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世事关心 > 正文

【世事关心】美国仅凭制度优势而强大吗?

专访里根高级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 (二)
2017-03-29 12:01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3月29日讯】 【世事关心】(421)大家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从1947年到1991年,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冷战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现在苏联已经解体,但是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的对立却依然存在。这种对立的实质是什么?这两种意识形态所导致的国家制度是否只是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权力和责任的区分上有所不同?换句话说,美国的强大是否仅仅凭藉其制度优势?这期节目我们继续请里根总统的前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先生为我们分析。


近代世界两大阵营的对立,实际上是两大理念的对立。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它知道人民如果被给予自由选择的机会是不会选择共产党执政的。民主党观点也好,共和党观点也好,代议制政府,换句话说,这些对于每个共产政权来说都是根本的内在威胁,即使这个政权的意识形态上的忠诚正在消亡中。〞

这两大理念的对立,实质上又是在一个问题上的分歧。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这并不仅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战争,或者美国和苏联的战争,而是那些相信与不相信存在客观道德秩序的人之间的战争。〞

而这个问题和民主制度的根基又有什么关系?

萧茗(Host/Simone Gao):很多人说美国宪法是人类历史上最佳宪法。您认为一个稳定的政治系统、法制、权力的制衡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吗?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从1947年到1991年,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冷战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现在苏联已经解体,但是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的对立却依然存在。这种对立的实质是什么?这两种意识形态所导致的国家制度是否只是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权利和责任的区分上有所不同?换句话说,美国的强大是否仅仅凭藉其制度优势?这期节目我们继续请里根总统的前苏联首席顾问John Lenczowski先生为我们分析。

美国前总统里根:〝因此,我敦促你们大声反对那些将美国置于军事和道德劣等地位的人士。我一直相信你们这些教会人士才是鲁益师书中那个老魔鬼的眼中钉。因此,在你们讨论核冻结提议时,我要提醒你们谨防傲慢的诱惑,那是一种洋洋自得地宣称自己凌驾于一切之上、并对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诱惑。它无视一个邪恶帝国的历史和勃勃野心,迳自宣布军备竞赛不过是一场巨大的误会,由此而使自己游离于对与错、善与恶之外。〞

萧茗(Host/Simone Gao):34年前,里根总统首次把苏联称为邪恶帝国。他这段演讲的一个重要观点是,不要让虚假的高尚左右了我们,使我们无视历史,无视邪恶帝国的邪恶动机,而把美苏同时拥有核武器说成是同样的错误。那么这种虚假的高尚再向前进一步是什么呢?听一下当年在里根总统身边的Lenczowski先生对那段历史的回忆。

萧茗(Host/Simone Gao):当里根总统称呼苏联为‘邪恶帝国’的时候,您在场吗?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是的。并且事实上我非常支持总统就苏维埃帝国和共产主义问题实话实说。我相信太多他的前任,在错误的假设下进行自我审查,即只要我们不说关于共产主义的真实情况,紧张关系自然就减弱了。问题是,当你自我审查的时候,你就落到苏共手掌心里了。他们冷战期间经常做的,我相信中国今天也这么做,就是根据我们是否讲真话来操控紧张气氛的程度。如果我们说出了人权侵害、军备竞赛、间谍活动、暗箱操作和阴谋颠覆等真实情况。那么冷战期间,克林姆林宫就会提升紧张关系,并且让它看起来好像我们已经到了爆发核战争的边缘了。和平和宁静的代价,缓解紧张关系的代价就是美国总统和美国政府自我审查。〞

萧茗(Host/Simone Gao):不仅不自我审查,里根总统还更进了一步。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通过说真话,(里根)总统做了几件事情。他不仅在美国建立了获得普遍支持的防御系统,还带来了共产主义罪行审判的道德见证人。而且他支持那些在苏维埃帝国里遭受人权侵害的人们,并给他们以信心,告诉他们在自由世界还有人真正关心他们,关心他们的福祉、他们的权利、他们的自由,而且他们并不孤单。因为极权主义政府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让生活在共产主义国家的人们感到孤立无援。这是一个分化社会的过程,就是你把一个人与社会的其他人分开,通过制造在社会里互不信任的氛围来实现。然而,如果人们觉得他们并非孤立无援,并且如果又办法能够让人们基于共同价值观和原则相互交流,那么他们就会建立起内部抵抗的社会细胞,从而最终带来政治变革。这就恰好是在苏维埃帝国内部发生过的事情。〞

为什么西方保守主义一直视共产主义为天生的敌人,下节继续听Lenczowski先生分析。

美国的保守主义起源于18世纪和19世纪的古典自由主义,它倡导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与法治下的代议制民主,并且强调经济自由。然而只有在20世纪50年代后,有组织的保守主义运动才在政治生活中产生了重大影响。也是在那个时候,阻止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蔓延成为保守主义运动的主要目标。80年代,里根总统把共和党和保守主义推到了新高。而他的核心理念之一也是消除共产主义。

萧茗(Host/Simone Gao):为什么反共一直是保守主义运动在历史上的主要目标之一?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共产主义就是在世界历史上使人类遭受痛苦磨难和大屠杀的单一最大源头。共产主义造成超过一亿人被他们自己的政府所杀害,这还不是在战争时期。共产政府屠杀自己人民的数量超过了20世纪所有战争死亡人数的总和。这是骇人听闻的人类痛苦和谋杀犯罪的记录。共产主义发明了古拉格群岛。我们的主流媒体甚至不想深究。让他们想想中国人权的这些问题都会让他们觉得难受。这个国家的保守派相信自由,并且相信所有人都应享有不可剥夺的人权。而且,他们不相信奴役。他们不相信奴工营,也不相信大规模的对反抗政权的人的谋杀。答案很间单。〞

萧茗(Host/Simone Gao):您是说即使共产主义不攻击保守主义,保守主义仍然会视其为一个威胁?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是的,完全正确。因为共产党恨西方民主。正如桥治-肯恩所言,他是冷战初期的围堵政策的发起人,共产党恨西方民主,也恨美国,不是因为我们做什么,而是因为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一个被统治者授权的政治体制。苏维埃政权,我想大胆说中国政权,二者都知道——以苏维埃政权来说,它知道人民如果被给予自由选择的机会是不会选择共产党执政的。民主党观点也好,共和党观点也好,代议制政府,换句话说,这些对于共产政权来说都是根本的内在威胁,即使这个政权的意识形态上的忠诚正在消亡中。因为民主理念调动起对政权内在安全的威胁。每当台湾一选举,北京就坐不住。北京如此焦虑不安,以至于马上要开始对台湾海峡发射导弹。因为在那里你有真正的、诚实善良的中国人展现出他们有能力和平地选出他们自己的代表,并且和平地转移权利而不是产生混乱,而北京恰恰就是让你相信如果中国搞民主就一定会乱。〞

共产主义和自由民主的理念分歧的核心是什么?美国的强大又是否完全来自它的体制优势?下节继续探讨。

1787年9月17日,在费城召开的制宪会议上,代表们通过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成文宪法-美国宪法。美国宪法是美国的根本大法,奠定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法律基础。根据宪法,美国国家权力分为三部分: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三权互相之间保持独立、平等,三权又彼此制衡,每种权力都有限制另外两种权力滥用的职能。这就是现代民主社会著名的三权分立原则。宪法还规定了美国采用联邦制的国体。联邦政府只拥有在宪法中列举的有限权力,而其余未列明的权利都属于各州或者人民。美国宪法是国家的最高法律。当国会或者州的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与宪法有所冲突的话,这些法律将被宣布无效。美国宪法明确了由选举产生的政府具有唯一的合法性。人民通过选举或者指定产生的政府官员和议员来行使权力。议员们也可以修改美国宪法和其它基本法律,甚至还可以重新起草新的宪法。但是必须经过特定的法律程序。

萧茗(Host/Simone Gao):很多人说美国宪法是人类历史上最佳宪法。您认为一个稳定的政治系统、法制、权力的均衡和制约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吗?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尝试过向其它国家输出美国宪政的变体。然而常常不太成功,因为这种政治体制的成功最终取决于文化,而文化植根于信仰和道德标准。桥治-华盛顿曾说过为了让宪政起作用,我们必须拥有道德善良的人。作为开国先驱的约翰-亚当斯,曾经说过美国宪政由道德善良的人所建立,而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就不够。为了能获得成功的宪政系统,以使人们自由地生活并实现自治,人们必须有自我控制能力,自控力是实现自治的第一步。如果人们做不到诚实善良、不能控制他们的兽性激情,那么所有社会都必需要有秩序,秩序甚至比自由更重要。为了能约束那些难以自我控制人,建立秩序,必须有一个大政府,配备着许多法律法规,一个可以控制那些不能自控的人的大国。所以个人道德和价值观对于自治的社会来说非常重要。〞

萧茗(Host/Simone Gao):乔治-华盛顿曾经说过,没有宗教信条,国民道德不会成功。为什么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这牵扯到一个道德是从何而来的问题。在我们的社会,有一个严重的分歧,是这个社会的核心分歧,也是文化战争的基点。这个分歧是相信卓越、客观、普世道德秩序的人和不相信这些事情人之间的矛盾。反对客观道德标准观念的人总在争论,所有的道德规范都是个人选择,关乎整个社会的规范是所有这些个人选择的集合。但是从现实角度来讲,那就意味着,可以让大多数人投票,选出社会道德标准应该是什么,但这实际上意味着,社会道德标准是一个权利斗争。如果把这一原则运用到它本身的逻辑结论中,权力的教条就成对的了。拥有最多权利的人,要么是随大流投票的,要么拥有枪杆子,并且这样的大多数会用它们来决定社会道德规范。所以,如果是另一种情况,当然了,谁是教条主义的典型,而且把它还说成是对的呢?他们是法西斯、纳粹、共产党和那些独裁犯罪者。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一些相信客观道德标准的人,而且当你问,那他们从哪来的呢?只有两个答案:他们的道德标准要么就是与生俱来,顺应自然而生;要么来源于神,不管你对神是如何理解的。我个人来讲,实在不能理解道德准则怎么会从物质世界而生。对于我来讲更说的通的是,从理性上来讲,道德来源于更高的智慧,并由其在人类心中书写对与错的标准。这就是哲学家们所说的自然法。所以,如果它来源于神,那么你就进入了神学领域,你就走入了宗教,而这就是道德与宗教的内在联系。〞

萧茗(Host/Simone Gao):最后,我问Lenczowski先生是否还有补充的,他用一段话总结了他的核心思想。

世界政治研究所主席、前里根总统首席苏联顾问John Lenczowski:〝我相信我所描述的道德战争也是冷战的核心。这并不仅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战争,或者美国和苏联的战争,而是那些相信与不相信存在客观道德秩序的人之间的战争。而这场战争过去在苏联体制持续进行。这场战争在西方社会也在持续,在东西方之间也在延续。而且我相信这是美国与西方国家为一方,与中国和北朝鲜为另一方,两方在政治分歧上的核心所在。而且我认为对此问题有清晰的思考认识将会使我们更接近于达到真正和平,真正自由,并把那些千千万万生活在人权状况低于客观真相和客观道德标准的地区解救出来的目的。〞

萧茗(Host/Simone Gao):美国的制度优势不是它强大的所有原因,也不是最根本原因。西方民主制度的根基是道德,而道德来自信仰。里根总统在34年前关于邪恶帝国的演说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我觉得生动的诠释了这一论点。就让它作为我们这期节目的结束吧。

美国前总统里根:〝最后,当探索美国何以如此伟大和富有创造力的秘密时,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维尔),这位对于美国民主最为敏锐的观察家,雄辩的指出:当到我走进美国的教堂,听到那闪耀着公义之火的布道时,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国何以如此伟大和天赋非凡。美国人讲道义,而一旦美国不再讲道义,她也将不再伟大。〞

谢谢收看这集节目,下个星期再见。

相关标签
   世事关心   美国强大   制度优势   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   意识形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3-29 12:01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