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时政 > 正文

内幕惊人 揭秘曾庆红最大战略部署

2017-06-10 04:30 AM
点此看大图片
江泽民的智囊曾庆红老谋深算,企图朝野通吃。(大纪元合成)

【新唐人2017年06月09日讯】中共风雨飘摇之际,又恰逢十九大前激烈的党内博弈。围绕十九大的放风造势,以及有关中共命运的讨论,搅动海内外舆论场。在引领舆论的海外中文媒体和所谓民运反共人士中,有一人的影响不容忽视,就是江泽民智囊曾庆红


海外多个学者和民运人士揭露,曾庆红在民运人士中布局多年,企图在中共政治变动中主导大局。同时,他还操纵海内外特务,渗透和控制了多数海外中文媒体和民运组织,操控他们反过来打击中国异议人士以及党内政敌习近平

王军涛:曾庆红布局民运,企图操控中国政局


2013年,六四民运人士王军涛曾对媒体表示,曾庆红是一个想朝野通吃的人。他90年代曾经在民运中布局,谋划在中国果真发生政治巨变的时候,让他控制或影响的力量掌握大局,或者由他主导朝野互动。


图为王军涛和妻子1994年在纽约。(TIMOTHY CLARY/AFP/Getty Images)


据《中国发展战略中心2004年新春文告》一文介绍,被共产党官僚们视为洪水猛兽的民运人士,曾庆红也会派人与他们接触,了解他们的想法,给他们提供帮助,并亲自批准一些海外民运人士回国。

曾庆红的伪善和小恩小惠在一些政治异见人士中赢得了〝开明〞的口碑。曾被曾庆红亲自接见的上海学者李劫甚至相信,曾庆红正不计毁誉地私下催生着未来的民主中国,是中国未来的戈而巴乔夫。这正是曾庆红希望达成的效果。

然而,精于权谋的曾庆红,在一手将江泽民推上中共党魁座椅后,中国在政治上不是更开放反而更倒退。曾庆红为江泽民出谋划策,最大手笔的都是为江泽民巩固权力,铲除异己,在政治改革上全无建树。

曾庆红老谋深算,野心也很大,并不满足于一直辅佐江泽民,而是有心问鼎权力顶峰的人。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前,他在面临退休的江泽民支持下,曾一度挑战胡锦涛,企图攫取最高权力,但最后功亏一篑。

对于曾庆红主导下,中共对海内外异议人士的策略,从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的文章中可见一斑。

2015年,美国之音刊登何清涟文章指出,2000年到2008年,在曾庆红主持下,对内,中共以〝三个代表〞理论营造了新阶级以扩大其统治基础;对外则大力推行大外宣,营造对中共更有利的国际舆论环境;对国内异议人士圈采用了渗透与引导的方式,让他们感觉似乎有〝党内改革派〞存在,将与民间异议互相呼应,促进中国政治改革;对海外民运则采取了收买与打压并用的方式,让本已溃不成军的民运圈更加形同散沙。

何清涟分析,但是,实现曾庆红式的控制并非易事,需要能人控制并灵活运用手下各路人马。当考虑到曾庆红的力量与网路在2009年之后介入了中共的权力斗争,并给习近平这位继位者造成了种种麻烦之时,〝除恶务尽〞,〝不留空间〞就成了习近平的主导思想。

吴学灿:曾庆红的特工们伪装成反对派,破坏民运和维权,打击党内政敌


2014年6月1日,前《人民日报》编辑吴学灿在美国旧金山民权研讨会谈到,中共特务系统对内对外的渗透由来已久,但到了江泽民时代,这种渗透更是发展到遍布各地、遍布各行各业。

他引述评论称:〝除了那些以记者或官员身份作掩护的传统特务外,更多的特务则是伪装成反对派人士、民运人士,甚至是访民、要饭的乞丐,还有一大批所谓的维权律师和人权律师。〞

他表示,将特务伪装成反对派,原本是为了监视反对派的活动。但是,发展到曾庆红和周永康时期,这反对派的头面人物几乎都被他们派出的特务控制,甚至本身就是特务了。

目前,这些特务们的主要行动目标不再是真正的反对派,而是他们在中共内部的敌对势力。以反对派的名义对这些人发起攻击,既能有效地打击对手而且赢得不明真相的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即使万一不成功,也能嫁祸于反对派、败坏反对派的名声。

因此反对派或民运人士的身份,是特工们最好的掩护身分。

这些混进民运队伍中的特工,随时按照背后组织的指令,以民运人士和维权斗士的身份,像共产党内的敌对势力发起猛烈进攻,不仅可以鱼目混珠,而且使被攻击者左右为难。果断镇压,就会留下镇压民主运动的肮脏交易;不镇压,党内的敌对势力就会更加猖狂。

吴学灿还总结了目前中共特工在民运队伍中的三大作用。除了上述打击党内政敌之外,还可以腐蚀真正的民运人士,以及在关键时刻破坏民运和维权斗争。

吴学灿表示,海内外的民运人士都是经济上比较困难的人。而这些装扮成异议人士、民运人士、维权斗士的特工们则有大量经费,可以用小恩小惠来腐蚀、拉拢民运人士,利用这些人的感恩心态将他们逐渐分离出反对派队伍,甚至最后有意无意的背叛民运和维权队伍。

而且,特工混进民运分子、异议人士、维权斗士中的人士越来越多,甚至成为多数,就会掌握民主运动和维权斗争的节奏,关键时刻来一个回马枪,对民运和维权斗争造成致命的伤害。


乐清钱云会案持续引关注。(自由亚洲)


文章中特别提到钱云会被大卡车轧死的事件。浙江寨桥村的维权村长,被大卡车轧死了。就在全国网民义愤填鹰追查凶手的汹涌澎湃的浪潮中,几个号称维权人士、独立知识分子的所谓名人,组成了所谓的调查组,短短两三天,就作出了〝普通交通事故〞的结论,引起全国网民一片惊谔之声。

然而,这个调查组的成员都是赫赫有名的维权人士、公民代表。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位,名声之高更是让人不能怀疑他的动机和调查的结论。为什么当局允许他们去调查,却不允许别人去调查?为什么他们在短短两三天就能做出符合当局〝维稳〞需要的结论?

当时配合这个调查组的还有名气更大的韩寒。这个韩寒,在钱云会事件不久之后,便抛出了〝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轰动一时的网文,为中共当局的〝维稳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徐水良:中共渗透控制了大多数海外中文媒体和所谓民运组织




图为徐水良(左)1998年抵美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1970年代初从事民主运动的徐水良,在2015年的一篇博文中表示,大量向对立面和社会派特线是中共习惯。一般民众和民运多数人,对中共大量派特务的专业特点,几乎完全不懂,所以才使中共特务机构及其特线,有机可乘。

中共的目标是控制他们,需要的时候,当作自己的隐蔽工具和隐蔽队伍,加以利用,尤其是为未来中共的超限战做准备。完全不像一般国家情报机构特线,主要用于窃取情报。为了中共的这种目的,人少了不行的。

他在博文中说,自己曾经对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进行摸底。这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迄今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中共)阵营的,有162人。我方(民运)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中共特务占了75%。

他还透露,根据中共高层内部讲话的官方数据,中共控制渗透控制民运圈的特线,占了民运人数的80%以上,提供民运经费的80%以上。

徐水良在2013年的另一篇博文,对中共派遣数量庞大的〝地下人员〞(国安人员)对海内外反对派组织的渗透、掌控海内外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欺骗海内外民众及众多民主国家的做法进行了深度揭秘。

他在文章中首先提出,中共当局拥有庞大的地下人员,海外一二百万,国内数千万。并从中大约抽出了万分之一或二,打入反对派,并严密控制了绝大多数反对派组织。

中共不但积极渗透,而且多数请况下,还主动组建反对派队伍。许多反对派〝名人〞、〝英雄〞,实际上是中共的线人和特线组织,最早的海外民运组织几乎都是中共的地下势力组建起来的,包括台湾,也都被中共大量渗透和控制。

许多大陆的民众不了解情况,几乎都上当,与这些假反对派联系,几乎都被暴露,被掌控。中共以国家为后盾力量,轻而易举的侵入个人电脑、邮箱和网路,现代化通讯手段都不安全,个人使用的电脑和网路都不安全,海内外民运人士无法建立安全的联络渠道。

中共利用这个庞大的地下势力和渗透人员,以〝假反对派〞打压真反对派,并通过造谣污衊、攻击抹黑、渗透、挑拨离间、制造内斗等方式破坏真反对派艰难集结的力量。同时,对假反对派进行吹捧,唱双簧而将原来默默无闻的人,捧成〝世界名人〞。

徐水良文章中表示,除了在民运组织上的渗透瓦解外,中共还牢牢控制了一切可能为民主运动所用的海内外资源。

一、中共的地下势力严密掌控了海内外几乎所有中文媒体。包括反对派媒体、台湾海外媒体甚至台湾岛内媒体,以及外国政府对中国的中文媒体。

二、中共几乎完全掌控了侨界,包括台湾在海外的侨团。

三、中共严密掌控了一切武装。军队和武警,这是反对派的最大弱点。

四、在中共的严密监控压力下,很难产生集结大量群众的突发事件。

五、由于中共及其庞大地下势力的欺骗,国际民主国家和文明社会,包括美国和台湾,对真实的中国大陆情况,尤其是对真实的海内外反对派情况,非常不了解。

六、中共派出在海外的特线组织控制了几乎所有可能的反对派与西方国家西方主流社会的联系。西方社会听到的、联系的,都是这些特线和他们的声音。真反对派的声音,则被封杀。

七、中共不但控制、垄断大陆的一切经济资源,而渗透在海外的地下人员也获得庞大的经费进行〝招安〞,这一招非常普遍也非常有效,而真反对派没有经济资源,也没有经费。

徐水良:香港民运四派中,中共特务占三派


2014年10月,徐水良在〝独立评论〞网站发布文章指,在当年的香港占中运动中,中共内部大致分成三派,每一派在民运中都有代理人。再加上民运中真反共、真民运、真反对派——革命民主派,在民运中形成四个派别。

他在文章中表示,江系,主要是曾庆红、周永康政法系,在香港问题上贩运他们的私货,企图制造混乱,挽救江系政法系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赶习近平下台的企图,这个因素确实存在。

这个派系在民运中的代理人,最典型的就是曾庆红手下的胡安宁以及与胡安宁打得火热、同为曾家军的曾节明。他们拚命不顾现实条件,鼓动香港抗争以冒险主义牺牲自己,为江系曾周政法系火中取栗。

中共上层内部,为中共利益不受太大的损害,希望占中和平落幕的派别,仍然占很大比例。这一派在民运中的反映,就是他们的一部分代理力量,虽然不反对占中,但是却把争取占中抗争和平退场当作首要任务,用失败前途来吓唬民众,以退场任务压倒争取民主的任务和其他相关任务。

中共中最强有力的一派,就是主张效法64,动用武力镇压的一派。拚命支持甚至鼓吹中共进行镇压,不遗余力攻击、污衊、抹黑香港的王希哲、张鹤慈、公刘等等,就是这一派在民运中的代言人。民运中的这一派,实际上早已背叛民运,早已成为中共公开的走卒。

(记者云涛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标签
   曾庆红   江泽民   习近平   民运   王军涛   何清涟   吴学灿   徐水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6-10 04:30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6-11 12:46:25

    共产党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所以国民党才败北去了台湾.台湾还不吸取教训,真是可悲

  2. 新唐人网友2017-06-09 07:29:06

    共产党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所以国民党才败北去了台湾.台湾还不吸取教训,真是可悲

  3. 新唐人网友2017-06-09 12:51:18

    打倒共产党!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