个看窝棚的,那里有敷余衣服呢?〞艾虎轻轻掀起席缝一看,见一人犹如水鸡儿一般,战兢兢说道:〝不是俺合你要。只因浑身皆湿,纵然向火,也解不过这个冷来。俺打量你有衣服,那怕破的烂的呢。只要俺将湿衣服换下拧一拧,再向火。俺缓过这口气来,即便还你。那不是行好呢。〞看窝棚的道:〝谁耐烦这些,你好好的便罢;再要多说时,连火也不给你向了。搅的我连觉也不得睡,这是从那里说起。〞艾虎在外面答言道:〝你既看窝棚,如何又要睡觉呢?你真睡了,俺就偷你。〞说着话,唿的一声,将席簾掀起。

看窝棚的吓了一跳,抬头看时,见是个年幼之人,胸前斜绊着一个包袱,甚是雄壮,便问道:〝你是何人?夤夜到此何事?〞艾虎也不答言,一存身将包袱解下,打开拿出几件衣服来,对着那水鸡儿一般的人道:〝朋友,你把湿衣脱下来,换上这衣服。俺有话问你。〞那人连连称谢,急忙脱去湿衣,换了干衣。又与艾虎执手,道:〝多谢恩公一片好心。请略坐坐,待小可稍为暖暖,即将衣服奉还。〞艾虎道:〝不打紧,不打紧。〞说着话,席地而坐。方问道:〝朋友,你为何闹的浑身皆湿?〞那人叹口气道:〝一言难尽。实对恩公说,小可乃保护小主人逃难的;不想遇见两个狠心的船户,将小可一篙拨在水内。幸喜小可素习水性,好容易奔出清波,来到此处。但不知我那小主落于何方?好不苦也!〞艾虎忙问道:〝你莫非就是什么‘伯南哥哥’么?〞那人失惊道:〝恩公如何知道小可的贱名?〞艾虎便将在怀宝家中偷听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武伯南道:〝如此说来,我家小主人有了下落了。倘若被他们卖了,那还了得!须要急急赶上方好。〞

他二人只顾说话,不料那看窝棚的浑身乱抖,彷佛他也落在水内一般,战兢兢的就势儿跪下来,道:〝我的头领武大爷!实是小人瞎眼,不知是头领老爷,望乞饶恕。〞说罢,连连叩首。武伯南道:〝你不要如此。咱们原没见过,不知者不做罪,俺也不怪你。〞便对艾虎道:〝小可意欲与恩公同去追赶小主,不知恩公肯慨允否?〞艾虎道:〝好,好,好。俺正要同你去。但不知由何处追赶?〞武伯南道:〝从此斜奔东南,便是神树岗。那是一条总路,再也飞不过去的。〞艾虎道:〝既如此,快走,快走。〞

只见看窝棚的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水来,请头领老爷喝了,赶一赶寒气。武伯南接过来,呷了两口道:〝俺此时不冷了。〞放下黄砂碗,对着艾虎道:〝恩公,咱们快走吧。〞二人立起,躬着腰儿出了窝棚,看窝棚的也就随了出来。武伯南回头道:〝那湿衣服暂且放在你这里,改日再取。〞看窝棚的道:〝头领老爷放心。小人明日晒晾干了,收拾好好的,即当送去。’她二人迈开大步,往前奔走。

此时武伯南方问艾虎:〝贵姓大名?意欲何往?〞艾虎也不隐瞒,说了名姓,便将如何要上陈起望寻找义父师傅、如何贪赶路途迷失路径。方听见怀宝家中一切的言语说了。因问武伯南:〝你为何保护小主私逃?〞武伯南便将如何与钟太保庆寿,如何大王不见了等话说了:〝俺主母惟恐绝了钟门之后,因此叫小可同着族弟武伯北保护着小姐公子私行逃走。不想武伯北顿起恶念,将我推入山沟。幸喜小可背着公子,并无伤损。从山沟内奔到小溪桥,偏偏的就遇见他娘的怀宝了,所以落在水内。〞艾虎问道:〝你家小姐呢?〞武伯南道:〝已有智统辖追赶搭救去了。〞艾虎道:〝什么智统辖?〞武伯南道:〝此人姓智名化,号称黑妖狐,与我家大王人拜之交。还有个北侠欧阳春,人皆称他为紫髯伯。他三人结义之后,欧阳爷管了水寨,智爷便作了统辖。〞艾虎听了,暗暗思忖道:〝这话语之中大有文章。〞因又问道:〝山寨还有何人?〞武伯南道:〝还有管理旱寨的展熊飞。又有个贵客,是卧虎沟的沙龙沙员外。这些人俱是我们大王的好朋友。〞艾虎听到此,猛然省悟,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好朋友!这些人俺全认的。俺实对你说了吧:俺寻找义父师傅,就是北侠欧阳爷与统辖智爷。他们既都在山寨之内,必要搭救你家大王,脱离苦海。这是一番好心,必无歹意。倘有不测之时,有我艾虎一面承管,你只管放心。〞武伯南连连称谢。

他二人说着话儿,不知不觉,就到了神树岗。武伯南道:〝恩公暂停贵步。小可这里有个熟识之家,一来打听小主的下落,二来略略歇息吃些饮食,再走不迟。’哎虎点头,应道:〝很好,很好。〞武伯南便奔到柴扉之下,高声叫道:〝老甘开门来。甘妈妈开门来。〞里面应道:〝什么人叫门?来了,来了!〞柴门开处,出来个店妈妈,这是已故甘豹之妻。见了武伯南,满脸陪笑,道:〝武大爷一向少会。今日为何夤夜到此呢?〞武伯南道:〝妈妈快掌灯去,我还有个同人在此呢。〞甘妈妈忙转身掌灯。这里武伯南将艾虎让到上房。甘妈妈执灯将艾虎打量一番,见他年少轩昂,英风满面,便问道:〝此位贵姓?〞武伯南道:〝这是俺的恩公,名叫艾虎。〞甘妈妈听了〝艾虎〞二字,由不的一愣,不觉的顺口失声道:〝怎么也叫艾虎呢?〞艾虎听了诧异,暗道:〝这婆子失惊有因,俺倒要问问。〞才待开言,只听外面又有人叫道:〝甘妈妈开门来。〞婆子应道:〝来了,来了!〞

不知叫门者谁,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标签
   《三侠五义》   石玉昆   古书连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4-04-04 02:00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