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携程虐童案为何激起轩然大波?

2017-11-14 03:2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讯】【热点互动】(1686)携程虐童案为何激起轩然大波?


这几天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最火的一件事,就是上海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的事件,家长们在检查监控视频时,发现幼儿园老师种种虐待儿童的行为,而这些儿童都是不到三岁的幼童。事件发生之后,多名涉事人员已经被拘留,媒体则聚焦这家亲子园的合法性。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近年来,在中国大陆频频发生虐待儿童事件。那么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又爆出什么样的问题?触到了什么样的痛点?事件相关的讨论和措施能否帮助减少虐童案的发生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这几天在中国社交网路上最火的一件事,就是上海携程亲子园虐待儿童事件,家长们在检查监控视频时发现幼儿园老师种种虐待儿童的行为,而这些儿童都是不到3岁的幼童。事件发生之后,多名涉事人员已经被拘留,媒体则聚焦这家亲子园的合法性。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近年来在中国大陆频频发生虐待儿童事件。那么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又爆出什么样的问题?触到了什么样的痛点?事件相关的讨论和措施会不会能够帮助减少虐童案的发生呢?

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最新的事件作一些讨论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在节目开始先来了解一下这个携程虐童案的一些基本情况。

据大陆媒体报导,多段上海长宁区携程亲子园老师粗暴对待小孩的视频,近期在网上热传。

据11月1日的视频显示,一名女老师脱下小女孩背上的书包用力摔向地面,书包飞出两米之外。随后,老师又抓住小女孩的头推搡,没站稳的小女孩最终摔倒,撞到一旁的桌角上。11月3日的视频显示:10多个孩子排成一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名老师手中拿着东西,在给孩子们喂食。凡是被喂过的孩子,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有的甚至嚎啕大哭。

3日上午,携程人力资源部门接到家长反应称,自己的孩子在〝携程亲子园〞托管后,身上出现了一些不明伤痕。

有家长指出,老师强行喂食给孩子们的是辛辣刺激的芥末酱。一位家长哭诉:因为被喂食芥末,她的孩子一小时拉了6次肚子。

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一时间,携程公司和其背后的第三方管理机构,陷入舆论漩涡中。

据媒体报导,上海市长宁区教委官员邓丹萍称,该幼儿园属于幼儿托管点,也就是第一责任人是上海市妇联。

随后,有更多视频被披露出来。当事家长赵先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近日来,家长们聚集在一起翻看亲子园所有的监控视频发现,有多名孩子曾遭到侵犯,其中,最早的虐童事件发生在今年的8月9日,8月30日开始,虐童事件频繁发生。

据大陆媒体披露,携程亲子园一共有5个班,每班大约有20多名小朋友,他们都是半岁到两岁的幼童。

目前,三名涉案人员被刑拘,园长被调查。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您对这个事件有什么想法呢?欢迎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通过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们互动,那我们这信息都在频幕上。

横河,那我们先来谈谈这个事件,我们看到新闻给了一个大致的回顾。但这个事件具体在您看来,到底是哪些环节出了问题,另外,最大的责任方您认为是谁呢?

横河:当然就是这个当事人,就是这些幼儿教师他应该负起责任来,但是你要想到幼儿教师是在这个亲子园,亲子园实际上是一个类似于托儿所这样的机构,就是育儿所这样的机构,那么这个机构应该有个负责人,就是他们说的园长,那么这个园长他并不是自己开的这个公司,是谁开的呢?是一个《现代家庭》杂志的读者服务部。那么这个读者服务部怎么会去开这个育儿所呢?那么这里就有问题了,就是携程它自己要办托儿所,但是它没有资质。

主持人:申请不到这个执照是吧?

横河:对,申请不到执照,那么它就必须要去请第三方。那么实际上请来的第三方是别人介绍的,就是妇联插手了,这个《现代家庭》杂志是妇联的下属机构,是妇联的全资控股的一个,是什么呢?是全资控股的国营企业,就全民所有资企业,所以它不是一个私企,然后它在读者服务部去开了很多这样的幼儿园、托儿所。

主持人:好像它叫什么〝为了孩子学苑〞。

横河:对,59所在上海,但是很快的上海市就有人说它没有资质,它也没有相应的,就是开办托儿所的资质,它也没有。那么这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个机构会插进来?那么应该说起来的话,应该有很多部门能够有这个资质开托儿所的,你像这么大一个上海怎么可能找不到呢?为什么要找这一家?那么很可能就是这家是因为是妇联的下属机构,也就是说是一个权力机构,你只有找它才能拿到批准。因为这个不是开玩笑的,这个是上海市的一个重点,是个样版,就这个携程亲子园。

今年5月分的时候,上海市有7个部门来检查,就是祝贺他们开业,7个主管部门,你想想看,这就是说是官方认可了的,结果一出事说是它也没有。那么为什么它能够没有资质就能够开这个幼儿园?那么再往上去的话,就牵涉到……这实际上是每个部门都有问题。相对来说,责任比较小的还是这个携程自己。因为严格说,他们是一个受害者,那么因为承包给谁,可能它也做不了主,但这个主管单位和上海市妇联,然后长宁区教委、上海市的有关部门,这都有关系。

其实你要再深想一下的话,很多人讲出来,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供求矛盾,就是说需要量太大,但是能够提供服务的太少。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说这是一个全部交给私人去经营的,就像其它国家一样的,那么它在竞争当中它就会改善服务,那么政府只管监管。现在要呢就是干脆像50年代那样子,就是完全政府管。现在政府把这个一丢丢掉了,但是政府却掌握了这个批的权力。

主持人:相当于生杀大权。

横河:对,审批的权力,而且寻租的权力,这样的话就是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就是说它取了两种制度的缺点,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取了这两种制度的最糟糕的部分,就形成了现在这样子一个情况。

所以我觉得要按照责任来说的话,那就是说从一个现在当事的每个机构,你怎么会去寻租的,在当中有多少好处,为什么你能够得到这个批准可以开办?这要认真追查下去的话,就绝对不是说3个老师加上园长被抓起来的问题了。

主持人:对,而且也不只是妇联责任,因为你说它没有这个证件,可是你教育局是批准了,你还去庆祝它。所以我想这个问题,赵培,您也谈谈您的看法,您觉得这个问题上,就是谁负的责任最大?另外就是说,我们看到妇联,现在很多人舆论说妇联是最大责任方。那妇联到底它在这个中共体制内它应该是做什么的?它怎么会又去搞这个教育机构了?

赵培:其实妇联它是属于一个妇女儿童保护的这么一个,在西方是属于一个社会机构,甚至属于一个慈善团体的角色。那么中共的这个妇联其实是一个半官方的角色,它跟工会一样,它的目的是为中共服务,它是控制妇女儿童的这么一个机构,那么这个机构就等于是在社会上它有权力。

说白了,这整个亲子园办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过程当中,就是企业你即使想办好,你想请有资质的育儿老师干什么,你都不可以,因为妇联作为一个半官方机构,它等于是垄断了这块蛋糕。垄断了这块蛋糕,我们看到它是找了一个《现代家庭》杂志,是它旗下的,这等于是编制内的机构;编制内的机构拿到了这个特权,它就可以在社会上再把这个再外包出去;那么再外包出去,这里面就是有关系、有受贿、有后门等等各种,包给下面这些包工头,他们有没有资质呢?未必有。

那么为了减少成本,它就找了一些社会上的一些不够格的人员来管理这些孩子,那么这些人他本身,比如说他性格有缺陷,那么他肯定是在孩子哭闹的情况下,他不能够做出一些专业的行为,他只能是做这种对孩子下安眠药啊,或者是打骂让孩子听话这种极其恶劣的,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虐待等级的行为。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一个权力寻租的问题,是跟所有中共的这个东西都扯在一块的,就是中共的社会道德败坏到这一步了,这里面暴露出来的只是中共的这种,江泽民开始腐败治国模式的这么一个具体事例而已。妇联有权力,下面找个包工头,包工头为了赚钱,又找了没有资质的教育人员,导致这样一个悲剧。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这个事情反映的是很多方面的问题,那我想先来问一下横河先生,且不谈那些问题,但是就携程虐童案这个本身,我们看到说近几年它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近几年我们听到说有更加恶性的,比如说什么拿电熨斗烫小孩,甚至拿针去扎小孩,那这个事件本身从性质上来说,它不是最严重的,但它引起的这种社会的波动和反应似乎是非常大的,您觉得这个为什么呢?

横河:这个跟雷洋案有一点类似。携程是中国最大的一个在线的旅游机构、一个旅游公司,那么它实际上是给自己的职工办的一个福利,那么这种就属于中产阶级以上的啦,至少是中产阶级,我们不说是最富的,最富的一部分他们自己也说了,说携程的高层把孩子早就送到美国去了,所以能在这里的还不是最高层的,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进去的,至少是在公司内部属于比较精英的子女才能进去。那么这一来的话,他们认为他们是在社会上是属于比较保险的一群。

主持人:有保障的。

横河:是改革开放以后,在经济发展方面,他们得到好处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很多被经济发展抛弃的那些人的遭遇,他们是碰不到的,他们自认为是属于社会精英这部分的。结果这部分精英忽然发现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他们控制不了的,包括他们最关心的子女。因为子女现在是属于家长最关心的,自己这一代如果不能完成的,要子女来完成。发现他们居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所以这个震动就非常大。也就是说它表现了在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殊的现象。

就是说在美国它不存在这个问题,比如总统他中午休息的时候,可能他也可以走出来在大家都吃饭的那个餐厅买一个汉堡,就可以吃了,就是说他没有特殊供应,所以人人是均等的。但中国它是有特殊供应的,特殊供应根据等级不同,当然中南海那些人他不会去碰到这种事情,会专门给他们开。但是在不同的阶层他们都认为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这个阶层的特权,有特殊的服务,但是发现这个特殊服务做不到,因为他毕竟不能跟社会完全分开来,而且他们又是相对来说比较接近于中低层的人,那就发现他们实际上保不住自己。

就像当时很多知识分子就发现,雷洋这样的人如果说是也可以被警察随便打死,他们总认为这是访民被随便打死嘛,这同样的情况,所以引起轰动,因为在网络上比较活跃的,而且比较有发言权的这批人发现他们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在这方面得不到保护,所以他们就会震动非常大。

这个实际上按说起来这种社会到了这一步,人人,就是它是一个互害社会,就是说所有的人都知道各种食品,或者各种服务都是有问题的。但是它互害到一定程度以后就考虑到一点,就是没有人能够逃避、逃脱作为受害者的身分,这个事件其实就体现这个部分的内容,就是没人能够不成为受害者。

主持人:就是在某一方面你都有可能,不是这方面,就是另外一方面。

横河:对,其它各方面,你可以买了房、你可以买了车、你可以比别人要高很多、你可以在上海有户口,但是你却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孩子,这个引起的轰动比较大原因就在于此,他不是一般的访民。

主持人:是,赵培先生,我觉得这个事情确实让很多人确实想到雷洋案,因为它是属于这种中产阶级,就是你过得再好,你都不能防止自己的小孩子被凌辱,所以就是让人确实觉得有种人人都是受害者这样一个……,您觉得这个事件您怎么解读?

赵培:其实这个事件是为会引起人的很多的反思的,因为这个事件等于是把,就是说在办公楼里面的这些人的,他们不管窗外事,只管赚钱的这种外壳给打破了,他们九九六工作,每天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一个星期工作六天,他几乎不会关心社会普通人的,他不会关心还有很多人被中共迫害,他会觉得我赚了钱就够了,或者说我赚了钱我要保证我的子女就够了,我让我的子女将来能够出国留学,他们不用继续在这个悲剧的社会走下去;或者说他们能够有房子,或者在大城市有一个好的生活,他们还沾沾得意,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我竟然不能沾沾得意,我的孩子遭受的这一切就是这个社会造成的。

其实类似的案件,比如雷洋案它反映了中共的司法的这种黑暗,对普通百姓的迫害。那么其实大家身边碰到的东西也非常多,比如说医患矛盾的冲突,医生觉得他是受害者,带着钢盔去上班;那么患者觉得你医生怎么能这样没有医德,向我拚命推这种药或干什么,收红包你又治不好病,所以这种医患矛盾。还有师生矛盾,很多学校的教师他在班上不教你正规的知识,你只有参加他的补习班,向他交了钱,他才会教给你真正的知识,这种师生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

还有做好人好事,你扶一下老人,不会因为有这么多案件,就是这个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非常的尖锐。这个案件因为是最弱小的婴幼儿受到了虐待,这个对大家的心理触动最大的,因为大家想到的就是说,你再怎么狠,你不能对孩子下这种死手,所以对人的触动非常大。

大家会去想我们现在社会怎么了,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避免不了成为受害者?我们买的菜是不是菜农都不敢吃?我买的奶粉是不是连生产奶粉的厂家都不建议?他们回家都跟亲戚朋友说不要吃这种奶粉。所以这种情况下是会触动了每个人的神经,每个人在想,好,现在教育不行了,现在医药不行了,现在房地产不行了,或者什么什么都不行了,那么怎么办?社会上我们到底错在哪里?它这种事情倒是促进了社会的反思,是一件好事,从这个方面来讲。

主持人:其实这个就是我的下一个问题,横河先生,刚才您谈到说好像每一个环节都出了问题,那另外一方面就是,人人在这个生活的某一方面都可能成为受害者,那为什么这个社会走到这样一步呢?

横河:这个其实我们要看一下,这几个教师他怎么会这么做的。那么当然人们会谴责,这些人怎么会连基本的守法,都不知道法律。

主持人:对,就有人说这是一个不守法的问题。

横河:对,这不是个法律问题,不能打孩子、不能虐待孩子,这难道需要法律来规定吗?这应该是一个社会的常识。

主持人:人性。

横河:为什么做这方面工作的人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还要去用法律来制裁他呢?法律制裁应该是极少数,但是显然这个是多数。因为园长肯定用不着等到家长去调录像,园长的工作就是管他们,难道他天天看到的不知道吗?他当然知道!所以这里头就有个问题了,就是他为什么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刚才赵培先生讲到了,层层承包,层层承包以后,你比如说这个学校本来应该有14个教师的,结果只雇了4个,也就是说这4个人要拿4个人的工资,却要承担14个人的工作。那么他心里头肯定不平衡,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么也就是说这就跟豆腐渣工程偷工减料是一样的,承包到最后的这一个真正做事的人是永远也不够,这个钱永远也不够的,因此在他来看的话,不管你钱再多,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他只觉得他做了他分外的很多很多事情,没有拿到应有的报酬。你看这个携程亲子园它不存在经费的问题。

主持人:是。

横河:因为它实际上,他们给它算了嘛,一年收入比如说340万,然后真正给发工资的只有几万或几十万,用在工资上面的,所以成本很低,那么也就是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那么利益都到什么地方去了?然后我们再往上看的话,如果说从上到下一层一层的盘剥的话,也就是说民众一般的人能够看到的是每一层的道德都败坏,每一层都在摄取不义之财,那么如果是从政治局常委开始一层一层往下都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可能会要求最底层的人去坚守道德?

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就是所有的人都在不择手段的去吞的时候,那么最底层的往往成为替罪羊,当然他们有他们的问题。但是如果说你们为什么不能够坚持你们的道德,这是很难的,在中国要坚持一个道德的标准的话,它不是一个说个人能够坚持得住的事情,因为它有一个政权的力量在强迫你不能做坚守道德的人。你看709律师案、法轮功学员、宗教信仰团体,这些就是说……。

主持人:都是坚守道德的人。

横河:对,愿意坚守道德,他们其实根本不管别人的事情,只是想自己坚守道德,那么结果是什么呢?送到监狱里面去!也就是说这个制度,这个共产党设计的这套东西是强迫人们去做坏事的,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要求最底层的,就是具体做事情的人,当然他们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也可能就只有他们受到法律惩罚;实际上造成这个制度,设计出这样的制度来的人绝对不会受到惩罚,这就是一个真正问题所在。

本来社会的精英阶层是维护社会道德的,还有对平民的教化作用,在中国古代,农村的绅士就起这样的作用;现代社会,知识分子本来应该起这样的作用。但是共产党把农村的绅士杀完了,1957年把知识分子的脊梁骨全都打断了,在这种情况下引来什么呢?共产党本来是痞子运动,就让原来社会的边缘人物、流氓、地痞来掌权,用他们来管理整个社会,这就造成了社会互害。

这么严重的互害情况在中国、在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都没有的,它不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也不是自然道德下滑的过程,这是一个人为强制的过程。我们要是认清这个过程的话,就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仅仅是制度上的问题、仅仅是某几个环节出了问题的事情,而是有更深层的问题在里面。

主持人:我们现在很快接一下一位线上观众的电话,是加州的钟女士,钟女士您好。

加州钟女士:方菲你好,还有两位老师好。因为我年纪大了一时好像比较激动,所以我想是这样的,我说根本的问题我们要看见,共产党不倒,什么事都可以发生,没有道德可以谈。共产党根本没有道德,不要以道德来跟他们讲,所以他们这些人让人看见是很气愤,但是根本的问题就是共产党把人的脑子已经改变了,世界观、价值观都不一样,都是钱钱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因为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三十年,他们的情况我非常了解。

主持人:谢谢钟女士。还有一位是加拿大的齐先生。齐先生您好。

加拿大齐先生:我就说这个事情,中国道德沦丧不是一句口号或是一个理论,就是实际每天、每时发生的,包括北美、加拿大道德沦丧也蔓延到这里来了。八九十年以前华人作家就说了,中国社会是个吃人的社会,它变成老人压年轻人的社会,所谓年轻人就是没权没势的。

实际上共产党本就是个丛林社会,你有多少权你就有多少能耐,权少一点、钱少一点就下一道,没权没财的人有得是!那么我又要讲到,去年加拿大总理杜鲁托讲,怎么看一个社会,他对最底层人的态度就能够判断这个社会好不好。这句话我同意,讲得非常好。

还有最后一点我要讲,8个老人家在天安门事件可以杀青年学生;那些阿姨就想:他们杀人都可以不平反,包在那里不管,我打小孩打两次也算不了什么。就这么简单嘛!

主持人:谢谢齐先生。赵培,我想请你谈谈你的观察,中国社会在制度和人心方面为什么走到今天这样一步?还有刚才观众提到的一些评论。

赵培:刚才横河先生已经讲了道德和体制,讲得非常好,我不需要再补充;我就说文化上的问题。其实大家发现没有?中共把中国的企业文化搞成一个〝狼性文化〞。

为什么携程下面要成立托儿所呢?因为它要求员工〝九九六工作制〞,我刚才已经解释了〝九九六工作制〞,他们没时间去亲子,而且中共的文化宣传的是〝妇女能顶半边天〞,破坏了传统家庭的氛围;让女性到社会上去工作,这样可以创造更多的GDP,有更多的劳动力。这样的话,谁去教育孩子呢?携程只能在它下面设立幼儿园,它鼓动这种狼性的企业文化,中共也是鼓动狼性文化;它不鼓励人性的东西。大家想一想,那么托儿所是不是也是鼓吹这种狼性文化?也是嘛!所以老师都很暴躁;4个人要处理14个人的活儿就是狼性文化,要求做得更多。

在传统文化当中,包括西方;中国人讲中庸,不是走极端的共产党文化。比如我刚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就业的英文老师他做到什么地步?他做到一家大银行的中高层职位,但是他辞职不干了,他回归家庭,只是业余时间来教我们,他要送他孩子上学,他说,什么都不能代替我与我孩子相处的时间。所以他要送孩子上学、教我们英文、把孩子接回来,然后跟孩子一块做家务,维系着他的家庭。这是西方传统对家庭文化的认同。

中共把这一点破坏了,共产主义文化在全世界破坏了,就要破坏社会最基本的单元──家庭。中共破坏的方式,我刚才讲了,除了强力宣传和误导之外,另外,高额房贷也逼迫着城市里的精英阶层必须两个人都出去工作,才能勉强维持他们在城市里的基本生活,这种一系列的中共文化一步步、六十多年导致了今天。所以我们真的要思考金钱和所谓〝事业的成功〞真的对我们那么重要吗?还是我们要回归中国传统的中庸思想?家庭、伦理对我们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之后,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横河先生,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如果家长今天把小孩送到另外一家幼儿园,是不是就能避免碰到类似携程的虐童事件,家长应该怎么考虑养育问题?

横河:刚才赵培先生已经说了,一个传统社会,在特定的阶段妇女是应该负责养育子女的任务,当然现在很多人也不相信这一点。

主持人:或者说至少其中有一方吧!家长有一方。

横河:对,至少有一方。应该是这样子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想一想,事业再发达又能怎么样呢?要保持和自己的子女、家庭的氛围是要作出一部分牺牲的;实际上不是牺牲。可以牺牲一部分事业,这是人走到世上来一世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考虑一下传统文化当中的〝家庭〞。

主持人:是的。好,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携程虐童案   携程亲子园   幼儿园老师   虐童事件   热点互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1-14 03:2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