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人权 > 正文

为说一句公道话坐冤狱16年 兰州少校军官被迫害致死

原标题: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迫害致死
相关专题:  [法轮功人权]   2017-08-14 12:55 AM
点此看大图片
目前全球已有超过20万人起诉 江泽民。图为2017年香港七一大游行,法轮功队伍引人瞩目。(李逸/大纪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4日讯】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一二年六月在友人家串门时再遭抓捕,又被判刑六年,并在兰州监狱遭狱警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等折磨,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卒年四十八岁。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已被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



王有江坐冤狱16年,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网)

王有江一九六九年出生。他是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调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一九九八年大年三十,王有江有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身心受益。他以大法法理真、善、忍为衡量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人正直刚毅、善良无私,工作上踏实能干,技术精湛,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王有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所体现出来的优秀的品质和卓越才能,令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叹服。

十年冤狱、被迫害致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大法的运动,王有江心怀善念,数次进京为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为此,他曾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等处。

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王有江又一次进京上访,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秘密关押两个多月,遭到部队〝专案组〞邪恶的迫害,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王有江再次为法轮功上访,途中被拦截在宁夏中卫火车站候车室一整天,当夜被送进兰州市桃树坪收容所,又遭一星期的非法关押。

鉴于单位领导备受上级邪恶头目的责备,他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的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王有江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抓捕,同时抄走了数台复印机、电脑、大量耗材和资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市秘密开庭,非法判王有江十年重刑。

王有江被捕后,二零零一年元月十日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四队四号。期间遭恶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关小号,惨遭酷刑迫害,历尽魔难。当他转入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二零零一年十月,他被送到大砂砰劳改医院。

王有江被劫持到兰州监狱。狱警利用各种手段企图〝转化〞王有江。有狱警说:〝讲道理咱们讲不过法轮功,对待法轮功就是要用棍棒和械具,手段越狠越管用。〞在这种极其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到了二零零四年五月,他在看守所遭迫害受损伤的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病变:脊椎重度变形弯曲,造成身体萎缩,下肢血液不流畅,冰冷、膝关节无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后,手若不抓依托物,就会立刻栽倒,腿脚也不听使唤,每挪一步痛如刀绞,其实已经不能行走。只能躺在床上,可是无论怎样躺着,都时刻承受着抽筋剔骨般的疼痛。

到了零四年底,他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双手开始麻木,伴随手无力,甚至连吃饭的筷子,喝水的杯子都拿不住了。颈椎僵直,头也无法自如转动,医生诊断的是〝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目前医学界尚无法医治的疑难顽症,此病十患九瘫,终身无治,称为不死的癌症。原本风华正茂的王有江,在长期遭受无辜的酷刑迫害下,已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即使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王有江仍平静而严肃的正告恶徒:〝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为了私利出卖良心,助恶为虐,必然害人害己,善恶有报是天理。邪党恶警是在借你们之手迫害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如果你们不听劝告,我的命你们随时可以拿去,但修大法的这颗心谁也动摇不了。〞几个负责的刑事犯紧张的向恶警作了汇报。从此恶警把他禁闭在小号室里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监狱又以〝奥运〞为藉口迫害狱中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两次被关进小号,一次十五天,并且半年不让家属接见。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折磨,王有江的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但稍一好转就又被关回监狱。王有江的父亲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来探视儿子,却又一次被拒绝。五监区教导员肖斌说:〝刑事犯可以,法轮功不行,王有江更不行,因为他不〝转化〞(即放弃信仰)。〞

短暂的〝自由〞


如影随形的迫害伴随了王有江整整十年,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才结束了噩梦般的冤狱经历。年已七旬的老父亲十年来往返兰州永登之间奔波探监,在苦难和压力下数次住进医院。

王有江和他的前妻是大学同学,他的前妻也是一名军官,她通过王有江的修炼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正义,十分支持他。但王有江被冤判了十年,在痛苦的煎熬和巨大的打击下,她被迫选择了离婚。王有江曾经令人羡慕的幸福美满家庭,却被共产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

王有江从十年的非人折磨中闯了过来,出狱回到永登,终于和父母家人团聚了。由于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王有江出狱后仍然行走缓慢,颈部僵硬背部弯曲,很长时间手握物品颤抖不止,身体虚弱。通过不断的修炼法轮功,王有江的身体神奇的逐步恢复。

然而中共恶徒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在他出狱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当地(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派出所、司法所及社区等恶人不断的上门骚扰、恐吓威胁、软硬兼施,继续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致使他无法正常生活。特别是他年迈的父母,屡次遭到干扰和惊吓,精神高度紧张,每一次把那些人打发走后都身心疲惫,坐下来全身有一种虚脱感,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拜访朋友、再遭六年冤判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兰州市中共政法委、〝610〞伙同兰州监狱邪教科等数人闯入王有江家中骚扰,以他还没有〝转化〞为由,企图伺机再次对他实施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王有江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来到兰州。六月二十八日他到法轮功学员陈洁的住处拜访。下午四点,兰州市城关区分局国保大队的陈志凯突然带领二十多人来到陈洁的出租房前,砸碎玻璃,强行打开门一拥而进,冲上来将王有江两个胳膊拧住猛地将他往地下摁,压的王有江一瞬间出不来气。陈淑娴、陈洁姐妹对警察说:〝这是一个残疾人!你们这样对他,出了问题你们负责任吗?〞这些人才稍微松了一下。

王有江给他们讲事实真相,现场指挥的人是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长任某,手指着王有江恶狠狠的说:〝不允许你说话!〞将他的两个胳膊扭在身后并抽了裤带将他捆绑紧,然后用胶带将胳膊再缠捆结实。并用同样的方法捆绑陈洁姐妹俩。之后恶警开始非法搜查,把屋里翻的一片狼藉,抢走了包括两千多元现金,五万多元的存折、电话卡及电脑、打印机等众多物品。随后就将他们三人劫持到兰州市城关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年迈的父母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八月十六日才接到通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知法犯法,以所谓〝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抓捕了王有江,将他劫持到兰州市文化宫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二监区迫害。

王有江在控告书中揭露道: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违法强闯民宅,违法抄家,并刑讯逼供。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到七月二日晚七时多,王有江一直被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在历时四天三夜刑讯逼供中,审讯的人四人一组,两三个小时换一次。警察还用〝熬鹰〞酷刑, 不让他睡觉、休息,并用强光灯照射、热烤王有江的脸部和双眼,导致从未有过高血压病史的他从此血压居高不下,被送大沙坪新桥医院(即甘肃省兰州市大砂坪劳改监狱医院)住院七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王有江接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的起诉书,中共欲非法开庭。他从看守所带出消息,希望关心他的亲朋好友为他聘请律师,家人委托北京律师为王有江做无罪辩护,当律师要接见当事人时,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接见。同时遭到兰州市城关区公检法机构设难阻止,以荒谬不实的理由百般拒绝律师介入此案。

十一月二十四日是个双休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庭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王有江、陈洁、葛青春、卢月玲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庭审草草了结。当家人质问为什么不通知被告人家属而秘密开庭时,法官刘冬郁抵赖道:〝刑事案件不通知,其它的我不知道。〞〝你们愿找谁找谁,想到哪里告就到哪里告。〞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王有江又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六年。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及其办案人员口口声声说是他们按法律程序办案的,却不接当事人律师的委托书;家人对看守所内情况及案件进展一无所知,也不被允许探视,一年半的时间里,家人数次奔波往返于法律机关和城关区法院,国保大队、公安局、城关区法院、检察院,不断的打电话询问案情,但屡遭他们的阻挠与欺骗、刁难。

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王有江又被关押到兰州监狱五监区。狱警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时常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

王有江受到的迫害包括:
1. 恶警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2. 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
3. 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
4. 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
5. 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
6. 不让洗澡、洗衣服。
7. 包夹犯人24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王有江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兰州监狱高压迫害下脑出血,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抢救,当时没有通知家属,直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兰州监狱八月二日才匆忙通知家属。家属拿到了一张有兰州监狱第五监区张姓队长签字的病危通知书。这个队长欺骗家属说:你们在这个纸上签个字,就可以去看王有江了。家属签完字后,这个队长拿着纸走了,也没有让家属见王有江。

王有江被迫害的左半边身体偏瘫,脖子僵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人坐在轮椅上很消瘦。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人已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

关于法轮功学员王有江遭迫害详情,请参考明慧网报导《前少校军官在兰州监狱惨遭迫害》、《兰州法院构陷少校军官:避律师、偷开庭》、《历十年劫难 少校军官王有江又遭庭审陷害》等。

——转自《明慧网》(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导)

(责任编辑:凯欣)







2017年香港七一大游行,法轮功队伍引人瞩目。(李逸/大纪元)




相关标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8-14 12:55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8-14 06:57:14

    共匪不亡,天理難容!天滅中共!天佑中華!

  2. 新唐人网友2017-08-14 04:08:37

    假话说尽﹑恶事做绝﹑道貌岸然﹑蝇营狗苟﹑伤天害理﹑坑蒙拐骗﹑吃喝嫖赌﹑烧杀掳掠﹑祸国殃民﹑灭绝人性﹑丧尽天良﹑无恶不做﹑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罄竹难书的中国共产党!!! 血债﹑冤债﹑孽债累累!!! 真正的恐怖分子! 真正的恐怖集团! 真正的恐怖组织! 真正的邪教! 真正的邪党——中国共产党!!! 人神共愤的中国共产党!!! 全民共诛之!!! 苍天必灭之!!! 以血还血!!! 以牙还牙!!! 血债必血偿!!! 中国共产党!!! 罪孽深重!!! 寿数必尽!!!

    千古罪魔毛泽东,万世人渣猪狗不如.

    毛泽东﹑邓小平﹑李鹏﹑江泽民等等这一类人渣!历史的罪人!将永远被钉在人类历史罪恶的耻辱柱上!遗臭万万年!

    全大陆以及全世界还有良知,还有人性的炎黄子孙,我们大家一起行动起来,从我们自己做起,从我们自己身边点滴小事做起,将残忍﹑奸诈﹑歹毒﹑邪恶﹑万恶不赦的万恶之源——中国共产党彻底打倒﹑催毁﹑消灭﹑连根铲除!还我炎黄子孙以及中华大地一个美好未来!这也是造福于全世界!造福于全人类!
    (对残忍﹑奸诈﹑歹毒﹑邪恶﹑万恶不赦的中国共产党决不可用忍来对待,必须行动起来!彻底打倒﹑催毁﹑消灭﹑连根铲除!)

    周恩來——助纣为虐的奸佞之辈,必将遗臭万年!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