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私密档案 > 正文

杀戮与酷刑 新华社内参记录下的暴力土改

相关专题:  [共产党百年真相]   2017-05-01 01:58 PM
点此看大图片
土地改革是1950年代中共建政后发动的一场暴力血腥运动。有亲历者回忆土改期间的经历称,地主女眷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强奸,有的忍受不了残酷的斗争自杀身亡等。(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7年05月01日讯】中共建政后发动的土改运动是一场血腥的暴力运动,中共官媒对当时的内幕也进行了诸多披露,如1950年的新华社《内部参考》中就描述了诸多细节。


据当年的新华社《内部参考》中称,河南省一些地方的土改极为惨烈,仅一个多月就打死、逼死30多条人命。当时搞四追(追亲戚、朋友、佃户、狗腿子)五挖(挖夹墙、地洞、粪坑、竹园、稻垛)。中共官员权力无边,为所欲为,动辄打骂,兰封县瓜营区20天内连续逼死7人。

该区区长某日到村上开群众大会,有位中农在家装麦子被一名区中共官员看到,怀疑其是地主乘机偷偷隐藏麦子,便将其拖到会场。区长当场打其耳光,并拿枪对他进行威胁,七八个区中共官员见状,也动手对其乱打,有的中共官员甚至用枪托乱捣,导致枪意外走火,当时就打死了坐在台下的村农会主任的母亲。考城城关区未营村佃户宋二妮,被指是地主走狗,该区副区长就在群众大会上指名大骂。其子要求为其申辩,该副区长大怒,将其赶走。宋之子回家就自杀身亡了。

文章称,1950年6月抗美援朝爆发,对中共政治产生了巨大冲击,曾任中共副总理、中共宣传部部长的陶铸后来说:中共中央过去主张土改要温和一点,那是因为战争没有了,搞得太激烈了社会震动太大,不利于统战。现在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战争的震动那样大,我们正好可以着手解决国内镇反和土改的问题了(不用担心动静弄得太大)。10月中下旬以后,毛泽东开始放手在全国推动镇反。11月,毛又全力督促广东、广西、福建等省立即开展全面的土改斗争。

华东地区江浙各地土改中迅速出现乱捕、乱斗、乱打现象。苏南奉贤、浙江嘉兴等地都有被吊打、罚跪的情形,或把大批地主看管起来。无锡一县遭跪、冻、打的有872人,青浦县龙固区几天里就打死17人。奉贤县5个区被斗的245人中,被打的218人,被迫下跪的75人,被棒打的35人,被吊打的13人,被捆绑的18人,被剥光衣服的80人,每个人都受多种体罚。宜兴县强迫被斗的人跪碗底,把猫放入被斗的人的裤兜里,妇女的头发和眉毛也被剪掉。常熟县还发生了妇女乳头被割掉的事件。苏南各县(市)土改期间召开村或联合村斗争会16841次,乡以上斗争会13609次,斗争人数达28234人。苏南区土改期间,仅斗争会上就打死了几十人,并造成293人自杀。

西北地区也是如此,平利县四区双河乡对地主、富农、中农以及工商业者40余户进行了全面清算和罚没,连茶缸都不放过。长安乡王曲区斗地主富农,打、跪、拔胡子、脱衣服已成惯例。据渭南县九区一市统计,土改官员乱施刑罚,疲劳审讯逼供,逼死地主7人,普通农民15人,富农、小商贩、中共官员及小土地经营者各一人,造成上吊、跳井、自刎81人。镇安县分了富农的土地,竹林管区征收了半地主式富农的自耕地。石泉县7个乡斗了43名旧保甲人员,并把他们和地主集中起来强制劳动。南郑58个乡,半数地主成分者被打,自杀96人。安康县惩罚地主661人,管制357人,自杀82人。紫阳县一度将地主几乎全部管制起来。

中南地区则一上来就明确提出:土改不是单纯分田和得到经济果实,不能束手束脚,不要让群众感觉规矩太多,对真正群众大动起来发生的过火行为,不应泼冷水。总之,要搞〝斗争土改〞,放手发动群众。

由于公开强调要敢于放手,并提出了反对〝和平分田〞,一些基层中共土改官员,尤其是军队和农民出身的土改官员,就开始变得十分猛烈。湖北潜江重点乡李家大台、紫月两村,共413户,工作队进驻后,硬是划了64户地主,69户富农,地富合计占总户数32.2%。他们还将这几十家所谓的地主(其中多户实为富农)扫地出门,迫使其全家外出讨饭求生。其他的富农(实为中农和贫农)也多被剥夺财产,只是没有被逐出家门而已。汉川县土改工作团也大张旗鼓地斗地主,全县土改、镇反先后杀了数百地富及反革命分子。其做法之惨烈,造成了普遍的恐慌情绪,许多地主富农,甚至一般农民,纷纷自杀。十一区3个多月有37人自杀身亡,三区也在同一时间里自杀了31人,且多为女性。

与此同时,四川省双流县则在1951年初的两个月就枪毙了497人,141人(73男,68女)因恐惧被斗、被逼而选择自杀。郫县头两个多月枪毙了562人,222人以自杀相抗。不少地主宁愿全家自杀也决不把财产交给中共官员。双流县自杀的141人当中,不把财产交出来的地主就有63人之多。

在土改中,有的中共官员还带上打手,以捆、吊、打人等方式打倒地主,对一些被打死的人上报时称畏罪自杀。营山县30%的村子发生了吊打和肉刑,全县被划地主多达3760户,其中自杀301人。荣昌县七区4个乡,54个村,共划地主663户,3376人。14个村共划中小地主15户,打死15人,平均每家一个。土改官员林成云在斗争大会上甚至用刀割断了被斗地主的脖子,当众将地主杀死。

由于地主成为受辱和死亡的代名词,一些农户得知被划为地主后,竟绝望自尽。有地主生怕被斗,硬被拉到斗争会场后,当场以头撞柱而死。仅这几个乡地主富农就自杀了96人(男39,女57),当场斗死16人(男9,女7);斗争后几天里又病死、饿死了66人(男42,女24),加上关押致死的12人(男8,女4),总共死了190人(男98,女92)。

广东东江惠阳县潼湖区欣乐乡土改开始就乱打乱吊地主,乱挖底财。该区发明了20种吊打人的方法来逼底财。5月30日至6月5日6天中,打死6人,逼死13人。增城斗争地主中实行吊、打、绑、埋(埋至颈)、关5种办法,还动用火刑,强迫农民签名参加吊打,否则不分财物。惠阳县因此自杀199人。仅5至8月期间,北江地区就造成614人自杀,潮汕专区则造成755人自杀。兴梅专区仅5月20日至6月7日就逼死202人。全省5至8月连打死带自杀,共死亡4000人左右。东江地区在1951年上半年土改开始的几个月时间里就斗了5698人,其中地主成分2567人,富农成份1047人,镇压了其中的3642人,另有2690人因绝望和恐惧自杀而亡。

尽管土改如此激烈,中南地区仍批评土改太和平了。于是陶铸等被调到广东,撤换了华南地区中共官员方方,并从各地补派了1000名土改官员。从1952年春夏开始新一轮土改,几个月时间,大批过去受到保护的华侨被打成地主、富农,许多人被剥夺了财产。

惠阳潼湖区欣乐乡有地主100人被斗,被使用肉刑打、吊、焗烟、灌水,用木棍自胸至腹碾出大便。博罗有用小蛇、大蚂蚁装进地主裤裆,还有吊乳头、熏烟火、坐水牢、睡勒床、点天灯、假枪毙等酷刑。东莞290人自杀,230人是地主成分。

仅恩平一县,在这一轮土改中因重划阶级就多划了地主1039户,在土改中,有的甚至全家7口全部自杀。另外,华南地区从2月3日至3月6日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因为残酷吊打,一度造成805人自杀,全区先后共自杀了1165人。在这一阶段土改运动期间,广东全省农村光是自杀就死了17000人。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一个名为《地主之殇》,为土改中受迫害地主维权网站开通后,揭示了中共60年来对民众洗脑,污蔑地主的事实。网站的顾问武宜三称,当年只要有几个长工,有几亩地,就被划为〝地主〞,在土改中被批斗。他还称,这地主是非常好的人,后来被关押了,要无偿劳动。

《地主之殇》网站的主编高明谭表示,〝地主并不拥有太多土地,也没有剥削贫下中农。他们只不过是勤劳的一群人,有的是以前的乡绅,他们的土地是合法的。经营期间,对于农民、农村的工作都是尽心尽力,为村民服务的。〞

据海外媒体报导,被中共称为〝恶霸地主〞刘文彩就是一个例子,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揭露了中共的谎言,刘小飞讲述真相称:〝中共通过用宣传煽动仇恨,他们将人变成野兽。〞

刘小飞表示,他的爷爷刘文彩不仅是一个好人,而且实际上曾经帮助过共产党部队。刘文彩1942年曾在安仁建立了一所学校,对贫穷而又有天赋的学生免除学费。许多安仁的居民们还记得刘文彩的好。报导称,中共所描述的水牢是捏造的,在1988年,四川省当局就曾承认这个事实。

(记者欧阳静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标签
   陶铸   毛泽东   刘文彩   新华社内参   暴力土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5-01 01:58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