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中国禁闻 > 中国禁闻新闻 > 正文

【禁闻】罗杰斯:如果可以派独立调查员去中国

相关专题:  [国际聚焦〝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2017-02-27 06:33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2月26日讯】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最近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中共编造各种说辞进行否认,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医学伦理教授温迪.罗杰斯表示,如果中共允许独立调查员到中国各移植医院调查,那么真相自然可以大白于天下。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2月上旬出席梵蒂冈举行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使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再次受到舆论关注。

而黄洁夫声称的中国自2015年1月1号,建立自愿捐献系统以来,不再使用囚犯器官,也遭到国际医学界的广泛质疑。

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医学伦理教授罗杰斯表示,中国有大量的移植不能被小规模的捐献计划解释,却有大量的证据显示,强摘器官还在继续进行。

罗杰斯:〝我们知道,中国有许多良心犯。我们知道,良心犯失踪了,家人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在良心犯数量快速上升的时期,中国器官移植数量飙升。我们知道,中共说他们不再使用死刑犯,但是移植医院仍然很忙碌,那么这些器官来自哪里?所有这些事情加起来,暗示他们没有改变,或没有实质性改变。〞

加拿大人权律师跟原加拿大国务部长大卫.乔高合作的报告断定,从2000~2005年之间,中国实施了41,500例器官移植。通过比较实际死刑犯的数字和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他们认为,死囚不能解释器官的来源。

他们也发现,器官交易的收入是巨大的。医院对每片角膜收取3万美元,每只肾收取62,000美元,每个肝或心脏收取130,000美元。他们将之称为〝中国数十亿美元的生意〞。

罗杰斯认为,在中共禁止独立调查的情况下,两个大卫的报告是外界研究活摘器官可以做到的最好方式。

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医学伦理教授温迪.罗杰斯:〝他们试图做的是:计算中国移植的数量,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他们审查尽可能多不同来源的数据,他们讨论这些数据可能太高,可能太低;基本上,他们解释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非常坦诚的阐述他们如何做的研究;他们解释他们所做的。监于获得数据的难度,这是我们目前能得到的最好估计。〞

强摘器官的犯罪很难找到证人,因为实施可怕犯罪的人显然不会站出来讨论它。不过,罗杰斯说,还是有一个证人,公开承认自己在中国曾经参与强摘死刑犯器官。这位证人就是住在伦敦的前外科医生安华.托蒂。

前外科医生安华.托蒂:〝讲法轮功的活摘器官问题,而我正好参与过这种事情,那是……〞

罗杰斯表示,尽管证人稀缺,两个大卫的报告还是提供了目前能有的最好证据,因为它用最简单的、最好理解的方式解释了各种事情。

罗杰斯:〝如果我们能更加完美,如果我们可以派独立调查员去中国每一家移植医院,我们就能发现真实情况的记录。〞

中共官方媒体声称,中国现在器官短缺,因此强摘器官的指控不能成立。对此,罗杰斯表示,中国器官短缺这个说法,没有数据支撑,外界难以采信。

罗杰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数据,没有看到任何注册数据,我们不知道谁在做移植,我们不知道谁在等待名单上,我们只是听到黄洁夫和其他人共产党政府发言人的宣称,所以我们并不真的知道等待名单的真假情况。〞

而外界看到的情况是,中国的移植数量依然巨大。罗杰斯表示,有这么多强摘器官的间接证据,中共有责任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陈建铭

相关标签
   活摘器官   罗杰斯   独立调查员   器官移植   中共活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2-27 06:33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意见反馈给中国禁闻新闻节目组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2-27 06:26:59

    中共恶魔无人性,天灭在即,退党团队,抹去兽印才能保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瘟疫】来时命能保!有福报!

  2. 新唐人网友2017-02-27 10:59:07

    连白衣屠夫黄洁夫都敢出席国际会议,指望恶魔中共允许国际组织独立调查是不可能的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