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史 > 私密档案 > 正文

盘点:中共一大代表下场悲惨 历届党魁也难善终

相关专题:  [共产党百年真相]   [共产党百年真相]   [中共杀人历史]   2017-11-01 09:28 A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国共产党由苏联控制的共产国际一手催生,中共一大13名代表最终结局:由叛党变成〝反革命〞再到汉奸,善终者仅2人。(网络合成图片)

【新唐人2017年07月02日讯】中国共产党由苏联控制的共产国际一手催生,中共一大13名代表最终结局:由叛党变成〝反革命〞再到汉奸,善终者仅2人。从其建政起,先后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除了两人的结局尚无定论外,其余人的结局都说不上是善终。


1920年,共产国际派代表维经斯基到中国,先在北京会晤李大钊,后在上海接触陈独秀,建议他们筹建中国共产党。

1921年7月23日,13名各地共产主义小组代表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科尔斯基在上海的法国租界,秘密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进行到7月30日,突遭法租界密探干扰,最后一天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游船上继续进行。会议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央局,陈独秀任中央局书记,宣告中国共产党诞生。

而出席中共一大的15名中外代表以及两大建党人陈独秀、李大钊的命运如何呢?

在13名中共一大代表中,有3人沦为了所谓〝反革命〞的历史罪人,其中张国焘被中共视为〝叛徒〞,另外两人是遭国民政府惩罚的〝汉奸〞陈公博、周佛海。

走向〝对立面〞的两人,刘仁静被车撞死,包惠僧文革挨批斗;曾经脱党但坚持革命的两人,李汉俊被处死,李达被斗死;斗争中死亡的4人分别是王尽美、邓恩铭、何叔衡、陈潭秋;坚持最后的仅2人:毛泽东、董必武。

张国焘,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79年,死于加拿大多伦多,时年82岁。

陈公博,广州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46年6月3日,在苏州被处决,时年54岁。

周佛海,旅日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48年2月28日病死南京狱中,时年51岁。

刘仁静,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87年8月5日因车祸殆亡,时年85岁。

包惠僧是由陈独秀所委派的代表,1979年7月2日病逝,时年85岁。

李汉俊,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27年12月17日,被桂系军阀胡宗铎部杀害,时年37岁。

李达,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66年,受到诬陷和迫害,同年8月24日在武汉含冤死亡,时年76岁。

王尽美,济南共产主义小组代表。患上了严重结核病,1925年8月19日死亡,时年27岁。

邓恩铭,济南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28年12月,在济南被捕,1931年4月,被押刑场处决,时年30岁。

陈潭秋,武汉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42年9月17日,被新疆地方军阀盛世才逮捕入狱。1943年9月27日,被秘密杀害,时年47岁。

何叔衡,长沙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35年2月26日,转移途中在福建长汀的水口镇附近被包围,突围时死亡,时年59岁。

董必武,武汉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75年4月2日死亡。时年90岁。

毛泽东,长沙共产主义小组代表。1976年9月9日死亡。时年83岁。

两名出席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后来也都受到党内政治冲击并死于枪决,一人死在纳粹德国枪下,另一人则被自己人当成内奸处死。

中共历届总书记结局都说不上善终


中共发起人陈独秀和李大钊都没有亲自出席中共一大,不在一大代表之列,但他们都没有得到善终。

中共早期的创始人和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在经历过一些变故和认真思索后,从最初的马克思主义的坚定支持者,最终却成了民主政治的拥趸者。

陈独秀认为,只有大众政权才能实现大众民主,如果不能实现大众民主,所谓〝无产阶级独裁〞,必然流为斯大林式的少数人的专制。晚年的陈独秀尽管生活窘困,但他却拒绝再次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1942年,陈独秀在四川农村贫病而逝,终年63岁。

陈独秀的继任者瞿秋白,在1934年红军北上逃跑的所谓长征中,因高度近视、患肺病咳血等原因,被强留在江西〝打游击〞,之后,落入国民党手中,因拒绝劝降而被处死。

不过,瞿秋白在临终前,完成了《多余的话》的自我告白:他说,当中共领袖是〝历史的误会〞,他从内心选择与中共决裂。

在人生的最后,他没有推荐任何马、列、斯、毛的学说,而是推荐了包括《红楼梦》、《安娜‧卡里宁娜》的几本文学作品和中国白色的豆腐。也正是因为这最后的告白,瞿秋白在文革被中共视为〝叛徒〞,其家人遭到迫害。

1928年6月,在中共六大上,向忠发被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1931年4月,中共地下党员顾顺章在武汉被国民政府逮捕,之后供出共产党机密,包括向忠发左手一指半截的特征(年轻时为了戒赌,将左手指砍去一个)。

之后,向忠发在上海被国民政府逮捕,他在向国民党吐露中共机密后,被枪决于龙华。因〝叛变〞情节,向忠发在中共党史中常常被贬低。

向忠发死后,由王明代理总书记一职,成为事实上的中共最高领导人。

此后,王明赴莫斯科,由博古(秦邦宪)担任临时中央总书记,二人否定毛泽东的指导方针,并剥夺了毛等人的军权。1933年,国民党第五次围剿中共成功,中共不得不突围逃跑。在逃跑途中的遵义会议上,张闻天取代博古担任最高领导。

1937年10月,王明从莫斯科返回延安,执行共产国际的抗日战争统一战线政策,任中央统战部长、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在毛泽东发起的延安整风中,以王明为代表的〝共产国际派〞成为了最主要的批判和教育对像。

中共建政后的1956年,抑郁的王明以看病为由前往莫斯科,直至1974年去世也未再回中国。

据说,文革期间王明计画返回中国,在新疆建立根据地,企图推翻毛泽东,但因苏联不支持而作罢。王明抱病完成的《中共50年》,披露了自己与毛的几十年的恩怨。

短暂担任中共最高领导的博古,则于1946年4月8日死于飞机失事,同机遇难者还有王若飞、邓发、叶挺等13人。

遵义会议上,被选为总书记的张闻天,延安期间因反对毛泽东与江青结婚而与毛交恶。

中共建政后,张闻天在外交部任职,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因支持彭德怀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文革期间遭到残酷迫害,于1976年7月1日含冤病逝。

而中共建政后,挑起无数政治运动、杀害同胞8千万的中共最高党魁毛泽东,则死于一种罕见而又无药可救的运动神经元病。

这种病会使主宰喉、咽、舌、右手、右腿运动的神经细胞逐渐变质死亡。如果喉、舌瘫痪,会引起肺部的反覆感染,不能吞咽,不能正常饮食,并最终导致呼吸困难。

毛泽东在病痛的折磨下,最终死于心梗。毛的帮凶周恩来,则是被膀胱癌折磨的死去活来,死之前完全脱相。

毛的继承人华国锋,于2008年死于癌症。据2001年外电报导,华国锋此前早已退党。有消息指,当时的中共高层曾就华国锋要求退党一事主持召开会议。在会上,华国锋坚决表明自己的态度,甚至说:〝现在的共产党,和过去的国民党有什么区别?〞

此外,在公开场合,中共官方对华国锋退党一事则讳莫如深,但也不敢公开否认。2005年,又有多家媒体相继报导:华国锋以中共背叛农民和工人正当权益和中共代表贪官利益、代表资本家利益为由向胡锦涛提出退党。

中共官方有关资料也显示,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以来,身为中央委员的华国锋,都以〝健康〞为由请假,未出席过任何一次中央全会和任何一次中央工作会议,直到病逝,其骨灰没有放在八宝山。

华国锋下台后,邓小平虽然没有担任总书记一职,但他却是中共实际最高领导人。1989年下令屠杀学生的邓小平,于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夕,死于帕金森症导致的呼吸循环功能衰竭。

而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是早期平反冤假错案和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具体执行者,1987年,他被指责反对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辞职,1989年4月15日因心肌梗塞去世。

胡耀邦生前向夫人表示:〝我死了,不想去八宝山。〞因此,在他去世后,其夫人遵照遗愿,将他安葬于江西鄱阳湖畔的富华山。

赵紫阳则因1989年抗命不从、不同意戒严出兵镇压学生运动,被邓小平、江泽民一直软禁到临终。2005年1月,赵紫阳因长期患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多种疾病去世。

赵紫阳之后,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死去活来的消息一传再传。由于他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而被全球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多项罪名,告上了国内和国际法庭。

至于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及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结局如何,还要看其最终的选择。或许,胡、习可以从自己诸多的前任身上,以及强大的民意声浪当中,找到自己选择的答案。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标签
   中共一大   李大钊   陈独秀   张国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1-01 09:28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黑白棋局2017-07-03 01:14:07

    共产党就是共产共妻,以暴力掠夺社会资源,巩固独裁绝对权力与私欲,是邪恶的魔鬼组织。没有人性的共产党不但仇视残杀富足者,内斗也是非常血腥。现在仍然重复着过去的悲哀。习近平若不实行民主制,其结局特别悲惨,拭目以待。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