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李公麟: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2017-05-04 10:50 PM

中华民族走过浩荡5000年。我们曾拥有登临人类辉煌巅峰的巍巍大唐,其〝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琉〞的威仪气度,跨越千年,依然让人魂牵梦萦。然而,也经历过〝杀人十昼夜,尸积不可数〞的〝扬州十屠〞和令人泣血的南京大屠杀。但是,很多人并未意识到,以深厚博大的文化,同化历次入侵异族的中国,今天面临的,才是最危险的绝境与危机。


为什么这样说?


今天已无法解释我国每年百万级蹿升成世纪第一癌症大国的死亡数据!肺癌、肝癌、胃癌、喉癌、血癌……30年前还是稀有名词的绝症,现在竟已变成一种常态,见怪不怪。央视称:我们已进入癌症大爆发期。罹患肝癌多因为水;肺癌因为空气;胃癌则因为我们的食物。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发布,我国2015年新增429万癌症患者,死亡281万。平均每天确诊8550人,每分钟有6人被诊断为癌症,平均10秒就有一人确诊。每死亡5人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有人说,十年后癌症将困扰每一个家庭!以现在的趋势,绝不是危言耸听。

水利部去年报告,中国逾80%被测地下水污染严重,而恶化程度远超官方的公布。中国人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正在全面、持续的崩溃,这更是5000年里任何朝代都没有的。

14亿人没水喝,您说还能撑多久?加上来无影去无踪,缠绕中国大地的阴霾,让人宛如在地狱穿行。〝中国人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活着〞?原本拥有最雄浑生命力的中国,又如何深陷贪官酷吏横行,娼妓嫖客遍野,山岳河川染毒,贫富悬殊,良心难寻的惨境?

其实这一切苦难都源于一个事实:共产党鼻祖马克思不是无神论者,而是撒旦教徒。撒旦就是魔鬼。这是要把国人和世界70亿人完全隔绝的中共绝不敢公开的。共产理论最早从马克思学说中脱胎而来,其背后鬼影憧憧。

世界大图书馆均可找到如下资料:


马克思多次写下诅咒全人类的文字。史料记载,马克思18岁后入撒旦教。他在论文中六次重复〝毁灭〞一词。〝毁灭〞因此成了其在同学中的绰号。他还称人类为〝垃圾〞,多次写下〝让人类下地狱〞。在《Oulanem》中他这样写道:〞我年轻的双臂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抓碎你。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马克思与撒旦》一书的作者Richard Wurmbrand说,几乎所有作家只有马氏称自己作品为〝屎〞、〝污秽之书〞。马克思一直喜欢复述《浮士德》中恶魔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这或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内斗频繁的深层原因。俄共最早的政治局委员,除列宁及斯大林本人外,全部被处死或自杀;当时五名元帅毙了3个,五名集团军司令中也毙了3个,二级集团军司令10人全部枪毙,85个军长毙了57个,195名师长毙了110个。邪教用杀人血祭其邪灵,共产党从出现开始就不断用杀人、甚至用杀不了外面的就杀自己人的做法,把自己的总书记、元帅、将军、部长等等都摆上了其邪灵的祭坛。

作为撒旦教徒,马克思还发誓永远不做好事。这便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共产党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的理论来源。因此,中华精神之重德向道的根基,在文革中被中共连根拔起,共产党在中华民族身上认真践行了马的理论,它成功瓦解了中国人心中的道德。不信你看,今天〝互害社会〞的乱象无一不是从中而来。

马克思另一句话共产党也不敢公示:〝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很快我将紧抱永恒,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世界上所有共产国家都用各种方式大肆屠杀本国民众的根源,就是在发自这里。

请看一组骇人的数字:


1、和平时期,中共杀害中国人数高达8000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相当于在中国发生13次纳粹对犹太人的灭绝屠杀,250次南京大屠杀;2、中共一手扶持的柬埔寨共产党,执政4年杀掉全国1/4人口,包括20万华人;苏联大清洗则洗掉当时全国人口的1/10。3、中共党史研究室《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中报告:〝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而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革中非正常死亡至少达773万人。按叶剑英的话说: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

它善于在人中煽动仇恨,不但自己要杀人,还要挑动群众互相杀。让人在不断的杀人中学会漠视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痛苦,八十年代后那个党的变化,不过是曾隐藏在〝人民〞名义背后的〝西来幽灵〞被暴露后的变换嘴脸。而当今社会乱象,正是人性被故意割失的后果。

2009年,二战史研究者吕加平无意间发现了惊天秘密——中共第三代党首江泽民竟是汉奸、俄奸、假党员、假烈士后代,其生父江世俊是日伪汉奸。中俄历史上所有不平等条约涉及的16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被江泽民以法律形式彻底放弃。消息被中共封杀,俄罗斯则欣喜若狂。以至于俄总统普京称江泽民对俄罗斯做出了巨大贡献。关键是,江签署丧权辱国条约是在苏联解体、俄国力下降,中国国力上升的时候!他的罪恶,导致今后任何一代国人都失去了向俄国讨回这些土地的法律根据!

特别是1999年江氏不顾中共政治局7常委中6人反对,执意迫害法轮佛法修炼者,杀害数百万向善民众,令本已千疮百孔的中土大地雪上加霜。

不少国人都知道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正法。只有此人中败类,在当时中央各部委都不同意迫害的情况下,以〝法论功讲真善忍,可放心打压〞发动了利用国家机器杀害百万正法修炼者的血雨腥风,江泽民就此把中国人强行都逼入绝境。与佛法对立,迫害死修炼人,后果不是能想像的。

天安门自焚是假的,1400例是假的,所谓〝杀人自杀〞等所有宣传100%全是嫁祸!这些在信息公开的情况下都能搜寻到。

江氏让官员党员〝闷声发大财〞,用利益共享来维系迫害,与佛法为敌,

这是不是让人杀身求富贵?参与迫害,注定没有功名,只有不幸,参与迫害者不仅要加倍亲身承受带给修炼人的一切痛苦,还注定祸及家族子孙。找修炼人赶快了解真相和自救,关系到你我的吉凶之变,福祸之断。迫害佛法,注定半生徒劳,一朝梦灭。

五千年中华浩然博古、蕴籍天地。智者不会忘记历史,也相信善恶有报。如今,恶贯满盈的中共即将遭到天谴。是炎黄子孙,就一定要立即摆脱魔鬼的纠缠。为此,请赶快抹去加入党团队时发下为它奋斗终生的毒誓,宣布退出其邪恶组织。停止迫害,这样可以除去它强加的烙印,切断和共产党的一切联系。人在做,天在看。天灭中共时,就不会被看作是它的一员而同它一起被解体、埋葬。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标签
   中华民族   马克思   江泽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5-04 10:50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5-04 09:09:53

    我就奇怪,中国共产党如此邪恶,为什么居然能熬过96年。真是世界奇迹。毛贼子是世界最无耻的东西居然还能挂狗头在北京?一个连澡都不洗牙都不刷的狗不如的魔鬼居然能停尸在千年古国之都。一个最大号的流氓卖国贼杀人狂居然能煽动几亿人相互厮杀,这个民族太不可思议太低劣了。我对自己的民族感到耻辱。对出生在这样的国家感到遗憾。

  2. 新唐人网友2017-05-04 09:01:40

    怎么危险也由它去吧,中国的义士已经灭绝了。我盼望着中国崩溃,然后重新开始。因为人心已经变质良心已经丧尽,道德已经毁灭,国家能有不亡的道理吗???危险来临最好,希望尽快来临。

  3. 新唐人网友2017-05-04 07:33:53

    中国的犯罪团伙最主要的只有一个:中共政府。去年认定诈骗犯罪的上海中晋私募基金公司诈骗百亿以上,幕后操手就是政府。公司成立的时候,打着与香港金融领域接轨的幌子,上海一位财经方面的副市长还去祝贺。去年公司收不抵支,资金链断裂,无法收拾了,政府就以“正义面目”出现把这个事情揽了下来。被抓的所谓大老板徐勤口口声声说这事与政府无关,报纸也着重指出与政府无关。哈哈,“联档模子”唱得多好!没有政府背景,谁会有本事在人民广场大楼上、高速公路上的张罗大幅广告?又是荬飞机又是玩游艇的,被骗的人真不少!如今公司关闭了,那些犯人及背后后台查得如何、判决得如何呢?怎么就没有了下文?倒是笔者有幸得知,曾经的中晋诈骗公司的形象代理人潘晓婷,如今摇身一变,笑容灿烂,成为了绿地集团的形象代理人,“百变天后潘晓婷”大幅广告矗立在南宁机场候机楼里。呜呼!
    当年(90年代初)中外合资上海润丰商品期货公司开张做“境外期货”,其实是上海市政府策划的,润丰公司里有旌旗,上写“真诚合作”等8个字,署名“上海市政府宣传部”。前来投资的个人和企业亏损巨大!亏损的资金是否真的流入美国市场了呢?还是在香港截流了呢?不知道中国大地上的这些类似事情会有谁来查!完全无厘头!
    如果说当年政府还是在摸索、跌跤,那么现在完完全全是在借开放接轨之名策划诈骗、收刮弱势民众的财富!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