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私密档案 > 正文

[秘档] 林彪外逃真相:毛给他准备了飞机

作者:武德山
相关专题:  [欺世谎言]   2017-10-10 05:32 AM
点此看大图片
1971年9月13日前后,林彪所乘飞机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附近,机上人员全部死亡。(网路图片)

编者按:1971年发生的林彪九一三事件〞,被称为中共最大的黑幕谜案。中共一直是从维护政权的角度来修改历史,如果揭开真相,重评林彪,中共苦心维护的周恩来的正面形象会遭到破坏,而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也会随之受到更大质疑。据专家调查,林彪案的很多关键证据,都被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销毁,还原历史非常之难。


本文有些未公开的内部档案,其中流露出的史实,应该能佐证民间的流传与猜测吧。

毛泽东发起批陈整风,乱中找机会打倒林彪

林彪不肯就范的强硬态度,使毛泽东的计划不能进行下去。毛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还是掀起一场大的斗争运动,找机会打倒林彪,他决定给江青委以重任。

1970年11月6日,经毛批准,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成立中央组织宣传组的决定》,中央组织宣传组设组长一名,由康生担任,设组员若干名,由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纪登奎、李德生担任。中央组织宣传组管辖中央组织部、宣传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新华总社、中央广播事业局、《光明日报》。〞康生这个组长是挂名的,纪登奎、李德生各有军政要职,实际也是挂名。中央组织宣传大权落在江青手中。这个组织是中央书记处的雏形,是与〝军委办事组〞相对抗的〝中央办事组〞。

11月16日,经毛批准,《中央办事组》起草了《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传达陈伯达反党问题的指示》。指示中说:〝在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采取了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制造谣言,欺骗同志的恶劣手段,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1]〝批陈整风〞运动由此展开。

1971年2月20日,军委办事组对毛批评军委座谈会不批陈的问题写了检讨报告,毛在报告上批示:〝你们几个同志,在批陈问题上为什么老是被动?不推一下,就动不起来。这个问题应该好好想一想,采取步骤,变被动为主动。〞〝为什么老是认识不足?〞〝原因何在?应当研究〞。 实际上是暗示他们揭发、批判林彪。

1971年3月29日,周恩来根据毛的意见,同黄永胜等军委办事组成员前往北戴河,向在那里的林彪汇报毛有关揭批陈伯达的一系列指示,以及中央准备在最近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等问题。周恩来说:〝此行目的,是毛泽东要林彪出来参加一下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给他个台阶下。〞[2]

在同林彪谈话中,林彪对毛的批示表示拥护,对黄、李、邱三人的检讨表示〝高兴〞,对吴、叶写的书面检讨,表示〝完全同意〞。但林彪对自己的问题始终避而不谈,毫无认错之意,也没有表示他将出席中央〝批陈整风〞汇报会。[3]

4月15日至29日,〝批陈整风〞汇报会在北京召开,中央和各地党政军负责人共99人出席,主要批黄、吴、叶、李、邱的问题。会议期间,周恩来曾给19日回京的林彪送去文件和毛的有关指示,并示意林彪到会讲话,但林彪表示〝坚决不讲〞,也没有要出席会议的意思。[4]

毛让江青为林彪拍摄学习毛选的照片

毛泽东逼迫林彪检讨的目的未达到。林彪多次提出要见毛泽东,当面把事情说清楚。毛自知理亏,像当年对付高岗一样,就是不见林彪。

林彪对庐山会议以来开展的〝批陈整风〞,特别是毛对黄永胜等的批评不满。他要求见毛不成,有意见无处申述,忍耐到了极限,这种情绪甚至在公开场合明显表露出来。〝批陈整风〞汇报会结束时,恰逢〝五一〞节。这天晚上,林彪勉强来到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他一脸沮丧,始终不同毛说话。在城楼上,他坐在毛的侧面,几分钟后便不辞而别。林彪这一举动,引起在场目击者的议论和猜测。

为了稳住林彪,6月9日,毛让江青为林彪拍了大幅学习毛着的免冠像,登在1971年7、8月合刊的《人民画报》封面上。作者署名:〝峻岑〞。毛向林彪暗示:尽管批陈整风搞得激烈,黄、吴、叶、李、邱作了检讨,但到此为此,不会动摇你的接班人地位。同时也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表明毛林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林立果起草《武装起义计划》

毛泽东和林彪在逐渐决裂过程中,林立果是林彪的主要依靠力量,林彪对林立果寄予厚望。林立果当了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之后,林彪曾对儿子说:〝一员猛打猛冲的的大将,充其量只有匹夫之勇,而成不了帅才。真正的帅才应该会组织人、指挥人、利用人。要做到这点,首先是笼络人。要导之以高爵,养之以厚禄,任之以重权。〞

林立果按照林彪的要求,在空军司令部成立了一个调研小组,自任组长,组员有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办公室主任王飞、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刘世英、处长刘沛丰、副处长于新野。林立果继续壮大他的组织,网罗各方人才。他们反对文化大革命、反对暴政、有正义感,愿意学习张良在博望坡刺杀秦始皇的壮举。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在上海巨鹿路889号,一幢日式楼房的地下室里,林立果找了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研究起草了《武装起义计划》。这个《571工程纪要》是〝9.13事件〞后,从空军学院林立果常住的房间里被发现的手写文件。文中指责毛泽东:〝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最大的封建暴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变相失业,‘五七干校’是变相劳改,中央高层政治是绞肉机。〞文中还声称:〝与他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这个手抄文件,与其说是政变计划,不如说是一篇声讨毛泽东的政治檄文。

生性多疑的毛泽东似乎察觉到,林彪决定不当二传手,日后必乱。他决心除掉这个心头之患。毛离开北京南下,为除掉林彪做舆论准备。

毛泽东南巡吹风,为除掉林彪做舆论准备

1971年8月15日,年近八旬的毛泽东再次乘专列离京南下,到中南、华东等省市巡视。他决定去南方一些地区一边调查、一边〝吹风〞,统一各地党政军领导干部的思想。

从8月中旬到9月中旬的20多天里,毛泽东先后抵达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同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江苏、江西、福建、浙江和上海的主要领导人谈话。他到处谈中共党内路线斗争史,谈庐山会议的问题。把话说得比过去更明白,来统一各地党政军领导干部的思想。

8月28日专列到达长沙。毛泽东分别同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党政军负责人华国锋、卜占亚、刘兴元、丁盛、韦国清谈话。当着他们的面,指着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政委刘兴元说:〝你们同黄永胜关系这么密切,来往这么多,黄永胜倒了,你们怎么得了!?〞这一方面是叫丁、刘与黄永胜划清界限,另一方面是叫在座的其他党政军领导人与丁、刘以及黄永胜划清界限。毛泽东在长沙还说:〝预计我于23日回京,25日至29日召开九届三中全会。会议上端出林彪的错误,要增补张春桥、李德生为常委,张春桥增补为副主席。〞

8月31日,毛泽东到南昌,听取江西负责人程世清的汇报,程世清揭发了三件事情:一、这年7月周宇驰曾两次秘密来江西活动;二、庐山会议期间叶群确有〝不设国家主席,林彪往哪里摆〞的说法;三、林彪之女林立衡关于〝同林彪家人来往,搞不好要杀头〞的警告。毛泽东听了这些反映后,略有所思,把眼睛眯成一条线,远眺窗外,没说一句话。 [5]

9月3日零点,毛泽东从南昌到杭州。在专列上,召见了浙江省革委会主任南萍、省军区司令员熊应堂、空五军政委陈励耘。一见陈励耘,毛严厉质问:你同吴法宪关系如何?吴在庐山找了几个人,有你陈励耘,有上海王维国,你们空军有八个中央委员,你们都干了什么?陈励耘不敢仰视,狼狈不堪。毛泽东说:〝你们是受骗、受蒙蔽,对犯错误的,还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搞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他还要求大家唱《国际歌》,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团结起来到明天〞,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不彻底。〞陈励耘听了毛泽东一席话,如五雷轰顶,哪里还敢执行林立果的任务啊![6]

9月5、6日,在北戴河的林彪、叶群先后得到周宇驰、黄永胜的密报,获知了毛南巡谈话的主要内容,林彪惶恐不安,觉得自己〝末日〞即将来临。

毛泽东为林彪准备了三叉戟飞机

9月10日下午,毛泽东下令专列从杭州开往上海。在上海只停留了一晚,而且没有下车。第二天上午,他在车上会见许世友、王洪文。王维国想一起上车,被警卫人员拦住。中午,毛突然说:〝我们走,不同他们打招呼。谁也别通知,马上开车。〞专列随即离沪北上,一路不停留,经过南京、蚌埠、徐州、济南、天津各站,在12日午后抵达北京丰台车站。

因摸不清北京虚实,毛先没有进北京,在车上,他把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第二政委纪登奎、北京革委会主任吴德,北卫戍司令员吴忠召去,询问了北京情况,说:黑手后面还有黑手。命令李德生从38军调1个师到北京南口待命。

专列12日16时抵达北京站,毛坐汽车回到中南海。

9月11日晚,王维国从上海打电话给林立果、周宇驰,告诉他们毛离沪北上的消息。住在北戴河莲峰山96号别墅的林彪,闻讯后,脸色铁青。他意识到,毛回京后,即将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清算他的问题。要逃必须在三中全会前,三中全会后,想走也走不了了。他暗示:〝反正我活不多久了,死也死在这里。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他当时已做了死的准备。

毛南巡途中,同经过的省市军政人员打招呼,要批林彪,为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林彪做准备。同时考虑到林彪可能外逃,也做了精心的安排。毛为林彪准备了可能外逃乘坐的一架256号三叉戟飞机。1967年发生〝7.20事件〞时,毛就是乘坐这架飞机从武汉逃往上海的。驾驶员潘景寅,长得很像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毛泽东视他为儿子,潘对毛很忠。毛极其秘密地把他安排给林彪使用。

9月12日18时,潘接到命令去北戴河执行任务。林彪的外逃行动,一切都在毛的掌控中。

九一三事件

9月12日下午3点,叶群让林立衡和男朋友张清林举行订婚仪式,林立衡顺从了。

晚上8点,在96号放映香港电影《假少爷》、《甜甜蜜蜜》,不执勤的警卫、服务人员等都吸引过去看。

8点10分,林立果从北京回来,背着手枪,献给姐姐一束鲜花作为祝福。然后,林立果就急急忙忙进了林彪的房间。

林立衡悄悄出来,通过警卫部队,她向中央报告了在北戴河的林彪等要外逃的动向。一连5次她才打通电话,中央指示林立衡一起乘机外逃,并说这是命令。

王飞(空军副参谋长)把林彪乘车去山海关机场的讯息,报告给周恩来。当时从北戴河到山海关的路是刚修的,路面很窄,车走得很慢,派车去阻拦完全可以截住,但周没有派人阻止。周及时把林彪去山海关机场准备外逃的情况报告给毛,请示毛要不要阻止?毛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管不了,林彪是党的副主席,他要哪里去,就让他去吧!

林彪乘坐的飞机飞到外蒙古温都尔罕,往回飞时起火,不是油料用完了在空中起火,而是苏联驻外蒙古的情报机关发现后,怀疑是敌人情报机低空飞行,用导弹打下来,后在地上起火的。事后发现,机骸上有导弹弹孔。飞机回飞,是要回山海关机场,不是飞往广州逃台湾,因为在广州没有任何准备迹象。

李作鹏的儿子说,他父亲生前说:林彪乘车到山海关飞机场逃走,完全可以阻止,为什么毛泽东不阻止?他想了10年,最后想清楚了,毛泽东不是怕林彪外逃,而是怕林彪不外逃。意思是说,林彪乘坐的是毛控制的飞机,逃也是逃不走的。林彪不外逃,加不上外逃叛国的罪名,外逃逃不出去,就可以加上叛国的罪名了。可见毛的用心。

〝九一三事件〞之后,毛泽东常常失眠,饭量减少,情绪狂躁。有时在梦中呼叫,非常恐惧。经常发怒,无故猜疑。

〝九一三事件〞受牵连者众,除林彪、叶群、林立果之外,还有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等,军队里一千余名军级以上将领受牵连、被清洗,这些将领所属部下受牵连被处理的达数万人。

评述:

帮中共打下江山,其实就是最大的犯罪。谁对创建〝新中国〞功劳最大,谁就是对中国人的罪恶最大。

林彪是中共十大元帅中战功最为显赫的,为中共窃夺三分之二中华江山。其赫赫〝战功〞,基本都是在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战中立下。1948年长春战役中,为了消耗长春城内的粮食供应,拖垮国军,林彪、罗荣桓下达《围困长春办法》,对长春实行〝久困长围〞的方针。当时国民党郑洞国将军要饥民离城,但是饥民遭到共军封锁及围困,不许出逃。仅在城门外,就有近几十万平民被活活饿死在中共战壕前。从佛教业报的角度说,林彪罪业深重,从世间法律上,林彪在战争中也犯下了反人类罪。

中共窃政后,林彪帮助毛泽东整肃彭德怀并取而代之,文革前召开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的名义捧江青上台,1966年毛发动文革,林彪又跟周恩来一起,支持毛整肃党内异己。两次庐山会议上,他与周恩来一道,大树特树毛在全党全军的绝对权威,助纣为虐。

最后,堪称功劳最大的林副主席,也倒楣了,下场更惨,死无葬身之地。

一个宣扬仇恨的政权,充满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刀光剑影,血腥惨烈。正如林立果在《571工程纪要》中说,中共〝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

所有为中共立功的人,无论心甘情愿还是身不由己,都将成为中共的陪葬。

注释:

[1]《中共中央关于传达陈伯达反党问题的指示》 中发[1970] 62号,毛主席批示:照办。1970年11月,16日。
[2]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缅怀毛泽东》(下)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126页。
[3] 周恩来在北戴河林彪处谈话记录,1971年3月30日至31日。
[4] 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1993年11月18日到25日。
[5] 张耀祠《会议毛泽东》,第104、105页。
[6] 毛泽东同南萍、熊应堂、陈励耘谈话记录,1971年9月3日。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转自《大纪元》

(编辑:桓宇)

相关标签
   林彪   毛泽东   九一三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0-10 05:32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