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时政 > 正文

709律师揭露被迫服药 牵出中共更深罪恶

相关专题:  [法轮功人权]   2017-05-16 04:41 A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利用药物迫害良心犯是普遍现象。(pixabay.com)

【新唐人2017年05月16日讯】近日,陆续有已释放的709律师披露,他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受虐待和酷刑的情况。其中,有关他们被迫服用不明药物而导致身体以及精神上遭受伤害的内容,引发海外舆论的强烈关注。外界注意到,中共利用有害药物迫害良心犯的情况,在过去十几年间曾大规模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之后,这种迫害手段被扩展用于迫害其他维权人士与维权律师。


709律师疑普遍遭强迫灌食不明药物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锋锐律师事务所前实习律师李姝云,因涉入〝709维权律师案〞曾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关押了9个月,之后被取保候审。日前,李姝云首次打破沉默,在网路上披露了自己被羁押期间遭受中共公安迫害的内情。其中,她提到自己曾被罚站16小时,连续被限制坐在凳子上7天一动不许动,以及被迫吃药7个月。

报导指,李姝云提及被迫服用的这种不知名药物会致人肌肉酸痛、精神低迷。

此前,5月9日刚获释回家的709律师李和平与今年1月12日获取保回家的律师李春富,他们也披露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曾被办案人员强迫灌食不明药物。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透露,这种药物导致李和平肌肉疼痛、胳膊无法抬起、眼睛剧痛、视力受影响。而李春富释放后已被确诊为精神分裂,外界普遍怀疑他的精神病与药物有关。

上述内情曝光后,再次引发海外舆论界对中共利用有害药物(毒药),来迫害良心犯的严重程度的关切。

美媒报导计算机工程师苏刚之死 踢爆中共注射有毒药物致死案例


事实上,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18年的迫害过程中,不断传出的案例显示,中共一直在系统性大规模利用有害、有毒药物毒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0年6月23日,《华盛顿邮报》报导了中国大陆32岁的计算机工程师苏刚,被中共警察强行拖入精神病院注射药物后仅10天即死亡的案例。

据报导,苏刚因拒绝放弃法轮功而多次被单位保安部门拘留。2000年4月25日,苏刚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5月23日,其工作单位授权警察把他拖入精神病院。

苏刚的父亲苏德安说,医生一天给苏刚注射两次不明药物。一星期后,苏刚已不能正常吃饭或移动肢体。至6月10日,原本健康的苏刚即死于心脏衰竭。

苏刚叔父苏莲禧因将〝苏刚之死〞真相公诸于世,不久被中共警察送入劳教所劳教三年。

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利用药物迫害良心犯


中共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震惊国际社会。2003年5月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利用精神病医院进行人权迫害,要求〝无条件〞接受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独立调查〞。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通过系统的调查发现,中共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的精神病院参与了迫害。

健康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长时间捆绑、电击等酷刑。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从已确认发生的案例数量及分布范围看,对法轮功学员的滥用精神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政策,目的是通过药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最频繁使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药物,包括〝苏比利〞、〝冬眠灵〞、〝冬眠一号〞、氯丙秦、(Perphenazine、Chlorpromazine、Fluphenazine、Fluorohydroxypiperidine)、癸酸酯长效剂和其它未知物质。

美国精神病专家Sunny Lu教授表示,这些药物给正常人服用或使用剂量过大会产生副作用,导致说话困难、行动迟缓,严重者抽风、甚至死亡。癸酸酯长效剂服用不当或剂量过大,副作用更大,更长效,会使人肌肉僵直、心力衰竭,甚至死亡。

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在2009年1月14日提交给本年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的报告中指出,〝很多情况下,这种关押与强制治疗是不经过法律审核的。比如,当联合国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访华时注意到,在中共的行政拘留中,他们经常采用‘强制药物治疗’手段,改变被关押者的思想。〞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为遭中共药物迫害的良心犯刘晓莲发出紧急呼吁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曾为法轮功学员刘晓莲老人发出过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

据大纪元报导,刘晓莲是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6月被中共警察,押到市人民医院注射了不明药液。当天晚上毒性发作,刘晓莲七孔出血,上吐下泻。五天后,看守所警察确认刘晓莲快不行了,便让她丈夫写了担保,勒索3000元人民币后释放。

回家后,刘晓莲对外揭露了自己遭受迫害的情况。

2006年5月13日,赤壁市公安局再次非法绑架刘晓莲,把她关押到赤壁市浦纺精神病院,通过注射毒针,把她变成了哑巴才释放。刘晓莲回家后,亲笔写下了自己在精神病院遭受酷刑迫害的经过。

她写道:〝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棍、电针电我4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号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我被邪恶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2006年9月1日,已经被毒哑的刘晓莲,再次被中共警察关进赤壁市浦纺精神病院。经过两年多的关押迫害,刘晓莲2008年10月26日含冤离世,死时全身浮肿。

中共利用药物迫害良心犯是普遍现象


中共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重程度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在2008年11月于日内瓦召开的第四十一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年会上,反酷刑委员专门针对精神病院强制关押迫害良心犯的问题提出质询。

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中央社等国际主流新闻社,以及纽约时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新西兰电视一台、加拿大新闻、德国之声等世界主流媒体,都曾在第一时间报导了上述消息。

2009年1月,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联合国酷刑年度报告中特别指出:〝中共对这些没有经过法律审核、任意关押的受害者经常采用‘强制药物治疗’手段〞。

诺瓦克先生在中国实地考察的报告中还指出,在联合国收到的从中国的投诉案中,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占了66%。

明慧网2009年9月18日曾报导了几个已递交联合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药物迫害的案例:

方世敏:文山县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遭关禁闭长达一年。警察见不能〝转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饭里拌入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变得呆痴木讷。

万秀英:个旧市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年。她被恶警长期罚站、关禁闭、绑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得不能说话、走路,神志不清。被送回家时已失去记忆,生命奄奄一息,至今仍未清醒。

孙铁春: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9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威宁营劳教所三年间,受到严重的迫害。2006年7月孙铁春被管理科恶警施以〝抻刑〞。在用刑的同时,警察还往孙铁春身体里注射不明药物。孙铁春当时即疼痛难忍,高声呼救,被恶警董波拿胶带绑粘住她的嘴。被抻半个多月后,孙铁春手、脚都不会动了,精神也失常。

孙铁春出狱后不久,又于2008年7、8月间被警方抓走,此后失踪。

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德存女士,2012年出劳教所时感觉浑身无力,疑在食物中被下毒。2013年9月1日,徐德存女士被家人送入枣庄市市立医院。医院调取她的医保信息后,开始不愿意收治,后来医生问徐德存的家人:〝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炼法轮功的,就按炼法轮功的下药。〞

9月6日早5点,徐德存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在入监护室过程中,徐德存还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分多钟后,医生出来宣布徐德存〝脑死亡〞。

徐德存的亲友质疑:为什么医生会说〝如果是炼法轮功的,就按炼法轮功的下药〞?这个针对法轮功的治疗究竟用的是什么药物?她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后,为什么这么快就死亡?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标签
   灌食毒药   打毒针   中共利用药物迫害维权律师   中共迫害良心犯   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5-16 04:41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5-16 11:40:44

    震惊人类!天啊,何时才能推翻中共暴政?!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