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九天剑:邪教发出末日信号(上)

2017-09-12 06:23 PM
点此看大图片
大裤衩评论员教大家如何辨别邪教,谁想到立马有网民揶揄:〝这不是中共吗?〞〝你这是在骂我们敬爱的(共产)党吧?!〞我看真可能是高级黑(网络截图)

这个话题有点吓人哈,又是邪教,又是末日,可能让人一激灵。你要问邪教叫啥,那真是臭名远播:共产党。其中最臭最丑最邪的,中国共产党当之无愧、举世无双。


说它是邪教,其实不过是给它正正名。它自称党,我看是妄想揪着自己头发飞起来。虽然,先有2000多年前孔老夫子《论语》曰〝君子群而不党〞,蔑贬之意明显;而后又有北宋名家欧阳修着《朋党论》为范仲淹辩曰〝不必以朋党为讳矣〞,开脱之词亦在,不过褒也好贬也好,都是祖先观党之论,到了当代意义上的政党,稍微正常点的都和中共邪教不沾边。

不信你再看国际政治学家们对政党给出的几个定义:选举工具;谋求公职的工具;人民控制政府的团体;人民利益的表达渠道……它长得像哪个?

所以我说它根本不是党,就算努力披张党皮,乔装成个党,还是无法与人间党接轨。掀开皮,底下的瓤还是教。尴尬的是,它又没法公然宣称是教,因为全世界公认的正教就那几个,它坏的流汤,谁承认它啊?可你让它明面上承认自己是邪教它又不甘心,只好几十年在邪教/邪党间扭捏作态。

不管是党还是教,非正即邪。正派的党由选民推举,为民服务,受民监督,邪恶党一党独裁,镇压民众,自我〝监管〞;正教讲究善信、真诚,邪教只信自己、相互倾轧;正教信神仁德,珍惜生命,邪教狂暴嗜血、杀人如麻。你看那个ISIS,动不动斩首无辜,引爆人弹,驾车轧人。中共无非比那些匪帮更会骗更会装。

你看赵国毛一代,一生说了多少假话,骗了多少〝忠臣〞,用了多少奸人?再看邓二代,对毛痛哭流涕称〝永不翻案〞,毛一挺尸立马变脸翻车;拍胸脯发誓〝我是人民的儿子〞,扭脸就令共军驾坦克血洗长安街去了。

最催吐的就是那个癞蛤蟆〝三代婊〞。明明是个汪伪副部级汉奸的儿子兼日军特务,江泽民一看共匪要得逞,立时将自己过继给死去的共党二叔做儿子,三混两混,此淫棍竟离奇坐上共匪一把交椅!让多少明真相的党员党干捶胸顿足深感奇耻大辱!这还不算,这廝任上竟不怕被中国人民碎尸万段吐沫淹毙,把我国100多万大好河山无偿送给苏俄!为的是不被叶利钦、普京说出自己卖身克格勃、睡了苏联女特工的丑史!更奇葩的是,卖了那么多国土,一看要遭新当局清算,多次转嫁危机,玩命煽动无脑愤青不断出街反日反韩〝爱国〞,翻来覆去追要一个无人居住的弹丸钓鱼小岛,砸同胞的私产日系车、韩系车、超市,甚至不惜打破同胞脑瓜血洒当街!至于此蛤蟆淫心大发,动不动暗渡海军招待所临幸湖南籍国母的陈仓……完全是恶心到家的政治局A片!

不说了不说了,谁有止吐葯?

这么个群贼作恶的平台,你说它是党?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是不认。推举它为史上世上最大邪教,也是在我不得已捏着鼻子研判之后,结果发现它真能和〝邪教〞严谨对接,具足邪教一切特征,说到底,就是个地地道道、如假包换的邪教。

1978年11月18日,美国旧金山的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在南美洲圭亚那的〝琼斯镇〞(以其名命名),命卫队枪杀美国国会派去调查的参议员利奥・瑞安后,自知罪责难逃,胁迫913名追随者,包括276名儿童,与他一起为〝社会主义的荣耀〞自杀。

当年事发后,中共媒体大肆报道,用以证明美国的腐朽和堕落。1999年中共江蛤蟆政府镇压法轮功时,又企图将法轮功抹黑成与人民神殿教一样的邪教。但据旧金山媒体揭示,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是个共产党主义信仰者。评论员兰述指出:琼斯1977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直言不讳称〝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毛泽东〞。他还在传教过程中讲他是列宁投胎转世。

人民圣殿教信徒生活极其贫穷,琼斯却享有特权:以共产主义的名义,占有信徒的劳动成果,随意与任何女信徒性交。兰述说:〝他在那里搞的那一套,基本上在文革时,我们在中国大陆看到的没什么两样。他的信徒每天就像在劳改营一样,工作下来,还要斗私批修,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从中国学来的,从毛那里学来的。〞

40年过去,怎么看人民圣殿教怎么和教人向善的法轮功无从比对,可怎么看怎么和抹黑法轮功的中共如出一胎。

邪教,研究者是这样定义的:就是利用宗教及其他文化形成反社会的学说,并以此作为对他人精神控制的手段,实施危害社会行为的极端团体。

学者定义文绉绉的,力求严谨无漏,若让我们斩妖除魔剑客翻炒一下,就粗糙了,但尽量话糙理不糙吧:

美国心理学家史蒂夫・哈桑 (Steve Hassan) 专事精神控制研究,对邪教的定义和特征研究较具代表性。在2000年出版的《释放束缚:使人们能够为自己着想》一书中,他分别从四个方面对邪教作出描绘。下面节选原著//笔者照镜本朝:

行为控制


居住环境,家庭,同居者,往来者受到规范//户籍制、实名制、划分低端人口

食物受到规范//早年砸锅吃食堂,近年特权特供

教义的授课及组织活动//党课、组织生活会、党团宣誓活动

主要决定不能自作,必先取得批准//汶川大震,蛤蟆不允,共军不敢救灾

须要汇报思想//定期写思想汇报,随时报告党你在想什么,不能脱轨

有责罚制度//不听话就处分、降级、开除、判刑

信息控制


使用谎言,控制消息,歪曲信息//真理部、防火墙、五毛团队三位一体

减低教外信息的散布,包括对教批评,使成员过度忙碌以至无暇接触外界//上班被党委管着,下班放学被党媒骗着,周末被书记洗脑,有点姿色的被劝上床洗

形成教内外对垒局面,教主决定谁人可知什么//抵制一切敌对信息,和中央保持一致

鼓励教徒互相举报,成立相互监督制度//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是典范

广泛宣传使用教义教派信息//言必称党的方针政策,室外挂标语,室内教主像

将教义定为真理,宣扬非黑即白的两元思维论//马恩列斯毛不可批,普世价值不可取

使用特殊语言代替常规的思想表达//党性猖獗,人性泯灭

使用冥想,咏唱咒语和祷告//唱红歌,背价值观,新婚之夜抄党章

不容纳别的信仰//马列之外都归到异端邪说,不许法轮功信真善忍;信天主教的也必须信党产〝三自爱〞

情绪控制


使人的感受受到控制//〝没了共产党,我们怎么办〞

相信所有问题都是自己错而高层不会错//不是党不好,是贪官酷吏不好

过度夸大罪恶感//电视审判贪官痛哭流涕:辜负了党的培养

过度夸大恐惧,怕自我拿主意,怕外界,怕敌人,怕失去救赎,怕离开教派,怕遭否定//党制造恐惧,让你离不开;老人倒地不敢扶,被冤枉了还跪地求饶,一平反就感恩

公开悔罪


出现非理性的恐惧,比如害怕领导人,害怕离开,不会反驳领导,如离开即对前途无信心//礼堂着火,宁肯烧死孩子也〝让领导先走〞,怕得罪领导怕到变态

教外没有快乐可言,故不能离去//无神论宣传让党员把党奉为〝神〞

离开即有祸//党员为特殊阶层,好事优先,犯罪减一等。体制让成员不敢离开

对离去者杯葛//你不能主动退党,只能党开除你,不积极要求入党就是不求进步,离开它就是叛党

看完了邪教对比共党,您同意我说它们很像双胞胎了吧。进一步说,我觉得共党更甚于传统邪教,是横行于人类的终极邪恶代表。(待续)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标签
   共产党   邪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9-12 06:23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9-13 07:41:21

    共产邪教必亡!

  2. 新唐人网友2017-09-12 08:34:01

    这篇文章说的解气!!!!我恨不得逐字逐句的发到微信朋友圈里!

  3. 新唐人网友2017-09-12 06:04:11

    假话说尽﹑恶事做绝﹑道貌岸然﹑蝇营狗苟﹑伤天害理﹑坑蒙拐骗﹑吃喝嫖赌﹑烧杀掳掠﹑祸国殃民﹑灭绝人性﹑丧尽天良﹑无恶不做﹑万恶不赦﹑恶贯满盈﹑罄竹难书的中国共产党!!! 血债﹑冤债﹑孽债累累!!! 真正的恐怖分子! 真正的恐怖集团! 真正的恐怖组织! 真正的邪教! 真正的邪党——中国共产党!!! 人神共愤的中国共产党!!! 全民共诛之!!! 苍天必灭之!!! 以血还血!!! 以牙还牙!!! 血债必血偿!!! 中国共产党!!! 罪孽深重!!! 寿数必尽!!!

    千古罪魔毛泽东,万世人渣猪狗不如.

    毛泽东﹑邓小平﹑李鹏﹑江泽民等等这一类人渣!历史的罪人!将永远被钉在人类历史罪恶的耻辱柱上!遗臭万万年!

    全大陆以及全世界还有良知,还有人性的炎黄子孙,我们大家一起行动起来,从我们自己做起,从我们自己身边点滴小事做起,将残忍﹑奸诈﹑歹毒﹑邪恶﹑万恶不赦的万恶之源——中国共产党彻底打倒﹑催毁﹑消灭﹑连根铲除!还我炎黄子孙以及中华大地一个美好未来!这也是造福于全世界!造福于全人类!
    (对残忍﹑奸诈﹑歹毒﹑邪恶﹑万恶不赦的中国共产党决不可用忍来对待,必须行动起来!彻底打倒﹑催毁﹑消灭﹑连根铲除!)

    周恩來——助纣为虐的奸佞之辈,必将遗臭万年!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