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世事关心 > 正文

【世事关心】Flynn将军认罪意味着什么?

2017-12-12 06:2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2日讯】 【世事关心】(454)Flynn将军认罪意味着什么?2017年12月1号,川普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中将对他向FBI撒谎一事认罪,他和穆勒达成的交易是进一步配合穆勒的调查以换取弗林的儿子免于被起诉。


弗林认罪是否会牵扯出更重头人物,他是通俄门的转折点吗?与此同时穆勒专案组的成员被揭给民主党和希拉里的大笔政治现金,更有人极端的反川普,这样的调查是否会有公正性?专案组本身是否也面临着被调查的风险?

Michael Flynn认罪并表示愿意配合调查。特别检察官Mueller会将〝通俄门〞导向何方?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Flynn的控罪和认罪都与通俄门调查无关。〞

Mueller专案组律师的政治献金96%给民主党。〝通俄门〞调查能否公正?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任何一个能认真思考的人都会说,这是一个带严重偏见的团队。〞

Flynn认罪是否会把更多Trump团队成员被牵扯进来?而调查者Mueller的团队是否也应被调查?

萧茗(Host/Simone Gao):〝您是否认为民主党在利用穆勒的调查,为弹劾川普总统做铺垫?〞

萧茗(Host/Simone Gao):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2017年12月1日,川普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中将对他向FBI撒谎一事认罪。Flynn在FBI的质询中,否认了他曾经向俄国大使表示,让俄国不要对Obama政府对俄国的制裁进行回应,以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等川普上台后,他们会寻求解决办法。事实上FBI早已掌握了他和俄国大使的谈话录音,因此,Flynn之后不得不认罪。他和Mueller达成的辩诉交易是,Flynn进一步配合Mueller的调查,以换取Flynn的儿子免于被起诉。Flynn认罪,是否会牵出更重头人物?它是通俄案的转折点吗?与此同时,Mueller专案组的成员被揭给民主党和希拉里大笔政治献金,更有人极端反川普。这样的调查是否有公正性?专案组本身是否也面临被调查的风险?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来探讨这些话题。

Flynn对撒谎认罪,未涉及川普通俄

现年59岁的Michael Flynn将军是民主党人。在军旅生涯结束后与儿子运营一家为政府及私营公司搜集情报的公司(Flynn Intel Group,Inc.,2014~2016)。期间曾受雇于土耳其政府,为其出谋划策并游说。但如同许多说客一样,他并未依照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规向司法部申请注册自己为外国政府代理人。这为Mueller调查Flynn的过失,并以放弃起诉他的儿子来换取Flynn配合调查埋下了伏笔。此外,Flynn曾于2015年12月出席〝今日俄国〞在莫斯科举办的盛大晚宴,坐在普京身旁。他在相关活动中发表演讲并获得了$45,000美元的酬劳。

Flynn将军于2016年2月受邀加入川普的总统竞选团队,此前他曾被多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聘为顾问。

Obama总统曾在产品胜选后建议他不要授予Flynn要职,但他的意见没有被采纳。2016年11月18日,川普聘Flynn为国家安全顾问。16年12月29日,Flynn与俄国大使Sergey Kislyak通了电话,原因是当天早些时候Obama政府宣称要针对俄国政府干涉美国总统大选一事采取报复措施,其中包括经济制裁。电话内容被FBI录音并通报了Obama的智囊团,他们怀疑组建中的川普团队与莫斯科达成私下交易,有可能违反了娄根法案中关于禁止未经授权的美国公民与外国政府谈判的条款。娄根法自218年前制定以来,从没有人因此法律而被定罪。2017年1月4日,Flynn告知未来的白宫顾问Don McGahn,说他以前为土耳其效力的事情正在被调查。

2月13日,Flynn未能如实的向副总统Pence通报他与俄国大使通话内容的新闻见诸报端。同日,川普总统要求他辞去国家安全顾问的职务,他接受并递交了辞呈。Flynn与俄国大使Kislyak的通话部分内容和双方的身份是被Obama政府的高级官员泄露给了媒体。该行为本身也存在违法嫌疑。

第二天,即2月14日,川普在总统办公室与FBI主管James Comey会面时请求他对Flynn手下留情,他对Comey说:〝我希望你能设法放他一马,放Flynn一马。〞接着又补了一句〝他是个好人。〞Comey把川普的话在他的工作电脑里做了一份备忘录,并在他自己的职业生涯出现危机时透露给他的一个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的法学教授朋友,并请他泄露给媒体。这样一来,Comey希望能启动特别专案组,专门调查川普竞选团队通俄的传闻以及指控川普总统干涉司法公正。

12月1日,特别调查员Mueller与Flynn达成辩诉交易,Flynn对向FBI探员撒谎的指控认罪并表示愿意配合Mueller的进一步调查。FBI探员最初接触Flynn时已经掌握了Flynn与Kislyak的谈话录音,因为Kislyak的电话一直被监听,但Flynn并不知情。作为辩诉交易的一部分,Flynn的儿子得以免于被起诉。

川普总统在Flynn认罪后面对媒体发表了率直的评论。他认为Flynn和希拉里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对待。

川普(美国总统):〝我为Flynn将军感到难过。我非常难过。他这一生很不平凡,我非常难过。希拉里.克林顿对FBI撒谎很多次,一点事没有。但Flynn撒谎,他们就把他的人生毁了。我认为这是耻辱。〞

目前还不能确定Flynn是否会把Trump内阁中更高级别的官员牵扯出来。左派寄厚望于Flynn能把Jared Kushner拉下马。Kushner是川普总统的女婿,Ivanka的丈夫。因为在Flynn提供的文件中提到的一个更高级别的官员有可能是Kushner。关于Flynn和俄国大使接触的时机,也有另外一种解释。Obama即将离任前决定支持一项谴责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开发犹太屯垦区的联合国决议案,这是美国外交史上破例的头一遭。川普组建中的政府一高级官员指示Flynn与各国驻联合国官员联系,其中包括俄国外交官,希望争取推迟决议案或投反对票,以维持美国在以色列问题上的一贯政策。

Flynn认罪,是否会牵出更重头人物?它是通俄案的转折点吗?请听专家下节评述。

萧茗(Host/Simone Gao):〝和上次川普竞选团队主席Paul Manafort认罪一样,Flynn的认罪并没有像很多人想像的那样提供川普通俄的证据。但是它确实也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指控。人们关心的是Flynn答应配合调查是否会牵出川普团队更重头的人物,甚至川普本人。就这些问题我稍早采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Shawn Steel先生,以及《标准周刊》副编辑Ethan Epstein先生,一起来听一下。

萧茗(Host/Simone Gao):〝Flynn签订认罪协议是否是穆勒通俄门调查工作的一大进展?〞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我不这样认为。Flynn的控罪和认罪都与通俄门调查无关。一般而言,只有在检方找不到相关证据的情况下,才会以虚假陈述罪起诉。几年前在调查Valerie Plame一案中,检方也对Scooter Libby采用了同样的手法。通常在检方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他们就会找一个定罪难度小的罪名。我认为事情正朝着对川普有利的方向发展。〞

萧茗(Host/Simone Gao):〝许多人认为库什纳就是Flynn口中那位,勾结俄国大使的川普交接团队高层人士。如果是真的,这件事是否会沈重打击川普?〞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确实,我认为川普的一大失误是过于任人唯亲。库什纳既无威望也无才能,如果是库什纳捅的篓子,那是一点都不奇怪。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胜任政府工作,更不要说总统身边的高级岗位。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我认为,一,这将是川普的一大难题;二,证明不能过于任人唯亲。〞

萧茗(Host/Simone Gao):〝所以这只关系到库什纳的成败,而与通俄门无关吗?〞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我持怀疑态度。我认为,检方很难证明川普团队曾与俄方勾结。库什纳可能和Flynn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我认为应该吸取教训的是川普。他应该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

萧茗(Host/Simone Gao):〝检方会以妨害司法公正的罪名,起诉川普总统吗?〞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不大可能,我觉得通俄门调查是一项政治阴谋,是川普总统的对立面在搅局。我认为这个调查本身缺乏法律依据。其实,Flynn和马纳福的控罪表明,检方没找到川普妨害司法公正的证据。原因是,一,马纳福的案情与通俄门调查无关。涉案事实都发生在川普宣布参选之前。二,正如法学教授Dershowitz所言,控方的关键证人Flynn承认曾经说谎,很难取信于陪审团;而且他的控罪也与通俄或妨害司法公正无关。所以川普应该对事件的发展感到宽慰。〞

萧茗(Host/Simone Gao):〝现在有一个比较,比较川普向科米为Flynn求情一事和尼克松在水门事件中的行为。您认为这两者有何不同?〞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有几处不同。第一点,水门事件有明确的犯罪事实:包括非法侵入,盗窃等等。而目前的调查尚未发现犯罪事实。值得一提的是,〝共谋〞或者说〝勾结〞的内涵从未被明确界定。至于说川普请求科米放过Flynn一事,目前还未发现川普滥用总统职权的证据。尼克松是有利用职权掩盖犯罪的事实。但川普并没有那样做。〞

萧茗(Host/Simone Gao):〝穆勒的调查到了哪个阶段?〞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穆勒的调查会没完没了。这非常不幸。这是体制的特点造成的。特别检察官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花费了大量时间,必须要查有所获,不然就无法向各界交待。这是普遍的心态,我能理解,如果我有海量的资源,最后却一事无成,也会问心有愧。所以我看穆勒会一直查下去,他现在总算是迫使Flynn认罪了。穆勒花费巨资调查了六个月,必须得有实质性的收获才行。我觉得整个调查会持续到明年国会选举。当年调查克林顿的特别检察官,也是查了很长时间,查到最后,意外的导致了克林顿的被弹劾。本来特别检察官只是要调查白水事件,所以,很不幸,我认为穆勒的调查会没完没了,现在还看不到终点。〞

萧茗(Host/Simone Gao):〝您是否认为民主党在利用穆勒的调查,为弹劾川普总统做铺垫?〞

Epstein Epstein(《标准周刊》副编辑):〝我不认为民主党真有这么大的计画。但我可以肯定这是他们中很多人的期望,Maxine Waters明确的讲过,要用穆勒的调查作为弹劾的前提,但我不认为这就是民主党建制派的大计画,当然,某些民主党高层确实想藉此弹劾川普。〞

萧茗(Host/Simone Gao):相似的问题再来听一下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同时也是Shawn Steel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Shawn Steel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哈佛教授德肖维茨说,Flynn的认罪协议说明穆勒束手无策,因为公诉人最想避免的,就是告一位关键证人撒谎。您是否认同?〞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是这样的。Alan Dershowitz是无人可比的,宪法学界的学术带头人,而且他是民主党人,是个自由派。他不是个川普的支持者,但是他对这起调查一直持批评态度,包括关键证人,最要紧的那个人。前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被涮了,在FBI诱导下做了虚假陈述,其内容完全和调查无关。因为他在无律师陪伴下与FBI谈话,他掉进了陷阱,不得不承认自己说了假话。尽管Flynn成为了控方关键证人,但无论他走到哪都是个不诚实的人,陪审团不会相信他的证词。事实证明穆勒手中无牌可打。他的调查团队没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萧茗(Host/Simone Gao):〝川普总统被指控‘妨碍司法公正’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一点可能性没有。只有南美政府,小独裁政府才会妨碍司法公正,或者还有中国共产党。他们说叫‘审判’,其实就是骗局,每个人都知道结局如何。而且可悲的是,穆勒自己是这个阴谋的一分子,试图针对总统搞一个毫无根据的案子。根本就不该用穆勒,而且根本不会起诉总统‘妨碍司法公正’,因为没有任何法院会支持这一控告,没有哪个陪审团会买帐。而且还没等起诉,穆勒自己就得先被迫走人了。〞

Mueller专案组被爆由亲民主党和希拉里的律师组成。调查是否公正?下节继续解析。

Mueller专案组被爆亲民主党,有极端反川普人员。

FBI资深探员Peter Strzok是Mueller通俄专案组重要调查员之一、FBI反情侦副总监。他在去年总统辩论时与另一名司法部同事交换反川普简讯,于今年7月被Mueller调离专案组,但直到12月初Mueller才向公众公布这一人事变动。就是这个Strzok,参与了去年对希拉里.克林顿电邮门未要求希拉里发誓的聆讯,并在其后敦促Comey把描述希拉里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务的措辞从〝严重疏忽〞(grossly negligent)改为〝极为粗心〞(extremely careless),这个看似不大的改变意味者希拉里不会再面临潜在的渎职指控。

在Strzok之后,Mueller的副手,一名高级检察官Andrew Weissmann被揭曾经高度赞扬拒绝执行川普旅行禁令的临时司法部部长Sally Yates。《司法观察》从一个联邦案件获得的文件显示,Andrew Wissmann给Sally Yates写电子邮件说:〝我是如此为你骄傲并且心怀敬畏,非常感谢你所做的,献上我最深的敬佩。〞Yates在一月份被川普解雇。Wissmann在一月30日给Yates发了这封电子邮件。

另外,据politifact调查,Mueller专案组有16名律师,其中一位匿名。在15名已知律师中,有6名没有在联邦级别给任何政治人物捐过款。而在给政治人物捐过款的律师中,他们的捐款方向是:$62,043美元捐给了民主党,$2,750捐给了共和党。也就是96%的捐款是给民主党的。而给民主党的捐款中,有30%是给希拉里.克林顿的。

12月7日,把Flynn定在对FBI撒谎的重罪指控上的法官Rudolph Contreras突然退出此案的审理。由另一位法官Emmet Sullivan来接替他的位子。按照惯例,法庭不向公众公布法官回避某案的原因。Contreras是奥巴马任命的法官,Sullivan是克林顿任命的法官。

还有一个引发了股市震荡的事件是由ABC News的Brian Ross引发的。Michael Flynn认罪的新闻一出,Brian Ross急于报导,希望这是个能把川普总统搬倒的大新闻,对消息的出处未加核实便信口开河,把当选总统川普指示Flynn与各国官员联系报导成了总统候选人川普指使Flynn。一字之差意义却天壤之别,前者合理合法、顺理成章;后者则是里通外国,通俄指控成立。这一字之差导致道琼斯指数下跌350点,Ross自己被停薪留职四星期,并被禁止未来再报导与川普总统相关的新闻。

萧茗(Host/Simone Gao):Mueller专案组的亲民主党和反川普倾向,是否会被进一步调查,这件事对通俄调查又会有什么影响,来听一下Shawn Steel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彼得.斯特罗克和安德鲁.魏斯曼,还有96%的穆勒团队的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民主党,那么这些是穆勒团队有偏见的证据吗?〞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毫无疑问,是的。任何一个能认真思考的人都会说,这是一个带严重偏见的团队。穆勒招了一些怪人,魏斯曼可能是团队里最坏的一个人了,他是团队里第二号人物。他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扳倒了世界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阿瑟.安德森公司。他简单一起诉,就毁了这个有两万雇员的企业,所有人都失业了。官司打到最后,最高法院一致裁定安德森公司胜诉,魏斯曼在这场官司中输得一败涂地,这个案子没有法律依据。另外他还给部里的反川普人士发信息,为他们叫好。现在我们发现,他还参加了希拉里的胜选晚宴,当然,她实际是败选了。他是一个党派倾向非常强的人,他是司法界的耻辱,应该被吊销律师资格,而不仅仅是调职,应该以存在利益冲突为由,吊销他的律师资格。〞

萧茗(Host/Simone Gao):〝《洛杉矶时报》有专栏文章反驳偏见的指控。理由是:司法部禁止在录用过程中,把政治倾向纳入考量。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也不例外。而律师们大多亲民主党,在向两党做过政治捐款的律师中,有68%的人捐款给民主党多过共和党。所以穆勒团队成员的倾向性,只是反映了这一事实。您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我认为《洛杉矶时报》的说法是荒谬的,它是个水平很低的媒体,它的这种说法不对。一是,绝大部分律师不做政治捐款,不管是为政府工作的,还是服务于私营企业。二是,做政治捐款的律师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倾向自由派。但是司法部始终是保守派律师占据主流,很难找出一个自由派律师,但是穆勒偏偏就专找自由派律师。穆勒与奥巴马,科米是一伙,他主政下的FBI是个很差劲的部门,出过不少大问题。穆勒把FBI政治化,变成奥巴马以及民主党的政治工具,所以穆勒当然去找自己的同伙,自己的那些仇恨川普的自由派朋友,而不是主流的FBI探员和律师。穆勒的团队早在开张之前就存在问题。〞

萧茗(Host/Simone Gao):〝负责Flynn案件的法官已经自行回避,但是法庭没有公布原因。法官自行回避的原因通常有哪些?您认为法官Rudolph Contrera回避的原因是什么?〞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如果一个法官可能无法公平裁判的话,他就要回避。法官要裁定Flynn究竟要被判几年?或者怎样制裁弗林?法官Rudolph Contrera要么是认识Flynn,要么了解Flynn或者公诉人的一些内幕,他觉得存在利益冲突而回避。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个法官是高度机密的FISA Court的成员,这是个国家安全法庭,该法庭可授权监听美国公民的电话,除非是面临国家紧急状态,否则绝对不应这样做。FBI里的不良分子拿到了一份假材料,从前英国特工那里获得了一份名叫‘斯蒂尔卷宗’的文件,FBI里的某些人,拿着斯蒂尔写的这份材料来到FISA Court,要求授权对川普及其竞选团队实施监听,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奥巴马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他们想找到对川普不利的材料,事实证明负责Flynn案件的法官Rudolph Contrera,就是那个在法理上犯下大错,授权奥巴马监听其政治对手的法官,我们还将追查下去,这个法官必须接受调查,他将会被解职,所以,他不能负责审理弗林将军一案。〞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觉得穆勒的团队和整个调查活动,将面临怎样的前景?〞

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我认为穆勒团队的前景有很多不确定性,国会里的几个委员会正在调查穆勒,我们不断发现对穆勒及其团队不利的事实,最终,穆勒将不得不做出选择。若不想身败名裂,就得清理门户,裁掉大部分团队成员、或自己辞职,或者司法部会接管整个调查活动,换掉穆勒并另寻他人,或者川普总统做出决定,以一纸文书解雇穆勒。〞

萧茗(Host/Simone Gao):〝对川普的通俄调查从开始到现在,多次主流媒体认为已经找到了把此案做实的证据,但后来都是一场空,包括这次Flynn承认说谎,也和川普通俄没有搭上充分关系。但是,只要Mueller的专案组还存在,估计他们就很难下一个川普没有通俄的结论,因此事情就会一直拖下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专案组人员了解得越多,反而产生了对其立场和动机的越来越深的怀疑。情况将如何发展,世事关心将持续为您报导。感谢您收看这期节目,我们下周再见。〞



===============================================

策划:萧茗

撰稿:韩笑生萧茗

剪辑:郭敬柏妮Melodie宏力

摄影:Wei Wu

翻译:Angela Cheng李容真

校对:李容真

听打:Jessica Beatty

旁白声音剪辑:萧茗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宏力

反馈请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饰由云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

2017年12月

=============================================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周二:21:30

周三:2:30

周六:9:30

美西:周二:21:30

周六:12:30

周日:9:30

旧金山:周二:22:00

周六:12:30

周日:9:30

===========================================

相关标签
   flynnr将军   通俄门   穆勒   FBI   弗林   世事关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12-12 06:2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