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世事关心 > 正文

【世事关心】法律和正义的荒漠 中国社会的黑社会化

相关专题:  [泸州中学命案]   2017-04-19 10:20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4月18日讯】【世事关心】(424)法律和正义的荒漠 中国社会的黑社会化:今年的3,4月,中国接连爆出了几条社会新闻,挑战着人的情感和良知底线,三月下旬的流浪汉死亡收容所事件,不到一个星期后的山东辱母杀人案,而后又不到一个星期,四川泸州又传出了一名中学生被学校恶霸凌虐而死,中国社会到底是怎么了?造成不断突破人伦底线的事层出不穷的癥结在哪里?重见正义的出路又何在?这集的世事关心,我们一起来探讨。


赵鑫母亲游小红:〝你看我小孩都死亡了,像在我耳边说,妈,我死得好惨啊。妈,我死得好惨啊。没有原因,到目前现在为止,他们都没告我原因。给我一个明确答覆,我要我的儿、我就要我的儿。把儿子拿回来!〞

当地为数众多的民众也不接受官方的结论,赵鑫的惨死刺痛了为人父母者的心,赵鑫的母亲游小红得到许多人的支持,接连几天大量民众聚集在学校门口,在网际网路上也引爆了排山倒海式的愤怒声浪。

民众(视频):〝你不拿出来看,你就是包庇。〞

民众(视频):〝大家要团结起来,要不然的话,要不然就不晓得以后又是哪家的孩子被伤害。〞

随后有更多的消息流传出来,指打死赵鑫的五名恶霸少年是太伏镇官员的子女。而且在他们第一次向赵鑫勒索保护费时,赵鑫的爷爷奶奶已经报警,但警方无所作为,反而校霸得知了这个消息,随后赵鑫惨死。更有消息指赵鑫并不是太伏镇中学第一个被凌虐而死的学生。

民众(视频):〝五年死了三个娃儿都不引起重视啊?〞

民众(视频):〝整死了这么多个,这个学校都不引起重视?〞

民众(视频):〝没有后台。没有钱,没有后台。〞

对于民间流传的诸多消息,官方的态度很简单:那是谣言!4月3日泸县公安局发布了一份所谓《严厉打击网上造谣、传谣违法行为的通告》,声称关于〝五名学生打死同学〞、死者〝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传闻都是造谣,公安机关已经逮捕了四名在网上造谣、传谣者。对于民众继续聚集、质疑所谓辟谣声明,当局的辟谣行动也继续升级,中央一级的喉舌媒体相继出动。4月7日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联合发表所谓的《〝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调查》,以尸检结果、赵鑫的老师和同学的陈述为依据,再次论证赵鑫的坠楼并非出于他杀。随后在网际网路上也出现大量附和官方论调的所谓网民评论。但是有相当多的当地民众对这些说辞仍然抱有强烈怀疑态度。

当地民众:〝你们信吗,反正我不信。〞。

当地民众:〝不要侮辱我的智商,感觉它编出的那个理由不充分。〞

4月4日死者的家属同意尸检,4月9日有消息指赵鑫的遗体已经火化。大陆民主党派〝民革〞的泸州市委员刘永贵,去勘察了现场,提出了和警方不一致的看法。但马上受到了强大压力,又改口不质疑警方。

萧茗(Host/Simone Gao):四川泸州太伏镇中学生死亡事件,从一起众怒的事件,演变成为一场网路留言和政府声明哪个可信的大讨论,谁的更可信呢?先来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赵鑫的死亡原因,网际网路上流传出一些视频和照片,表明他死前被校霸殴打过。而官方又给出一些细节指这些视频是伪造的,又拿尸检结果证明死者确实死于坠楼,你认为谁的说法更可信?〞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谁的说法更可信,你可以说网路流言没有严密的证据支持。可是谁又有条件接触到证据呢,包括现场、当事人都在被当局控制之中,也没人能接触得上,当局也不允许任何独立的调查介入。法医提供的什么证明,法医也是政府的人,让他说什么就得说什么。所以这事情上没有什么证明,只有官方的宣布。不过有过往的经验可循。2008年贵州甕安事件、2009年的湖北石首事件,都是完全同样的操作套路,有人不明不白死了,官方宣布非他杀,是自杀,网路爆料、群众愤怒。然后当局镇压、删贴、抓所谓造谣者、维稳家属,大批小粉红和五毛大举反攻。今天泸州太伏镇就完全是同样套路的重演,只不过这次维稳级别更高,连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加入了。就目前的情况我只能说,比起掌握一切资源和权力、又惯于掩盖真相的党和政府来说,它有这样的历史,有充分这样的信用记录。弱势群体爆料相对来讲可信度更大,而人们之所以愿意相信这种爆料,也是因为这种爆料与人们在现实中的经验觉得更接近。〞

萧茗(Host/Simone Gao):类似的问题再来听下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在当局的所谓辟谣声明出来后,网际网路上也出现了大批附和政府观点的所谓网友言论,您认为当局给出的证据经得起推敲吗?〞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当局所出示的证据当然经不起推敲。原因就在于证据是政府包办的,从政府到媒体、到学校、到公安警察全都是一体,是受党和政府领导的,没有一个是独立部门。学校的霸凌、背后的黑社会,以及校方跟警察的勾结跟政府的勾结,黑社会在背后所起的作用,这是由来已久。如果说这个中学从来不存在黑社会活动的现象,那么民众也不至于那么愤怒,几万民众上街。而政府的做法是维稳的做法‘封口’,有个封口费,说如果民众签字承认这是一个坠楼,每人奖励20元,民众不签字,又把价钱提高到50元,最后形成一个所谓的维稳机制不是在办案。而最新的事态发展是什么?这个中学生的奶奶被活活的气死,她的家属和民众抬着奶奶的尸体到镇政府太伏政府讨说法,事情正在演变之中,人们还可以刮目相看这种官民冲突、警民冲突能发展到什么程度。〞

萧茗(Host/Simone Gao):〝2008年在贵州甕安、2009年在湖北石首,也发生了政府疑似袒护杀人凶手的事件,引起了强烈的警民冲突,您认为这次泸洲太伏镇事件和刚刚说的这两件事有相似之处吗?〞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我想类似的事件在民间几乎年年都有发生,有的事成为一个大新闻,有的没有成为大新闻。为什么那么大的民愤?政府的信誉完全丢失了。政府,首先人民不相信你,认为你在说假话、说错话,已经给人们一个固定的形象,然后你包庇真相,再有一个即便这个政府或某些方面说了一点真话,说了一点事实的东西,民众也不相信了,因为你没有信誉,当你失去信誉的时候,人民对你来说就是怒火,民众和前几年不一样的,就是绝对不相信政府,即便政府得出最后的决定,哪怕铺天盖地用媒体、用网路水军、用五毛党来保驾护航,民众还是不相信,真正谜底留在了民众之间,这种恨,这种对立情绪留下来了。这种对立情绪、这种恨,你即便一时压下去,但它是一个火种,迟早会燃成冲天大火,也就是说埋下了这一类的星星之火,终有一天会燃成冲天大火,到时烧毁的不只是一个基层政府,恐怕是整个制度和体制。〞

泸州太伏镇事件,揭露出黑社会与维稳,这两大现实。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这句绕口令式的流行语,恰恰是对泸州太伏镇中学事件最精炼的总结。广泛流传的,五个学生恶霸向死者赵鑫勒索保护费的行为,是典型的黑社会渗透校园的表现。而这个说法不需要经过太多的解释和验证,就能被广泛接受的本身,就说明了它与中国民众的基本经验相符合,这种情况已经广泛存在了。与黑社会同时存在的是〝社会黑〞,就是不透明,人们无法通过公权力获悉真相,甚至公权力和黑社会就存在着直接联系。从当局对泸州太伏镇事件上的维稳举动本身,我们能解读出什么呢?

政府人员(视频):〝我是社区的,我来就是说,政府开了会,然后我就跟你说这两天吵得沸沸扬扬的那个中学生的事,公安机关已经宣布了,这个娃儿是坠楼掉下来的,网上有很多视频害怕听信了谣言,如果传得太厉害,被公安机关逮住了会依法处理……〞

这一段视频显示时间是4月2日,是太伏镇中学附近一家服装店的监控摄像头拍下的,显示政府人员在挨家挨户走访,劝戒加警告市民不要传播所谓〝谣言〞。

除了地毯式地、无微不至的所谓说服、劝导工作,还有铁腕维稳。

在太伏镇中学外,连日有大批特警戒备,并且逮捕了多名参与抗议的民众。

当地网友:〝官方和太伏镇的政府它们出动军队,把泸州特警,还有泸州特警学校的学生也拉过去了,说是两三千人。〞

如果再算上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所谓辟谣文章、全国范围内的删贴、和亲政府言论的网路大反攻,为了维稳一个小小的太伏镇,已经动用了整个体制之力。

萧茗(Host/Simone Gao):太伏镇事件为什么让当局如此大动干戈,来听文昭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现在有一种疑问,就是如果太伏镇事件只涉及黑社会勒索,以及涉及几个基层官员,当局有什么必要动员整个体制之力去袒护他们呢?你怎么看?〞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在2008-2009年全国的县委书记有一次集中的进京轮训,培训什么内容呢,主要是维稳。所以泸县基层政府这次对事件的前期反应,抓发贴的人、驱散集会群众、控制家属,其实是属于标准的维稳作业流程。那就带来一个问题,假如上级派人来调查,发现基层的官员确实涉黑,就要把他们之前做的都否认了,要推翻,那么会对全国所有的县、镇、村的基层官员造成迷惑了,以后碰到同样的事还要不要按标准维稳流程操作了?显然,中共的上级不能给基层官员传递错误信号,不能动摇他们维稳镇压民众的所谓果敢精神。这是动员全体制之力去维护一个县级维稳行动。同时既然县级政府已经宣布是谣言了,整个体制也不能有裂痕,上级不能说基层政府在撒谎吧,这样就把整个体制给破了,所以不管它说了什么,上级也得给它兜着。〞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黑社会与社会黑之间的关联,来听听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近年来中国基层社会黑社会横行的问题越演越烈,也正是中共加强力度基层维稳的这段时间。为什么越维稳、民众抱怨的黑社会问题越严重?〞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中国的黑社会问题早在邓小平时代就死灰复燃。为什么黑社会这么猖獗,因为黑社会这个事情地方政府需要它,地方政府显然不受监督、不受监控,这个制度是不受监控的,它有权力,但它有的事情不方便,做一些作奸犯科的事情、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它不方便,它由黑社会出面去做。反过来黑社会也需要政府和公安武警,因为黑社会杀人从火也好、独霸一方也好,那都是违法犯法的事情,它需要政府给他遮掩,中国的黑社会化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知道几千年的历史上有黑社会,但是当今中国的黑社会达到了整个社会的流氓当道、流氓横行、流氓成性。官中有黑、黑中有官,已经分不清,包括一些人大代表、一些政协委员、一些企业家、一些直接当县官的、甚至市级官员的本身就是黑社会成员,一个人身兼数职,黑白两道,在官场上是官员、在民间他是黑社会头目。所以这样的社会环境整体的堕落,在中国历史上这是一个最堕落的社会。〞

一个黑社会当道、正义和法律荒废的社会,出路何在?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除了太伏镇事件,近期有另外几件影响很大的社会新闻也反映出了中国基层社会的黑社会化现象,请雪莉来介绍一下。

雪莉:好的,萧茗。泸州的太伏镇事件反映出的是校园黑社会问题,网路流言说打死人的五名学生,当中有校长、镇长、和派出所所长的子女。由于这件事已经在中国的网际网路上被禁止讨论,所以难以验证,但是从网民的讨论看,普遍认可这一条规律:凡是在中国敢于肆无忌惮欺凌他人的,多少都有些权力背景、或大或小的有些保护伞。

雪莉:被吵得沸沸扬扬的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也牵扯出了黑社会与高利贷、与权力的勾结关系。凌辱当事人于欢的母亲、被于欢一怒杀死的杜志浩,有爆料指他的哥哥就是山东冠县检察院起诉科的科长;而这一起事件中涉及的高利贷债主吴学占是山东冠县的黑社会头目,吴学占的保护人又是冠县人大主任盛耀光。爆料进一步指高利贷的资金来源之一就是当地政府官员。由于当局没有启动这方面的调查,也禁止民间自发的调查。以上爆料只限于是网路流言,但得到了广泛的流传和认可。

雪莉:另外3月底,大陆多家媒体报导,湖南出现了专业〝医闹〞队伍,他们在多家医院闹事,扬言如果医院不满足他们提出的赔偿要求,就带300人踏平医院。可见中国社会的黑社会化问题并是一个地方的个别现象。

萧茗(Host/Simone Gao):中国当今为何会有如此严重的黑社会横行的现象?来听文昭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导致中国社会的严重黑社会化,其病因癥结何在?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有历史的一个原因,和现实的两个原因。历史原因是,中国传统社会乡村是以乡绅、宗族为纽带的自治社会。但共产党来了完全破坏这种自治力量,而他们所依赖的是在传统社会中没有出路了流氓无产者,这伙人想分得别人的财产,革命积极性最高,所以他们成了第一批乡村干部的骨干,这是乡村黑社会化的开始。现实的两个原因是基层政府维稳需要黑社会人充当打手、截访、强拆等等,这些人能下狠手,同时出了问题政府便于撇清,责任低,就造成了基层政权与黑社会有体制性的相互勾结的需要。另外有黑色利益的连结,黑社会从事高利贷、黄、赌、毒等产业一本万利,需要官员充当保护伞,他们又舍得出钱收买官员,而基层官员通常难有高级官员从大项目中捞取好处的机会,乐于有黑社会去充当自己的印钞机和白手套。而黑社会人员也藉机攫取了一些基层政府的职位,使得二者更紧密勾结在一起,今天中国乡村、县以下的基层社会,其官匪勾结到了糜烂的地步。〞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黑社会化的后果是什么,重建法律和正义的出路何在?〞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出路只能是在于剥离基层官僚体系和黑社会的利益共生关系。但是根本入手之处不在基层而在上层,不在一时一地而在于整体。必须首先从整体上解决这个政权和民众的对立关系,这样基层政府就没有现在这种维稳的需要,也就不需要黑社会来充当打手。然后扶植民间的健康力量,让他们逐渐进入基层政府,对基层的公共事务有主导作用,把那些流氓势力逐斩从基层政权中淘汰出去,建立一个正向的淘汰机制。过程中相应也需要壹些严厉的手段对流氓势力加以镇压。总之社会糜烂至此,要恢复过来需要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也充满风险。但是不管事态发展得多严重,也只能从回到正确的基点开始,哪怕一种病癥发展到再晚期,也只能这样做。〞

萧茗(Host/Simone Gao):在重建基层正义这个问题上,其它国家有什么经验可借鉴,来听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阻止黑社会控制社会,您认为其它国家能提供的最重要经验是什么?这些经验又是否可以被中国所用呢?〞

陈破空先生(资深评论家):〝真正治理黑社会这个跟民主化有关系。因为一个专制的国家必然是不受监督、不受制衡、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黑社会一定会渗进来,黑社会只会扩大。我们举台湾为列,台湾在民主化之前,黑社会非常强大,‘竹联帮’也好、这个帮、那个帮,但是台湾民主化之后,黑社会势力立即衰落,很多黑社会转正,因为这个社会他透明了,有监督、有制衡的机制,官员很难去进行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贪腐,就是说官场不需要黑社会,黑社会也找不到官场的庇护,所以黑社会就土崩瓦解,虽然还有,但是它的程度大部分降低。我们今天看到在中国黑社会不是越来越丝微,而是越来越壮大,跟今天中共当局拒绝政治改革、拒绝民主化、拒绝依法治国、拒绝司法独立、拒绝新闻自由、拒绝网际网路开放有绝大的关系。只要当今的政治制度没有改变、一党专政的制度不改变,我想黑社会在中国还会继续的发展壮大,而且成为某种程度的支配力量,不仅会支配基层、甚至中层,甚至有可能支配到中共高层。

萧茗(Host/Simone Gao):中国曾经是个文明古国,可是在本来应该是民风纯朴的小镇、乡村和县城,令人震惊的、突破人伦底线的事却不断发生。这难道就是古人所说的:人心浇薄、仁义充塞、人与人相食的〝亡天下〞的状态吗?在很多人高喊爱国的同时,国家的灵魂、社会的文明却处于这样一个状态,中华民族不是到了危险的时候了吗?谢谢收看这一集的《世事关心》,下个星期再见。

策划: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辑:郭靖柏妮王知行宏力
旁白声音剪辑:张晶
翻译:张晓峰
摄影:吴玮
特效:Harrison Sun
合成:Sherry Chang
反馈请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饰品由云坊手工饰品Yun Boutique提供

相关标签
   泸州中学   学校恶霸   中国社会   辱母杀人案   世事关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4-19 10:20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4-24 01:10:02

    江泽民就是中国黑社会的顶天老大。迫害善良,纵容贪腐邪恶。

  2. 小王2017-04-19 08:05:09

    我在谈谈学校校霸的问题。中国所有的黑社会都是共产党养出来的,这是肯定的,包括校霸。一方面官匪勾结横行乡里,敛财,什么歌厅妓院,吸毒贩毒,高利贷都是公安系统的子弟和七大姑八大姨。上面的扫黄文件还没传下来呢,内鬼早通了气了,小姐都藏好了,去哪查。被逮住的都是势力不够的,或钱没送够得。我敢这样说,是因为我认识的一家歌舞厅兼妓院老板,他家哥几个是县里一霸,典型的黑社会家族,基本都吸毒,放高利贷。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也是一霸,打坏人也开除不了,把一个低年级学生耳朵都揪掉了,也私了了。这帮小痞子,对低年级女生也是软磨硬泡,追着搞对象。弄得学校乌烟瘴气。我听我弟弟说他们初中毕业体检时,有十几个女生都怀孕了,这是听说。我当时念初中时,就有这样的传闻,有些学生是他们自己学坏的,一些男男女女,家里大人就不怎么样,不一定都是官商家的孩子,有些家里很穷,有的还是单亲,但他们认为自己学习又不好,只有这样才能混出个人样来,才能出人头地在当地,这是他们部分观念。更可笑的是有部分所谓的老师,居然让这样的小痞子,校霸当班长,学生干部,助长他们的淫威,老师的理由是,班干部不厉害点管不了现在的学生,所以那些班长之类的在我那个年代就敢对同学连踢带踹,我个人认为老师有巴结迎合那些学生家长的心里,当然这是部分,但可能并不少见。那个黑势力家族的一个后代长大后,居然当了武警,回来复原后,去给市长还是市委书记开车当司机,怎么去的可想而知,还有一个后代在当地开旅馆和担保公司。他们家在市公安系统有亲戚,亲口对别人说的,”不怕查“,这是原话。而那些歌厅里的女孩子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地人,东北的好像多些,我个人猜测他们是否和拐卖妇女有关,因为他们不让那些女的随便上街,说是怕惹事。全国不太清楚,整个省的地下黑恶势力组织可能都有连挂,集团犯罪。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