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709纪事》之廿三:谁也逃不过历史审判

作者:谢燕益
相关专题:  [中国人权]   2017-10-23 09:56 PM

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有幸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十三、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709案的发生,我和我的同仁们被抓起来,客观上产生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我们有条件通过亲身的体验把酷刑以及这个专制政权中最隐秘、最黑暗、最邪恶的方面、严重侵犯人权的罪恶逐步揭示出来,这是十分有利于人权与法治方面得到改变的一次难得的机会。打破恐惧,打破陈规陋矩,这方面是那些体制内的贪官们无法应对的,一般刑事犯也没有这个资源、能力和话语权,我们责无旁贷。现在我更多的是做一个历史的记录者,我认为,我们每一个709的律师和公民都应努力承担起这份责任来,以此不负天下人的厚爱。我们这些律师和公民通过709的熬炼有了更多的选择,可以成为一个记者、一个作家、一个人权活动者、一个社会活动者等等,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

维权者联合起来,不仅在个案中,个体权利诉求上无法解决问题时,我们要想清楚中国现实中的普遍诉求,这就是民权,首先民权诉求的主要对手是谁?其实就是官僚权贵既得利益集团。那么这个思路用在整个维权运动中、用在和平民主运动中都是有效的,而对手都只是一个个具体的权贵个人而不是集体,不是一个什么党什么派,其实什么党什么派早已死亡了。在他们当中大多数只是旁观者,我们主要是针对作恶者,用我们的理性和诚意驯化人们的理性。对于专制统治集团的罪恶、对人民欠债的人──我们甚至只针对欠下重债的人,大多数被绑架者要想办法把他们择出来,并且要想办法让他们清楚这一点,只有极少数作恶犯罪者将遭到审判和清算,凡是行善者,哪怕昨天还在作恶,事后弥补,弃恶从善,不作恶保持中立者,只要有历史的记录,都需要甄别界定做到最大的谅解宽宥。

而在官方则演绎着另一部历史,维稳体制的代表如傅先生,本来是藉助2008年奥运会强化维稳体制立功上位的,08年注定将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起点,他们强化维稳体制的表现客观上却是体制内权贵们的现实需要,而维稳体制眼前给了权贵们某种安全感,他们自此更加肆无忌惮地疯狂掠夺与压迫。与此同时,由于当权者的恐惧,下面的人进一步放大这一恐惧,当权者不了解真实情况被误导而制造问题、放大问题,血债帮就是如此一步一步获得整个体制为之背书的。其实当权者不明白满脑子斗争哲学、成王败寇你死我活的历史经验逻辑,不懂得民主政治进之在朝退之在野的规则,只知道一味镇压维稳。

维稳体制由于它的违法性质,从长远来看,权贵特权阶层无异于把自己装进笼子里。这些无恶不作、巧取豪夺的既得利益集团,由于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意图通过维稳体制来保障他们的安危及利益,可是没有民主人权与法治,他们的命运终究也受制于人,被时时操控。因此,为何各种名义的实名制、对公民非法监视、监听、六张网大行其道,维稳机制不断加强的内在逻辑,有了以上的背景介绍,大家可想而知,血债帮欲借709等事件进一步和光同尘转移焦点掩盖罪恶的目的显而易见。与此同时,无论宣传口、政法口各强势部门以及体制内的保守势力、既得利益、血债帮各怀鬼胎,客观上也需要籍此扩大自己的控制权、话语权等权势,掩盖各自的罪恶、历史债务以保障自身安危。

在专制社会里,不断的权力之争、新主与旧主之争,新旧既得利益集团互相倾扎你死我活,一个个政治漩涡,明枪暗箭,不得不被裹挟著作恶,傅等人的下场谁也无法预料。但是没有人是无辜的,也没有人可以侥幸。在内心里,我很同情像傅先生一样的人,他们又何尝不是专制极权的最大受害者?他们也有妻儿老小,在造物主面前,他们都不过是可怜的孩子,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社会条件下的悲剧性角色。大家都感受得到,其实当曹顺利失去生命时,傅先生也是恐慌和后悔的。重要的是这些极少数的血债帮,自己要知道从今日起开始归正自己,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哪怕一点一滴的善念善行、积功累德都会记录在历史上,记录在生命中,将功补过未为晚矣!自今日始,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尽一己之力促进减少人道灾难增进人类文明福祉,以最大的善意和爱对世对人,何患得失?

尽管傅先生们给我和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是从我个人来说,我愿意原谅他,他也有家庭,有老人妻小,只要他能够自我醒悟从此不做恶并且能够积极行善积德,我想应该人与人之间本着互谅互让与人为善的态度相待。有些历史原因和专制制度的原因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专制权力是一切灾祸的总根源,包括专制统治者在内,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傅先生们在过去的岁月里一直活得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如果人生能够重新选择,可以确信,傅先生、王立军们乃至周永康都会有不同的选择,谁会愿意踏上一条不归路呢?好在,我认为,傅先生们或许还有机会,迷而知返,失道不远,过而能改,谓之不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但愿他们在最后时刻能有一个明智的选择,都有一个好的未来!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像许多人一样发现了一个热点话题,就是郭文贵爆料。历史发展到今天,无论郭文贵先生是否爆料,只要有点常识和逻辑能力的人就可以判断出如下事实,即第一,中共几代高层权贵集团几乎将这个政权、整个中国当作巧取豪夺的工具,进行着一场场分赃的盛宴,不管是腐败者还是反腐者盖难幸免。这些专制权贵集团将至少几十万亿乃至上百万亿多民脂民膏、天量财富转移到海外(其中包括全民以及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环境的过度开发、透支与变卖),转移到包括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澳洲、中东、日本、韩国、开曼群岛、巴拿马、拉美、非洲、香港、瑞士、英国等欧洲国家以及世界各地的帐号,并在海外购置大量资产。第二,这些被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搜刮的民脂民膏又有相当数量以各种基金、各种商业组织乃至公益慈善组织的名义返回国内参与新一轮的巧取豪夺、权贵盛宴!第三,他们的亲属子女大都移民海外或者具有双重国籍或者隐匿身分、具有多重身分,同时,这些窃国大盗们均不同程度地利用金钱、地位包二奶、养小三,生活糜烂堕落,有私生子女的不在少数。

由于中共专制集团本质上是个分赃犯罪集团,他们必然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无论中共的情报系统、统战系统、安全系统、宣传系统、警察系统、纪检系统以及司法系统、军队系统几乎无一不走向黑恶化,无一不参与到巧取豪夺、对人民疯狂地掠夺与犯罪。正因为这个原因,专制集团才要千方百计地封网抓人,害怕人民知道真相,不断建立和强化维稳体制构建六张网,对人民严酷防范、镇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对外转移财产,因分赃不均而相互撕咬,导致局面失控弃船而逃的现象,他们对人民发动了一场全面的超限战争,而人民需要尽快觉醒起来、行动起来!

在异议人士李旺阳、曹顺利、彭明遇害之后,刘晓波被癌症身故这一事件的恶劣程度不亚于朝鲜对美国大学生奥托的虐杀。著名异议人士杨天水在坐牢期间也被宣布查出脑癌……在专制社会里每天不知会发生多少罪恶。

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比较开放的社会环境,专制权力受到舆论以及体制内外各种政治力量的制约,过去完全封闭的专制环境下,曾制造出和平时期3700万人口因饥荒丧生、易子相食的人间惨剧。专制制度对人心灵、人性的腐蚀毒害、对人基本理智的伤害以及对人格的扭曲和分裂往往是超乎想像的。例如毛泽东作为一个独裁者,晚年在享受山呼万岁的同时却众叛亲离,连最亲密的战友都反戈一击欲除之而后快,晚景凄凉。他一生自负于驾驭人性,可终竟被人性戏耍。他在人生的最后岁月里手无缚鸡之力、中风后脚无法走路、嘴无法说话、眼睛看不清东西,只剩下一口气时都不敢稍稍放松权力,其内心的恐惧与绝望可想而知。一个欲挥舞世界的大人物最终竟然连自己的四肢都无法支配,这是何等的悲哀,岂非上帝的诅咒?

面对罄竹难书的罪恶,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只有懂得妥协才有出路,妥协是民主的制胜法宝。当权者、强权方面的妥协无疑能够大大降低民主的成本,只要有一次妥协,就可以成就民主事业。大家只要超越个人、党派、阶级的局限立场以天下苍生为念,担当人道使命,我们的家园就会有一个光明的前景!

当权者看到的危机可能更深刻、更广泛、更全面。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已全面迸发,可是醒悟的程度却往往赶不上形势的发展,用不了多久人们就可以看到,今天不是专制集团、旧势力如何垮台的问题,而是新社会、新秩序如何构建的问题。一个社会的自治能力、自愈力正面临严峻考验,这正是当前和平民主的历史任务。

体制内无论处于什么样的角色,即便是当局在国内、国际安插的卧底眼线,混迹于维权公民、民主阵营,都不足为虑。只要能够看到大势所趋,懂得顺势而动,知晓善恶,即使昨天作恶,只要从今日起积累善意、积功累德,一定会对将来有所裨益。在民间方面,和平民主意志就像滴水石穿,终将击穿一切阻挡势力!而庶民的胜利则要以最大的慈悲彼此相待,坚持理性的立场,走和平民主的道路,才能最大程度地形成变革的共识,完成历史使命!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标签
   709纪事   谢燕益   维权律师   历史审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0-23 09:56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