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王维洛:从丽水被淹看中国防洪政策和措施的缺失

相关专题:  [言论集 ]   [王维洛]   2014-09-28 12:12 PM
点此看大图片
水淹丽水。(网络图片)

丽水位于瓯江边,上游有巨型的紧水滩水库控制洪水,2000年投资9.4亿元建设新的瓯江堤防,丽水城的防洪标准为五十年一遇。丽水市防洪措施与城市化的结合,被吹捧为全国的典范。但是2014年一场略超二十年一遇标准的洪水,导致丽水城被淹,居民损失巨大。丽水城被淹具体地显示了中国防洪政策和措施的缺失。


一、不是山洪,不是海啸,内陆丽水被淹,是政府漠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人祸!

丽水位于瓯江边,古称处州或括州,现为浙江省辖地级市,人口26万。丽水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浙江省森林城市〞,〝中国优秀生态旅游城市〞,丽水市防洪措施和城市化的结合,也是中国的典范。

根据《浙江新闻》8月20日报导:丽水被洪水围城。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的消息,8月20日早上6时,浙江省丽水市,紧水滩水库开闸洩洪。下午4时水位最高,市民才收到转移信息,造成民众财产损失严重。市民拉起巨大横幅,上面写着:〝政府无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先大量洩洪再通知,应担责!〞、〝不是山洪,不是海啸,内陆丽水被淹,是政府漠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人祸!〞等,到市政府抗议。之后政府将四个利用微信传播洪水灾害消息的人拘留,又重新控制了宣传报导。

二、丽水市和城市化相结合的防洪措施是全国的典范

瓯江是浙江的第二大河,笔者就出生于瓯江边。丽水是省辖地级市,行政级别并不高,但是丽水市主城区的防洪标准已经达到50年一遇的标准,和中央直辖市重庆市的防洪标准一样,在中国、特别在省辖地级市中已经达到了最高的标准。

根据中国的防洪政策和措施,城市防洪主要依靠两个东西,一是依靠上游的巨型水库来控制洪水,减少洪水期的下洩流量,保证城市的安全起骨干作用;一是依靠河流的堤防。丽水市上游有巨型的紧水滩水库控制洪水;2000年投资9.4亿元新建了瓯江堤防,堤顶高程为53.85米,能防50年一遇的洪水。丽水市和城市化相结合的防洪措施被誉为全国的典范。为什么2014年一场略超二十年一遇标准的洪水,导致了丽水城被淹?

三、既能防洪又能抗旱的水库?

中国古人在水利建设上有令人骄傲的成就,中华文明和中国古代水利建设的成就是不能分割的。世界上水库大坝的建设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但中国古人并不推崇。中国有都江堰水利工程,但这是无坝的水利工程,既能抗旱又能分洪,顺天时应地利。到1949年中国大地上只有二十余座水库大坝,而且绝大部分是日本人在侵华期间建设的,如小丰满水库,水丰水库等。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这个局势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毛泽东想做当代的大禹(更正确地说是想做当代的鲧),派水利部长傅作义带张光斗等到苏联去取经。按聂荣臻的话说是取回了真经,那就是建设水库大坝,这东西好,既能防洪又能抗旱。如今世界上的一半水库大坝都建造在中国。在中国已经找不到一条没有建有水库大坝的河流,就连瓯江这条主流只有300多公里的河流,在主流和干流上已经建造了三百多座水库大坝。但是从1949年到如今,中国的水库大坝建了八万多座(实际上超过十二万座),旱涝灾害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

丽水市上游有两座重要的水库,一是紧水滩水库,一是石塘水库。紧水滩水库是一座大型水库,总库容14.7亿立方米,位于紧水滩水库下游的石塘水库是一座中型水库,总库容0.83亿立方米。紧水滩水库的总库容约占坝址处的平均年径流量的百分之四十七(三峡水库仅占百分之八),总库容约占坝址处的平均年径流量的比例是一个最重要的技术指标,这个指标越大,水库调节能力比较大。紧水滩水库为不完整年调节水库(三峡水库仅为日调节水库)。丽水市就把控制洪水的希望寄托在紧水滩水库上,就像中国政府把控制长江洪水的希望寄托在三峡工程上一样。

中国的水库都号称是多功能的,防洪、发电、航运、旅游等等,而防洪和发电这两个目标是互相矛盾的,要想多发电就需要抬高水库水位,这样水库的防洪功能就很小;要想有大的防洪功能需要降低水库水位,保证有大的空间来存蓄洪水,但低水位时发电能力就小,发电收入也小。行政上紧水滩水库直属浙江省电力局,是国有企业,但是其经营权已经私有化了,目前经营权属于单独注册的集体企业——丽水静远实业总公司和浙江瓯发发电工程有限公司(和三峡工程一样,发动机组属于长江水电股份公司)。作为经营者自然要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也就是尽可能抬高水库水位多发电。

按照瓯江流域综合规划和丽水市城市防洪规划要求,紧水滩水库在汛期的限制水位是182米,而不是原设计的184米。2014年紧水滩水库在汛期的水位并没有按要求控制在182米,而是控制在184米以上,以至于水库在拦蓄了1.8亿立方米洪水后,水库水位就上升到186米时,水库就采取紧急洩洪措施,下洩流量最高达每秒2000立方米。如果2014年紧水滩水库的汛期限制水位按规划要求控制在182米,紧水滩水库完全起码可以多再蓄1.8亿立方米洪水,也就不会有水淹丽水的洪水灾害。紧水滩水库按照每秒达2000立方米的速度紧急洩洪,一天便下洩1.7多亿立方米,把前期的防洪功能(蓄洪1.8亿立方米)全部抵消。

紧水滩水库为什么要紧急洩洪?紧水滩大坝坝顶高程194米,校核洪水位192米,校核洪水为万年一遇(和三峡工程一样),水库还是有潜力可以继续蓄水的。为什么非要紧急洩洪?这是因为经营者考虑大坝的安全,万一溃坝,经营者的投资全部化为乌有。紧水滩大坝是1978年开始建设1988年竣工的,目前已经步入中年。虽然紧水滩工程没有列入危坝病库的名单,但是大坝在某些状态下超出设计标准是当年安全检查时已经确认的问题。中国半数以上的水库大坝有技术质量问题,包括三峡大坝,为了大坝的安全,往往会采取紧急洩洪的措施,而让下游地区措手不及。

在2014年丽水洪水中表现更差的是紧水滩水库下游的石塘水库。石塘水库虽然有总库容0.83亿立方米,但是洪水来时已经没有任何库容可以调节洪水。虽然石塘大坝也没有列入危坝病库的名单,但是大坝存在许多横向的裂缝,漏水十分严重,威胁机电设备的安全生产。当上游紧水滩水库以每秒达2000立方米的速度洩洪时,石塘水库将洩洪量增加到每秒27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700立方米的流量,这是是2014年丽水城被淹的一个原因。

四、修建新河堤,瓯江河道的宽度缩窄了三分之一

1998年长江洪水以后,朱鎔基接受了三峡工程反对派陆钦侃的建议,加高加固了长江中下游的河堤。在全国也增加了这方面的投资。2000年,丽水市投资9.4亿元建设新的用花岗岩铺砌的瓯江防洪堤,可是这条防洪堤却建在古城墙外面的瓯江河道上,使得原来近四百米宽的河道只剩下二百七十多米,河道宽度被人为地减小了三分之一。当年丽水市的许多有识人士指出,在相同的洪水流量下,狭窄的河道会壅高洪水位,造成对城市更大的洪水威胁。缩窄瓯江河道,致使洪水过流缓慢,抬高了洪水位,是2014年丽水城被淹的另一个原因。

瓯江河道的宽度被缩窄了近百米,由此政府获得了几千亩河道上的〝建筑用地〞,高价出卖,建设高级〝水景〞居住区,增加了政府的收入,提高了丽水市的GDP,同样也为丽水争来一个防洪措施和城市化结合的全国典范。自然是公平的,无理向自然界索取的,是要加倍偿还的,只是这次让丽水市的被淹居民来偿还罢了。

其实最近几十年的洪水灾害和河道变窄、河道存蓄能力和洩洪能力减小是分不开的。比较典型的有1991年的太湖洪水,当时只注重开发上海浦东的新经济中心,而忽略了浦东本身是太湖的洩洪通道。又比如2010年广西梧州洪水,虽然梧州有钢筋水泥的配有浮雕群的防洪墙,但是城市建设侵占了大量的河道,河道变窄,洩洪能力减小,致使洪水位抬升而淹没城市。

五、水库调度出错

按照中国防汛抗灾总指挥部的命令,在一般情况下,各水库的水位调度权归经营者,在非常时期,比如洪水期间,水库的水位调度权将归中央或地方防汛抗灾总指挥部。瓯江流域有三百多座大中小型的水库大坝,这么多的水库在洪水期间要联合调度,出错的机会很高。三百多座水库调度不出错的前提是要有准确的气象预报,特别是准确的暴雨预报。而中国目前暴雨预报的平均准确率只有15%-20%,像丽水这样的山区强暴雨预报准确率则更低。在没有准确的暴雨预报的前提下,水库联合调度出错的机率就很高。

在2014年丽水洪水过程中除石塘、紧水滩水库调度出错外,最为明显的出错就是开潭水库的调度。开潭水库紧按丽水城区,位于城市下游,水库的壅水为丽水市形成了一个8.5平方公里的人工湖,开潭水库以发电为主。为了发电并为丽水城提供一个好的景观,开潭水库一直处于高水位运行。就是说,丽水城区的河道在暴雨来临之前处于一个人为壅高的水位。从8月17日强降雨开始,要求开潭水库开始洩洪,但下洩量不足。直到20日凌晨,洪水淹没了丽水部分城区后,开潭水库才被迫打开全部闸门,恢复天然河道状态。开潭水库打开全部闸门后,丽水城区的水位迅速下降。到21日,丽水城区及乡镇被淹地区洪水基本退去,随即进入灾后清理、重建阶段。

事实上,水淹丽水只持续了一天多的时间,开潭水库打开全部闸门洩洪后,城区的洪水就基本退去。如果开潭水库在18日或19日就打开全部闸门洩洪,丽水城区应该不会被淹的。丽水被淹城区一天后洪水就基本退去的事实也说明,2014年的丽水洪水并不是什么五十年不遇的大洪水所引起的,也不是什么长时间的暴雨所造成的,而是水库调度出错,是货真价实的人祸。

六、迷信水库大坝的作用,忽视人的作用

历代皇帝都认为〝河防重〞,派人监守河防,玩忽职守则格杀勿论。现在有了能〝控制〞洪水的水库大坝,又有了花岗岩铺砌的防洪堤,再加上能防五十年一遇洪水的保证,人们迷信技术措施,忽视了人的作用。此次水淹丽水,最先发现的不是在防洪堤溃塌处,而是居民在家中发现进水了,然后再通知邻居紧急转移的。丽水防洪堤顶高程为53.85米,当水位达51.13米时,城东北的防洪堤就发生了溃塌,可见当时并没有人在巡视防洪堤,防洪堤旁边也没有准备救急的沙袋等,最终导致了水淹丽水城。记得在宣传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时说,今后荆江地区在洪水期再也不用万人上堤守护了。据说1998年洪水期间有超过十万人上长江河堤巡查,2012年洪水期间只有2000人上长江河堤巡查,这便是三峡大坝的防洪效益。往往河堤并不是在一瞬间被洪水冲垮的,而是在高水位的压力下,先是发生缓慢的渗漏,然后发展到管涌,最后才是堤溃,这个过程长则数天,短则几个小时,若有人巡查,发现渗漏或者管涌,及时抢救,是不会发生堤溃的。丽水发生洪水时,政府没有安排人员巡查河堤,致使堤溃,洪水进入居民家中才被发现。迷信水库大坝的作用,忽视人的作用。水淹丽水的直接责任是人,而不是天。

七.低效的防洪预警系统

与高效的维稳系统相比,丽水洪水过程中的预警系统就是十分低效的。从19日夜晚10时决定水库紧急洩洪开始,到20日晨洪水进入丽水城区,一共有整整4个小时的时间,就是动用最简单的工具,消防车加高音喇叭,也有足够时间把这消息传到每一个居民,让其做好准备。当居民深夜入睡之后,决策者决定动用电视、广播、网络和手机发布消息。决策者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种预警方法的效果,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真正放在心上。同时工程技术人员对领导的不当决定,也不敢表达不同的意见。

八.结束语

丽水城的防洪标准为五十年一遇,上游有巨型的紧水滩水库控制洪水,又有新建设的堤防保护,为执行中国防洪政策和实施防洪措施的典范。为什么2014年一场略超二十年一遇标准的洪水,却导致了丽水城被淹?原因就在于:

第一:期望水库能控制洪水,但是水库的发电效益往往高于防洪目标,致使水库的防洪效益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东西。再者大坝质量问题,致使水库常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洩洪以保自身安全,给下游造成更大的人为叠加洪水的灾难;

第二:忽略自然规律,河道和湖泊被大量侵占,纵然用大量投资加高加固堤防,也不能保证城镇乡村的安全。规划中缺少分蓄洪的地区;

第三:在防洪过程中出现调度错误,迷信技术措施的作用,忽视人工巡视河堤的作用;

第四:低效的防洪预警系统。

自从习近平登位后,温家宝的〝多难兴邦〞一词就不用了。中国媒体对灾难的报导减少了,对灾难的真正原因分析就更少了。各级政府的力量集中在控制舆论,进行所谓的〝正面〞引导,对散布所谓〝谣言〞者予以最严厉的打击。但是一个社会如果不能找出灾难的真正原因,惩处相关的责任人,改变思路,改进措施,那么这个社会就永远不可能进步,永远多灾多难。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标签
   防洪   丽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4-09-28 12:12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