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千世界 > 人生感悟 > 正文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三)

相关专题:  [法轮功人权]   [法轮功简介]   2016-05-15 08:20 AM
点此看大图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李洪志先生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世间。(明慧网)

【新唐人2016年05月15日讯】〝这十几年,无论在弘扬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访申诉中、在全面讲清真相中,在许许多多的场合中都有人问我同一个问题:‘你见过李洪志大师吗?’当我给予肯定回答并讲述我的亲身经历时,无论是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一般群众,还是‘六一零’人员、公安国安干警、监狱管教、预审、犯人等,都会相信我的话, 再也没什么说的了。〞北京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回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时如是说。他表示,亲眼目睹李洪志先生的一言一行,从此改变了他的观念,得到法轮佛法是其人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


相关链接: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一)

相关链接: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一)

相关链接: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二)

〝当年曾有幸多次见到师父〞 --北京法轮功学员

我是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功,当年曾有幸多次见到我们法轮功大法的师父,回忆起来使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时那珍贵的一点点、一滴滴、一幕幕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感慨万分。

我有幸参加了一九九三年八月在北京中国航天部二院礼堂举办的北京十二期、一九九四年三月在天津八一礼堂举办的天津二期、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的广州五期三个法轮功传功讲法学习班及好几个带功报告会、谘询会;参加过一九九三年在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九五年一月在北京公安礼堂举行的《转法轮》首发式、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此日期不能十分确定)在北京某学员家召开的翻译人员座谈会,在这些活动中数次见过师父。

这些如今都成了无比幸福美好的回忆,加上听说的故事,要写出来简直太多了,我想大家已经写过多次的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下面是我的经历。

觉者的风范

师父讲法从不用讲稿,偶尔从衣兜掏出一小纸片看一眼,讲起来出口成章、由浅入深娓娓道来,就这样把博大精深的法理传给了一个个普普通通的世人,从此以后这些人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

师父无论在课间休息、课后答疑、专场谘询时都极其耐心认真地回答学员的各种问题,百问不倒、百问不厌;经常为了让更多人得法,挤出自己的休息时间,或利用班与班之间的间隙时间加班、加课、办班、办讲座。师父能讲透宇宙中所有的一切,又能把每一句话都种到人的心里,使学员感到师尊像慈父一般,无人不心服口服。

不仅如此,师父在每一件小事上都身体力行,为学员做出很好的榜样,处处教我们怎样做好人,告诉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

记得有时在不对号入座的情况下,很多人为了看清师父,习惯性地抢座占座,师父友善地批评了这种做法,并告诉大家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怎样做才和常人不一样,才是修炼状态。在师父教导下,在大法的班上不仅再也没有抢座的事发生,老学员还主动把前面的座位让给新学员、把票让给新学员。这种行为是发自内心的,那么自然那么纯净。老学员还按照师父的吩咐,带动新学员每次课后或会后大家都把垃圾捡拾干净、收拾好场地才离开。尽管有服务人员,这也成了老学员的自觉行动。

后来在大法的场内没有人吸烟,没有人吐痰,没有人喧哗,没有人乱扔杂物。大家互相帮助文明礼让,整个场形成一派非常祥和的景象,而且只要师父一开讲,全场立即鸦雀无声,不用维持秩序,这是在当今中国社会其它任何场合都没有的。这就是大法的场,能正一切不正的,把人溶在里面,什么不好的思想和恶习都被抑制住了。

所以才有了后来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享誉国际社会的〝法轮功素质〞——上万人上访一天,街上无一纸屑烟头的神话,一点也不奇怪。

师父在讲课当中每次都要顾及所有的人是否能看得清、听得清,经常在条件不好时站起来讲。在博览会上,师父更是经常站在那里答疑解法,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有时就站半天。师父被学员拉来拉去的握手、签字、照像,从来是有求必应。

常看到有被治好病的人来对师父表示千恩万谢,这时师父总是非常低调,不收任何谢礼,而是鼓励他们回去好好学法炼功。在班上当大家学动作时师父也从不休息,而是全场走一遍,我亲眼所见师父绕着过道走过每一区域,如果有楼上的话也都要走遍,目光扫遍所有学员,认真的纠正学员的动作。还经常对台前的每一个小弟子摸一下前额,给他们调理一下。

大法的威严

师父的慈祥和蔼使学员在他面前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觉得很亲切。但是有谁要是干扰传法师父可不客气了。这一点在录音录像中我们都能感受到。

我在北京十二期班上曾遇到干扰的情况,当时扩音器声音忽大忽小并发出不正常声响,舞台灯光忽明忽暗,师父与上边机房对话时语气表情都非常严厉。我们当时不懂是怎么回事,还不太理解师父的做法。后来在天津二期中间举办的一个报告会上,师父讲了蛇精捣乱的故事,期间谈到了北京的这件事,我们才恍然大悟。

在天津班上有人问到师父为什么咳嗽的问题时,师父也谈到了另外空间的干扰非常厉害与传法的艰难,因为他们认为人类该毁掉,这么好的法传给人太不值了。但大家都闯过来了。

还说到现在为止,很多神佛看到有这么多人得法学法渐渐服气了,开始不反对师父传法了。理由是两个没想到:没想到十恶毒世还有这么多人向善,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能修得这么好。所以师父说从这个班开始正式传功讲法了,讲得比以前深了,就是讲后来出版的《转法轮》的内容了,在此之前是预备阶段,主要从气功的角度讲《中国法轮功》的内容,再以后就只讲法不传功了。

师父在开玩笑时还讲过,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想学功就得坐飞机到国外去学了,出口转内销。现在都应验了。

当时有不少中国法轮功学员看到李洪志师父讲法的时候,台上两边有阿弥陀佛和老子,还有八大金刚护法。前台跪满了佛、道、神,满场都是听法的另外空间的生命,门两侧和每排座位两边都有天兵天将把守。师父说在另外空间没人敢坐着听法,只有你们坐着。在师父后期的讲法中才谈到为什么这么珍视大法弟子,可惜我们在迷中却不知珍惜自己,有得到大法的人在这场中共发动的红色恐怖中走不过来,丢掉了这么珍贵的大法。

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也看不到,像听故事一样,但能感到全场那种超常的庄严、肃穆和神圣的气氛,这场景至今仍在我脑海里。师父每个班都严肃要求大家上课不许迟到,为的是不能少听一个字,也不允许影响别人听课。现在我们才懂得了听好课的重要性。

师父乘地铁去讲法

在北京十二期班的第二天下课后,我和六岁的女儿在地铁五棵松站台上等车回家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师父与几个学员边走边聊的朝我们这走来。我高兴地上前和师父打了招呼,师父回礼并问怎么样、能否听得懂啊等,然后继续和学员聊天。

有学员告诉我不要围观师父,大家也都很自觉。我问:师父怎么也坐地铁啊?他说:师父住的较远,怕麻烦学员,每天都一个人乘地铁来上课,他也是今天偶尔与师父同路。

上车后因为没与师父同一个门上,我也就看不见师父了。过了几站车厢里人少了,我突然看见师父坐在离我不远处,非常慈祥。现在我脑子里仍然保留着这幅慈父的图画。当时我一激动就忘了学员的话,一把拉起女儿走到师父身边问师父:这么小的孩子能不能学得懂?师父示意不要打扰,我就退后两步站在那里。师父低头闭目,过了一会儿突然向我们招手,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女儿拉过去抱在腿上,边与她聊天边按压孩子的前额处。女儿坐在师父腿上微笑着答着话,腿还晃着,不时地看我一下,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一点也不认生。

车到复兴门站我们随师父下了车,由于换乘的方向不同,与师父道别后就离开了。从那以后女儿每天饭都不吃,早早就催我出门,说师父不让迟到。平时坐不住的她竟乖乖地跟我听完了这个班,并且拿起《中国法轮功》这本书,随便翻开一页竟能顺利地读下来。她还爱看书中师父的法像。

没想到第三天我们去上课时,在地铁出口又巧遇师父一个人在走;我刚一叫师父,师父立即示意不要打扰。后来在讲课中师父告诉我们,他每天不仅在上课时为学员调理,而是从看到学员报名表的照片时就开始帮助学员清理身体等,每天二十四小时、整个办班期间不间断地在为大家清理各个空间,直到学习班结束后看学员写的心得体会时还在进行调理。因为工作量大、传法时间有限,所以不希望大家干扰,并请大家谅解。

这件事让我激动了好久,说不出的滋味。感到幸福的是能与师父有这么一段难得的邂逅经历,难受的是我们没有能力给师父好一点的条件。尤其在北京八月份的大热天里,我们的师父,为了度我们,不顾辛苦劳累,每天一个人挤地铁来去,还要在骄阳下走很长一段路,就这样师父还要在路上利用每一分钟为学员做很多事。要知道当时许多普通的气功师都是车接车送前呼后拥的,我想唯有我们的师父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这就是我见到的真实的师父,处处为学员考虑,实在令人感动。

师父的眼神

我最忘不了的是师父的眼神。讲法时师父深邃的目光严肃认真,与学员交流时亲切自然,答疑时和蔼可亲,与邪恶交锋时威严锐利。反正这么多年我都形容不出师父的眼神,像磁石一样牢牢地把我吸住。

当年在博览会有机会在师父身边,我就能一两个小时目不转睛看着师父那慈祥和善的面庞,一秒钟都不愿错过,只要能抽出时间我就跑去看师父。每次见师父都是这样,永远也看不够,好像久远以前就认识一般,一点儿也不陌生。师父的目光与我这辈子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也都无法比拟,无法形容。

师父好像一眼就能把我们看透,在师父面前我感到自己就像个孩子一般,脑子里非常干净什么也没有了,往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师父当时显得非常年轻,头发乌黑浓密,皮肤超常细腻,没有皱纹真的像婴儿的肌肤一般。师父的手宽大柔软,握住就像有了依靠,那种踏实温暖的感觉也是忘不了的,在与师父握手之前就听说过了。

因我与师父同龄,所以我对师父的形象觉的特别不可思议,印象极深。认识师父以后,我只感到自己好像前四十几年都白活了。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在以后的吃苦和磨难中,师父的眼神一直长在我的脑海中,陪伴我闯过一关又一关,使我坚定信念、不信妖言、永不放弃,成为我永久的美好记忆。

师父没有收我的钱

一九九九年,中共诬陷师父时的所谓罪状之一就是敛财,蒙蔽了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可我们法轮功学员都知道事实与此正好相反。这里讲我知道的几件事。

在广州班,大家都知道师父为了节约开支在各地讲法一直吃方便面。学员请师父时,师父只吃面前的一个菜,其它的看都不看,而且吃得很少。一九九五年师父不在国内传法了,听说去国外,我想那得需要多少钱啊。我和爱人就把家里的美元托当时的站长给师父送去,我们放着也没用,不如让师父传法用,还能派上点正经用场。没想到过了几日,钱被退了回来,说师父坚决不收,让我们不用着急,师父另有办法。后来许多学员要捐钱,师父在讲课时不止一次地讲了,个人的钱和中小企业的钱一律不收。而且不许我们辅导站存钱,这已经成为一条〝纪律〞了。

当年学员之间代购大法书时,从来都是按进价收款,有时盗版书进价比标价便宜,即使是一元钱我们也都按师意退回。所有亏损都是服务的学员自己掏腰包,学员有困难的就由辅导员承担,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有时从炼功点过路的行人买书时,按标价给我们钱,我们却按进价找给他多余的钱,很多人都不理解,这时我们会说是师父不让我们多收一分钱,往往路人都会赞誉我们的师父。

办班时老学员学费减半,有人不知道时交了全款也都被退了回来。当年做录像带时也是用师父的稿费做的。

师父为见义勇为基金会捐款

当年师父从自己有限的资金中拿出钱来为见义勇为基金会捐款,大家都很感动。因为关于师父生活节俭的传闻很多,老学员没有不知道的,我们亲眼所见也是这样。所以大家纷纷响应,很多人当场在捐款箱中投入自己的心意。

我当时想为什么师父只捐给见义勇为基金会呢?是不是因为见义勇为是真正的舍己为人啊。现在我悟到,如今大法弟子在这场正邪较量的巨难中,对自己承受的生死威胁于不顾,舍弃个人的一切,甚至不介意被救对象及多数人的误解,多年如一日,前仆后继地向中国人讲清真相,救人的这种自发的又是群体性的行为,不正是常人很难做到的吗?不正是真正的舍己救人见义勇为的最好见证吗?

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由于我们长期迷在人中,习惯用人的方式思考问题,在修炼过程中做得好、做得差也常常不悟。伟大的师父却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像慈父般看护着我们,利用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点化我们,做对了给我们鼓励,做错了给我们提醒,摔倒了扶我们起来,犯了大罪都不会舍弃,这样一步一步带领我们走到今天。

我很幸运,也很自豪,真的值得骄傲。

〝我见过师父〞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一切谎言、诬陷等不实之词通通见鬼去吧!见过慈悲的师父,从此改变了我的观念,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整个世界里的一切。得到伟大的佛法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最重要的转折,大法早已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蒙受师恩十几年,能记录下来的也只是一点点,写此文稿时都能感到自己沐浴在佛恩下的那种幸福、那种感动、那种美好、那种无限的慈悲中。大法弟子们正在以人的身躯、神的思想,实践着自己的史前大愿,创造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辉煌。我能成为这其中的一份子真的是很荣幸。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标签
   李洪志   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6-05-15 08:20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6-05-15 12:55:58

    谢师恩!叩拜师尊!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