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杨宁:官司风波再起 红色舞剧洗脑没商量

2018-01-05 02:19 AM

1月2日,中央芭蕾舞团的一纸声明引爆网络。原来,早在2015年5月,红色舞剧《红色娘子军》(以下简称《娘子军》)的编剧梁信(演员冯远征的岳父)起诉中央芭蕾舞团著作权侵权案进行了一审判决,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认定《娘子军》演出不侵权,但中芭在2003年6月后未向梁信支付表演报酬,所以判决其赔偿梁信12万元,并就官网介绍该剧未给梁信署名一事,向梁信书面赔礼道歉。但梁信与中芭均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维持了原判。


由于梁信本人于2017年1月去世,且案件一直没有得以执行,不久前,梁信夫人殷淑敏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变更申请执行人。近日,法院裁定支持了殷淑敏的申请。对此,中芭甚为不满,遂发声明谴责,声明以类似文革〝大批判〞的语气,称法官〝劣质〞、〝枉法判案〞等,并称《娘子军》将因此被迫停演。

值得注意的是,声明中还引用习近平的某些话来佐证法院判决的不公。随后,最高法做出回应,批评中芭的声明,《环球时报》亦发表评论文章。蹊跷的是,在当日晚间,无论是中芭的声明,还是最高法的回应,亦或是相关的评论文章和跟帖,全部在网络、微博、微信上如飘过的一股烟,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这些新闻从不曾出现过。

如此高效的删帖,背后究竟是何种原因,尚不得而知,但笔者推测,中芭缺乏逻辑和非理性的声明,尤其是将最高层之语扯入其中,极有可能是导火索。是以在事态扩大之前,文宣系统选择了大力删帖,并及时控制了事态。

案子孰是孰非,笔者不想做评判,但在笔者看来,中芭若停演《娘子军》倒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其作为中共对中国百姓洗脑最具影响的剧目之一,已经祸害了不少中国人,而且真实的〝娘子军〞的命运都很悲惨。

真实的〝娘子军〞杀人放火什么都干
中共党史称,1930年8月,中共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和娘子军连正式成立。娘子军特务连连长为庞琼花(后为冯增敏),指导员为王时香。全连有三个排,一排长冯增敏(后为卢赛香),二排长庞学莲(后为李昌香),三排长黄敦英(后为曹家英)。每排三班,每个班有十名战士,全连九个班,加上连部的传令兵、旗兵、号兵、庶务、挑夫和三个膳食员,全连共有103人。除了两名年纪较大的庶务、挑夫和一名13岁的小号兵是男子外,其余都是女性。

这些红军女战士〝拿起枪来,和男子并肩作战〞;接受完全军事化的训练;随着战斗形势变化,投身到了战斗中……但事实上,这些人不过是一群受中共欺骗的农村妇女,她们杀人放火什么都干。

1932年,国民党警卫旅围剿中共琼崖根据地。至1933年春,琼崖红军基本已被打散,〝娘子军〞在19人死亡和部分人员失散后,在成立了500多天后,也宣布中止活动,隐蔽起来。其8个领导人先后被捕,后在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军事叛变后被蒋介石大赦出狱。

中共打造的《红色娘子军》充斥谎言
根据这段历史,在中共建政后的1958年,中共军队创作人员梁信创作了《红色娘子军》,并被拍成电影,其后又被改编为芭蕾舞剧。文革期间又成为江青树立的八大样板戏之一,它也是中共对中国百姓洗脑最具影响的剧目之一。

中共改编后的《红色娘子军》故事是这样的:上个世纪30年代,海南岛万泉河一带椰林寨,〝恶霸地主〞南霸天作威作福,其婢女吴琼花(芭蕾舞剧吴清华)不堪欺压,在多次出逃未遂后终于成功逃入密林。当时,在海南省的小山村里,中共招募了100多个农村女子,组建了一支女子武装特务连。在假扮南洋侨商的共产党员洪常青的指引下,吴琼花参加了〝红色娘子军〞,而洪常青正是娘子军的党代表。

一次战斗中,洪常青被南霸天抓获,被烧死在榕树下。吴琼花遂带领娘子军,引中共主力部队攻入椰林寨,消灭了南霸天的武装,南霸天被击毙。吴琼花也加入了中共,成了新的娘子军连连长。

但历史的真相与之相反。据《海南视窗》报导,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县当地一个叫张鸿猷的地主,张鸿猷的亲孙子张国梅说,《娘子军》很多内容是虚构的,在他爷爷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

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也表示,他是目前唯一健在见过张鸿猷的人,张鸿猷是个善人,他没有欺压百姓,家里也没家丁、枪枝、碉堡。

而〝娘子军〞的指导员王时香回忆说,吴琼花并不是南霸天家的丫鬟,也没有南霸天这个人。陵水县史志办的一位工作人员称,张鸿猷没有血债,他家只是教师世家。可怜的中国人被中共骗得好惨。

娘子军成员多舛的命运
大陆《博客天下》曾刊文称,按照琼海农村的习俗,女孩很小就会被送往别人家里当童养媳,15岁前要生孩子;25岁之后若还没嫁人,就要在族谱上除名。而这些娘子军被国民党释放时,她们中年龄最小的冯增敏都已经25岁了,加上她们的特殊身分,很少有人愿意娶她们。

另外,〝女人上山是给共产党当共婆〞的传言,也让她们难堪。于是国共合作后,这些身分和经历特殊且年纪偏大的娘子军成员,嫁给国民党人士或是地方乡绅,成为一种可能。如曾任特务连首任连长的庞琼花出狱后嫁给了一个乡绅,其丈夫因拒绝担任维持会会长被日军杀害,庞琼花随后也因拒绝跟从日军军官被害。

曾任连指导员的王时香,出狱后,其母亲害怕女儿的经历会拖累全家,将她许配给了国民党的一个民团清乡队长刘恒应做妾,完全不顾对方身有残疾且大女儿15岁。中共建政后,王时香没有躲过中共的一次又一次运动。绝望时,她曾企图自杀,但被大儿子及时发现救下。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黄墩英身上。回到家乡后,她被已有妻室的国民党区长李昌厥看中,成了其妾室。1951年土改时,李昌厥被中共处决。此后,黄墩英顶着〝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为历次政治运动的批斗典型。除了各种阶级帽子,黄墩英还有一件需要交代的事是〝藏匿黑枪〞,因为中共抓获她丈夫的时候没有搜到枪,所以认为是被她藏了起来。文革爆发后,黄墩英被游街、拷打,度日如年,子女也因此受到了歧视和牵连。

而与王时香是战友又是邻居且一同坐过牢的庞学莲,在文革时也被戴高帽游街,理由非常荒唐:国民党为什么会放她们出来?王时香嫁给国民党,庞学莲为什么不阻拦、不揭发?

另据叶曙明2006年撰写的《1952年海南反地方主义》一文,提到了琼崖纵队的复员问题。琼崖纵队也有三千多名女性,离开部队后,这些女军人有的流落街头,以行乞度日;有的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卖肉体;有的索性投河上吊,一死了之。而中共对此漠然处之。其他娘子军成员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如此?

《红色娘子军》演职人员厄运
不仅仅是娘子军成员多遭不幸,那些参与创作和演出《红色娘子军》的演职人员同样是厄运连连。

如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女主角吴琼花最早的扮演者白淑湘曾被扣〝破坏革命样板戏〞和〝反革命〞的帽子被镇压,并被送去劳改。男主角洪常青扮演者刘庆棠文革后先是被隔离审查,后被判了17年徒刑;被关期间,妻子与其离婚。

该剧编导、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李承祥则被打为〝走资派〞关进牛棚。后来中共考虑到还需要他饰演剧中反角〝南霸天〞,才恢复其工作。此外,芭蕾舞剧的作曲者吴祖强文革时亦受到批判,其著名权被剥夺。

结语
这样一部充斥着谎言和血泪的剧目,如今面临着被停演的命运,岂非是大快人心?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标签
   红色娘子军   中共洗脑   中央芭蕾舞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1-05 02:19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