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横河:王岐山重新出山为哪般

相关专题:  [习近平人事布局]   2018-02-09 03:54 AM

(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各地人大政协都在开会选出省一级的代表,隐退数月的王岐山出现在湖南新当选的人大代表名单中。当初他在十九大完全退下之时,就有不少的舆论坚信他只是退而不休,这次他将被委以重任的说法更是喧嚣尘上。我们今天就再来讨论这一位风云人物,王岐山的再次复出意味着什么?他将给中共的政坛带来什么变化?

那么横河先生先,王岐山这次作为湖南当选的人大代表出现,人大代表其实我们知道并不是什么行政职务,是个虚名,那大家一致的认为这是王重返政坛的信号,有些媒体报导的时候还特别说明这是〝破例〞当选,这里面有什么令人瞩目的因素吗?

横河:人大代表确实是一个象征性的职务。对于党政主要首脑,这还不仅是中央级的,也包括省部级的。如果他是省长或省委书记的话,那么他已经有了实权了。人大代表它是分类的,其中包括党政、军队、工农代表、少数民族代表等等这样分类的,这些人当人大代表是代表党政这一块的。所以如果从主要领导位子上退下来以后,一般都不会再担任人大代表了,因为你排不到任何一类里面去,没有说退休老干部一类的,没有的。

政治局常委从地位上来说它已经到顶了,所以下来以后基本上都是一退到底的,这次他突然出现在湖南省人大选出的代表当中,那就是说一定为是其它的安排做铺垫的,就人大代表本身不是一个安排。

我们再看一下,十九大的时候,王岐山没有保留常委的职务,应该说是超出原来的计画。虽然说〝七上八下〞是规则,有人查了,还说不是潜规则,已经是规则了,但不是说完全不能破的,因为十八大以来习王联合起来反腐的时候,其实破掉很多以前的规矩。相信原来是有这个计画去打破规矩让王岐山留任的,但很可能有各种因素,其中也包括海外爆料的因素,就起了作用了。

当然不见得爆料本身就足以让他下,因为如果海外爆料足以让一个政治局常委下来的话,岂不是爆爆料就把中共常委都给清掉了?这个可能性不太大。而是说很多党内的势力或者党内高层的势力,利用这个爆料来施加压力,而这些势力并不一定完全就是爆料的主导或者是策划者,这并不是特指某一个爆料,这是一般的情况,而是大部分人是趁机利用这个爆料。

海外媒体在报导的时候,还得到了中共知情者的消息,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消息)是非常对的,它一定要核实这些人是谁,能不能得到这些消息,这些知情者证实王岐山不仅是任人大代表,他可能还会担任中央的高级重要职务。当然,知情者很可能也是奉命知情,所以就增加了这个消息的可信度;也有可能就是奉命发出消息来试试水,试试看哪一个位子,如果这个不行的话就调整一下,让他坐另外一个位子。就是说具体做什么可能会调整,看大家的反应,以后可能会有适度的调整,不一定就是固定的哪一个职务。

主持人:当初他从常委卸任的时候,关于他下一步去哪里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好多种说法,但这次他当选人大代表之后呢,大家比较集中的说法,说他会担任国家副主席的职务,那您觉得这种猜测有没有道理?

横河:这个猜测还是有道理的,一方面,这个副主席可能就是放风放出来的;另一方面要分析一下。中共系统是党和政两套班子,他是从党的常委这一个班子下来的,所以他不可能再到党务机构再任职了。再说,十九大以后,所有党的高级的位子都已经排满了,王岐山基本上不可能把别人给挤掉,那么能安排的只有在今年两会上。

在政这一边,国家政权结构有三套班子:人大、政协、政府。相比较而言,人大和政协都已经有了常委任头子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政协肯定是政治局常委现任常委,要王岐山到那两个地方去当他们的副手,这个可能性太小了,王岐山不可能到他们底下去,他资格也比他们老,而且也没有什么意思,因为到那里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人大本来就是橡皮图章,政协本来就是花瓶,都是摆样子的,他不可能在那个位子上拥有实权。

而国家主席不一样。国家主席是习近平,王岐山去当他的副手,就跟原来反腐的时候的搭挡是一个类型的,而且他可以发挥的余地要大很多,比在人大、政协要大。既然让他出山,就是要派用处的,不是来当摆设的,所以这样的猜测我觉得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主持人:在十九大开会之前,您就分析过王岐山是不会真正退下,您当时说习是不会让王岐山真正退下的,否则就等于是和对手妥协了。但是我们看到他十九大是退下了,那这一次王的重出江湖其实是验证了您的那种分析。其实我觉得王岐山这一次出山,即使他没有安排实权的位子,也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那您觉得这次王的出山是他们事先的计画?还是后来的见机行事呢?

横河:我个人觉得是事先的计画。因为当时让王岐山下就是一个迫不得已的决定,就是说是一种妥协方案,因为反腐得罪的人太多,而且都有势力。当时倒王的话,明显指向的是习近平,习是不想让他倒的,就是不管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多亲密、有多接近,倒王本身对习的形像是一个打击。中国人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毛泽东当时打过两个主要的人,一个是刘少奇、一个是林彪,都是被认为他的接班人,那是毛主动出击,就认为这些人已经不可信任了。但是后来打林彪,毫无疑问,他自己也大伤元气,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就说这是不能随便打的,即使他自己想打都不能随便打。

邓小平把他两个左右手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打下去了,也是主动打的。但是他砍掉自己的左右臂膀以后,自己也大伤元气。所以后来当江泽民不听话的时候,要走改革的回头路的时候,他其实是没有办法了才去南巡,邓小平对于一个毫无根基的江泽民都没有办法,需要南巡的方法来对付他的话,那说明他也大伤元气了。

而现在习并没有主动让王下的企图,跟毛、邓打他们的助手还不一样,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受外界的压力,或者是说有人策划的。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想变动已经有了的〝七上八下〞的规则的话,那就付出得要太多了,就得不偿失了。而让王岐山下的话,反而可以多出很多让对方让步的筹码,就是说你看连他都下了,你们该做什么让步?这是一方面。但是常委下来,他不见得就不能担任职务,更不见得就不能有实际的权力,所以那个时候呢我想就留了后手了,当然也不排除现在有了更紧迫的需要王岐山出来工作的需要。

那我们再看,由于王岐山十九大下明显是一个妥协的结果,所以现在他出现了,就让媒体把这件事情炒作本身就是目的之一,就妳刚才讲的,很可能他什么职务都不担任,一部分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炒作的话,大家都认为就是让他所谓〝裸退〞的做法可能已经失败了,这样就部分挽回了当时让王完全退下去所造成的影响。十九大以后,王岐山曾经列席过常委会议,而且在他退下来之前密集的会见国外的重要访客,可见用王岐山是一直没有放弃的选项,而且王岐山本人也是配合了这一项安排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人大政协它是橡皮图章、是虚职、是摆设。其实在我们眼里,国家副主席它何尝又不是虚职呢?王岐山在这个位子上能起什么作用呢?

横河:其实任何位子都有一个看谁来当的问题。这个职位它能够有多少实权,它实际上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给这个位子上的人授权的人。他自己(被授权者)不是第一把手,这是肯定的,就是要别人给他授权的。那么授权者给他什么权力?这是第一。跟他所在的位子有关,但是也不一定就这么大的关系。

第二个因素,在这个职位的本人他自己的能力有多大?我们看一下副主席,当然副主席是一个虚职,那人家说国家主席都是一个虚职,那就看谁当了。我们看历史上很有名的非党人士有两个当过国家副主席,一个是宋庆龄、一个是荣毅仁,这两个人显然是一个摆设,这是没问题的,大家都知道。

但是其他的副主席就不一定了,我们看一下最近,就是现在的往回推四个副主席,胡锦涛,胡锦涛不要说当副主席的时候,就是当主席的时候他也是一个弱势,因为有江泽民垂帘听政。曾庆红,当然大家说当时他是党委、又是书记处书记,他的权力是来自常委和书记处书记,而不是来自副主席。但是不管怎么说,作为副主席,他肯定应该算是一个强势的副主席,尽管作为副主席他真正权力的操作绝大部分是在幕后,比如对港澳工作、情报工作等等,但是他确实对这些领域有极大的控制能力,当他当副主席的时候,就是到今天这些领域包括港澳工作和情报工作,曾庆红仍然有巨大的影响力,当然我们可以说,他实际权力可能是在港澳工作领导小组。

再看还有一个副主席就是习近平,习近平当副主席的时候,他的处境和胡锦涛实际上是类似的。就是说他们都是在确定了接班以后担任国家副主席,同时任常委和书记处书记。但是他的特殊情况是,现在看来他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但是当副主席的时候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如果没有十八大以后他的表现,可能绝大部分人仍然认为他是一个比较弱势的副主席,毕竟有一个江泽民强势的垂帘听政,这是习近平。现在是李源潮。李源潮可以说是比较弱势的,弱势的原因很可能显然他不是习近平的亲信。

总结这上面谈的这四个人,我认为弱势不是绝对的,多半和实际主政者对副主席的授权或者信任的程度有关。你像弱势的胡和习近平掌权之前、还有李源潮,他都不受实际掌权者的信任和支持,而唯一的强势者是曾庆红,而他是江泽民的军师,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本人的情况。刚才我举的这些副主席,本人强势的有两个,就是曾庆红和习近平。曾庆红就符合两个条件,就是对他的授权和他本人情况,他两个条件都符合;而习近平当副主席的时候只符合了一个条件,虽然他本人是个强势的人,但是他没法表现出来,因为上面有一个没有给他授权的实际的领导人,所以当时他当副主席的时候不是强势。现在就看王岐山的情况了,习近平肯定是支持他的,王岐山本人又是个强势者,这个没有人怀疑,所以如果说他任副主席的话,他两个条件都具备了。

我们再看一下国家主席是不是个虚职?其实也不完全。从江泽民开始,最高的中共领导人、就是中共党魁都是身兼三职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就是说他本人就是掌实权的,所以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再区分国家主席是不是虚职的问题了,至少从江开始到现在30年没有发生过对这个有争议的问题。

还有一个例子是邓小平。邓小平甚至从来都没有担任过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这样一把手的位子,他只担任了军委主席,但是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他是当时中国包括中共党内最有实权的实际的最高领导人,这一点没有人怀疑。当事人本人的情况,就包括了历史的经历、他曾经有过的政绩、他实际处理问题的能力,还有他在民间和中共内部的声望,还有他自己的班底和属于哪个派系,等等多种因素所决定的,所以并不是说一概而论,副主席是一个虚职,他不可能有权力,这个不能一概而论的。

主持人:对王岐山这个人来说,他比较强势,然后他又是个相当有能力的人,这是肯定的。那么具体来说,习对他到底有多信任和多支持?但在前一段在海外爆料特别凶猛的时候,有一种说法,说习王并不是外界想像的这么铁哥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头,他们都认为说〝伴君如伴虎〞,〝君王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种说法其实是有的,在历史上、在中共历史上也有,像毛泽东砍了他自己的左右手好多次,刚才您分析到了。所以他们就觉得说,王岐山也有可能〝功高震主〞这种情况出现。那现在王岐山他又复出了,您怎么看待习王之间的具体关系呢?

横河:从这个关系上来说,一般人就会谈到他们曾经是插队时候的铁哥们,如果说真的在那个时候有这样的交情,中国传统社会说拜把子、拜把兄弟这种类型的交情,后来他们又没有长期共事的话,以前这些交情是有用的。为什么我说没有长期共事呢?因为长期共事一方面,当然它容易结成帮派;但是另一方面,长期共事也会交恶,实际上长期共事交恶的可能性比结帮的可能性更大。他们后来没有长期共事,所以以前的交情是有用处的。

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在理念方面比较接近。因为实际上我们从十八大以来看,五年,应该说十八大中央委员会的主要政绩就是反腐,这就是为什么人家说的体制说的是〝习王〞体制,不是说〝习李〞体制,就这个道理。从反腐的这五年来看,应该说习王在这方面的理念是类似的。先不管,我们不讨论这个理念究竟是什么,就说他们两个人应该配合的很好的,主要是习主导、王执行。从这一点来看,王不存在说抢习近平主导地位,这五年实践已经证明了。

而这个反腐的实际效果,我们就说反腐它想达到的目的,不管它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它基本上是达到了。至少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习近平想摆脱江泽民系统的影响,和他垂帘听政的可能性,而且江主要是腐败治国,所以江派就是以腐败为特征的,当然还有欠下迫害法轮功的血债。至少从清洗江派为主的腐败集团的主要成员,也包括〝血债帮〞的主要成员,从这个角度来看,反腐的实际效果应该说是达到了。事实上如果这一次出山真的是为了最终委任他一个副主席,而且给他一个重任,那更说明他们两个人联盟是存在的。

另外一个角度、从政治资产的角度,我们现在还不能说政治遗产,以前我们曾经讨论过中共领导人的政治遗产,那就是说他已经下台以后谈政治遗产,现在说是他们的政治资产。这一个政治资产不管理论上说是多少,实际情况在我看来,实际上就是一个反腐。在这一点上,习近平和王岐山是连在一起,没办法分开的。

当然反腐,就是我说反腐是最主要的政治资产,就从他们反腐的政绩,哪怕从他们共同树敌,从不同派系和角度来看,不管你是被打击的,还是从反腐过程当中得到好处的,去看的话,当然角度不一样的话,有人可以看成这是他们的正资产,有人看是他们的负资产,或者说一部分是正资产、一部分是负资产,但不管怎么说,对这两个人来说,他们的声誉、他们党内受到的攻击和批评,都是来自反腐这件事情,所以这两个人同样的。

因此我觉得最可靠的结盟并不是这种传统的我们所讲的义气,中共是最不讲义气的,所以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要是结盟的话,最大的可能性是政治上的共同利益。在这点上,他们两个具备了。如果习近平不是绝对信任王岐山的话,王岐山都已经全退了,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让他再去选上一次人大代表,再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不是绝对信任的话。所以我认为,就是你刚才讲的,他们两个人并不像外界讲的那样那么铁哥儿们,有人这样的传说,这样的传说我觉得不是很有道理。

主持人:王岐山现在肯定是复出,复出以后是做国家副主席,这大家也比较一致,很多人认为说他以后可能会负责处理中美关系。我们知道王岐山本身是学历史的,后来他的从政主要是去管经济,十八大之后就专管反腐,现在怎么又会安排他去处理中美关系呢?

横河:确实我是比较倾向于认为可能是在处理中美关系上,这个有国际因素和国内因素两个方面。国际因素就是美国对中共的政策,自从川普上台以后,进行一个全面的大调整,我们以前已经谈过好几次了,现在把它总结一下。比如说在情报界,就是反间谍机构,媒体把这件事情报导出来了,说反间谍机构曾经警告过,邓文迪可能是中共间谍;另外,FBI钓鱼逮捕了CIA的内奸,就是中央情报局的内奸,从学术界得知大学奥斯丁分校在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介入下,拒绝了中共有关的一笔资金。

另外,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将主要威胁从恐怖主义转向大国竞争,重点点明的就是中国和俄国。川普正在将出炉一系列的贸易惩罚措施,而且他们重在制裁而不在谈判。美国贸易代表直言说,2001年让中国加入WTO是一个错误,这个是美国贸易办公室的年度报告里面说的,所以这个对于中国来说的话,对当前经济上的威胁很大的。

由于反腐,大家都记住了王岐山的铁腕治贪,实际上王岐山原来有个绰号叫做〝救火队长〞,他非常擅于谈判和解决一些极端棘手的难题,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王岐山就在广东当副省长去解决大型国有投资公司破产的事情,因为当时有很多外国的投资者,王岐山就化解了,没有让外国投资者撤资,而且迫使对方接受亏损,还争取到他们重新进行资产整合,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他做到了。

2000年年底的时候,他就受到朱鎔基的重用,两年以后就调到海南去,当时又处理了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留下来的问题。2003年非典(萨斯)爆发的时候,就更有意思了,当时他是临危受命,因为北京市不仅造成了萨斯在北京传播,而且市政府隐瞒疫情引起全国的恐慌和世界恐慌,所以王岐山是临危受命,跑到北京去当市长来处理这个危机,而且事实证明他处理得是比较好的。王岐山跟刘淇就在那个时候闹下了不合的根子,也是那个时候的事情。

后来到了2008年以后,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他又参与了处理金融危机,就是对中国的影响。所以这方面来说,他在这方面的能力,一方面和西方的人脉关系,主要是商界和政界的人脉,还有他在经贸领域这些专长,西方人普遍认为他可以在外交领域协助习近平。这种能力不是说人人都有的,也不是说有个职位、有个头衔就能够完成的。

其它的任务他为什么不大可能去做呢?其它任务其它的都有常委分工去决定了,他管这摊、他管这摊,让王岐山去抢任何一个位子都不可能,所以他更可能的是完成一个单独的、最棘手的任务,现在就是美中关系,所以我个人认为启用他主要是为这个目的。

主持人:现在美中关系的麻烦程度是显而易见的,其实中美关系就像您讲的,在川普上台之后就有明显的变化,特别是这次川普的国情咨文又把中共和流氓政权并列,而且美国大使馆还把这个东西就发出来了,在中国用中文发出来了,显然也不想隐瞒什么。

我们看到上一次中美关系比较紧张的时候,就是去年11月习近平飞到美国来会见川普那个时候,他们会谈之后,习近平是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显然这个时间已经过去了,下一步会怎么样发展中美关系?王岐山他能否挽回这个危局呢?

横河:首先,中美关系现在的大调整,它不是一个技术性的调整,而是整体战略的调整。西方媒体广泛报导的一件事情,就是王岐山在十九大之前频繁的会见美国金融界人士,其中有一次会面当中,他跟一个来访的客人谈到美国总统川普,他就问了一个问题,川普现象到底是罕见还是趋势?那就说明什么呢?就在中共的高层对川普现象很可能是有广泛的误判,或者完全摸不到头脑。而王岐山很可能是少数很快就认识到这里有重大问题,他已经认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大趋势了。这一点来说的话,他作为一个专家认识到这一点了,也就可见他的任务,如果他被委以这个任务的话,那可能是很难办的。

另外就是所谓危局的话,不管在国内和国外的话,我认为基本上它是由中共的性质和体制造成的,比如说指控中共利用和操控WTO的规则进行汇率操控、倾销,还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计划经济的份额太大,这些一部分是中共奉行的共产主义理论所造成的,比如说国有经济;另外一部分是为了维持统治而采取的不择手段发展的结果。不说别的,就是一个国家全部控制土地资源,这种就是百分之百的非市场经济,这个在中共的系统下就没办法解决的。

而西方很多国家几乎同时对中共的渗透和干涉内政出现强烈的反弹,这个就跟中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冲突有直接的关系,不是说中美关系没有解,而是说在中共的系统之内,从保党的角度出发,想办法解决这些中美的冲突问题是绝对无解的,所以这是中共的问题。

──转自《希望之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标签
   王岐山   习近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2-09 03:54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