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袁斌:李和平们的〝九死一生〞

2017-05-17 11:34 PM

〝九死一生〞,这是2017年5月9日下午,维权律师李和平在被中共非法判处缓刑后的第11天回到家中时对亲友说的一句话。


这四个字,无一字不含着血泪,无一字不是李和平对中共酷刑的控诉。

李和平获释后,其在天津看守所遭受酷刑的经历也逐渐被外界所知。这些酷刑包括约束带、工字铁链刑具、被吃药、被打、疲劳审讯、长时间站立等6种,而其中令他最痛苦的莫过于每次连续十五天的约束带。

据李和平回忆,警察每次给他戴约束带都会将扣子扣到最后一格,将两个手臂拉到后面不能动为止,而且一戴就是十五天。刚开始手全肿了,自己不能吃饭,只能让仓友喂食。饿了两天,看守民警将扣子松了一个扣子,手才有点活动空间,可以自己吃饭。大号擦不了屁股,三天身上全臭了。喝水都是别人帮倒,把杯子放视窗上,自己用嘴去叼。每天晚上不能躺着睡觉,睡着两个手臂上带子勒紧血液不流通。整个血液都往头上冲。十五天,人是按秒数过来,每时每刻都必须用愤怒去抵御这种痛苦,不然心里难受就投降了。

李和平还曾被24小时加戴〝工字链〞刑具连续几十天之久。据其妻子王峭岭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披露,〝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这种手铐和脚镣,中间还连上了铁链。〞〝这意味着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偻着,包括睡觉。他在整整一个月时间里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遭受这种刑具折磨。〞

在被关押期间,李和平还被强迫服用一种所谓的〝高血压药〞,这个药服用之后身上肌肉疼痛,头脑模糊,眼睛看不见。他获释后曾对自己的兄弟回忆说:〝有时候想一死拉倒,我拿笔写交代材料时真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从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九死一生〞的又岂止是李和平一个人,709案的所有被害人几乎没有一个不曾遭遇过酷刑折磨的。用李和平弟弟李春富的话说:〝可以讲,在里面没有一个不想死的。〞而中共之所以要对他们施以如此辣手,其主要目地之一就是为了让他们认罪并构陷他人。王峭岭告诉记者,当局要求李和平自诬、以及指认其他律师,但都被拒绝了。

李和平们所受的酷刑,再一次撕下了中共〝依法治国〞的外衣——所谓〝依法治国〞其实不过是酷刑治国,暴力治国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中共今天的发明。自从夺得政权后,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在毛泽东时代是这么干的,在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一直到今天,他们仍是这么干的。正如高智晟先生所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中共反人类、反人性、反法治文明的恶习是改不了的,对之仍抱幻想者,犹如期盼有一天豺狼能直立行走,且都能变成了收养遗弃羔羊的慈善家,实实是条件不许呢!〞〝就像常人生命质体的存在依赖于进食的道理一样,行伤天害理的血腥之恶的过程,即是它维持生命质体所需能量的‘进食’过程〞,〝你无法要求它不再行恶,就像你不能要求常人不要再进食一样。〞

但愿李和平们的〝九死一生〞能唤醒更多还对中共抱有幻想的天真者。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标签
   维权律师   李和平   酷刑   暴力治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5-17 11:34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