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与中共妥协 梵蒂冈能换来什么?

2018-02-08 05:1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8日讯】【热点互动】(1721)与中共妥协 梵蒂冈能换来什么?


近日有消息传出,梵蒂冈和北京之间就主教任命将很快达成协议,梵蒂冈准备承认北京指定的7名官方主教。而去年底,有两名梵蒂冈认可的主教,已被要求让位给中共指定的两名所谓的〝爱国〞主教。此举引发外界强烈关注,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则撰文称,这会让中国大陆的教众受到苦痛。为何梵蒂冈在如此关键问题上会向中共妥协?这样的妥协会换来什么?梵蒂冈和中共进一步的走近,对台湾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日有消息传出,梵蒂冈和北京之间就主教的任命将很快达成协议,梵蒂冈准备承认北京指定的7名官方主教。而去年底,有2名梵蒂冈认可的主教,已被要求让位给中共指定的2名所谓的〝爱国〞主教。

这一消息引发外界的强烈关注,而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更是撰文指,这会使中国内地的教众受到苦难。那么为何梵蒂冈在如此关键的问题上会与中共妥协?这样的妥协会换来什么?梵蒂冈和中共进一步的走近,对于台湾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事件做一些深度的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那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作为天主教教廷和教皇所在地的梵蒂冈,在十多亿天主教信众中具有极高的地位,没有获得教廷认可的主教被视为〝非法〞主教。

不过,《路透社》2月2日引述梵蒂冈高层消息说,梵蒂冈和中共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教廷初步有条件的同意任命北京当局〝自封自圣〞的7名非法主教。也就是说,7名由中共任命的非法主教,将在取得教宗方济各赦免之后成为合法主教。

中共建政后与梵蒂冈断交,这也让在中国信奉上帝的天主教徒一分为二:一方是在官方旗帜下的〝三自爱国教会〞,主教直接由中共政权任命;另一部分则是被迫转入地下,长期被视为〝反党的〞、一直忠于梵蒂冈的信徒。

为了寻求地下教会与三自爱国教会的统一,梵蒂冈在最关键的主教任命问题上做出〝牺牲〞,现在还劝退汕头主教庄建坚和闽东教区主教郭希锦2名合法主教,让他们让位于黄炳章以及詹思禄2名〝非法〞主教。

其实,被梵蒂冈赦免的7名主教不仅曾遭绝罚,也即被逐出教会。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其中安徽的刘新红及四川的雷世银2人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严重违反教会要求神职人员守独身圣愿的要求。

对此,《华尔街日报》刊发评论文章,批评梵蒂冈教廷向人权日益低落、反对宗教自由的中共让步。文章说,中国大陆至今仍持续逮捕基督徒、摧毁各地教堂。对许多中国大陆天主教徒而言,梵蒂冈的做法令人心灰意冷。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今天就来谈一谈这个梵蒂冈和中共妥协承认中共指定主教这么一件事情,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

破空,我想先问问您,我们看到梵蒂冈它是天主教的一个信仰中心,那么它现在说要承认中共这样一个无神论的政权指定的主教,而且这个中共又是以打压宗教信仰闻名。这个确实让外界很多人吃惊,可以说引发了一片哗然。您觉得为什么梵蒂冈会突然间做出这么一个决定?那么这个事情发生的一个大的背景是什么样呢?

陈破空:梵蒂冈是全球天主教的中心。虽然梵蒂冈很小的一个地方,是一个独立的城邦国家,人口只有1千人左右,但是梵蒂冈它的宗教地位在世界上可以说是非常崇高的,教宗是最大的宗教领袖,跟世界上其他宗教领袖相比,他的教徒遍布全世界。

但是这一次教宗方济各,梵蒂冈教廷跟中共妥协,而且要承认中共这个,它的背景是因为这个教宗我相信他很左,而且他好大喜功,他以为跟13亿人这么一个大国在里面成为一个,他能够去那里然后受到什么欢迎的话,他觉得是一生的荣耀,所以好大喜功。

另外一点就是,中共下了极大的功夫,中共因为钱包鼓胀,所谓崛起,成为土豪,用钱来开路,应该说这么多年来对梵蒂冈进行了大量的收买,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这么一个情况,这不仅仅是一个妥协,这是一个背叛和出卖。就梵蒂冈在出卖的不仅仅是主教,它合法任命的主教让给中共任命的〝非法〞主教;而且它出卖的是它的信众,出卖的是在中国天主教信众,真正的信徒,地下教会的。

另外一个出卖的是信仰。因为梵蒂冈是信神的、信上帝,而中共是无神论者。一个信神的教宗居然把自己的信徒或者教主让给无神论者。中共根本就没资格去领导什么宗教,它根本就是无神论者,它是宗教的敌人,跟宗教是完全对立的2件事情。而教宗居然做出这样的妥协,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大的背叛和出卖。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梵蒂冈做出的这样一个和中共妥协的这样的背后的原因?那当然梵蒂冈呢,我引用一下,梵蒂冈的高层人士他有个说法,他说:〝中国并不存在两个教会,只存在两个信徒社团。他们现在被召唤完成和解〞,那这个高层士他又说:我们现在还像笼中鸟一样,但是我们要扩大鸟笼的空间。这是他给出的解释。那您怎么看呢?

赵培:其实这次梵蒂冈的作法呢,与拉美的天主教社团的问题其实是息息相关的。我们说,大家都认为共产主义就是共产党在用,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个共产主义对全球的渗透是十分大的。我们先讲基督教的情况,基督教有个〝基督教共产主义〞,它的那个标志是一个,大家知道共产党的标志是斧头跟镰刀,它把那个斧头换成了十字架,这是〝基督教共产主义〞。

那么这一批人当中有谁呢?大家可能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但是这里面有谁,大家会非常的熟悉,宋庆龄。就是在那个年代,她既是基督教徒又是共产主义。当然,她这个基督教徒能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或者共产主义者应不应该是一个基督教徒?其实两者是违背的,但是他们能够自圆其说。其实他们是打着基督教徒的身分来做共产主义的事,宋庆龄为中共做多少事,大家都知道。

那么大家还知道中共的天主教爱国会的主席是傅铁山,他自己说〝爱国爱党比爱天主更深〞,其实这些人就是用基督教《圣经》上的教义为中共去统治啊、迫害人啊,寻找一些理由而已。

那么我们再讲一讲拉美,拉美当时也被渗透的非常严重。它有一派叫作〝解放神学〞在拉美大行其道。所谓的〝解放神学〞就是它不追求基督教的救赎,而它就是追求搞共产主义那一套。其实是共产主义对天主教的一个渗透。那么当时的这个教宗,大家知道若望保禄二世在当教宗的时候,他是坚决反对共产主义的这种歪理邪说的,因此他对这派打压的非常严重;后来教宗本笃十六世也是对这派打压非常严重。

那么这一次正因为天主教在拉美的势力是越来越削弱、信徒越来越少,所以他们才选了一个拉美的主教来当教宗。没想到这个思想造成他对共产主义的认识就不如前几任教宗这么深刻,所以他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就出现了他认同,或者他默认了共产主义这种现实的存在,而他忘了,人家为什么信天主教?是因为大家觉得大家能得到救赎嘛!这是大家信你天主教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觉得你能够比我更好的领会基督的精神,你能让我达到救赎。

那么共产党讲什么?人间天堂没有神、没有佛、没有天主!它就是一个敌基督的存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它不可能把人往天堂引吧,它往哪儿引呢?按照天主教的理论,只能往地狱里引啊!背弃了神,你只能往地狱里引。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一个鸟笼的问题,是一个天堂和地狱的区别,是一个原则的问题。他把它搞成一个多大量的问题,不是量,是个原则的问题。所以这一些思想是共产主义全球渗透的一个缩影。当然,这只是从思想层面去分析这个问题。

主持人:是。说到对共产主义认识不清,破空,我们确实看到,今天还有一个最新消息就是说,在梵蒂冈的一位主教他赞扬〝中国是天主教义的最佳执行者〞。这个确实让很多人感到惊讶。那您觉得这个是不是一个主要原因,让梵蒂冈去靠近中共?

陈破空:这个跟梵蒂冈教宗方济各亲近的主教所说的话是非常荒诞的,他说,中国现在没有吸毒,或者说人们都勤奋工作。

主持人:没有贫民窟,年轻人没有吸毒。

陈破空:没有贫民窟,然后没有吸毒,人们都勤奋工作,所以是天主教最好的一个执行区。他看的是中国报纸上的情景。中国的吸毒很多,我当年坐共产党的牢,我就看到我身边很多吸毒的被送进来,刚进来的毒瘾很大,在地上挣扎,抖来抖去,手脚颤抖,要过上一二个月人才会恢复正常,那个吸毒者我都见过。

另外呢,他说没有贫穷,他看的根本是报纸上没有贫穷,我们看到的是冰花男孩,什么冰花女孩,什么低端人口,什么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多少的贫困,那些贵州的孩子在街上,留守儿童5个孩子烤火给熏死了,还有4个留守孩子因为贫困自杀,还有怎么怎么死,这些惨剧他根本就看不见,他看的是中国的报纸。

另外一个,他说中国人勤奋工作,中国打麻将的人最多,震天响,你去看看那个成都,说成都打麻将啊,家家户户打麻将,天上的麻雀、飞机都能给吓跑!人家就对比了中、日两个国家,中国人去日本旅游,四川人去旅游,就发现说日本的街上没有閒人,没有人打麻将,没有人没事可干;但中国的街上很多閒人,游手好閒的,除了这个地痞、阿飞、抢劫的那些,很多人是打麻将,很多人在街上游手好閒,多得不计其数。

什么叫做什么勤奋?勤奋的是下层那边,中下层人民,上层有什么勤奋可言?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有什么勤奋可言?他香港走一趟就是10亿,他要什么勤奋啊?所以他根本就不了解中国。

这就像外星人的故事,说外星人到地上走一圈,外星人看地上报纸,一看报纸说中国是天堂,美国是地狱,因为美国的报纸都讲坏消息,哪里什么飓风啊,哪里森林大火,哪里有什么案件发生;中国的话是全天好消息,喔,这可能是天堂!就派这个外星人地上走一圈,体会一下天堂跟地狱的差别。走了之后说简直完全相反,中国才是地狱,美国才是天堂!所以外星人发火了,说要把地球消灭,人类要消灭,因为他们撒谎,他们说的完全是反话。

所以这些教廷的人差到这个程度了,判断力差到这个程度。我想这个关键的问题出在教宗本人,其它是次要的。刚才赵培讲了,前几任教宗都没有这个问题,原来的保禄二世、原来的本笃十六世,都非常坚定的真正的信仰,原来他们在支持波兰的天主教会,跟团结工会合作,在瓦解共产主义起了很大的作用,梵蒂冈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么现在这个教皇方济各,他在阿根廷就劣迹斑斑,他原来在阿根廷当主教的时候就曾经跟军政府合作,是一个左派,他跟阿根廷以前的军政府有合作,对迫害是视而不见,对当时的教徒还有其他异见人士的迫害,之后人家要挖出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就百般的狡辩,遮丑。

再一个,这个人的思想非常的左倾,比如他反美国、反川普,他一看到美国要讲究自己的利益的时候,美国优先,他就看不惯;喔!中共讲自己的利益,他觉得是可以容忍的。流氓该当流氓,君子该当君子。

再一个呢,他这个人前后不一,他在罗马、他在阿根廷,叫什么枢机主教,反正就是阿根廷最大的主教,他曾经是坚决反对同性恋、堕胎这些做法。他当上罗马教廷梵蒂冈的教宗之后呢,他态度就变了,他又吞吞吐吐说这些人也值得同情。当然我不判断这之中的是非,但你前后不一就是一个问题,你的信仰究竟在哪里?现在全世界的同性恋,男女同性恋,还有跨性恋,都说他是一缕阳光,都把他评为封面人物。我不说你是和非,我现在不谈,大家可以自己去评断,前后不一。

还有一个,他以前在阿根廷当那个所谓枢密主教的时候,他的教区发生很多儿童性侵的事情,人人都谴责他对儿童性侵保护不力;他上来之后呢,他又假装好像一副儿童性侵的保护者的样子。他实际上在阿根廷,他手下就丑闻累累,这么一个人前后不一。

而对中共的认识完全不清醒,你比如刚才鸟笼这个说法,什么鸟笼?鸟笼有三层涵义,第一,整个大中国就是个鸟笼,你不管是这个地上的教会、官方的教会、地下教会,都在鸟笼里面,这第一层。

第二,鸟笼中的鸟笼,就说官方的教会是真正的鸟笼,什么爱国教会,信仰,宗教信仰跟爱国爱党是完全背道而驰,水火不容,为什么?教徒是不分国界的,谈不上爱国,这爱国用在教徒上本来就是个荒唐,还有个爱党更是荒唐!你共产党是无神论的,凭什么来爱你?你爱的是上帝,对不对?你信仰只能选其一,你不能又爱上帝、又爱无神论的中共,这不可能嘛!

鸟笼还有一层涵义,就是说地下教会,鸟笼中的鸟笼,相对来说还不是个鸟笼中的鸟笼,然后是中间状态,等于他这么一搞的话呢,二者合一,就把整个地下教会暴露出来,让他们去接受中共的领导,而中共的企图能够得逞,而这些教徒会受到迫害,他们的名单会曝光,而且他们的信仰会被强制的扭曲和改变,他们都不知所从。

所以我就发现信仰的问题,教宗毕竟是地上的人,是一个凡夫俗子,他不是上帝、也不是耶稣,上帝在天上,而耶稣,根据教义派下来到人间,经过受苦受难,大苦大难,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而死,后来上帝又让他复活,是这么一个受难的过程来救度众生。但是这个教宗居然不需要这些受难过程,居然屈从于俗世的这些权势人物、钱势人物,什么经济崛起,什么第二大经济,屈服于俗世,这完全不仅是妥协的问题,我说他完全背叛、出卖了他自己的信仰。

主持人:说到这个,赵培我想问问您,您觉得梵蒂冈和中共这样的一个妥协,他从中能够得到什么?而他失去的又是什么呢?或者他想得到的是什么?

赵培:其实大家仔细站在这个教宗的角度去想,教宗去巴西演讲,说是要一百多万,其实当时的人统计一下只有80万左右,这是为什么呢?就是本来天主教的教廷指望他当了教宗之后,能够让南美的更多人信天主教,结果南美没多少人信,反而是南美的一些基层的基督教徒的人数在增长,也就是说南美天主教逐渐削弱。

他为了他在任的时候把天主教扩大,那能怎么办呢?只能收兵中共的这些魔子魔孙来当天主教徒,号称天主教的人数增多了。你跟中共合流之后,中共不可能投效你,它会利用你来维护它的统治。那中国有13亿人,你说它的政绩是有多大?

所以这个问题就在于一个问题,就是说宗教真的像陈破空先生讲的那样,它只是一个人当中的一个团体,它并不能够代表基督或者代表天主什么东西,这个过程当中,对于教宗也好,对于主教也好,本身也是一个考量。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对天主教来讲,他们不是为了,人家信天主教,我刚才讲了,就是为了救赎,他不是为了我是第一大帮派的,我是什么,我是天下第一大帮,他不是为了这个来成为天主教徒。

那么你一旦背离这个本义之后,在全球你丧失的教徒人数将会更多,为什么?大家看到我没有救赎的希望了,他跟一个无神论搞在一块,我怎么能被救赎呢?所以会使人绝望,这才是一个对梵蒂冈根本上的一个挖空的过程。

而且你利用一些福音的书当中的东西去歪曲去解释中共是怎么样,你不可能说当时耶稣传道,或者是天主教徒被迫害的时候,在罗马帝国被迫害的时候,大家分一块地瓜吃,你说这就是共产党主义嘛。其实这帮所谓的基督共产主义的理论基础就在于这个,当时大家同分一个地瓜吃。这帮人就是替共产党主义做宣传。

真正人家耶稣传的道,或者是天主教要的救赎是要去上帝身边、要去上天堂,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大家也不会再信了,所以教宗等于是挖了自己的根基。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现场有一位观众朋友,我们很快接一下他的电话,夏威夷的王女士,王女士您好。

夏威夷王女士:您好,大家好。我今天说的是,现在是大审判的日子,你看全能神教会说的,先从神的家开始,神的家就是宗教,你不管什么宗教,不管佛教、基督教、还是天主教所有的教,就将那些假的牧师、假的和尚都要现原形,都要暴露出他的邪恶,他不是真正上帝的众生,现在大审判的日子,那些假的很多都现形了。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女士。我们下面再接一下加州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有一个事情您们大家有没有认识到,中国大陆那边有一个天主教爱国会,这个爱国会在中国跟各个基层教会,跟中共打的火热,跟统战部、跟宗教局打得火热,欺压百性、掠夺社会公产,中共把天主教爱国会作为重点培养,所以今天梵蒂冈能做这个事情跟这个有关系。

中共对众多的教派采取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对于天主教爱国会是重点培养,把很多很多社会公产送给天主教爱国会,你告也告不赢,我都经历过这个事情。像法轮功什么都是被它镇压的,基督教前不久发生过浙江基督教的塔被人家拆掉,教堂被拆掉,那都是基督教,但是从来没有动过天主教爱国会。天主教爱国会我都怀疑它在中国已经变调了,是流氓集团跟中共凑在一起欺压百性的那种团体。

主持人:好的,谢谢何先生。我想三自爱国教会就是官方的,破空,谈到这个我还正好想问一个类似的问题,这次教宗要确认中共的7名的官方主教,这个官方主教就是中共指定的所谓爱国主教,也就是三自爱国教会的,另外它还让2名,就是梵蒂冈以前本来认可的主教,这个主教不向北京称臣的,他说他只遵从梵蒂冈的意志,它让真正的主教退位。到底这种官方指定的爱国主教和民间的主教有什么不同?爱国主教是什么样的人?

陈破空:首先我回应一下刚才2位观众的话,王女士讲的非常好,说一切假的都要现形,假的和尚、假神、假教宗都要现形,我觉得这个方济各确实是一个假教宗,这是梵蒂冈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浩劫,这是一个灾难,这是对梵蒂冈极大的污辱,教廷的极大的污辱。

还有刚才的何先生讲一个情况讲得很好,最近几年中共大规模的拆迁,拆掉基督教的教堂,但它故意不拆天主教的,就说明它在,据说梵蒂冈和北京之间的谈判进行了很多年,非常的复杂,来往非常的密切,中共可能做给天主教看,我拆的是别的基督教,但是我对天主教并没有拆,还留一手,看你怎么那个,最后他们达成一些所谓可耻的交易吧,按照普遍说法就是跟魔鬼做交易。

现在在中国那些真正的地下教会的主教,原来被梵蒂冈任命的,还比这个教宗表现得更有骨气,比如这个教宗,他们教廷下令要7名主教去接受中共的主教,要自己任命的主教让出位置来,而且有2名必须让出来,比如说汕头的,广东汕头那个主教庄建坚,还有一位是福建闽东的主教郭希锦,要让出来。庄建坚被中共羁押,压到北京去要他让出来;而另外一个郭希锦也是被中共已经扣押一个多月,要逼死他让位。

而现在教廷却下令要他们让给中共,人家连坐牢都不怕,倾家荡产都不怕,受苦受难受酷刑都不怕,教廷居然下令。所以庄建坚就流泪,泪流满面的说我为了神的旨意,我宁愿违背教宗的旨意,违背教宗的命令,我都不去执行,不会接受这样的命令。他不会去让位,就是你让我强制让位,让中共夺取,我不会由我的意愿来任命,所以他表现得非常有骨气。

而福建一些普通的教宗,比如原来当过中共法庭姓李的审判员,他现在是教徒,他就揭露在闽东要换上去的中共所谓的主教詹思禄,道德非常败坏,毫无威信可言,他每天就是去钓鱼,他的政绩就是钓鱼,有一次钓了32斤鱼,跑到福建法院门口炫耀,炫耀了三天,他钓鱼的工夫。这是什么样的主教?

另外,他们还有人揭发所谓要让出来的中共7名主教里面,四川安徽的主教有2个他们有秘密情人,而且秘密生有孩子,违背了梵蒂冈教廷说的主教要独身、要谨守圣愿,没有这些世俗的沾染。就是这样的人,教宗居然下令要让给这些肮脏的人,这些肮脏的人他们是中共所任命的,中共所任命的他是假的!

假东西非常可怕,比不去干的还要可怕,你要是没有信仰也就罢了,没有信仰的是局外人。你假装有信仰,那是对神的亵渎,对上帝的亵渎。这个教宗居然荒唐到这个地步!而且前几年的本笃十六世本来是驱逐中共那些主教的,赶出去的!

主持人:所谓的绝罚,就被逐出教会了。

陈破空:非法的,梵蒂冈任命的才是合法的,是跨国界的、跨人类、跨种族的。每次天主教聚会,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人种在一起,那是跨国界的,不存在爱国爱党可言。所以一旦跟爱国爱党挂在一起,刚才妳讲得什么爱国的那些教会,爱国的教会本来是中共的组织。现在如果梵蒂冈把这个中国的天主教拱手让给中共,那是第二共产党,这些1千2百万信众会成为第二共产党,成为共产党的一个支柱,对中国人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恶梦。

主持人:所以赵培,您觉得如果说中共真的就是换上这一批官方指定的所谓的爱国主教,这些主教会把这些信众带向何方?那么另外一方面,以前所谓的地下教宗他们会不会受到更严厉的打压呢?

赵培:会,因为首先我们就是说天主教的一会一团,他们在十九大之后干什么呢?十九大之后中共的统战部长孙春兰召开学习大会,就在一会一团的地方,那边挂着十字架和耶稣的圣像和他们自己的圣像,然后去学十九大精神。然后马主教说要充分的学习领会新的理论,要用社会主义特色理论指导教会工作。

你到底是上帝的人还是共产党的人?它其实就是那个基督共产主义嘛!他们其实是共产党的人,但是他们用基督教里面的,就是用片段去理解基督当时的一些做法,就是耶稣的一些做法来为中共这个荒谬的无神论去唱戏,就是唱赞歌,这样等于就是把整个中国的信徒引入了一个歪的地方,就是说他不再信神,他不再追求天上的天堂,他跟中共一块追求在地上怎么快活、怎么道德败坏。你说这把这帮信徒到底往哪里引?你等于是把他们都往地狱里引!

他们在末日审判的时候,按照天主教,他们不可能再回到神的身边,为什么呢?因为保罗曾经说过的,救赎是依靠需要你们对这个基督的信心,而不是依靠人间的律法。这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对神有信心你才能被救度,你不应该遵从于权势。那么现在你遵从于权势了,你肯定不能被救度,等于是把这帮教徒给毁了。这才是对基督教最大的败坏的开始。

那么这个事我们说了一个败坏,但其实对真的教徒又是一个好事,为什么呢?因为信天主教的教廷你未必能够上天堂,刚才我们举了保罗说的话,其实你怎么判断你是不是信上帝、信你的主呢?这正是一个考验的时候,又成了一件好事。所以对基督教来说,我觉得这是一场大的灾难,但是对真正信天主的人来说是一场考验。反正中共利用破坏这件事搞得这个恶毒的这件事呢,最终会把基督教毁了,但是信徒们可能会从中明白更多吧!

主持人:就是说宗教这个形式和信仰是两回事,是吧?

赵培:对。其实我们再说得更仔细一点,就是说人类的信仰它是有一个历史过程的,大家知道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政教合一的时候是一个很残酷、很黑暗的时代,那么由于启蒙运动、文化复兴、宗教改革之后呢,它形成了一个人类文明的标注,是什么呢?是政教分离,也就是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美国是第一个在宪法中规定政教分离的共和制国家,它的宪法里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设立国教或禁止宗教自由之法律,那么这成为后世文明的一个标准。

中共是一个什么?政教合一的政权。大家看这些和尚也好,中共的政治和尚也好,这些天主教徒所谓的中共的爱国主教也好,都在政协里面。政协是什么?政治,政教合一,所以中共的这个制度它是一个野蛮的制度。那么你卷到那里面去了,中国这个制度有没有好呢?没有好,反而是更败坏。

那么现在教廷去支持中共的这种制度,等于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倒退。那么我相信人类未来还会有一场新的启蒙运动、文艺复兴运动去把这个历史错误的这些人的这些做法给纠正过来,因为历史大潮还是走向一个政教分离、信仰受到保护的这么一个文明社会的。

主持人:破空,我们看到2月1日开始,中共的一个修订过的《宗教事务条例》生效,然后就在几天之内,很多地方基督教的家庭教会就被封了,所以您觉得就是说,梵蒂冈如果和中共真的达成这样的协议,它对中国民间的这样一个宗教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那么对于教众,比如说陈日君他就撰文说对于中国的教众是一种苦难。您怎么看,是不是会有这样的影响?

陈破空:香港的荣休主教陈日君是非常有骨气的,非常了不起的,是个真正教徒、真正的信仰者,真正是上帝的子民和信徒,他非常了不起,他在过去那么多年,在香港坚持为信仰而抗争,而且为港人发声,对这种无神论、对中共的统治也唾弃;而且即便是这个教宗,现在又下出这样违背教义命令的时候,他也是抗拒。

他原来跟教宗曾经有40分钟的对话,教宗认为他说得都是对的,认为中共的一切都是假的、伪的,那些宗教。今天的教宗如何面对他?他本来是吹好意,说可能教宗歪曲了、不知情;但是教廷还驳斥他。《环球时报》还发社论,专门发社论说,这次教皇批评了香港教宗如何如何,环球非常洋洋得意。那么陈日君跟刚才那位庄建坚都是非常有骨气的教徒,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真正进入天堂,真的得到上帝的接纳,而不是这个所谓的教宗。

现在其实是一个大环境,环境是什么?中共内部它为了自己的统治、为了红色政权,它没有安全感,它什么都要控制,其中宗教事务也要控制,就是发布所谓的宗教条例,一个是拆宗教的庙宇,再来是拆教堂。还有最近2天新任的政协主席,即将任政协主席汪洋说要〝宗教中国化〞。这非常荒唐!汪洋本来是个改革的人,他也不得不依葫芦画瓢来说话,他在那个位置上就说那个话。

〝宗教中国化〞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说过宗教是不分国界的,这是一个上帝的东西,这跟你哪个国哪个国是没有关系的,不是你发明的,不是你中国发明的,不是你什么共产党发明的,跟你共产党没有关系!甚至跟你共产党是敌对的,你共产党是宗教的死敌,总有一天受审判下地狱,全部共产党都下地狱!

江泽民有一次访问美国,人家就问他,他很自豪的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怎么怎么样,非常自豪的样子,我就什么什么,意思就是他死后变成一把灰。你变成一个灰你还混什么混?你就变一把灰去吧!晃什么晃?这个共产党是要遭火星下地狱的,居然它还在这里要去领导宗教,要去中国化。

所以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个教宗我认为他个人有个好大喜功,方济各1936年生的,他现在82岁,他可能在梦想一个有生之年,他地球都走遍就没去过中国,他有生之年能够到有13亿人民的中国去走一走,去人民大会堂作客,天安门广场威风一把,到故宫、中南海那边去成为一个贵宾,然后受到中国教徒的欢呼,不管是假欢呼、真欢呼,里面的特务在欢呼,什么五毛党在里面混着欢呼,他以为他就很荣光,他能留下一个永久的纪录,开创历史。

因为他现在受到的欢呼都是民主国家、西方国家、自由国家,没有在专制国家受到欢呼;那么他如果在一个13亿人口的专制壁垒,他称的〝鸟笼〞里面受到欢呼,他觉得他可能是开创了历史。

这个开创的历史,实际上美国已经有教训了,就是克林顿时代,克林顿时代推广一个政策叫做〝接触政策(Engagement)〞,说我们跟中共是接触政策,在〝六四〞之后,说通过接触希望它改变,然后中国民主化。现在怎么样?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仅没有改变,而且成了美国的死敌,最大的挑战者,让美国现在忙不停蹄在贸易、军事各方面来对付中共。

今天的教廷也是,梵蒂冈教廷被方济各带入一个邪路,这个邪路就是不是你要去领导中国的天主教徒,而是中共来领导天主教徒,甚至中共来领导梵蒂冈。所以刚才赵培讲了,说不定有一天教宗换了,下任教宗如果回到本笃十六世的立场,回到保禄二世的立场,对今天的东西要进行清算。就像川普总统对过去政策有所反省一样,要全面反思中美关系,甚至把中共列为最大的敌人。同样道理,未来教宗一定会反思今天错误的政策、罪恶的政策,从新回归上帝的旨意。

主持人:说到这个教宗希望访问中国,我觉得这个事很多人在关心的,就是说这样一个接触会不会最终导致梵蒂冈和北京的建交?那么对于台湾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不知道破空您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大不大?

陈破空:简单说来,中共提出来2项要求,梵蒂冈和中共之间要建交、要和解、要实现什么互动的话,梵蒂冈方面都有一系列要求,他是对主教有参与权,有过问权。但中共有2个要求,一个要求是中共要任命它的主教,要管理这些主教。第二, 中共跟梵蒂冈建交,那梵蒂冈和台湾断交,这是肯定的,外交关系使然,当然对台湾是一个冲击,对台湾是个打击,台湾的邦交国不多。但是我不知道这样对梵蒂冈有什么样的好处?抛弃民主自由的台湾,而捡起一个专制腐败的红色中国,在历史上对它究竟有什么好处?这是一个。

另外,对台湾固然有冲击,但是台湾很多人也说了,我就是邦交国成零也好,那我就干脆〝中华民国〞的称号也不要了,我就另外一个国号了,因为是中华民国建立的关系,所以实际上在颠覆一个有〝中〞字号的、有〝中华〞字号的一个国家。实际上这是中共的分裂行为,中共在这里捞不到好处,越打压台湾越反弹。

就像这次它搞了一个用科技把中国人的生命当冒险到海峡中线去飞行,以为对台湾是个压力;结果台湾就限制了一个中国新年航班,搞得双方都不便。所以你一招、对方一招,中共是得不到好处的,台湾一定会反制;而这种反制,中共是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不认为它在这种外交关系中能捞到什么好处。

主持人:但是台湾方面是很忧虑的。

陈破空:我想台湾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觉得梵蒂冈和中共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那么它跟台湾断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赵培:其实现在是有可能性,但是大家知道人做事它不会一下就说我一拍板就怎么做。其实现在各种消息传出来,包括任命主教这一系列事情来说,等于是梵蒂冈教廷在做一个测试,就是看一下下面的这些教廷本身里面的这些真正的信仰的人士也好,或者是在中国的这些人士,全世界的主教对他的作法是不是坚决的抵制?如果坚决的抵制,他会缓行,就会慢慢一步一步的来做这个事情,他不会马上断交,可能会推迟个10年、20年去做这个事情。

那么如果他这样做的时候,这些主教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我是北美的、我是南美的,你做的事与我没有关系,那么他就会迅速推,就是说跟台湾断交,然后跟中共建交这样的一个行为。

那么从现在来看,这些真正天主教徒的激烈的对中共的抵抗可能会延缓这一过程,我觉得是一个好事。那么延缓下来就是个机会嘛,就可能有新的主教上来去把旧的这些歪路的行为彻底地给废除掉,回到天主教本身的宗教的涵义里面去,这样的话就把世俗的东西给切掉,这样可能会好很多。我们看未来的发展,我觉得短期之内由于受到香港的主教和大陆主教的激烈反抗,在这种情况下他会缓一缓这个行为。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刚才我问了破空,我也很快问一下赵培,就是说您觉得如果梵蒂冈真的跟中共签这个协议,对于在中国的天主教徒,不管是地下教徒也好,还是官方的教徒也好,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除了您说的这个教徒的考验之外,您觉得会不会有更大的打压?或者让更多的人甚至就放弃真正的信仰?

赵培:会的!精神上的压力会非常巨大。其实中共非常知道打压信仰人士,把他们关了没有用,因为它关过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还在那儿;它也关过天主教的主教,有些很坚定的还在那儿,没有用!对真正的信仰人士来说,他们着重于说我这一世可能受苦,但是我行善积德,我将来会有福报、会上天堂,或者是去佛的世界,这是真正的信仰人士,中共知道没有用。

所以中共这次才拉着教宗来镇压中国真正的天主教徒,这等于是让他们激烈的考验这种精神上的压力、精神上的迫害远胜于就是说对他们肉体上的迫害。我们知道中共抓了法轮功学员关到监狱里干什么,让他听红歌、让他信共产主义、信共产党,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迫使他们放弃信仰之后,这个人精神崩溃了,然后就能跟它们随波逐流去干一些没有道德的事情;中共现在对天主教徒也是这样做的。

主持人:好的。

陈破空:我补充一句。就说香港的荣休主教有骨气的陈日君已经讲了,大灾祸的开始,因为如果教宗方济各把中国的地下教会、官方教会合而为一的话,这就相当于以前把隐藏的犹太人送给纳粹德国去迫害一样的。所以陈日君说过一句非常有意义的话,当教廷批评他、痛骂他的时候,人们去安慰他,他说你们不需要安慰我,应该安慰那个教廷的发言人,因为他自己已经成了笼中鸟,他就是笼中鸟!所以精神上来说,这些人已经堕落了,他跟魔鬼做交易就是对上帝的背叛!他们本身会受到惩罚,包括这个教宗方济各。

主持人:是,这个笼中鸟的比喻非常好。谢谢破空,我们也感谢赵培和我们连线,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梵蒂冈   主教任命   中共   香港荣休主教   陈日君   热点互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2-08 05:1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号子2018-02-11 04:56:56

    这使我想起了赎罪卷的风波,这里面有多少金钱的关系?

  2. 新唐人网友2018-02-08 08:29:55

    孩子说父亲只爱工作不爱她,那是因为孩子不知道,在地狱里面不伺候主子就无法生存的,这个地狱连乞讨都难生存,没有房子住的人,到桥底下避个风都有魔鬼在地上打地桩阻止想避风的人休息,这个地狱人人都有害别人的理由和接口,有人性的人能生存都是奢侈的结果,不是父亲不爱你,而是你的父亲没有带你到人间的,可怕的是你的父亲不知道自己在地狱的,是吗?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