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横河:台湾黑帮为何替中国新歌声出头

相关专题:  [黑帮乱台 中共幕后操纵曝光]   2017-10-07 03:32 AM

(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一场流行的音乐会演变成了富有政治色彩的统独之争,进而又有暴力集团的卷入,这就是这个星期发生在台湾国立大学的中国新歌声事件。中国新歌声在台湾大学的演出出师不利,在学生的抗议声中被迫取消了演出。这场看似简单的文艺演出真的是统战的手段吗?然而令人蹊跷的是抗议刚刚停止,学生就遭到 了黑帮暴力集团的攻击,酿成了流血事件,那么这些暴力团伙和演出主办方背后有什么样的关连呢?我们今天就来分析一下。

在节目的过程中和以前一样,您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或者通过Skype,及电子邮件向横河先生提问或者是发表您的看法,那么我们的热线电话是 415-501-9771;大陆的听众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5-20100;用Skype的朋友可以查找我们的Skype帐号:hhpl, 和我们沟通;我们的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横河先生,大家都知道这次学生抗议,起因是台大的国际标准田径赛场被损坏,再加上因为它租的时间很长,会影响学生使用场地长达一周;后来这个抗议 就演变成了有政治色彩的反统战活动,口号也从〝还我台大田径场〞变成了〝统战活动退出校园〞。那么一场流行音乐会为什么会被台湾大学生看成是统战活动,是 不是学生担心过多,借题发挥?

横河:我想这不是学生过于担心,从各方面来看,这都是一场统战活动,中共对港台的活动,你像到了市一级,因为这是两个城市的,所谓市一级之间的交流,这个任何活动都是有政治目的的,没有说纯粹文艺、纯粹艺术的,这是第一。

第二,就对中共而言,不仅是在对外,对内也是这样,所有的文艺活动都是为中共政治服务的,这个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以来,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在自己统治的内部,它都没有所谓不参与、不涉及政治的纯艺术或是纯文化活动,更不要说对外输出了。你看最近一段时间在中国大陆国内对于电影的封杀,其实也是很明显的。

第三就是,堂堂的国立台湾大学,在国立大学举办活动,居然接受了一种名称,就是这个名称不伦不类的,而且是高度矮化台湾大学的,这个名称改成了什么呢?〝台北〞台湾大学,这就是说已经不仅仅是中共方面的统战了,而是主办方已经接受统战了,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那么我想台湾台大的学生可能对中共以前过往的历史可能没有这么了解,但是他们的确非常不满意的就是说,用台湾人的税金办了一个大陆的活动,然后海报上连台湾的字样都没有出现,那显然是在意识形态上把台湾当作了大陆的一个省。但是国内也有这种看法,他认为这种反应是台湾人自卑的表现。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横河:如果说台湾把国立台湾大学叫做台北台湾大学有反应说是自卑的话,那么中国大陆的自卑情绪就要更严重的上百倍都不止,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出现一 个中华民国的国旗都要提抗议,而且不仅是政府提抗议,就是民间的一些活动的参与者、领队都会提抗议,甚至退赛,退出比赛,退出这个活动,如果这种反应属于自卑的话,那么中国大陆实际上所有的活动都是被人称为〝玻璃心〞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信的表现。

另外一方面就是,台大学生应该不应该不满意?中共对台湾的矮化和公开羞辱是一贯的,从1972年中共到了联合国占了联合国中国的席位以后,它体现的是主要在国际社会,打压中华民国的名称和中华民国有关的任何东西,从联合国到各级国际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还有国际的体育活动、文化活动、政治活动等等都是这样。

而且参与封杀台湾的、矮化台湾的不仅仅是外交人员,还有就是国家的官员,而且包括一般的就是业余的,或者是专业的非外交的人员。本来你就是参加一场比赛嘛,那个事情根本不该你操心的,就是说实际上是对台湾实行这种无缝隙的封杀。所以台湾在国际上参加各种活动,基本上打的牌子都是〝中华台北〞。

但是呢,像这次的活动,就是进入中华民国的实际控制区台湾,而且在公开活动当中这样矮化台湾的,据我所知可能还是第一次,也许有人知道,但可能没闹成这么大。

在国际活动当中,你比如台湾举办的这次大运会有类似的表现,但是这个有所不同,是因为这个大运会虽然台湾是主办方,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国际组织主办的,这是遵守国际组织的相关规定,不管这个规定有多么不合理,这个我们暂时不考虑。

这次中国新歌声的活动是一个双边活动,应该是对等的,就是不存在这里有个国际规定,或者是国际组织的规定,这个等于就是说在台湾、在中华民国的地界内,自己把自己给矮化了。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说它是在中华民国的控制范围内第一次做成了这样类似的一个活动,但我们知道这个中国新歌声它其实已经是第三次在台湾搞活动了,那前两次并没有出现这种问题,当然前两次媒体报导也比较少,这显然它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为什么这一次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呢?

横河:前两次搞可能是比较悄悄的搞,或者是说它没有接触到,就是在台湾自治的这种声音比较强烈的地方是在台大,台大历史上,这个有点像中国大陆在共产党统治之前,你像清华、北大它都是学生运动比较领先的地方,而且它的观念方面比较敏感。

主持人:确实是精英的一批。

横河:对,对于政治问题比较敏感,当然1949年以后,清华、北大就失去了它这种能力和它的特点,但是台湾的一些学校还是保留下来了,所以我觉得 这个跟这次举办活动在台大有直接的关系。我想如果是在一个其它的机构里面,也许不抗议,亲共团体就不会来使用暴力,那么这样的话可能就不会引起媒体这么高 度的关注,我想这是有一定关系的。

主持人:那么这次的活动因为台大学生的强烈抗议,活动最后被取消了,如果事件到此为止,大家可能就把它当作一个普通的事件来看,结果戏剧性的是这个活动刚刚取消,这几个学生刚刚走出校园就被一群可以说是黑社会势力的殴打,参加殴打学生的这个团体叫〝中华统一促进党〞,这个听名字就知道它是比较倾向于说跟大陆统一的,那么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它的背景?

横河:对台湾的社团情况我不是非常了解,但是被在媒体上讨论或者是惹出事情比较多的,最亲共的团体我知道的有两个,如果说我知道有两个的话,那这两个就是非常有名的了,一个就是这次闹事的〝中华统一促进党〞,还有一个就是〝爱国同心会〞,这个爱国同心会主要是在101门口攻击法轮功著名的。

另外一个中华统一促进党,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党,它是张安乐,他更为人知的这个绰号叫〝白狼〞,这个人是竹联帮的元老级人物,2004年的时候,他在大陆广东的黄花岗创立了一个〝保卫中华大同盟〞。第二年,就是2005年,就在台北注册,改成现在这个名字〝中华统一促进党〞。

这个党经常卷入暴力胁迫事件,这些胁迫事件还不仅仅是政治性的,还包括有黑社会性质的敲诈勒索,但更多的是政治性事件,你像这次台大抗议统战以后,他们实施暴力,这就是属于典型的政治事件。

这里就要介绍一下张安乐本人,在台湾知道他的人比较多,但大陆可能不见得这么多。他是在江南事件当中出名的,〝江南〞就是刘宜良,台湾作家旅居美 国。1984年的时候,竹联帮的陈启礼和吴敦到美国来,他们来干什么呢?据说是受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局长汪希苓中将所托,刺杀刘宜良。这两个人因为接受的是官方的命令,他们自己是竹联帮的,怕回台湾以后,万一政府不认帐怎么办?所以他们就留了一卷录音带,留在张安乐这个地方,张安乐当时在美国,他又是原来竹 联帮的成员,所以就相信他。就是如果他们被抓了,这就有保险。结果陈启礼和吴敦回到台湾以后就被抓了,以谋杀〝江南〞罪名被抓起来了。

主持人:果然被他们料到了。

横河:对,就抓了。这样一来,张安乐就在美国把这个录音内容公布出来了,一公布出来舆论哗然。因为当时这一公布以后,美国政府和台湾政府都非常尴 尬,就是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张安乐后来在美国被以贩毒罪判了15年。但是这个要注意,这个很可能是真的,并不是说可以像在大陆一样的,给你硬安一个假罪 名,为了一个政治目的,他贩毒很可能是真的。后来10年以后提前释放回来台湾。回台湾以后又涉嫌犯罪活动被检方调查,这一次犯罪活动是刑事犯罪活动,就是黑帮活动,结果就逃往中国大陆经商。

当时逃往中国大陆据有些报导,说是经过国台办安排的。在大陆流亡17年,2013年的时候主动回台湾,经过一年调查以后,以证据不足和某些罪行已 经过了追溯期,宣布不起诉,所以他在台湾就算安全,就不再被通缉了,就这种情况。所以他既有黑帮的背景、就竹联帮的背景,又有跟中国大陆,在中国大陆经 商,和中国大陆官方有很多密切的关系。这一次他回台湾,究竟在台湾要执行什么任务?我们看他在台湾组党,组一个中华统一促进党,很显然他是带着任务回台湾 的。

主持人:这么听起来这个事件确实就比较复杂了。这一次流血事件发生之后,直接指挥和使用暴力的这几个人,就是刚才您讲到的白狼(是白狼次子张 玮),还有另外的4个人,会被移交司法。台湾的刑事警察局同时还加强了扫黑活动,他们公开说的原因就是近期有帮派分子包装成特定政治团体,加入政治性抗议。他的意思就是说黑帮已经成了一种政治势力了,是不是这样?

横河:是,这个就是很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黑帮分子去建立一个政党,建立一个政党以后,这个政党就作它的前线,就是它的外表包装,好像这个政党就合法了,因为黑帮本身它就是不合法的,从事洗钱、从事敲诈勒索,它就直接参政了。

竹联帮它本来是一个地下帮派,中华统一促进党就是其中的像张安乐这些人物组成的一个政治前线。虽然张安乐自己早已宣布退出竹联帮了,但是呢,他的 主要的人脉关系和它的动员能力是在两个系统里面,一个是黑帮帮派里面,还有一个是红色中共,但是另一部分力量不见得他可以直接指挥,那是要藉助中共的力量 来指挥的、来调动的。

从中华统一促进党和爱国同心会的运作来看的话,它们都是属于同一种性质。其实还不只是这些,这两个党派,在美国、在香港,凡是直接了当为中共利益服务的这些亲共团体,它很多都具有黑帮色彩。你比如说纽约,纽约的某同乡会非常亲共的,一直替中共在非常卖力的办事情的,包括打压不同团体,甚至打压法轮功团体、信仰团体、还有民运团体。这个同乡会,在美国专门有人出书,就是介绍它历史的黑帮背景。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事情一般人可能想不通,为什么黑帮老是跟中共的海外活动联系?一个是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最黑的黑帮。不过这里我要说一点, 我们在这里讲的黑帮、或者黑社会的话,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用一个词来进行比较。其实中共是比所有的黑帮、黑社会都要黑得多,所以用黑社会、黑帮来比喻中共的话,实际上对黑帮、黑社会这个名词和这个团体是不公平的,就是有污辱他们的意思,因为中共比他们坏很多。但是这里我讲的这个过程当中要提到,没有办法,只 能这样去做比较。

中共从纲领到行动其实都是一个结合体,什么结合体呢?就是邪教和黑帮的结合体,邪教就是它的信仰,共产主义信仰,在全世界你看造成1亿人的死亡共产主义运动,你说怎么能不是邪教?又是黑帮的结合体,那个手法、很多方面都是属于黑帮性质的。

你可以看到中共到现在已经在中国大陆执政68年了,明天就是68年。它还没有办法、也没有这个意愿,在自己的统治范围之内,哪怕实行最起码的法律,就是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你像迫害法轮功18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还是属于政治运动型的迫害;709律师案从电视认罪到强制失踪,全都是违法 的,王全璋律师到今天还音讯全无,这是一般黑帮做不出来的,但它的手法毫无疑问的就是黑社会手法。

第二就是在海外,一般说有信仰、有正义感的、还有有身分的人士,哪怕他没有什么信仰、没有正义感,但他有了社会地位、有了社会身分以后,他不会去轻易当中共的暴力打手,就是他可以为中共做一点事,但他不会去直接到街上去打人,这个不会做。所以它必须要有一批这种人去干一些一般有身分的人不愿意去干的事情,这就是亲共团体做的。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在一个民主国家,利用民主国家的法律上的漏洞、或是在观念上不能够对中共的这种行为有清醒认识的 人,在这种情况下就制造社会动乱、打击不同意见和观点,特别是制造暴力恐怖。

就是说虽然它人很少,但是它做出这个气势很大,而且它跟你死搅蛮缠,所以使得一般人因为怕被他们缠上,因为你缠上了就是大麻烦了,所以一般人就会躲着他们,它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管这些亲共团体是中共自己组织的,肯定有一部分中共自己组织的,你像白狼就是中共派它去组织这个团体的,无论是自己组织的、还是收买原有的团 体,其实都是能被钱收买的,都能够实施暴力的,什么人呢?就是像黑帮分子、或者有黑帮性质的、或者有黑帮倾向的,这一些就最合适了,这就是为什么凡是亲共 团体都和暴力有直接关系,就这一个原因。

第二个,我记得在香港移交之前,为了移交过程顺利,中共当时动用了香港的黑社会,就是用黑社会来维持移交过程当中,就是维持秩序,就是可能出现动乱的话,由黑社会来维持秩序。当时中共的公安部长陶驷驹就说过一句话,说黑社会也有爱国的,就引起舆论哗然,其实不用哗然,哗然是不了解中共,中共历来如此,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主持人:好,听众朋友,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中国新歌声在台湾的校园事件,为什么会有黑社会势力的卷入?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电话,或通过 Skype来发表您的意见,或者是向横河先生讨论。我们的热线电话是415-501-9771;在大陆的听众可以打950-405-20100;或者通过 Skype和我们联系:hhpl。

我们大家都知道台湾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有言论自由的,虽然共产主义在国际社会它并不被广泛的接纳,但是这些亲共团体它是不是也应该有他们的言论自由?包括它亲共的自由?

横河:这里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亲共团体它不仅仅是言论,一般都伴有暴力,这一次就是典型的。其实警方早就应该对这些亲共团体在其它场合实施的暴力进行调查和处理的,该起诉就起诉,该法律制裁就制裁,这样它就不敢乱动了。以往的放任和有法不依、纵容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像101大楼前面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持续那么久,警方不作为,对于亲共团体的暴力实际上起到了鼓励的作用,这是一个。

第二个,即使在民主国家的话,其实言论自由也是有边界的。比如德国法律就严格禁止纳粹团体、纳粹标记和纳粹言论,它是禁止的,它法律就规定的,你 说了就是犯罪。台湾是民主政体当中比较特殊的,它处于一个不仅仅在国际社会被封杀的地位,而且是处于被不停的渗透和控制的情况,国际上处于类似地位的国家几乎没有。

你像北朝鲜和南朝鲜对立,但是这两个国际地位正好相反,南韩它是国际社会的一员,而北朝鲜是极度孤立的,南韩它没有外交困境。当年东西分治的德国也是这样子的,东德属于社会主义阵营,西德属于自由社会,在国际上它不存在被封杀、被矮化、被孤立的问题。只有以色列的情况稍微有一点类似,以色列处于四 面为敌、四面都是敌对国家的情况下,但是以色列它保持了实行了民主制度,那么这一点是比较特殊,稍微有一点相像。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以色列,刚才您也提到了台湾的情况跟以色列又不完全是一样。这次因为事情闹得比较大,台湾的各方都在反省检讨,从警察到学校的管理方、到市政府、到国家政府,都在检讨。我们看到台湾起码从学校方的检讨来看,它只是强调说以后出租场地的过程要透明化,要跟学生更多的沟通。

从您刚才的分析来看,其实更严重的情况是中共对台湾的渗透,从学生的抗议来说,也是从这个角度是更严重的。好像说台湾的政府或者掌权的这些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说他们就故意回避?

横河:我觉得两方面可能都有一点。第一个,对中共认识最清的是蒋介石蒋委员长,他认识很清,蒋经国也是有所认识。但是台湾一旦走向民主以后,它就 一下子走到了一个像美国式的民主,就是完全开放,那这种完全开放对台湾来说实际上是不适应的。刚才我讲了,台湾面临的困境和美国完全不一样,当然美国也有同样类似的问题。

台湾对于中共这么一个大敌,而且随时准备消灭它的大敌压境的时候,它是处于不设防状态的,就是说在这种方面台湾应该要…,现在过了几代以后, 隔了一代就差很多,不能说他们完全是被中共收买,但是多少都有一点,因为统战嘛!它老是在那里弄,它总有很多成员,而且这么大的经济联系在这里头,但是也确实隔一代,只要没有战争,隔一代警惕性就会降低一点,隔一代就降低一点。所以我觉得对于台湾的政界来说,全民和政界都必须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为什 么呢?因为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如果大家民众都认识到了,那么对执政者、对于民选官员就有压力。

主持人:那我想因为中共现在对台湾的统战手段也就比较,用一种新型的手段,比如像这一次中国新歌声的表演,它就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用比较软化的方式来进行攻击。那很多人其实觉得无所谓,他说我也不可能看一场演出,我就变成去赞成中共统一台湾,您怎么看呢?

横河:这个所谓的统战,还有矮化台湾,它在点点滴滴当中进行的。比如说你看一场演出不会受影响,但是你去看演出的时候,这时候所在主办单位的名称所在地已经变了,国立台湾大学变成了台北台湾大学。这实际上就是中共又跨进了一大步,你去看了你就承认它了。所以我觉得台湾在这一方面应该特别注意,在细节上要立法,非常重要的。

你比如说中资对某些领域的投资和控股,你就必须要严格控制限制,像美国一样,像高技术、敏感基础和信息要限制出口。还有一个,媒体应该严格控制,立法不能接受中资,和中资控股的公司,你不能接受。

另外一个,还要立法禁止中共的某些标记和团体,比如说在中国大陆,青天白日旗就是非法的,它就可以把你抓起来;那么台湾也应该禁,中共的五星旗绝对可以立法来禁止的,因为中共没有放弃对台湾吞并的意图,台海两边的交战状态并没有完全消失。就像德国一样,有些东西就是要禁。

比如直接拥护中共的口号标语就应该禁,像中华统一促进党和爱国同心会的活动当中,经常会打出中共的五星旗,这个应该是彻底立法来禁止的,就这些方面。比如说还有禁止在中华民国的土地上任何矮化的名称非法,这个要立法。你像主办单位把这次国立台湾大学改名为台北台湾大学,如果有相应法律的话,就可以起诉它。这样的话,在法律上防止中共不管以什么角色、什么形式来进行统战的话,可能都能够去抵制它了。

其实我觉得主流社会主要政党和民间它必须认识到,对中共不管你怎么让步是没有底的,中共都会得寸进尺永远的一直压下去,直到把台湾彻底的压垮,把台湾彻底变成中共独裁统治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台湾整个社会必须认识的问题。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标签
   横河   台湾黑帮   中国新歌声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0-07 03:32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