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特别专题 > 百年红祸 > 百年红祸话题 > 正文

【百年红祸】缄口诛心 知识份子的〝反右〞劫

相关专题:  [中共杀人历史]   2017-10-11 06:53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10月10日讯】土改运动杀光了乡绅,公私合营整怕了民营业者。不过,在1950年代的中国,还有一批接受过传统和西洋教育,具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他们,仍然是民族文化的精神脊梁。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了,几十万知识菁英,被中共打成右派,被劳教、虐待、甚至处死。知识菁英的独立人格被摧毁,其影响延续至今。


1956年初,中国共产党号召〝艺术问题上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百家争鸣〞,邀请各界给中共提意见。这对1949年后被当成一波又一波政治运动对像的知识份子来说,简直难以置信。但中共诚恳表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于是许多知识份子开始说出多年压抑的心里话,言辞也越来越激烈。第二年,中共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因言获罪的诛心运动——反右。

知名经济学者茅于轼:〝反右就是把不同意见的声音完全消灭掉了。在反右以前,中国这个社会还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反右以后变成一个反常的社会。〞

根据中共官方数据,当时全国共有55万多人被打成右派。但作家丁抒在《阳谋》一书中记载,当年内部机密文件的数字是102万。而郭道晖在《炎黄春秋》2009年第二期中撰文统计,实际上戴帽的〝右派份子〞是55万的5.6倍,超过300万人。

被划为右派的知识份子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悲惨岁月。上至文学泰斗、科学精英、艺术名家,下至仍未毕业的大学生,数十万人死于非命,仅北京大学就已知有8名右派师生被处决。包括才女林昭,被秘密枪毙后,家人还被索要了五分钱的子弹费。

而更多的右派被强制劳教,不经审判,就发配至穷山恶水之地、或者是荒原大漠。

剧作家杜高:〝我是从北大荒把我送回来,然后就在这个地方劳动。两排铁丝网,还有沟。铁丝网的中间是高压电网。〞

《光明日报》编辑吴越:〝这叫野麻,它里面的籽是黑颜色的,油性很大,比芝麻粒大。我们就是靠吃它,增加我们体内的油脂肪,维持我们的生命。〞

而更多的人没有他们的〝幸运〞,在随后的大饥荒年月中丧生。

夹边沟,这个位于甘肃酒泉戈壁滩的劳改农场,就被称为右派的炼狱。1957年10月到1960年底,夹边沟关押了甘肃省近3000名〝右派〞。在短短三年间,只剩下了三四百人。他们死于高强度密度的劳动、捆绑刑罚、生病、冻死、被狼吃,但最主要的,是无尽的饥饿。残喘活着的人也无力掩埋死者,累累白骨曝露于荒野,绵延两里多路。1960年冬天,这些皮包骨头的死者还经常被刨出来,被人划开胸腔,取出内脏充饥。

但和四川沙坪劳教农场比起来,夹边沟又是〝小巫见大巫〞了。沙坪农场吞噬的尸骨是夹边沟的两倍。知名作家铁流就曾被关在这里,他撰文说,1959到1962年沙坪劳改农场〝有近一万名右派在那里集中改造,后来生还者不足五千人。留德归来的著名作家刘盛亚,就是在那里活活饿死的〞。

随着反右运动的重心逐渐转移到经济反右,大跃进、文革接踵而来。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知识份子已经无从统计,仅仅不堪凌辱自杀的知名知识份子就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翻译家傅雷;作家老舍;历史学家吴晗、翦伯赞;著名电影演员上官云珠;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国学大师熊十力;化学家萧光琰;著名诗人闻捷;国际法学家田保生……

剧作家杜高:〝一个有信心的政党或民族,都应该向自己的人民承认自己犯过的历史错误。向人民说对不起。〞

但中共至今没有承认反右运动是错误的,只说是〝扩大化〞了。2013年,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还撰文声称:1957年的反右,划了55万右派,但没有处死一个。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相关标签
   知识份子   反右运动   大饥荒   右派   文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0-11 06:53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