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世事关心 > 正文

【世事关心】拨开迷雾 厘清通俄报导背后的意涵

2017-06-20 11:2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20日讯】【世事关心】(432)


不满川普的白人男子持枪袭击国会棒球赛共和党训练地,五人受伤,一名议员伤势严重。萧茗为您点评事件所透露的深层社会危机。

萧茗(Host/Simone Gao):〝但这次刺杀发生的时代背景很不一样。可以说自从南北战争以来,美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分裂过。〞

万众瞩目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James Comey(科米)国会听证,他究竟提供了什么重要信息?

Mr.Burr(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科米局长,总统曾经要求过你停止联邦调查局对俄国介入2016总统选举的调查吗?〞

Comey(科米):〝我认为没有,没有。〞

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在国会出席公开听证,回应关于川普团队通俄的质疑。他的回应对整个事件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Sessions(司法部长):〝我对所谓‘通俄事件’全然不知,我本人也没有参与,任何相反的传闻都是胡说八道,彻头彻尾的谎言。〞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是的,我认为塞森斯澄清了关于他的疑云。〞

川普上任后施政阻力重重,上面的两件大事又会带来怎样的冲击?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过去两周里,发生了两件大事,引起全美关注。首先,6月14日,一名对川普和共和党不满的白人男子枪击了正在进行棒球训练的国会议员。导致5人受伤,1人伤势严重。

萧茗(Host/Simone Gao):美国历史上一共有14名国会议员被刺杀。但这次刺杀发生的时代背景很不一样。可以说自从南北战争以来,美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分裂过。民调显示,40%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民众认为,对方的政策会对国家造成巨大伤害。现在民意的分裂程度甚至超过大萧条时期。

萧茗(Host/Simone Gao):应该说,美国自民主制度出现以来,民意分裂一直就有。但是用枪解决利益和理念的分歧,还是很少见。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我认为原因就在于,美国社会共识的一个重要基础,其实也是民主制度的重要支柱——道德正在受到侵蚀。它本来能在一定程度上弥合这些分歧。中国人讲,君子和而不同。西方人说,在苍天之下,你我都有自由意志,但我们又都遵守共同的行为和心理底线。如果没有清晰的道德标准,利益纷争、理念不和会导致人心没有缓冲的对抗,甚至是无解的死结。

有人说,你看民主制度之下也会出这样的暴力事件,所以民主制度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实际上,民主制度是自从启蒙时代以来,人类政治实践中的最大成就。这种制度比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大部分制度,都更能防范人性的弱点和人性恶的一面。它减少甚至阻断了掌权者作恶的可能性。但是,请注意一点,启蒙时代的大师,民主制度的理论奠基人,他们在论述民主制度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另一样东西——那就是道德对于民主制度的决定性作用。

在《论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鸠说:〝品德是平民治国家中最强的原动力〞。美国建国之父乔治-华盛顿在1796年的告别演说中说:〝我们国家国民的个人道德是维持国家繁荣的最根本保证〞。那么,道德来自哪里呢?

西方世界普遍认知的道德,根植于自然法传统和犹太-基督教传统。它认为,天地间有一种自然法则,世间的好坏善恶,有不变的准则,它来自神的意志。这个标准在神创造人的时候,就已经赋予给人的心灵。所以人做坏事,良心会不安。人也因此有利他的天性,做事不会太过份。实际上,东方文化中的〝道〞和〝法〞也是一样的概念。如果说自然法和犹太-基督教传统奠定了西方文化的道德基础,那〝儒释道〞信仰就奠定了东方文化的道德基础。

可是,在今天的美国,我们遗憾地看到,作为民主制度支柱之一的〝道德〞正在走下坡路,其根源实际上就是信仰的衰落。在一个完全以利益聚合的社会中,没有什么规则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当道德陨落的时候,民主制度也将不能良性运转。现在在美国,所谓的〝政治正确〞和〝宽容〞正在侵蚀信仰的根基。学生在课前阅读《圣经》被教授赶出教室,〝圣诞快乐〞也被要求改成〝节日快乐〞,等等这些事情层出不穷。

人们总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她的强大到底来自哪里?我认为里根总统的这段演讲说到了实质。一起来听一下。

里根(美国前总统):〝最后,当探索美国何以如此伟大和富有创造力的秘密时,Alexis de Tocqueville(托克维尔,《论美国民主》的作者),这位对于美国民主最为敏锐的观察家,雄辩的指出:当到我走进美国的教堂,听到那闪耀着公义之火的布道时,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国何以如此伟大和天赋非凡。美国人讲道义,而一旦美国不再讲道义,她也将不再伟大。〞

今天,美国也许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这两句话:〝In God we trust,God bless America〞——〝我们相信上帝,愿上帝保佑美国〞。好,这是今天的开场白。现在我们带您关注另一件美国政坛的大事,关于川普团队通俄调查的最新进展。

从上任起,川普就陷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舆论漩涡。5月9日,James Comey被川普从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位置解职。Comey被解职后,通过朋友向媒体洩露了一份备忘录,是他在2月与川普的一次私人谈话。根据备忘录,川普在会面中表示希望Comey放弃对前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是否与俄国串通的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主流媒体对此事大加渲染。一时间,美国的政治空气里弥漫着川普团队和俄国真有秘密勾当的气氛。这种气氛不断弥漫,直到6月8日Comey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公众的怀疑和好奇心达到高潮。

Comey的证词,有5个核心。

1.川普在会面中确实〝希望〞Comey放过Michael Flynn。

2.川普和川普的团队没有让他停止对俄国和川普政府关系的调查。川普不仅没让他停止调查,还鼓励他调查,并找出川普周围不忠于国家的人。

3.截止他作证时,川普本人并未成为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对像。

4.在调查希拉里邮件问题时,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长Lynch要求他不称其为〝调查〞(investigation),而称〝此事务〞(matter)。

5.Comey自己洩露了他和川普会面的备忘录给媒体。

6月15日,《华盛顿邮报》报导,因为Comey的证词,特别检察官Robert Mueller的调查扩展到了川普是否阻碍了司法公正。对此川普用推特回应,说希拉里-柯林顿以及民主党与俄国的往来没有被调查,而有关我〝通俄〞这一子虚乌有的传闻,他们却要调查。一个小时后,他又发推特说:骗子柯林顿用锤子砸碎了电话,漂白了电子邮件,他丈夫在她被宣布不被调查很多天之前就与司法部长会过面。而他们在这里说(我)〝妨碍司法公正〞?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Comey的听证会,来听一下我稍早对《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Stephen Gregory先生的采访。

萧茗(Host/Simone Gao):〝在科米的听证会之前,媒体的焦点在于,川普要求科米停止调查迈克尔-弗林这件事,是否能成为找到川普‘通俄’证据的突破口。科米的听证会提供了任何相关证据吗?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没有。科米的听证并没有提供任何川普‘通俄’的证据。实际上,科米在证词中第一次公开说明,通俄调查并没有针对川普。而通俄调查正是让科米与川普关系紧张的原因所在。就在今年3月,在一份公开证词中,科米暗示川普是通俄调查的对像,在那之后,他一直拒绝公开为川普正名,而川普要求他为自己正名。因此,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川普‘通俄’的证据,然而当科米的听证会一结束,民主党和媒体的焦点立即转向了妨碍司法。科米已经在他的证词中为此埋下了伏笔,他称川普要自己停止调查弗林。〞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科米听证后,川普总统在‘通俄’调查这件事上的处境是恶化了,还是改善了?〞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两种情况都有。有改善的地方,也有恶化的地方。我的意思是,改善的地方在于,科米证实了川普本人并不是‘通俄’调查的对像。恶化的地方在于,前任官员竟指控美国总统是个说谎的人,并因此而不同寻常的留下了备忘录。遇到这样的攻击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听证会一结束,公众的焦点马上转向妨碍司法。川普直接被牵扯到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里。所以,对他而言这是个让他忧心的问题,我相信。〞

萧茗(Host/Simone Gao):〝据《华尔街邮报》报导,科米听证会后,米勒的调查扩大到川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川普在推文中称,为何希拉里-克林顿家族和民主党人跟俄国打交道不被调查,而有关我‘通俄’这一子虚乌有的传闻却被调查?他还在推文中称,骗子的希拉里用锤子破坏电话,‘漂白’电邮,派其夫在其被宣布免于起诉前与司法部长会面,他们还谈什么妨碍司法公正?川普说的有道理吧?这是双重标准吧?〞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我认为就是双重标准。在对待希拉里-克林顿妨碍司法公正或是对待詹姆斯-科米妨碍司法公正,不承认这一点就是双重标准,整个这个调查就是实行双重标准的产物。调查已经进行了7个月了,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表明川普或者其竞选团队的任何人,为在大选中战胜希拉里-克林顿而与俄国共谋。这是民主党政客为干扰川普政府施政而一直在鼓吹的事。他们的算盘是,通过持续对川普进行干扰,来阻止总统取得任何立法上的胜利,从而不断削弱川普的地位,以便在2018国会选举中取胜。这是非常损人利己的策略。现在,就双重标准而言,希拉里-克林顿,是的,销毁证据就意味着妨碍司法公正,就像你刚才提到的。她还有其它一些行为也没有被指控。她并未因触犯间谍法几项重罪而受到指控,詹姆斯-科米越权放了她一马。其他一些美国官员,那些比希拉里-克林顿犯罪事实轻得多的都因为违反间谍法而被指控和定罪。所以,确实存在对希拉里-克林顿和对唐纳德-川普采用不同标准的问题。〞

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是否扭转了乾坤?下节关注。

6月13日,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进行了2小时23分钟的听证。在一开始的独白中,Sessions回应了对他通俄的主要指控。

Jeff Sessions(美国司法部长):〝同仁们,我郑重声明: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俄国、或任何外国官员,进行过任何干预美国选举的任何会面或对话。我也不知道川普竞选团队里的任何人有任何此类对话。有关我参与了我所知晓的任何于俄罗斯政府的密谋,来损害我已荣幸的服务了35年的美国的利益,或者削弱美国民主制度完整的指控,完全是骇人听闻和令人厌恶的无耻谎言。〞

他特别说明了去年4月在五月花酒店川普的外交政策演讲活动上,他没有像媒体报导Comey所说的那样,有可能和俄国大使有过私人会面,他甚至不记得那天和俄国大使在公众场合交谈过。

Jeff Sessions(美国司法部长):〝我没有在五月花酒店私会俄国大使,也记不起那天在五月花酒店与任何俄国官员交谈过。〞

另外,今年三月,媒体报导Sessions在担任川普的竞选顾问期间和俄国大使会见过两次,但是在参议院对他做司法部长的确认听证会上,他却说没有会见过俄国大使。Sessions对此做了说明。表明那两次见面是他作为参议员和俄国大使的普通会见,他们没有谈及和竞选有关的事务。媒体爆出他和俄国大使的见面后,Sessions从司法部的通俄调查中退出。Sessions说,他退出不是因为媒体所说的因为他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司法部的规定,如果调查和自己所参与的政治活动有关,本人应该回避。他上任司法部长的第二天就和相关部门讨论了此问题,并从那时就没有介入过此调查。

Jeff Sessions(美国司法部长):〝重要的是,我的回避不是因为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做错了什么,或者在竞选活动中可能卷入到什么错事里,而是因为司法部的有关规定要求我回避。规定写道,司法部雇员不应参加对自己参与的竞选活动的调查。〞

主流媒体对此次Sessions听证诟病最多的是他多次拒绝讨论和川普的私人谈话。虽然川普并没有启动总统特权来阻止他公布这些谈话。

Jeff Sessions(美国司法部长):〝我在保护宪法所赋予总统的权力,通过不偏离此原则,以保证总统有机会进行评估。〞

Sessions说他为总统将来使用这一特权保留了机会。并且,不公布和总统的私人的谈话也是司法部长期以来的政策。

上星期在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情报部门的官员对于类似情况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但是,民主党和主流媒体依然认为Sessions此举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Sessions的听证会,继续听Stephen Gregory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Sessions(塞森斯)能否驱散关于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他串通俄罗斯的疑云?他能帮助川普团队澄清吗?〞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我重申一下,针对塞森斯的指控,从表面上来看都很荒谬。在那场漫长的同意权听证会快结束时,参议员Franken问了塞森斯一个冗长、含糊不清的问题,质问他作为川普竞选团队的代表,是否曾联系过俄罗斯方面。塞森斯予以否认。那次听证会之后不久,民主党政客开始指责塞森斯说谎,因为他曾经与俄罗斯官员有过两次接触,但并不是以川普竞选团队代表为名义,而是以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的名义。上星期听证会上他对此做过解释,我认为足以证明他没有机会私下与俄罗斯勾结。这是所有人在听证会前都知道的事实。他在参议院的前同事对他进行了诽谤,损害了他的名誉。那些人就是不择手段的试图干扰川普政府的施政,并对其成员进行攻击。这件事是对塞森斯的攻击。是的,我认为塞森斯澄清了关于他的疑云,他证实,他没听说川普竞选团队串通俄罗斯。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个了。既然近七个月以来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塞森斯的证词就进一步的证明了这种串通是不存在的。川普团队的难处在于,证实一件事情不存在很难。〞

萧茗(Host/Simone Gao):〝在塞森斯的听证会之后,媒体最大的聚焦点是塞森斯提到,他不能公开与总统私下会谈的内容。回答这类问题必须经过总统授权,总统要对有关问题先进行审视。这引起广泛讨论以及媒体的批评。您能对此作出评析吗?塞森斯的这番话是否能站住脚呢?为什么这件事会成为媒体的聚焦点呢?〞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这又是一个民主党政客以及媒体寻找机会来攻击川普竞选团队的例子。这是一项长期的政策,基于普遍接受的宪法审查标准,行政部门的官员不能在没有总统允许的情况下,证实总统的谈话或指示,这项行政特权保证了只有总统才有权公开他自己的言论,他的官员不具备这项特权,他不能代表总统,这是长期以来的惯例。民主党的参议员,那些攻击塞森斯的参议员都深知这点,批评塞森斯的媒体也了解这一点。他们不过是在虚伪的装腔作势。塞森斯的解释是无误的,他们都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仍假装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萧茗(Host/Simone Gao):6月16日,据《华盛顿邮报》报导,特别检查官的调查已经延伸到了对川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和俄国的生意往来。似乎这个调查的范围越来越广。那么,什么时候它才能有一个被普遍接受的终结呢?再听一下Stephen Gregory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基于我们现在了解到的,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川普或其团队串通俄罗斯,但是如果对他的调查无休止的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要想证明其清白也同样很难。穆勒的调查是否能作出权威性的结论,为这次对川普团队的调查画上句号呢?〞

Stephen Gregory(《大纪元》时报评论主编):〝穆勒的特别调查有一点值得关注,就是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对特别检察官职责的描述十分宽泛,给了穆勒从全方位进行调查的权力,因此我认为司法部副部长应该重新定义特别检察官的职责,指明其调查的重点并限制调查时间,避免无休止的进行下去。过去人们批评特别检察官变成了一种常设职务,年复一年寻找罪证。这不是特别检察官应做的事情。〞

萧茗(Host/Simone Gao):川普的行事作风和语言风格,和职业政治家有很大不同,这也为他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困扰。但是不管媒体渲染的气氛有多么紧张,到目前为止,川普本人和他的团队仍然是清白的。在诸多媒体的报导中,哪些是真正关乎人民和国家长远利益的重要事实,哪些是带有偏见的捕风捉影,需要您用智慧去分辨。关于美国政治的最新动态,我们将为您持续关注、持续报导。谢谢收看这期《世事关心》,我们下周再见。



相关标签
   通俄   联邦调查局   国会听证   世事关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6-20 11:2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