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文在寅访美再做努力 美朝峰会还开不开?

相关专题:  [朝鲜半岛局势]   [川金会]   2018-05-24 12:0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24日讯】【热点互动】(1765)文在寅访美再做努力 美朝峰会还开不开?


周二,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与川普总统会面。川普表示原订于6月12日的美朝峰会〝有很大可能〞开不成。川普还说朝鲜方面要先答应一些条件,会议才有可能召开。朝鲜上周突然变脸,威胁美国如果要求朝鲜〝单方面弃核〞,则可能取消峰会。而美方则强调朝鲜必须先答应弃核。离峰会只有三周的时间,美朝峰会还开不开得成?朝鲜变脸背后,中共因素有多大?朝核问题中美贸易,中兴三者交织,是否使局势更加复杂?

热点互动】文在寅访美再做努力美朝峰会还开不开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本周二,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与川普总统会面,在会面中川普提到原订于6月12日与金正恩的美朝峰会很有可能开不成;川普还说,朝鲜要满足某些条件这个会议才有可能召开。

在上周,朝鲜突然变脸说,如果美国单方面要求朝鲜弃核,那么很可能取消这次峰会。但是美国方面则强调,朝鲜必须先答应弃核。

离峰会只有3周的时间,双方似乎都打起了退堂鼓。那么这个美朝峰会到底还开不开的成?朝鲜变脸的背后中共的因素有多大?朝核危机、中美贸易和中兴三者似乎交织在了一起,是否使局势更加复杂?

今晚我们就请来了两位嘉宾就这一些问题做一些深度的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横河、陈破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感谢二位。那么我们在节目一开始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美国总统川普:〝最大的话题是新加坡和峰会,看看会发生什么,是否能够举行,如果能举行当然好,对朝鲜来说是大好事,如果不能举行也没什么。〞

川普坦承,目前看来川金会有可能会延期,不一定能在6月12日如期举行,但按计划举行的可能性也依然存在。

而文在寅则对川金会抱以高度期待,认为朝鲜半岛的未来很大程度取决于即将举行的美朝峰会。对于习近平与金正恩会面是否是导致川金会发生变数的原因?川普仅表示,确实看到习金会之后朝鲜的态度发生变化。

美国总统川普:〝他们会面后确实出现了一些态度上的变化,让我有点吃惊。也许并没发生什么,我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说,也许没发生什么,但也许确实发生了什么,而他们会面后,朝鲜方面确实态度上有所不同。〞

今年5月8日,金正恩短期内再次前往中国会晤习近平,此后不久便强硬取消了两韩高层对话,并威胁取消川金会。这一突然变化也令外界对习金会的内容产生疑问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来谈一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破空,我想先问问您这个问题,我们看到文在寅第三次访美了,这次访美他有重大的使命,先跟我们谈一谈,在您看来,文在寅这一次的使命和他的目的是什么?

陈破空:文在寅访美我们可以比较于金正恩访问中国,都是各有所需,金正恩有求于中国,文在寅有求于美国。但是文在寅现在的处境非常困难、非常尴尬,因为他可以说是最近半年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一个推动者、开启者。如果弄得好的话是和平主义,弄得不好是绥靖主义。弄得好,他得诺贝尔和平奖,那是头奖,头家就是他。弄得不好,这件事情弄砸了,他可以说左右不是人,处境非常尴尬,受到各方的责备。

所以我觉得文在寅现在,最近半年可以看出来他实际上是低估了两件事情。第一个,低估了中共的角色,在《板门店宣言》中提到韩朝美,或者韩朝美中,没有提到韩朝中,他低估了中共的破坏作用和巨大的破坏力和破坏的速度。

第二个,他低估了从平壤到北京流氓政权的流氓本性,所以现在突然发现了中共的介入和金正恩态度的变化,让他本身也大吃一惊。他这次来华盛顿,我想心里非常忐忑不安,要跟川普协调立场,看怎么面对金正恩的变脸。

主持人:外界认为文在寅可能是最希望川金会能够召开的人之一,那横河先生您怎么看,他为什么如此希望川金会的召开,是因为他相信金正恩非常有弃核的诚意吗?

横河:这倒不见得,但是他是一厢情愿这样子想。南韩他有一个特点,他就过一阵子就有一个绥靖主义总统就出来了,他的立足点比较奇怪的,他不是从一般的地缘政治或者是政权的性质从这种方面考虑的,他很多考虑的是朝鲜的民族,这种情况在一般的国家是适用的,但是你跟一个共产政权打交道就不适用了。

所以从他的角度上来说,他很希望走原来金大中民族团结这样的路,就是那种〝阳光政策〞。但是现在是因为核武器的情况下,大概不可能直接走〝阳光政策〞。你可以看整个进程当中,最早的时候就是南北朝鲜代表团谈了以后,然后带信给川普总统,说是一个亲笔信。那么我觉得这个带信的过程当中呢,其实他就起了一个信使的作用。

事实上美国跟北朝鲜是不谈的,其实北朝鲜希望跟美国谈,美国是不跟北朝鲜谈的,他这当中起到了一个牵线的作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他是很希望美国和朝鲜的会谈能够成功,不管从他个人利益,还是从他真心希望的朝鲜民族的利益来看,他是这样子想的。

但很可惜,其实我们开始讲到要开的时候,预测的时候我们就谈过,就说这个没什么可预测的,因为当初的可变因素太多了,但他似乎没有想到,当中会有这么大的变动因素。其实你想想看,这个过程当中如果金正恩不翻脸,一次脸都不翻,那才是很奇怪的事情。

主持人:对,所以他翻脸以后,外界都觉得说放心了,说这才是金正恩。所以谈到金正恩的翻脸,破空,我们来看一看他最新的一些举动。这个事情的发生最主要是上周金正恩突然变脸。

先谈谈最新的,文在寅和川普会面的时候,朝鲜方面官媒又发出了文章说,心中沸腾着无限的复仇热血,等等这样一个比较高调的仇恨的腔调。但是另外一方面非常有意思的是,朝鲜说要拆除丰溪里的核试验场,最后一分钟他允许韩国的记者去现场了。那您怎么看最新的,这都是跟文川会同时发生的,是不是矛盾的信息呢?

陈破空:金正恩一边在辱骂、一边在进行一些事情,当文在寅到美国来跟川普会见的时候,他通过他的官方媒体进行辱骂,他辱骂两点,一个是凶残的美帝国主义,这是过去的语言,又骂说嗜血成性的阶级敌人,骂韩国。

但从事实来讲,凶残只能用在金正恩政权身上,嗜血成性也用在他身上,根本用不到民主国家的身上。而且你可以看出金正恩政权,它可以两个极端来回语言,一方面用最恶毒的语言,他过去也是用最恶毒的语言,中间也可以用最温和的语言,见到文在寅,文在寅说你到南边了,我什么时候到北边去?牵着他的手,你现在就可以来吧!我还给你带来了北边的冷面。好话说绝坏事做尽。

刚才横河讲一句是对的,文在寅和韩国的问题就在于过度的,我刚才说低估中共,低估北京和平壤流氓本性的时候,他过度的看重民族感情,以为血浓于水,以为是民族主义同化南北韩。他就不知道共产党政权是,按他们的说法是,党性压倒人性,事实上是魔性压倒人性,他们是魔鬼,你还在讲阶级敌人,就讲阶级性,南韩说民族性,没有民族,是有阶级的,而阶级就是敌对的,敌对的仇恨,这是咒骂到极点。那么这个咒骂就是一方面显示他继续在叫板,另外一个就是显示对文在寅到美国访问的一种妒嫉吧,不满。

他为什么又在做一些事情?他承诺要消除核设施,消除核设施这个事他还在做,为什么还在做呢?因为跟中美贸易框架协议有关,既然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可能中方共产党那边也要求他还是按原计划做一些事情。

但这有多真多假呢?很难说。比如说英国记者带摄像头,测辐射的一些仪器,他不让带,这证明有鬼。另外,韩国记者最先排除在外,他想把韩国记者排除在外,表示对韩国仇恨。韩国最先跟他握手,没有韩国跟他握手,没有任何国家跟他握手,你看中共都不会扑进去,结果他竟然把韩国排除在外,最后一刻又让韩国进去,我估计是中共施压,该做的还是做了。

因为中共如果不把这个过程样子做得好看一点,那有可能美中贸易框架协议随时可以翻盘,所以呢,北朝鲜可能在中共得到很大的好处之后,基本上还是要听一下中共的招呼的,所以一边在骂一边在做。这件事情可以看出两种可能性,就可以看出6月12日新加坡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成,也有可能不成,都存在。

主持人:是,所以川金会现在的情况是扑朔迷离,两方面似乎都在打退堂鼓,川普现在说很可能开不成,而且说,我们给朝鲜方面提了条件,如果这个条件不满足就开不成。那朝鲜方面似乎也在开条件。那在您看来,到底双方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那么这个川金会到底开不开得成?

横河:现在具体的条件现在很难猜出来,大框架我们是可以知道的。其实美国政府对朝鲜的要求实际上就三点嘛,就是要彻底无核化,还有是可核查的,还有一个是不可逆的,就是说这是一个大框架。那么总的来说的话是希望一次性完成。当然现在也松了点口了,就是说可以分阶段,但是是在非常短时间内的分阶段,严格的说还是一揽子方案。这是美国的总的框架。

那么具体要达到这一点的话,我想要谈的话,美国可能让步的就不是一次性完成,而是可以分比如说第一阶段给你一个星期,我觉得不会是到了月份以上了,不大会到几个月,可能是这么短的。

北朝鲜当时说了个去核化,这个我觉得就是南韩的代表团在转话的过程当中可能是过于乐观了,所以导致美国政府包括川普总统在内可能是,所以他们现在讲当时可能是误判了形势,就很可能是过分乐观。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朝鲜提到的去核化跟美国是不一样的?

横河:对,现在美国政府官员已经讲出来了,就是这个去核化跟我们的去核化是两回事情。那么他的去核化。他的目标是分阶段去核,这个实际上是中国支持的。分阶段,每个阶段就是说我去一部分、你给一个让步,就是解除某种制裁;我再退一部分,你再解除某种制裁,这个就是分阶段。这个是北朝鲜的目标。而且我相信他可能达不到说是把核武器拿到美国来销毁,不大会的,他可能会同意联合国来监督销毁。这个大概都是谈的具体内容。

我想双方差距也就在这个地方,但实际上差距我觉得应该更大。这只是说如果北朝鲜真的有去核化的意图的话,那么可能要求的……他分阶段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可以得到保证。万一哪一步他得不到保证的话他就退了。如果是一揽子的话,他就怕他得不到这个保证。因为他自己是从来不遵守规矩的,所以他有理由怀疑一切人都不遵守规矩。是这个问题。那中共其实也是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

这个美国不大考虑这种方面的问题,是因为美国他自己特别守规矩,他制定的规矩基本上,从200年的历史上来看,他基本上都是遵守的。所以这个方面差别比较大。

主持人:破空您怎么看这个关键的问题,到底双方这个条件能不能够合的拢呢?这个川金会到底开不开的成?

陈破空:这个一方面就客观来讲,美国这个国家安全顾问约翰・波顿说了一句话,可能对北朝鲜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他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美国的心目中有一个〝利比亚模式〞去解决核问题,也就是说希望他一次性的去核,然后给予某种补偿和奖励,甚至建立外交关系。利比亚跟美国就这个情况。

但是这个〝利比亚模式〞呢,约翰・波顿是美国语言,但他没有想到这种美国语言在共产国家产生了其它的效应。因为共产国家、独裁政权一直盛传,好像萨达姆也好、卡扎菲也好,因为没有发展核武器所以导致最后不能保卫自己政权。但这本来是个误传,利比亚并不是他放弃了大规模杀伤型武器而被西方所弄掉的,他是被自己的人民起义所弄掉的。西方的确跟他讲给他恢复外交关系、邦交关系,而且给他经济援助,然后缓和了这个关系。他当时在里根政府时代,后来是小布什时代。

但是他后来自己的人民发生了起义,他用军机去轰炸人民,联合国痛绝。而且中共本身在看到卡扎菲大势已去的时候,完全支持联合国的决议,也就是联合国建立禁飞区,制止卡扎菲政权轰炸人民。所以由于那个阶段,后来卡扎菲是被人民所推翻,推翻之后被人民所杀死,被本国人民所杀死。

所以这个完全没比拟性,就算卡扎菲手上有核武器,你敢用核武器对待人民吗?如果你用核武器的话你还是完蛋。你敢用核武器去轰炸自己的人民,那肯定国际社会不会饶过你。

所以这个比拟本来不恰当,但是在金正恩到中国第二次大连会议上,据说这成了一个主要的话题,习近平一方面提到了分阶段同步进行,希望这么一个,是牵制美国的方式,这是过去中共就这样牵制美国的,在金正日时代就这么搞的,我分阶段、你给我援助,我分阶段、你给我援助,最后我悄悄发展核武器,继续发展,变本加厉。

另一个就是提到了〝利比亚模式〞,所以这个神经非常敏感,所以平壤政权和北京政权找到了共同语言,一听到〝利比亚模式〞,卡扎菲政权就跳了起来,所以就觉得这个是一个奇耻大辱,不得了的一个事情,面临着倒台。

所以美国政治人物他讲一些话的时候,他要注意这些独裁政权的心理,这个也需要研究的,客观而言。当然本身这个话没有错,但是在这件事情中,使北韩、使金正恩改变态度的关键还是中共政权。中共政权显然用破坏规则代替了破坏规则,本来美中贸易会谈,本来就是一个中共长期破坏贸易规则,美国要求它遵守规则,实行公平贸易。

但是中共为了在谈判中巩固自己的利益,又用另外一个破坏规则来做这件事情,就是什么呢?在朝核问题上当成一个筹码。朝核问题,中共长期破坏规则,违反联合国决议,给朝鲜援助。但这次显然由于朝鲜半岛出现和平,中共来破坏,怎么破坏呢?立马暗中解除了对朝鲜的制裁,大规模的给朝鲜输血,大规模的经济援助。由于朝鲜肯定是立即得到了中共的大量的经济援助,突然变得腰板硬起来了,一下子有底气了,又开始跟韩国、美国开始叫板了。所以中共起了一个破坏性的作用,中共在当中使坏,是罪魁祸首。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因为既然谈到了川普在跟文在寅的见面中,也又提到了说习近平和金正恩的第二次会面,那么他说这个会面之后,确实朝鲜的态度发生了变化。那您觉得这个第二次会面这个因素在朝鲜的变化中起到了多大作用?那么金正恩的变脸还有没有其它的因素?

横河:金正恩的变脸应该是可以预想得到的,就是说即使是他真的要想去核化的话,他也需要在谈判当中得到自己最大的好处。那么从他上台以后,和中共和解之前这段时间,你其实也看到他的翻脸是非常快的,所以说他的变脸可能是跟他的个性就有直接关系。

那么外界因素可能这几个因素都在里面,都有一点,比如说所谓〝利比亚模式〞,那么〝利比亚模式〞这个读法不一样,美国所提的保证,和他想像的保证是不一样的,因为美国所提的保证就是不以推翻他的政权为目标,保证他,然后富裕。

主持人:经济援助。

横河:但是美国这个保证指的是什么?指的是从联合国、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不去有意识的推翻他,但是这并不包括当国内民众起来推翻他的时候,美国会去帮他的忙,这肯定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要的保证可能跟美国真的想提供的保证完全是两回事情,这是一点。所以他一定要翻一次脸,至少翻一次脸,来保证跟对方讨价还价,因为他不能让对方就是错以为他已经让步让到底了,他不能到谈判的时候才露出来,所以在这之前他一定要敲打敲打,这样的话在谈判的时候,他就可以有更多的筹码。

当然中共在后面的支持也是很重要的,我觉得是两个方面的支持,一个是在道义上的支持,一个是实际的支持。刚才陈破空先生讲了实际的支持,道义上的支持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最近这些年来,中共实际上是在道义上放弃了对北朝鲜的支持,包括联合国制裁,而且制裁的话,中方是同意制裁了,还不是投弃权票,是支持制裁的,而且也加入了制裁,所以给他援助是偷偷给的,也就是在道义上是不支持他的。

但是这两次访问,尤其是第二次访问,实际上不管访问的成果是什么,他们讨论了什么,就光是他们两个的照片,就是访问中国大连的照片拿出去以后,他就得到了这个道义上的支持。

主持人:我插一句,有媒体说习近平或者是对金正恩是说,不管这个谈判的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支持你,大意是这样一个意思,那么这个您觉得就是说也是一个道义上的保证是吗?

横河:这个是道义上的保证。其实道义上的保证,从共产党文化的角度上来说,还不需要这个,就他们双方发表的东西,〝中朝两国的友谊是鲜血凝成的〞,就这句话就够了,这句话就表示我们会在后面支持你。就是说官方语言其实它有很多藏起来信息,这藏起来的信息可能在私下会谈的时候会谈,但很可能在私下会谈的时候连说都不用说,就是公开声明是这样子,〝鲜血凝成的友谊〞,就可以了,重申这一点就表明至少能够像毛泽东时期那样子支援。

因为毛泽东时期实际上双方关系也有不好的时候,到了邓小平的时候就更不好了。像这次不是说来访问,主要是想去登航空母舰下水吗?结果航空母舰后来歪了嘛,倾斜了,没弄成嘛!现在是敢把它拿出来看的,当时金日成来中国的时候,一到大连,旅顺港的所有的军舰全部要开出去的,不能让他看见。

主持人:不给他看见。

横河:看见了,他就说这个我要,毛泽东就会给他。所以他们海军马上把舰艇全部开到外海去,就是这种友谊关系,其实是中方已经不想给他了,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就是说你声明的时候,你就讲到历史上的友谊好了,那就表明这是在道义上支持了。

主持人:对,支持他。

横河:对,这个问题。

主持人:所以破空,刚才二位讲到,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朝鲜要的这个筹码和美国能给的完全不一样,那您觉得这个川金会到底开不开得成?我们看网上有一个问卷调查,有超过50%的人都认为6月12日这个开不成。

陈破空:今天看到了新闻报导,川普跟文在寅会谈的时候跟记者说的话,他说所谓的跟金正恩这个会谈,新加坡6月12日,他说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他说that's ok,意思就是说都可以,都可以就是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而且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今天也放话了,他本来是两次穿梭平壤去打听消息,探听虚实传话的,那他今天也说了,他说可能不举行,就是说因为现在金正恩的再次跳高,就是向美国要价,就是不想一次性弃核,还想来一个分阶段无条件的。但是今天蓬佩奥说了,我们不打算让步,在新加坡会前不打算让步,不会改变我们的条件,条件就是一次性的、不可逆的、可核查的,就是永久性的弃核,就美国不改变。

如果美国不改变,如果是朝鲜他觉得他有北京这个靠山,他不需要美国、韩国的经济援助了,可以回到原先那个状态,继续核恶战的话,有可能这个会谈就会取消。就先是他把球踢过来,现在等于说川普和蓬佩奥又把球踢了回去,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在乎了,就是举行与不举行不在乎,美国已经松口了。美国原来给人的感觉是看得很重,看得太重,作为川普的一个重大的政绩,一个历史性的政绩来看;但现在川普他们现在放松了。

但是反过来,这样的话让平壤和北京也会紧张起来,平壤要警惕说如果川普放松了,你回到你过去,那川普也可以回到过去,既可以经济制裁,也可以武力打击。那北京也可以紧张,北京紧张就是说,如果川普真的是不太在乎朝核这件事情,那中美之间的贸易框架协议在具体的时候完全可以翻盘,美国可以重来。

像今天有一个说法,说对中国的钢铝关税并没有解除;而中共在国内宣传说解除了,还在嘲笑日本没有被解除,嘲笑台湾好像是在请求美国解除,开始嘲笑别国了。但是事实上美国对中国的钢铝并没有解除,而且主要就是针对中国。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面对这个金三变脸,川普昨天说中国背后使坏,习近平很难对付。根据这个情况,如果说川金会真的泡汤了,朝鲜又不弃核,那么川普将会怎样对付中国?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何先生。这个问题其实也跟我想要问的有关,就是其实川普早些时候,他在推特上曾经说,他说中朝边境现在有很多漏洞,他要求中方加大这样的一个严防漏洞,维持经济制裁。那么他在这一次跟媒体的采访中他又说,他说我每次跟中国谈贸易的时候,我想到的都是这个边境。所以其实中美贸易、朝核问题,包括现在的中兴,似乎这三者都交织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怎么看?

横河:第一个是刚才何先生谈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关系,为什么呢?因为金正恩和川普的会谈是半道中冒出来的事情,并不在原来的计划里面,最早的时候不是说了包括斩首行动,包括军事打击,包括外科手术性的消灭他的核武器,就是说美国有20多个方案。

主持人:是。

横河:20多个方案,所以这个整个过程之所以出现喜剧性的变化,是金正恩提出来的,不是美国提出来的。所以说这个东西有也好,没有也好。美国本来就有一套计划,如果要回到原来的状态上呢,那中国必须要加入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重新要封锁他。这样的话就是等于回到原点。

主持人:回到这种最大施压的这种状态。

横河:这个原点。那正好是金正恩想摆脱的那个情况,所以输的是金正恩,不是美国。这个问题我都觉得不是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

那么这三个事情,就是妳讲的这个中兴、中美贸易和这个朝核问题,这三个事情看起来其实是不相干的,因为中兴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法律问题,就说他其实是违反了法律,所以美国是用法律来制裁他。

这个跟贸易谈判不同,贸易谈判你可以漫天要价、落地还价,但是这种法律问题,你要就是不执行,哪怕是小的事情,不大的事情都可以,你要就是不执行,就像开始的时候第一次制裁,第一次制裁呢就是罚了款以后,就放你一马,你内部整顿,对不对?但是一旦第二次说他又犯规了,我要制裁了,这个制裁不管对和不对、有多严重,不应该反悔,一反悔的话麻烦就大了,你就被对手看得是可欺负了,可欺负的话就会有很多很多其它的方面,别人马上胆子就大起来了。

就说这在讨价还价当中这是一个很不利的因素,尽管这个事情是个完全孤立的事件。就说美国本来可以不罚,但是不罚就可以,你不能罚了以后再翻转,这个就比较困难。这个不应该是在bargain chip里面的,不应该是在讨价还价……

主持人:但川普不是谈判高手吗?按理他不应该犯这样的一个谈判的、常识性的弱点。

横河:这个我就觉得它是谈判的问题,但是我不能去判断他是怎么想的,但是目前来说的话,他并没有承认这个中兴的问题已经给他们放生了。中方宣传得很厉害,这个中方肯定是希望把中兴的问题放一马,然后作为条件的话呢,尽可以批美国的货,这是作为一个条件。

但是实际上如果这样子执行的话呢,那美国实际上什么也没得到,因为这还是一个订单外交,就订单外交这一次我只不过大一点,以前也有几百亿、上千亿的,也有过这种情况,所以这个订单外交不能解决问题,不是结构性变化,所以我想这不是川普总统要的,也不是美国政府现在要的。

那么这两件事情就纠缠在一起了,本来是不相干的事情,硬生生的被弄到一起去了。那么川普肯定是想,我想他可能是想就是把中兴事情放一马,因为中兴的事情本来没关系,罚和不罚原来都没有特别大的关系,而且还影响到美国公司,它和制裁正好是反的,和高技术、芯片制裁正好是反过来的。

主持人:对。

横河:是美国已经同意卖给中国的商品,就是说不在制裁、不在那个高技术的审批名额里面,就是范围里面的东西,你现在自己把自己给封掉了,不能出口了,减少出口了,所以这个对美国是不利的。

但是朝核问题,愣是加进去了。这个呢也不能完全怪,实际上呢,这个事情我想川普总统做的事情也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就是说他实际上在朝核问题、伊朗核武器问题,还有就是中美贸易,还有就是和各个国家的多边贸易和对等谈判的这个方面,他等于是同时在第一年当政的时候四面出击。

四面出击呢,就刚才我们讲的这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其实它是连在一起的,连在一起呢,像这种同时几部出击的话呢,就是说互相配合的好,可以赢很大;但是如果说互相配合的不好,那可能就比较麻烦,因为几个处理得不好。从目前来看的话呢,因为现在这几个还没走到底还不知道,从目前来看呢,过去一年,川普总统的这个战略还是成功的,看好成功的趋势比较大一些。

主持人:他驾驭得比较好。

横河:他还是驾驭得比较好。所以有的人就说了,说他是偶然的吗?就他做了这么多决定是偶然的呢,还是算计的?如果是偶然的话,说他运气太好了;如果是算计的话,那这个人太聪明了。其实我倒是觉得他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就是美国在这个关键时候选出这个总统来进行这么一系列行动,其实是有天意的。

主持人:那破空您怎么看?就是到底这几个因素,刚才我们说了,它们之间是错综复杂什么样的关系,那么在这中间中共又想从中得到什么呢?

陈破空:本来这三件事确实毫无关系,一个是朝核问题,一个是中美贸易问题,再一个就是中兴公司的问题,这三件事恰恰都是中共破坏规则造成的,比如朝核问题,联合国有决议,有一系列的决议,中共也参与了这些决议、也执行了这些决议,也讨论赞成这些决议,但中共却长期不执行这些决议。

而朝核问题本身来说是中共的问题,它背后制造的问题,把朝鲜当成一个叫板美国的一个棋子,箝制美国的一个战略棋子。所以这个问题本来是一件事情,里面就意味着,先不说朝鲜,就说中共的这个违反规则,违反联合国决议,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然违反联合国决议。

那中美的贸易问题,我原来就说过几次,也是很简单。所谓的贸易谈判,说到底就是你中共遵不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你中共履不履行入世承诺?如果你遵守了规则、履行了承诺,根本不用谈判,问题就解决了,比如关税平等、关税壁垒消除、市场准入对等等等,投资平衡,就实现了,不需要什么谈判。恰恰是中共为了保守既得利益,不愿意遵守规则,在那里耍赖造成的。

再一个,中兴公司也是这样,中兴公司中共完全违规、违法造成的,一方面要美国的高技术、芯片这些零部件;另一方面却去违背美国的法律、甚至联合国的决议,去向伊朗和朝鲜输出,而最后被发现之后,重罚款,它还偷偷干,继续违背跟美国签订的和解协议,还在内部培训怎么绕开美国的海关、怎么通过第三方、第三公司、第三国继续向伊朗和朝鲜输出,而且对国内该处罚的这些高管不仅没有处罚,还给他们奖励,奖励他们的违规行为,然后导致了美国执法,和解破局了嘛,和解协议,那你应该就说7年内停止进口,结果中共慌了。

所以中共这次想一种违规代替另一种违规,再代替另一种违规,中共还再继续全面的违规,中共可以说是流氓本性始终没改变,而且是个大暴露。就它不仅在任何谈判上,不想往规则靠拢,而且还用另一件事情来牵这件事情。

川普他是这样,川普最初心意比较高了,他因为感觉好像是一个划时代的人物,他同时想达到了几个目标,比如说他至少同时想达到解决朝核问题、解决中美贸易逆差这个问题,然后他最早的语言是把他挂勾了,这是不应该的。他最早说,希望中共在朝鲜问题上帮忙,然后你不帮忙我们也可以解决,然后在中美贸易上似乎就暗示可以好谈一点。

那中共这一次本来是不服软,一直到中兴公司提出来,中共怕影响了它所谓的5G计划,影响到什么2025计划之后突然一下傻了,傻了之后就把中兴公司这个问题抓成了关键,就是百般的、千般求、万般求美国一定要在中兴问题上给中共放一马,只要这个问题上放一马,中共在任何地方去让步都可以,朝核问题上去配合,中美贸易上怎么去消除逆差都可以。所以中共紧紧抓着这个问题,搞得川普现在不好办了,所以现在川普为难。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参众两院都通过决议、通过法案,就要严格审查中共对美国敏感技术的介入,那么中兴公司是一个核心。我想美国是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即便川普要拿这个中兴公司来跟中共达成所谓的协议的话,要让中兴公司起死回生,我想美国的这个司法、美国的国会、民意代表绝对不会同意,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川普要解决很难。

而中共死死吊住这个问题还跟中共镇压人民有关,因为中兴公司拿了美国的先进设备搞所谓的天网工程,监控整个人民,从2013年开始从吉林省铺展到了全国,所以说从道义上来讲,美国绝对不能在中兴公司上松口,松口的话是对中国人民最大的间接伤害。

那么回头来看呢,这三个问题搅在一起之后现在很难办。川普还面临两大难关,川普考虑的一个事情是期中选举,因为扩大中共农业进口,有利于他这个农业,这是他一个考虑。还有一个就是他在考虑6月12日这件事情,如果6月12日这件事情能够顺利解决,他还需要稳住中共,所以也许他是权宜之计,框架协议暂时稳住。

但是6月12日这件事解决不好,美朝之间的会晤解决不好,朝核就没有解决,我认为美中的贸易战争会重新在6月12日重新发生,重新开打。所以中共现在自认为胜券在握,自认为自己耍得很好,但是我们还是要走走看,不见得它是笑到最后的人。

主持人:其实说到这个,就是我刚才说到这三个问题上,在中美贸易上和中兴上,我个人觉得说是不是川普总统都遇到了一些setback(挫败)?那么横河先生您怎么看?因为川普已经直接了当地说,他对这个贸易谈判结果并不满意;那么在中兴的这个协议上呢,他也是说没有协议;那么现在最新的消息是说他让鹰派的这个约翰・波顿加入了贸易团队。那您觉得在接下来的这个中美贸易谈判这个走向上会是什么一个走向?

横河:这个呢就是这次的情况看来的话呢,其实讲的是2千亿,但中方没有承认了,但是我估计是一个非常大的订单,但是它的性质到现在为止没有超出订单外交的性质,而中美贸易上的主要问题是属于结构性的。所以我一直说美国要制订政策,就是说用政策来约束,而不是说靠谈判来约束。那么既然说这个世贸组织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就是美国用国内法来解决。

所以川普讲的这个谈判本身,这个谈判其实跟以前谈判看不出很大区别,除了人是比较鹰派一点以外,就说谈判的方式没有变化,所以川普总统可能也看到了谈判的结果和谈判的过程都有问题,所以他提出来就是说很可能对谈判他要求进行结构性的改变,还不是说中美的贸易要结构性改变,就谈判方式都要去结构性的改变。

那我不知道他,因为他商业谈判他很有一套,所以我不知道他会采取什么样的结构性的改变,但从目前人事变动来看的话,就是原来比较建制派的呢,比较倾向于像原来那种方式谈,但是就是那些所谓鹰派的呢是不主张的,这是一个缺点。所以很多报纸就谈到,在这个贸易代表团的内部就有不同意见,这个导致了贸易谈判没有什么好处,没得到好结果。

那么如果这个结构性的改变,可能首先改变在美国的贸易谈判政策上面,要发生变化,包括人事上面发生变化,然后才会去谈判,然后才会有中美贸易结构的改变。

主持人:那破空您怎么看最新的这个,他让波顿去加入这样一个贸易谈判团队?那另外,您刚才也提到说如果6月12日川金会开不成,很可能这个贸易的紧张会加剧,能不能请您再仔细谈述一下?

陈破空:原来我说过中共可以做到的事,美国做不到,因为中共是个独裁政权,美国是个民主政体。那么同样现在看来,川普要担心的两件事情,习近平不用担心,习近平看上去一个战术就是,比如川普担心中期选举,担心这个朝核问题怎么解决,那这个对习近平来讲不存在这个问题,第一,中国不存在选举,不存在什么期中选举,不存在选票的问题,同时不存在哪个省需要他照顾农业出口的问题,不存在,共产党自己说了算,宣传口径统一,管你怎么闹,不管!所以习近平不存在这个顾虑。

同样,朝核问题习近平也没有顾虑,因为朝核问题存在和不存在,习近平照样睡大觉,没有什么睡不着的。哪怕东北余震连连、核辐射、5级人工地震,中共政权照样安稳。

主持人:您是指朝鲜是否拥核?

陈破空:对,是否拥核对中共来说无所谓,这两件事情都不会对中共构成一个。但是对美国却构成非常大的顾虑,因为这是个民主、法治的国家,但是由于这样的话,也由于是个民主、法治的国家,反过来会平衡川普,让川普一些做法不能做。你比如说现在鹰派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波顿,他本来是主管外交的,那他为什么现在重新加入美中贸易谈判的这个团队,国安团队?

我想既然这两件事有关了,那么他就两个跨足,他本来是针对伊朗和朝鲜持强硬态度,而且支持美国加强美台关系,既然中共打朝鲜牌,美国应该打台湾牌,在他这个立场;同时这个时候如果是中美贸易谈判加进去的话,也就是说他可以两个领域发挥他这个鹰派的特长,因为他是长期的外交官,曾经驻联合国大使,所以他非常有谈判经验,而且坚持他鹰派的立场。

这个实际上给中共也是个心理战,要是中共你在朝核问题上不配合的话,美中之间所谓的贸易框架协议,这是个暂时的协议,还没有实现具体的东西,随时可以翻盘和逆转,而且第二回合随时可以重来,甚至第三回合,第二回合是6月12日之后有可能,第三回合有可能在11月美国期中选举之后,川普重新竖起这个贸易的大棒。中美贸易开战谁想避战?实际上是中方,不是美方,所以开战的话对美国相对来说有利,但也有坏处,但是利大于弊,对中共来说是弊大于利。

主持人:横河先生,就是在朝鲜问题上和在贸易问题上,您觉得就是接下来川普会不会吸取之前的教训?接下来会更多的强硬派的声音占上风,或者强硬派的路线占上风?

横河:我觉得从现在的谈判结果来看,他已经表示了不满意了,所以在中美贸易上的结构改变呢,是向强硬方面转。而这个美朝关系的话,很明显,川普总统和美国政府已经发话了,实际上就是说这个会美国是照样准备,但是不谈也不在乎,因为不谈还有其它的方案,所以说我觉得如果是贸易方面和核武方面,美国方面可能都会偏强硬。

主持人:下一步。

横河:对。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川普   文在寅   美朝峰会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热点互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5-24 12:0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8-05-24 11:52:57

    我也认为芳菲女士的显得非常睿智,还有她的平和,让观众感到安宁和踏实,还有信任感!新唐人有几位主持人我都比较喜欢,象金然,他的主持风格特别的直实稳重,他的眼神真诚、安定、纯净,让人感到踏实和信任!年轻一点的陈晓天我也很欣赏,眼神清澈,一看就是一位特别善良、特别谦逊的年轻人!这样的年轻人现在实在是很少见了!

  2. 新唐人网友2018-05-24 10:22:33

    一切都是中共邪灵在捣鬼!但是实际上中共邪灵注定是要被消灭的,这是天定好了的!中共邪灵末日将临的恐惧,使它前后矛盾、无理智的疯狂,看看中共与金正恩的表现就知道了,这些都是天灭中共的过程中,中共邪灵的垂死挣扎,但是它挣扎过程中被它用来当工具的人的下场却是最可悲的!比如金正恩等。

  3. 新唐人网友2018-05-24 09:25:42

    我认为特朗普先生并不是那么在乎什么所谓的“政绩”,他真正在乎的是美国人民的幸福与安康!他做的是实实在在的事,而不象“政客”做是表面的事!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