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李文星之死:传销乱象为何愈演愈烈?

2017-08-10 04:41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0日讯】【热点互动】(1646)李文星之死传销乱象为何愈演愈烈?:山东大学生李文星通过网络平台求职,却被骗入传销组织〝蝶贝蕾〞,在7月14日被发现在天津静海一处水沟中死亡。同日,另一名山东大学生也在同一区域遇害,警方称其亦卷入了传销集团。事后网友和知情人发文揭露传销黑幕和骗局。


从前不久6万会员进京上访的〝善心汇〞,到屡禁不止不断扩大的〝蝶贝蕾〞,传销在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了一种什么样的社会现象?警方年年号称〝重拳出击〞,然而传销乱象为何愈演愈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山东大学生李文星通过网路平台求职,却被骗入了传销组织,7月14日,他的尸体在天津近海的一处水沟中被发现;同一天,另一名山东大学生也在同一区域遇害,事件发生后引发全国关注,许多网友和知情人士也纷纷发表文章,揭露传销的骗局和黑幕。

在今天的中国,传销到底成了一种什么样的社会现象,警方年年号称重拳出击,然而传销乱象为什么愈演愈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解读和讨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李文星,23岁,山东人,去年从辽宁东北大学毕业,今年5月,他向网路BOSS直聘平台投递简历,收到假冒〝北京科蓝公司〞的面试电话,第二天他收到入职聘用书。5月20日,李文星依约前往天津静海区。7月14日,他的尸体被发现,口袋中有身分证,遗物中有〝蝶蓓蕾〞产品的传销笔记。8月6日,天津警方称,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主犯已经因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事拘留,但不清楚李文星为何在水坑中溺亡。

另一名受害人是25岁的张超,山东人,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家属透露:张超与李文星是在同一天、同一地点被发现尸体,怀疑两人透过同一个招聘平台,被骗进同一个传销组织。

据李文星所在传销组织〝蝶蓓蕾〞的室友李冬(化名)披露,在〝蝶蓓蕾〞里面的人都是大学刚毕业或毕业一、二年,有的还有一定的工作经验。

那么,除了李文星、张超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受害人?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传销也叫金字塔式销售模式,于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传入中国大陆后迅速发展。传销机构主要以赚取会员费为目的,层层压榨。近年来,各类传销在中国各地相当活跃,并向学校和农村蔓延。

有评论称,李文星之死与魏则西之死很类似,都是网路平台的乱象,导致当事人受骗上当,而百度事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我们也特别欢迎您通过手机和YouTube跟我们文字互动,手机提问的号码是:347-903-8806;您也可以在YouTube〝NTDCHINESE〞频道观看直播。我想先请问杰森,新闻中提到传销是从外国传入中国的。通常情况下,传销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在中国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些变化?请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杰森:传销是一种经营模式,也叫做〝直销〞,不是把产品放在商店里卖,而是我的产品直接我去卖,当然后来发展了很多方式,传入中国以后完全变味。而过去这30年,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完全把〝传销〞的概念扭转了,现在再去看传销,如果用二三句话定义是非常危险的,就是因为中国人都觉得:我知道〝传销〞是什么。搞得很多人一次次被传销欺骗。

事实上传销你要去研究的话非常庞杂,而且在中国是〝与时俱进〞,有人说,综合起来可能有六七百种不同的传销欺骗方式,而有规模的传销组织估计也有上千。当然,我也觉得在中国〝传销〞帽子盖的东西太多了,就比如李文星这个事,限制人身自由,最后把人折磨致死,这不叫传销,这就叫黑社会绑架。

当然也有一些正常的,包括一些人寿保险的买卖形式,它也非常靠近传销的方式。传销就像频谱一样,极其黑暗的部分其实已经是犯罪了,而另一方面它跟正规的公司运作又非常接近,在过程中,它又不停变化新的方法,比如中央提出〝互联网+〞,人人发展互联网+,传销就用互联网+的方式出现;中央出台《慈善法》,〝善心汇〞、〝人人公益〞等相应传销机构就出来了,花样翻新,而且针对不同的人群。

但是传销里头的人也不能一概言之,不要以为传销的人都是智商很低的人,或者传销里头都是大学刚毕业的人,不是的;几乎针对社会每个阶层、每一种人都有一种传销形式,不管是网路、金融还是其它方式,而且传销甚至有北派、南派之分。

在我看来,〝传销〞这顶帽子下盖的东西太多,某种意义上讲很像癌症。癌症可以在身体任何部位发生,发生的形式完全不一样,血液的癌症和脑子的癌症是完全不一样,但都是癌症,有共性。传销的共性就是刚才我们说的,是以欺骗为根本目的赚钱,而欺骗的形式是按金字塔型的,从上往下层层欺骗,越在金字塔靠上的人赚钱的机会越多,往下越少。事实上加入传销的人,只要是清醒的人,他应该知道这是骗人,只要真正的看到,清醒的人知道是骗人的。

网上有一句话,传销的受害人和害人的人其实没有很直接的区别;有人说,受害是意外,害人是初衷。这就是为什么传销组织也非常难抓获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等一下具体分析,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加入。我想请问横河先生,李文星之死您怎么看,您觉得传销组织要负多大的责任,这起事件中还有没有别的因素导致他死亡?

横河:这家传销组织〝蝶蓓蕾〞,一直到底下的分支,最终把他骗去造成他死亡,不管什么原因造成他死亡,当然应该是负主要责任。这是刑事犯罪。这是一个。

另外就是招聘平台,因为事先不审查招聘平台。这就类似百度事件魏则西的死,百度只要给钱,就可以作广告。招聘平台让人觉得是正规的招聘,李文星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是想找一份正规的工作而去的,但是去之前他心里头已经有感觉:这可能不正常。不管怎么说吧,就过程可以看到他是为找一份IT工作去的,冲着这个去的,不管后来怎么样。这是两个部分。

第三个部分我认为就是警方,警方实际上不仅是不作为。〝警方不作为〞是一种说法,但因为事后有掩盖过程,它不是让尽快处理吗?让家属尽快把事情处理掉!

主持人:对,火化。

横河:对,这就很成问题了。另外一名姓张的大学生也是山东的,他家里提到,二十多天以后,居然连尸检的结果都没有。显然警方要掩盖什么,不知道它是要掩盖什么?!能够在天津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而且出现这种事情,我觉得警方是有责任的。至少在我看来,直接责任者就有这么多,当然间接责任就更多了。

主持人:我再请问横河先生,刚才杰森已经谈到传销在中国的情况。在您看来,传销在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现象,它的规模有多大,造成的社会影响是什么?

横河:李文星事件出来以后,很多人在网路上讨论,一是自己的经历,还有自己家人的经历。有一个人谈到他的母亲不断参加传销组织,组织被打掉以后又参加、打掉后又参加。说的是他母亲,那就是中、老年以上阶层。现在不是说有很多大学生嘛,其实各个阶层的人都有。所以从范围来说的话,总金额我没有算过,但是我想几百亿的产业规模应该是有的。

所谓〝传销〞最大的问题在中国发展到现在,它是金字塔型的,就像是〝庞氏骗局〞一样的,基本上不是靠最终销售掉产品;而是靠发展新的会员,不管会员是拿了产品也好还是没有产品。当初李文星是产品都没见过,最终花钱买的是空的产品。它是靠发展新会员,这是一个共同特征,然后新会员再发展下去,最终它不是依靠通过销售产品赚钱。我想它汇聚财富的规模应该是相当大,而且影响的家庭也应该很多。

杰森: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前一段时间,7月二十几号,有一个〝善心汇〞的首领被抓了,大概有多少万人到北京去抗议,或者说是维权,据说善心汇有600万人,今年1月份一个多月就能集十亿多元(人民币,以下同),而善心汇只是很多类似团体其中之一,甚至到现在很多人也认为包括善心汇不是传销,因为它用的形式就是针对中国最新出的《慈善法》,说是又能扶贫,又能投资;把钱捐给平台,能给你50%的回报,同时还能用于社会扶贫。

整个的过程,我们大家都知道完全是非常不可能的,它其实就是靠后面加入的人补前面进来的人的钱,后面的人给前面的人付利息,如同庞氏骗局。但是因为在过程中有一系列中央的某些支持,比如说,今年1月份,中国妇女基金会给善心汇建立专项基金1,000万,就迎来中国包括中央电视台及其它很多媒体的报导,所有这些政府媒体的背书,再加上跟中国的政治方针、政策紧密相连的运作方式,使得中国老百姓就真的非常相信,甚至觉得领头的张天明的被抓,都是底下的贪官不公。整个过程中他不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甚至觉得是政府在阻挡他的谋生之道。

从这一件事情可以看到它的规模和它欺骗的可怕程度,这种事情,在历史过去这30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以不同的方式让人非常惊讶地发现,包括一家完美(中国)直销公司,2014年,组织7,000人到洛杉矶开会。

主持人:我们看到过报导。

杰森:整个是非常可怕的场景。组织16,000人到中东迪拜去旅游,而这些人只是这家直销公司中的顶层人员,有7千;另外一家公司有1.6万,你就可以知道整个传销发展的规模,而它是以公司的名义,在中国把它叫做直销公司,还不把它叫做传销,而中国甚至有全国性发行的直销杂志,规模庞大得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到。

主持人: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加入传销组织?比如刚才横河先生提到,很多人可能就真的是要打电话去骗自己的亲朋好友,弄钱进来。是不是当时他不知道这是欺骗,还是他在中间赚了很多钱,到底什么原因有这么多人加入这样的组织?

杰森:我如果要是能用一句话把原因说明白,那这个事早就解决了。事实上中共本身在1998年也立法要取缔直销,在过去20年里头不但没有取缔,花样翻新,样式显得非常多。我们当然说了,中共执政无能,这是肯定的;中共官商勾结是肯定的,比如广西来宾有些地方大家都知道是传销热点,但是谁因为传销被政府抓了,只要用钱都能买出去,很多这样的案例,包括这一次天津出了这事以后,天津政府说,两天时间打掉四百多个传销窝点。大家都非常惊讶:哇!这下子破传销真的没希望了!说又是在搞运动。这些都是原因。

但是真正能够有这么庞大的人群、600万的善心汇,是整个加拿大人口的1/5,你都不可想像这么多人能这么积极投入,而且花样翻新地在做。在我看来,事实上是庞大的中国文化或者社会的土壤底蕴,包括最基本的整个社会浮躁的心理,包括中国现在整个社会的就业困难、实体发展的经济的困难,包括中国人想要暴富,不管是他真正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压迫极需要暴富的心理,一系列的问题聚集在一起,包括政府的不作为,包括其它花样翻新的欺骗,所有这些事情混到一块,产生非常复杂像癌变一样的社会现象。

就像刚才说的那句话,每一个传销人他既是受害者同时也是害人者,这就是整个事情复杂的地方。

主持人:横河,您怎么看?

横河:我倒是觉得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掠夺性的集资行为,所以说金融腐败嘛!腐败是来自最高层,来自中共的权力集团、权势集团。最大的都是动不了的、都是跟政府有关的,原来东北的蚁力神、现在的E租宝和泛亚都是当地政府支持的,有的还在中央台报导,为什么中央台会报导?就像善心汇,善心汇背后是妇女基金会,妇女基金会是中国妇联下面的。

主持人:但这些都是属于网路集资平台,您是不是觉得它们其实是一类的?

横河:是一类的,都是从民间集资,集资的款项最终并不会落到这些投资人手里去,所以为什么这些投资人最终都失败了!这笔钱上面一定有人把它拿到手上去了;不说别的,中国的股市不就是一个骗局嘛,实际上就是到社会圈钱的一种手段。为什么打不掉,为什么能够沾到政策的光?是因为政策本来就留下来给权贵集团去占便宜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一个最大的特点,经济上改革开放的所有政策都是向特定权力集团倾斜的,从最早的时候价格双规制一直发展到现在。就像刚才杰森说的,它是一个非常广普的东西,有的就很靠近,靠近什么呢?靠近政府的圈钱行为;远一点的就跟政府没有关系;最远的就是绑架,实际上性质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我觉得为什么在中国它禁不了,是因为它画不出一条非常明显的线,哪个是政府想要圈钱的,哪个是民间自己圈钱。其实都是违法,要讲起法律来都是违法的。

主持人:杰森,是不是因为民众没有地方可以去挣钱,或者没有地方可以去投资?比如股市、房市或者其它?

杰森:其实这也不是藉口。当然大家都想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只要是正常人进入任何一个传销团体,看到它的运作方式你都知道它的钱是无中生有的,包括善心汇。

主持人:就是有欺骗。

杰森:怎么可能投5,000块钱就能拿回2,500块钱的回报呢?

主持人:50%。

杰森:有的人甚至问带头人:我们到底是投资什么?他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如果是正常的、理性的人,本着不想害人的心态,第一印象就知道这一定不是真实的一种运作方式。但是不幸的是,现在中国社会的浮躁民风,而且过去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均衡和不平等遍地存在,比如房地产概念,很多人一夜暴富,莫名其妙从城边农民变成了千万富翁;也出现在其它很多事情上。

中国甚至普遍存在着一种成功学,某种意义上讲近似于疯狂追求物质成功的理论,理论的运作过程就是,达到我最终的目的是我唯一的追求,过程的合法性、道德性不予考虑。有统计报告,以物质成功为人生成功衡量标准,全世界比例最高的国家现在是中国;其它任何一个国家没有像中国这样唯一以物质的成功为人生成功。

归根结柢还是中国整个精神层面的东西被打掉了,信仰的成分也被打掉了,唯一留下的就是物质上的需求,而中国的物质需求又非常高。因为物价非常高,工资普遍非常低,很多因素加到一块,就使得很多人就觉得:我只要能挣到钱,挣钱的手段是不重要的。而且中国现在暴富、迅猛发展过程中,很多时候他认为迅速拿到钱,是我的机会,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刚才谈的,很多进入传销的人是闭着眼睛接受洗脑,受骗是意外;想努力发展会员,骗人是初衷。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刚谈到,很多人可能有追求暴富的心理,或者他不在意欺骗别人赚钱的心里。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因素造成这样的心态?

横河:最早的时候,大家都认为美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最特点的地方,但是所有的人到了美国以后都非常震惊,美国人非常老实。当然,成立一家公司、资本投入有逐利的本能,但是每个人你去打交道好了,很少有像这么贪婪的。

主持人:而且这是有呈现的。

横河:对。社会不会随着资本发展一下陷到底的原因就是信仰。美国在整个西方发达国家当中是信仰最强烈的,信神的人比例最高的国家,比欧洲很多国家都要高得多,这是维持社会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在中国,共产党把所有的信仰全打掉了,这样就变成唯物主义,再走一步就是拜金主义,彻底唯物,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是有计划地把信仰全部消灭掉,让所有的人都没有信仰、追逐钱,中共的统治就能够保持。它主要是让人民不要去参与、不要去关心政治,不要有信仰、对神的信仰,道德怎么堕落对中共来说都是好事情。

还有一个,它制造了这样一种社会氛围。在其它的国家,你发财你的,老百姓可以正常生活,完全不去管他;中国人到美国以后就发现了。我记得原来有一个人写他自己已经是助理教授,他的邻居是一位墨西哥的工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位墨西哥工人怎么这么有自信?对自己的生活、工作这么自信!他说,比我一个副教授还要有自信得多。在正常社会的人们就是这么生活的。

但是在中国,明知道绝大部分人不可能暴富,但是它要造成一种社会氛围,谁不富谁就是可耻、谁不富谁就要去坐牢甚至。以前我看到很多这样的报导,抓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他洗脑,说,这个人已经不关心赚钱了,所以把他洗脑;洗脑以后就说,这个人放弃修炼法轮功然后走上致富的道路。这就变成一种社会强制行为,谁不想发财、谁不想坑蒙拐骗就是社会不容的。这是中共尤其是江泽民时代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最大罪行。

杰森:刚才我谈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普遍的文化基础问题。任何一个社会现象,比如传销是从美国传来的,当年台湾也有,为什么在美国发源地并没有那么普遍、那么可怕,而在台湾也没有像中国这么花样翻新,到了中国却是越演越烈甚至花样翻新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就是因为这个病毒在中国现在这个地方找到一块沃土,是它最适合发展的地方,再加上中共作为执政党执政无能、官商勾结,但这只是辅助因素,真正是中共在那儿植出的党文化;没有任何信仰又是拜金主义的党文化,最终造成病毒沃土。

其实它全是表现形式,就跟癌症一样,表现形式可以有100种,但它只是这一种病毒的表现形式而已。

主持人:其实身在其中的人都是它的受害者。我想请问横河先生,我们看到警方下令突击20天、决战20天行动,20天把窝点都拔除,不拔除就不罢手。您觉得这样做会不会起效果,过去的打击为什么一直没有起作用?

横河:在北方,天津是作为传销的重点。关于查传销不作为警方找了很多理由,其中一个理由:30个人以上举报才能够查。那我就问一句了,你现在20天之内就要把传销从天津彻底消灭掉,根据的什么法律基础?既然要30个人举报,你肯定找不到30个人举报,你怎么可能?!所以就是一种政治运动型的打击。实际上本来用不着打击传销的方法,很简单的就是〝绑架〞。

绑架就可以治了为什么不治?这就看天津市政法委书记赵飞,他说,20天之内要消灭天津市传销。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现在是出了事情从上面压下来的。过去,从2014年他当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到2016年他所有做的事情在干什么?在抓法轮功学员,包括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有2位被迫害致死、几百个人被抓。诉江是合法的,按照中国的法律是合法的。你有这么多的时间!709律师案为什么全在天津审?就是天津有这样的政治气候。

在天津有这么严重迫害人权、大规模迫害人权的事情,警方怎么可能有精力、有时间去管传销的事情?现在就是管一下,其实也是做个样子应付一下。它真正怕的是影响中共的统治,像709律师案、法轮功学员这一些,它把他们当作真正的敌人,而传销它只是应付一下而已。

杰森:对善良的人迫害,你觉得跟你没关系,其实对整个社会是有非常大的关系。比如在这件事情上,当它把所有的精力用来抓善良的人、对社会无害的人,那么天津就成为传销的温床。你说:我不是天津人,我不会受害。不是的,传销是异地传销,山东人已经死了两个。所以我觉得,一个不公正的社会是任何人都要承受的。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点评。今天的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李文星之死   传销   善心汇   蝶贝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8-10 04:41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8-10 02:28:08

    请不要把杀人案说成是传销案。传销是商业行为,它或许违法,但和杀人是天地之别。不论什么销,都不能杀人害命。呼吁中央彻查此案,杀人偿命,所有参与者及其后台也要绳之以法。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