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私密档案 > 正文

一个右派的自述:一生最恨日本侵略者和毛泽东

相关专题:  [共产党百年真相]   2017-06-10 04:17 PM
点此看大图片
作者丁抒指出,在反右运动中,被扣上〝右派份子〞、〝中右分子〞、〝极右份子〞等各类帽子的共有120万人。(资料图片)

【新唐人2017年06月10日讯】1949年中共建政后,一次次政治运动导致数千万人被迫害致死,整个国家动荡不安。深受中共〝反右运动〞迫害的赵世秀说,她这一生恨之入骨的就是日本侵略者和毛泽东,前者让她过着亡国奴的流亡生活,而毛泽东领导中共发动的反右和文革,破坏了上千万人一生两代人的幸福,让那个年代的中国人无处可逃。


1957年6月,中共在全中国展开了一场〝反右运动〞。按中共官方的说法,当年的右派份子借给中共提意见,帮助中共整风之机攻击共产党。毛泽东说,右派就是〝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反动派〞,毛还说:〝资产阶级右派和人民的矛盾是对抗性的、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矛盾。〞于是,毛泽东和中共联手发起〝反右运动〞,将几十万精英打成阶级敌人。

〝往事微痕〞记载,北京西城区玉桃园小学(原马相小学)退休教师赵世秀,1925年出生在河北一个有着古老历史的小县城,优越的家庭环境,让她从5岁就上小学,12岁上河北省立第五女子师范初中部,童年的幸福无忧,使她在后来的人生路上一直学不会提防人心的险恶。

不过,赵世秀说,即使他有足够的心计,也提防不了毛泽东的险恶,中国55万右派,精英无数,有谁想到会被毛泽东的〝阳谋〞谋杀?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华北沦陷,中华民族危机,日本人烧杀抢,她到处逃难,冬天躲日本鬼子,趴在坟地里,黄昏刚要回家,抬起头就看见鬼子骑着高头大马从河堤上走过,她和姐姐立刻趴在坟头上。

四年后,赵世秀终于过了黄河逃到日本人没有占领的地方,考上了河北中学。一年后日本鬼子打过黄河,她又跟着学校逃难,沿着伏牛山十八盘,跋山涉水,脚上的鞋还没干就又开始过河,但他们内心充满希望:自由、读书、救国、打日本,肩负起民族的兴亡。

赵世秀说,只是没想到,在中共建政后,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她必须接受批斗、毒打、劳改、流放,却无处可逃。

1957年的反右斗争,让她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也被迫卷进了这场55万生灵涂炭的大劫难。在这场知识分子的浩劫中,她说,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学老师,一个自认为论知识、论才能怎么也没资格应该划为右派圈里的人,居然也能成为右派。

1957年下半年,赵世秀调到马相小学。年底,正值她休产假,在家没参加反右的动员会,产假结束后学校告诉她,你是右派了,看大字报吧。划右派的理由是:反对农业合作化,反对统购统销,一贯轻视领导仇视团员(根本没有的事)。

赵世秀说,她反省自己,从未有过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农业合作化、反对统购统销的念头,从事着一份自己热爱的工作,兢兢业业,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政府却给了我一顶右派帽子。

在劳动改造期间,还算有点人性,照顾她们这些老弱病残、孩子妈去挑城砖,50多斤一块儿的城砖,用扁担一挑就是一上午;去高温车间劳动,汗就象淋浴一样,痱子一层摞一层。

那些和她一起劳改的右派,有小学一级教师、团支部书记、中学老师等等。他们一样的单纯积极,其中一位中学老师只因丈夫被打成右派,她站出来说:丈夫不是右派,结果因为这句话她也被打成右派。

赵世秀说,毛泽东一手策划和导演的〝反右运动〞和以后的文革,使多少人死于非命、家破人亡,当然她也没能例外。我的姐姐——山东一个师范学校的教导主任,了解到她下乡蹲点的老百姓饿死的情况,当看到报纸说粮食亩产多少万斤时,说了句:吹牛。被想捞取政治资本的投机者告发,打成极右分子,文革中被逼自杀。

因为没有发现身边有赵世秀这个右派分子,老校长也被免职。

1966年文革开始时,赵世秀说,刚做完一个大手术,正在家休养,一天,突然去了很多人把她抓走,挂上右派分子的大牌子游街,不许回家,当天开大型批斗会,让她跪在台子上,从中学叫来的红卫兵做打手,用鞭子打得她头破血流晕倒在地,昏死过去三次,再用冷水泼醒,放在门板上。

面对种种折磨,赵世秀说,她要活下去,苟延残喘也要活下去,要看着那些害人的人如何下场。

为了把我遣送回老家,让农村老家接收我,学校冒充北京市公安局的人,对老家的村官说:你们留下她吧,赵世秀在北京,毛泽东都不安全。

后来,赵世秀整个家都留在北京,只带了衣被,和母亲以及两个孩子被武装押送,黑洞洞的枪口恐吓下押回老家。

回家乡后,一天半夜,一群说是民兵的人,敲门要搜查有没有反动的东西,结果什么也没搜出来,还把她把两块布料、还有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等拿走了。

赵世秀说,日本鬼子是烧、杀、抢,毛泽东领导下的鬼子是打、杀、抢。

被流放农村后,赵世秀大孩子不让上学,十几岁的孩子白天下地,夜里拾粪,小小年纪头发就是灰白的,直到落实政策回到北京头发才慢慢变黑。

1979年赵世秀回北京落实政策,在给她的结论上说:赵世秀在整风反右期间发表的言论不属于反党反社会主义,不应该划为右派分子,现决定予以改正……。20年非人的生活,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一笔带过,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赵世秀说,她这一生恨之入骨的就是日本侵略者和毛泽东,日本侵列者破坏了她童年的幸福生活,让她过着亡国奴和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但她还能充满希望地逃,逃到中国内地。

而毛泽东领导中共治下的反右和文革,破坏了上千万人一生两代人的幸福,让人们无处可逃,毛把无数中国人一批批送进死亡的劳改场,只不过比纳粹把犹太人推进焚尸炉婉转点儿,而毛却坐在中国人累累白骨上,继续着独裁酷政。

赵世秀说,人们都盼望着当年反右的元凶及帮凶,被记在历史的耻辱簿上,被后人唾骂,彻底平反,不再使悲剧重演。

关于这场反右运动受害者的人数,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为55万。但《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一书的作者丁抒指出,在反右运动中,被扣上〝右派份子〞、〝中右分子〞、〝极右份子〞等各类帽子的共有120万人。

后来成为总理的朱鎔基,当年也曾被划右派,足见此次运动规模之大。

德媒曾披露说:〝据中共自己的统计,50年代中期,国内约有知识份子500万。即使以中共公开承认的数字55万为准,受到打击的人数也超过了知识份子总数的10%。对知识界这样的清洗运动在人类现代史上尚无先例。〞

广东离休右派粤风曾表示:〝自反右以后,中华民族犹如害了一场大病,五千年的‘诚信’理念被毁。好心当成驴肝肺,身家性命遭大难,谁还敢放胆进谏?谁还敢独立思考?谁还敢实话实说?如今贪腐多如牛毛,假冒伪劣成风,诚信的缺失,成为一切时弊的根。〞

他说,〝中华民族怎样崛起?不在于有多少美元、核弹、卫星、GDP,而在于道义无亏。只有正义得以伸张,人们心里的疙瘩扫除了,才会带来硬实力、软实力的大提升,那才叫和谐,那才叫阳光,那才叫强大。我渴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天!〞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标签
   反右运动   右派份子   赵世秀   毛泽东   阳谋   日本侵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6-10 04:17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匿名2017-06-10 09:52:55

    没有日本人侵略中国,那里会有毛贼的成功。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