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私密档案 > 正文

流氓当道 官员妻子漂亮成划右派标准

相关专题:  [共产党百年真相]   2017-07-13 05:13 AM
点此看大图片
毛泽东发动的一场反右运动,造成数十万人惨死的巨大灾难。(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7年07月13日讯】《往事微痕》曾收录云南昭通〝老右派〞李曰垓所写的长篇回忆文章——《噩梦醒了吗?——滇东北三个右派集中营滴血寻踪》。其中记录了云南东北地区〝反右运动〞的一段血泪史。


文章称,〝拒绝遗忘,留下历史〞,已成为一切良知未泯的爱国者的呼声,这也是本文的写作宗旨。今日中国敢于发出坦诚呼声的人们,从噩梦深处喊出真话:〝看哪,国王是个精屁股!〞

文章提到,云南昭通地区盐津县的恶首——县委书记贾鸿斌,一手制造了盐津反右灾难和大跃进灾难,使盐津成为昭通专区11县中虚报粮食产量最严重的一个县,饿死农民也高居榜首。

文章说,盐津反右所讲的打出多少右派,是用暴力来落实一个〝打〞字。贾鸿斌以〝你不打,他就不倒〞为行动依据,要求全县对于右派必须先毒打再批斗。

县委副书记瞿增伟在第一次批斗会上就先被踢倒在地,把鼻子砸得鲜血淋淋再批斗,瞿的妻子痛哭着到昭通请地委下来看,被贾鸿斌派人从半路强行拦回。

在血腥中反右,这就是贾鸿斌所需要的气氛。至于定谁为右派,纯属他个人特权。

文章指,贾鸿斌其人,原是山西省一名不务正业的社会痞子,在抗战后期被中共八路军吸收,当了个侦察兵。他自己在发迹后,毫不掩饰当年把进出于烟馆妓院视为家常便饭的行径,津津乐道喜形于色。

国共内战中,作为该师一个侦察连指导员,他径直向领导申请一名老婆,师政委薛韬也颔首同意,把俘获的一名敌军官的小妾作为战利品赏给贾鸿斌。

贾鸿斌带部队入滇接管昭通专区后,1951年就从一个连级干部破格提拔到盐津任县长,两年后县委书记吕茂林调省委党校学习靠边站,文盲贾县长变成贾书记,以占领者身份全盘掌控盐津,这才出现了上述令人发指的反右灾难和大跃进灾难。

贾鸿斌直接上级先是薛韬后是王子贤,这两任地委书记全是谢富治的爱将。1958年夏,派系势力借反右补课一手把边纵干部瞿增伟(县委副书记)、何浩正(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以及赵正荣、罗文富、徐天荣这批科局级干部拿下以后,这位流氓成性的贾书记就迫不及待地把组织部长何浩正的年轻妻子占而为妾,强迫其长期姘居。

贾鸿斌此举达到两个直接目的:一、公开羞辱被迫害的同僚何浩正,向全县干部出示一个信息:不听话者只能落得你们组织部长的下场;二、让盐津人民见识:有了省委地委两级书记的恩宠,我就是本县土皇帝,全县良民别在我这里讲什么道德、法律那一套。

盐津群众甚至议论说,老婆漂亮也是划为右派的标准之一,何浩正终于踏上林冲命运的路。

除了何浩正,赵正荣的年轻妻子遭遇更悲惨,在刚刚生产14天后就被残忍的迫害致死。

文章记述,1951年底,贾鸿斌和赵正荣一起下放盐津县委,赵正荣还被指定教文盲县长贾鸿斌学文化。赵正荣与贾鸿斌本有师徒之恩,但就因为1952年阻止贾鸿斌用缴获的优质狐皮做皮袍,被贾怀恨在心以图来日报复。6年后,贾鸿斌终于遇上反右这个整人机会,必欲置赵于绝境。

赵正荣被划右之后,赵正荣22岁的新婚妻子蒋武聪刚生育14天,正在普洱渡乡下的娘家坐月子,突然接到所在单位百货公司的电话,通知要她立即赶到县城参加〝大跃进〞出夜工。

电话上说:〝知道你是在产假之中,但这是县委的指示,点名叫你立即赶来,这是政治任务,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如果反对三面红旗,就跟赵正荣一起处理。〞

在如此威压之下,蒋武聪只好忍痛背着刚生下14天的婴儿,两手还各提一只暖水瓶上路。50年前的盐津全县没有一寸公路,无人见过汽车,从普洱渡到县城要沿着朱提江岸走90华里的险峻山路,她在疲累之中几次跌倒在陡坡上,差一点滑落江中,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前行,终于在傍晚赶到县城。

此时她忽然感到一阵阵逐渐加剧的疼痛,鲜血顺着腿部流到脚背,原来是长途跋涉的挣扎和负重,生育不久的会阴尚未愈合而又被挣破,流血不止,背上的女婴在饥饿中不断啼哭。

蒋武聪艰难地走到县医院挂急诊,而〝大跃进〞背景下的医院则在一片慌乱之中极不负责任地给蒋武聪注射全身深度麻醉,未到次日天明她就惨死在毫无救助的冷漠之中。

被监控行动的丈夫赵正荣帮助不了妻子,14天的小小婴儿撕心裂肺地啼哭着,幸得一位好心的农村产妇义务喂奶,才保住这条小生命存活于惨淡的人生。

此事在盐津县的城乡传开,县医院声名扫地,有一个多月没有人敢来求诊,这已成为一个耻辱记录。

被殴打批斗的赵正荣因亡妻之痛陷于昏厥,还得忍受不绝于耳的口号声侮辱声。他抱着婴儿找奶妈,但谁也不敢公开承担这点哺乳责任,只是本单位内外有些女同事经常在夜晚挤了奶水装进瓶子送来,或者买来奶粉馈赠,一切同情心都得冒风险。

文章说,对于蒋武聪的惨死,不要说作为丈夫,就是一切知情者也必然发出两点质问,一是硬逼着产后14天的妇女在伤情未愈时挣扎90里山路来出夜工,这个残忍决定是谁作出、谁执行、谁通知的?该负什么责任?二是导致她死亡的全身深度麻醉这个重大责任事故该怎么追究和处理?怎么善后?

这两个基本问题是本案的关键点,是盐津官方躲避不开的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但在中国这是受害公民无权提出的问题。制造惨案的恶棍有权幸灾乐祸,有权迅速把赵正荣武装押送200里外的大坪集中营,有权用21年的残害来捂住所有义愤质问之声。

就在要押走的前夜,赵正荣到亡妻坟前诀别,就有看押者的好几道电筒光从远处射来监视。赵回宿舍,刚进院门就遭受6名恶棍的毒打,许多住户闻声惊起愤慨质问,打人者才狼狈逃离。

文章指,对于贾鸿斌的肮脏,群众毕竟只讲到切身感受为止,他们无法预测贾书记的霸道业绩具有延伸效应,60年代来了一个同样残忍凶恶的鲍锦彬书记,让盐津人民见识了什么叫做独裁暴政。

文章分析,这个体制存在一天,鳄鱼皮就一层层换不完。今日中国权贵层中。最无耻的人之所以不时地念叨反右的所谓正确性与必要性,正是因为他们内心比谁都清楚,自己接到手中的是一根血腥味最浓、流氓气最足的权杖,用这根权杖来谋私和反道义,效果最理想。

往事微痕》本是铁流等一众右派老人2007年创办的半月刊,后改为丛书,主要收录全国幸存右派老人的来稿,记述当年的右派悲惨遭遇。尽管《往事微痕》只在右派老人中内部传阅,并未公开出版,仍然一度遭到官方打压和收缴。

(云涛整理/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标签
   反右   右派   往事微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7-13 05:13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