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郭文贵向法轮功道歉 相信有〝活摘〞

相关专题:  [法轮功人权]   [国际聚焦〝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2017-03-11 09:21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3月11日讯】【热点互动】(1582)郭文贵法轮功道歉 相信有〝活摘〞


流亡海外的神秘富商郭文贵第二次通过网络直播接受海外媒体专访,提及〝活摘〞问题。当天深夜他发出一条推文,向法轮功学员道歉,表示通过李友换肝的事,使他对〝活摘器官〞由不信到相信。郭文贵爆料为的是保命、保钱和报仇,为什么会提及法轮功?李友换肝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流亡海外的神秘富商大陆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贵,日前第二次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由于在活摘问题上出现了口误,所以他在当天的深夜又发了一条推特,专门向法轮功学员道歉,表示从李友换肝这个事上,相信了中共活摘器官这个事是存在的。

李友换肝到底用的是死刑犯的器官,还是活摘?而郭文贵他说爆料是为了保命、保钱,同时是报仇,为什么非得要扯上法轮功呢?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专门请到了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来做一些分析解读。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材料。

郭文贵近年来一直藏身于美国,但最近却突然现身,在海外中文媒体上做视频直播,大爆高层政治内幕。3月8日是他的第二次视频直播。

郭文贵在推特上写道:〝我今天在节目中谈到了器官移植的问题,实际上应表达的是我过去不相信法轮功所说的‘活摘器官’,我以为那是不现实的。但我从李友换肝这件事儿上,看到了这种事真的会发生!而且他们正在安排中!这个事儿我没说清楚,在此对法轮功信者表示抱歉。我也会在以后的节目中澄清。〞

郭文贵的这个道歉声明发表之后,立刻被一些网友转推,推友陈闯创在转推时评论说:〝老郭这个表态很好,很明智。强摘器官这件事情是中共如今做下的最为邪恶、丑陋的事件,这桩丑恶如此之恐怖、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让人都不敢细想,受害者绝不仅限于法轮功修炼者们。〞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郭文贵发推特向法轮功学员道歉,承认活摘这件事存在,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

节目开始,我们先请横河先生为我们介绍一下,他既然是想报仇、保命又保钱,为什么非得要扯上法轮功?法轮功跟他的报仇有什么关系?您觉得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横河:从他两次接受采访的情况来看,他整个把爆料的过程是精密计算了的。就是说他所爆料出来的东西,由于他身分的特殊,就说他现在是处于流亡状态。那么当然对很多人心里是不高兴的,所以如果说他在爆料的过程当中,有不谨慎的地方,或者是说错了,或者不是事实的地方,如果是很容易被其他人驳倒,对他实际上是不利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很不经意讲出来的话,我觉得他都是有意说出来的。比如说他在第二次采访的时候,就谈到这个〝活摘器官〞的。实际上他是很轻松的把它带过来的,就是很自然的把它带过来的。他实际上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从表面上他想说明的一个问题就是他在第一集被采访以后,海外的中文媒体居然都不正面报导他,都没有把他的话给引述过去,甚至有人说他是胡说八道。

那么他就想起原来他也认为〝活摘器官〞的说法是胡说八道,那么现在他自己有体会了,他就想到在这个海外中文媒体都不报导的情况下,爆料的一方又被人说成是胡说八道的话,很可能是被冤枉的,很可能他们爆料是真的。

这是谈他自己的体验来比较法轮功学员所说的〝活摘器官〞的,实际上他并不是口误,他只是说在当时就〝活摘器官〞这个问题没有说得很清楚,原因是他当时想说明的是,他的话和一些华文媒体对他的攻击是不可信的,他主要想说明这个问题,那么顺带就说到了李友这件事情。这是从表面上。

但是如果仔细分析的话,我想他做的每一步都是有道理的,很可能曝光活摘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要爆料的目的。所以这就是他要爆料的一部分,这个有可能的。另外一个我觉得是这样的,这个事情太大了,它不仅是中国人的问题,实际上是全世界的问题。所以他利用这个机会来表个态,表明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这几个可能性都有,但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他不经意说出来的事。

主持人:非常巧合的事,今天在我们节目开始之前,我们记者就拨通了郭文贵的电话。因为他发了这个推特嘛,向法轮功学员道歉,所以我们的记者就专门针对推特的相关的内容采访了一下郭文贵。我们来听一下他的电话采访录音。

郭文贵:〝李友这个肝癌,他没有体认这个肝癌是很危险的,原来是一直以为导致他的性亏损,所以他就爱吃那个──买最多的东西就是加拿大的海狗参,还做了海狗丸。那么这个海狗丸和海狗参的这个东西吃了以后呢,增加他的性能力,但是李友的肝受到了更大的伤害,所以他一直想换肝,他有很多资源可以换。

被抓起来以后,他肝癌就可以一天都不在(监狱)里面待,然后他的背后的这些政治局股东啊、公安上的朋友就说他有肝癌,他原来确实有这个肝癌。在这个中间因为我也通过各种渠道来了解他,他身体状况、实际情况,别人我知道给拿了几十个选择,包括了一些这样、那样的肝源,他都不同意。

他的要求很简单,根据专家的推荐,21岁到25岁之间,此人的爸爸、爷爷、妈妈、家族都要查清楚,这个肝源要很强壮,然后要很健康,家族有强悍血统。听说是咱们给他选了有些新疆的,选了一些;还有一些其它地方,他不太同意。但是据说他比较看重的一个是来自于西藏和汉人的混血儿,这是一个人,大概是19岁。另外一个肝源他找了一个应该是云南的一个人,所以说就没换。后来我不是在节目上说这个事了嘛,他暂时没换,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盯住的。

在上一次的第二集节目上,实际上是因为我没有完整地说清楚,所以在这儿我需要你帮我给大家说一下。我想说什么意思呢,因为我也在国内的媒体上看到了,包括我受了很多影响,我一直以为法轮功讲国内〝活摘器官〞这个不真实,或者说这是过于夸张,那我是没有经历过嘛,我也受了很多宣传,我认为可能是一个……这个不是真实的,或者是法轮功利用这种宣传方式,我真的这么想了。

但是李友的事情我经历了以后让我惊讶,就是他们告诉我,李友选了几十个人要选这个肝,选了几十个人要选出来优秀的肝,而且很多人他们选的可能真的是跟法轮功学员是有关系的,我听他们讲的。法轮功说的那个〝活摘器官〞原来它真的发生,现在还真是有。〞

主持人:好的。横河先生,您刚才听了郭文贵的电话采访录音,我相信您之前也看过他的视频直播,您觉得他这个人的思维怎么样?他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横河:这个跟他的思维倒没有什么很直接的关系,目前从第一次他所说的情况和第二次所说的情况来看,第一个是逻辑很清楚、很有条理,另外一个他都是能够被核实的。你比如说他第一次讲的他的一些员工啊、他的一些家人啊被关起来酷刑,那么谈到傅政华的事情。

那么这个事情其实有很多很多旁证可以证明的。就说他所经历的,他的家人或者他的公司的人所经历的,实际上是国内很多法轮功学员,或者是其他的信仰者、或者是上访的民众,或者是维权律师都经历过。

所以这个都是可以证实了的,即使是这个事件不一定能够立刻证实的话,中共的公安系统用酷刑去逼口供啊,或者就是为了惩罚,它连口供都不要就是为了惩罚,就是为了打你,这个情况是普遍存在的。所以从他所曝光的各种方面来说的话,应该是很有逻辑,而且很可信。

为什么他讲的这些事情可信呢?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说他本身是体制外的人,尽管他在国内曾经在经商的过程当中和高层有很多很多关系,但是他人本身是体制外的,他不受体制内官员特别是所谓〝主要领导官员〞纪律的限制,况且他现在人在海外更没有这些限制,从他的三个目的:保钱、保命、报仇来说,他说出任何不真实的话对达到这三个目标都是不利的,所以他没有任何理由去编造什么。

主持人:听他刚才说,他有几十个肝源可以选择。

横河:几十个肝源选择。我就说,郭文贵以前为什么不相信,我相信他是没有看见过真实的调查结果和调查过程;他可能看了标题以后,觉得:这怎么可能?!他就不看了。就凭现在这两次采访他说话的逻辑性来说,如果他曾经看到过一份调查报告,他马上就会相信,他一定会相信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不相信是他没有见过。现在问题是什么呢?是他现在相信了,但是我相信他还是没有看过任何一份完整的调查报告,他是经过完全跟调查报告不同的途径、不一样的方式,用他自己的内线关系;他的内线关系肯定非常多。这种事情如果他想调查的话,他比很多人有机会调查到真相、看到真相。他是通过独立的关系,跟外面所有的调查完全不同的方式,是从内部的关系当中得到的讯息,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调查的,我相信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独立证明的,应该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原来那些调查报告里面有好几例,其中有台湾人到中国大陆去,找过四个换肾,就有可能是八个肾,换了好几个,这是一例;还有一例是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自己做的,在新疆做手术,打开以后发现可以做自体移植,然后打电话要求备用的肝脏,一个是从重庆调过去的,一个是从广东调过去的。

按照肝脏的保存时间,如果从重庆以及从广东调到肝脏,肝脏已经切下来的话,肝脏到达新疆很可能已经没有用了,因此很值得怀疑。因为手术需要二十多个小时,调过去的很可能是活人,也就是说,他是用活人选择肝脏。那还是一个没有名的人、普通人,就两个备用肝或是两个人备用。李友有这么多的关系,有这么一批人帮他忙、帮他去找,有十几个、几十个,我觉得在中共统治下并不很奇怪。

主持人:特别李友是〝北大方正〞前CEO,很多跟他熟识的中共高层、跟他有关联的应该都会关注他的这个事。

横河:很多人会关注这件事情。有这么多备用的,选了一个以后,其它的还可以供其他人,在中共活摘系统里,这是活摘现象,因为选的都是〝人〞;并不是〝肝〞。并不是现在有一个供肝的,然后跟需要移植的人去配型,不是这样子;是选了一大批人来给他做,就是活体库。

主持人:照您刚才的分析,李友是有几十个肝源供选择,巧合的是,前不久,就在郭文贵视频直播之前,黄洁夫接受大陆媒体采访,他说现在大陆已经没有死刑犯的器官来源,全部都是来自于捐献,可是郭文贵却说他使用的是死刑犯的器官。这个现象您怎么看待?

横河:现在看来不一定都是死刑犯。在被选的这几十个肝里面,很可能有大部分都不是死刑犯的,真正死刑犯的可能会很少。这是第一。第二,黄洁夫所说〝没有用死刑犯器官〞,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他一个人说,并没有其它旁证可以证明,这是孤证。

实际上黄洁夫是移植器官的操刀者,也就是说,他本身就是嫌犯,活摘器官的嫌犯,而且他自己说过,曾经一年就做了五百多例肝移植手术,只有一例是捐献的。那是2012年。即时在那时候,这么多肝是哪来的?所以他本身就是嫌疑犯。一个嫌疑犯说的这些话说怎么可能相信?

相比较郭文贵,在这件事情上郭文贵应该是第三者,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他也没有必要撒谎或者是编一套谣言,我刚才说了郭文贵是体制外的,即使他有这么多关系,现在也不受那些关系的约束了。

黄洁夫现在还是中共非正式的关于器官移植的代言人,非正式是因为政府从未给过他头衔,他也没有政府官员的头衔,只是前卫生部长,不能代表中国政府,也不能代表中共,但是他就这么说了。黄洁夫作为一个政府发言人,什么是政府发言人?就是职业撒谎者,中共的发言人就是职业撒谎者,他所说的一切,代表中共、代表政府,他从来就没有代表过真实的事实,从来不代表真相。他有所有理由,他自己也有利益冲突在里面,他又代表的是中共的利益,因此,没有任何理由相信黄洁夫在讲一句真话。

主持人:现在通过郭文贵发推特,很多人看了推文相信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是存在的;也有人质疑,有网友提出,既然提到李友,就让李友出面澄清一下事实不就完了吗?您觉得这事有什么难度吗?

横河:当然有太大的难度。中共到现在为止,对于海外的调查结果都没有过正式回应,没有针锋相对地回应,从来没有过。即使让李友出来,其实人家还是不相信,李友肯定不能说〝器官是来自于还没有处决的死刑犯,因为选中了,所以处决〞,他绝对不敢这么说。

想想看,让李友出来说什么话?如果让李友出来作证,那无非就作证〝没有这件事情〞,他百分之百会这么说。因为这牵涉到他自己的问题,还牵涉到整个中共系统当中的罪恶,他能出来说实话吗?他要是说实话,这一段录像就不会被放出来,让中共的媒体采访他还是让国际媒体去采访他。李友肝移植手术还没有做,他是潜在活摘器官或者利用死囚器官的受益者,让这个受益者还没有受益之前已经变成嫌犯,他能出来说真话吗?这种设想是不可靠的,而中共也绝对不会让他出来说。

主持人:但是现在人们并不太相信郭文贵所说的这些,因为很多人讲眼见为实嘛,刚才您也提到,郭文贵可能没看到什么调查报告。我们一般人怎么去看调查报告?郭文贵有内部途径可以了解,普通人怎么办?

其实了解内情的人并不少,在中国大陆的人,你可以问问周围的人、问问一些做过医生的人,在朋友圈里、在私下这不是非常大的秘密,其实有很多人知道;我就知道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一牵涉到利益,让他出来作证,他当然不敢,他马上就赖掉,说〝我不知道〞,但私下里会有。

有一系列的调查报告,最早,有两位加拿大的独立调查员,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写的一份调查报告,加上去年美国的独立作家伊森‧葛特曼曾经写过《大屠杀》(The Slaughter),就是讲的活摘器官。葛特曼也是独立调查员,跟加拿大二位大卫先生是分别做的,可以买他的这本书《大屠杀》去看。去年,他们三位又合作出了一份更新的调查报告,七百多页,七百多页可能太长了,也有一些录像,就有活摘的录像,还有PBS拍的纪录片《难以置信》(Hard To Believe)。这些都已经把调查报告里面的内容,选最精华的把它总结出来了。你先看一下别人的调查途径、调查方法、论证方法,通过这个你再来换位思考一下,你有多大的可能性会找到一个幸存者。

幸存者很难,是因为大器官一被拿掉以后人就死掉了,而当时的目击者要就是犯罪分子、就是当时活摘的时候他是操刀者,其他就是同伙,这些人都有切身的利益他们不敢说,所以很少人有会公开出来证明他做过这件事情。

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一例的,他们这个报告和新的电影片子里面有一个人,原来是新疆医院的医生,他是维吾尔人,后来他逃到欧洲去了以后,因为他自己曾经在命令下做过摘除器官,摘的器官也是维吾尔人的,那是在90年代的时候,后来他就把这件事情曝光出来了。

现在其实事实证据已经非常多了,关键问题就是要放下一个观念,就是花一点时间去看看别人是怎么论证,然后用自己的逻辑去推一推,这个论证合不合理。

主持人:好的,我知道有一位观众朋友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们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两位好!关于这个事情郭文贵有三点,第一、他道歉也没有什么用。当然是有活摘,被活摘的法轮功学员都已经没命了,他这样道歉人家能够活过来吗?第二、如果他真心挚意道歉的话,也算他还有人性的光辉,像台湾同胞国民党一样有人性的光辉,算他良心发现,是好的方面,希望他真的那么好。第三、如果他是假道歉的话,证明他还是共匪的同路,这对中华民国而言,对很多自由民主反共国家而言,他应该很快啷当入狱,谢谢!祝诸位周末愉快!

主持人:好的,谢谢丁先生!

横河:丁先生似乎误解了郭文贵,郭文贵并不是当事人,郭文贵道歉也不是为了活摘道歉,而是为他自己在节目采访当中,其实我倒不是觉得他是口误了,而是他没有把话讲清楚,使得别人可能有误解,所以为了澄清他在讲活摘,证实他相信活摘这件事情上,为了说清楚,他后来又发了一个推文,所以他并不是当事人,在活摘问题上他也没有罪,我想丁先生他可能误解。

他只是爆料这件事情,是因为李友换肝,他怎么会介入这件事情,怎么会相信这件事情?是因为李友换肝,大家知道他跟李友闹得很厉害,当初在国内的时候这两个人是死对头。所以他为了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而动用他的关系了解李友换肝的来源,才发现了法轮功学员所说的活摘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这个事情我想澄清一下,丁先生可能没有太搞清楚里面的关系。

主持人:那横河先生我想请问您,郭文贵说他的爆料是配合中共反腐的进程,以他这种身分、这种背景的人爆出活摘的黑幕,在您的分析看来中共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横河:对这件事情我本人也有理解,高层对这件事情是有一定的认识,但是这个罪行太大了,这个罪行是中共犯下的罪行,而且这种罪行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会被看作是反人类罪。

当年纳粹曾经有过〝死亡天使〞,医生去做人体实验,实际上这个活摘器官,从规模上、从手段上,其实规模上已经远远超过纳粹,因为纳粹是屠杀,做人体实验这部分比活摘器官规模要小很多。

这种罪行当然发生是在江泽民统治时期,但是后面接班的,一到结果又接了二茬班,那么中共的高层应该是了解这件事情的,不会不知道的。那么他现在爆料出来以后,我想对于中共是一个很大的压力,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那你说反腐的话,如果不触及到最根本的问题,反腐永远是在路上,因为你不解决根本的问题,那么腐败层出不穷,腐败层出不穷还不算,其实里面真正的罪恶也是层出不穷,还在进行。这个是中共永远摆脱不了的一个包袱,这不仅是包袱;是一个罪行。所以说我觉得中共的高层必须面对这件事情。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横河先生我想请问您,现在黄洁夫在中共两会召开的时候,对媒体呼吁对器官移植要呼吁立法,像他这种人做这样的事您怎么看?

横河:他从来就不把法律当回事情。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利用死刑犯器官本身是1984年的时候,中共几个部门联合出的一个通知,但是黄洁夫却自己声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通知。

你没有见过这个通知,你用死刑犯的尸体依据是什么?那个通知是个依据,你连这依据都没有。所以所谓立法,其实是搪塞,堵全世界人民的口、堵住中国人民的口、堵住指控他的人的口,而不是真正的立法要让中国的器官移植规范化或者法律化,不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那像他这样的人,我们都感觉很可笑,这样的人在他眼中没有法律,他还呼吁立法不是很可笑?!

横河:中共就是这样,中共一直说别人这个不守法、那个不守法,它做的每件事情都会说是依法怎么怎么,但是你看中共的官员出面讲的话,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法律不是挡箭牌。所以中共的官员很清楚,法律只是装饰,对中共来说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

主持人:好的,谢谢横河先生的精采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标签
   郭文贵   活摘器官   法轮功   网络直播   推文道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3-11 09:21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3-12 09:26:00

    2004年期间,江西省女子监狱把几千名在压人员全部拿去抽血,来了好多穿白衣的医生。每人抽一大管子血。2008年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抽血,每人也是抽一大管子血。江西省女子监狱,豫章男监狱长年四季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男监狱里有一个九江市的兰湖被迫害死在狱中。

  2. 新唐人网友2017-03-12 01:41:00

    郭文貴曾經做過什麼,我們不知道,但是佛家有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老郭真的能揭開中共的黑幕,不論多少,都是人性中善的體現。我相信老郭知道的還有很多關於活摘的內幕,不僅僅限於李友的換肝換腎。希望老郭能把所知道的活摘罪惡揭露出來,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夠知道中共的邪惡。老郭的家人和朋友都被中共抓起來了,他(她)們也都隨時會有危險,如果早一天揭露中共的罪惡,家人和朋友就能早一天擺脫被活摘屠戮的危險,這是利己利人的大好事。老郭,我們期待著……

  3. 新唐人网友2017-03-11 09:06:15

    2000年我去北京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后来关到北京燕山看守所,那的警察为要我们的地址说,你要把地址说出来呀!到时把你送到大西北去,一辈子都回不来了,后来看到丹东军人的回忆用火车把法轮功学员托到苏家屯去被割了器官,当时燕山看守所关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不知后来他们的命运怎样,好多人没说地址,男男女女监牢里全关满了。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