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川普掀桌取消川金会 中朝傻眼如何接招?

相关专题:  [朝鲜半岛局势]   [川金会]   2018-05-26 07:0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26日讯】【热点互动】(1766)川金会一波三折 中朝如何接招?


5月24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向金正恩发出公开信,取消已经酝酿了2个多月的美朝首脑会谈,川普说朝鲜的表现不适合现在见面。但川普也表示,如果金正恩改变对〝川金会〞的相关想法,可以给他打电话或者写信。5月25日,朝鲜作出回应,表示随时都可以和美国坐下来谈。已经被取消的川金会是否会峰回路转继续举行呢?中共又将如何应对川金会的变化?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5月24日美国总统川普宣布取消已经酝酿了两个多月的美朝首脑峰会,但是川普并没有把话完全说死,他表示,如果金正恩对川金会的想法有相关的改变,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或者是写信。那么5月25日朝鲜方面就做出了回应,表示随时都可以跟美国坐下来谈。

那么已经被取消的川金会是不是会出现峰回路转,继续举行呢?中共又如何应对川金会的变化呢?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两位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相关的资料短片。

对于美国总统川普周四取消川金会的决定,朝中社周五刊登副外相金桂冠的声明,称其〝愿意在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解决问题。〞

周五一早,川普在推特回应说,〝收到朝鲜温情且富有成效的声明是好消息,我们将会很快看到事态的发展,希望带来长久的繁荣与和平。〞

川普周五对媒体表示,正在与朝鲜讨论,原本计划在6月12日与金正恩会面的川金会仍可能如期举行。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看看事情如何发展,我们正在与他们讨论。〞

美国总统川普:〝甚至可能是12日。〞

而川普周四取消川金会的决定,引来周边国家的不同反应。

韩国总统文在寅周四晚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周五,韩国表示,接下来仍会努力推动美国与朝鲜间的对话。

正在俄罗斯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取消川金会表示遗憾,但他尊重川普总统的决定。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周五表示,支持美方取消川金会的决定,日本仍然会遵守联合国决议,继续施压与制裁朝鲜。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或者给我们发送手机短信,来参与我们的节目讨论,也可以在YouTube频道给我们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川金会一波三折 中朝如何接招?〞,两位嘉宾一位是李天笑博士,一位是唐靖远先生。

那么节目的开始我们先向靖远先生请教一下,就是说以前我们看到发出威胁,取消川金会都是朝鲜方面有这样的威胁,但是这次川普做出取消川金会的决定,外界有很多人都感觉到意外,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川普的这种举动,您觉得是不是有些意外?

唐靖远:其实严格的说,我是觉得并不算是意外,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觉得至少在此之前,就是他取消川金会之前,已经有两个迹象表现出来,第一个是我们看到在上周的时候,就是美国已经有先遣代表团去了新加坡,是由副幕僚长带领的这个先遣团去了,就是去跟朝鲜这方去衔接一些关于川金会的工作的问题。但是朝鲜这一方他们在这个问题上面给予了一个就是,用白宫的说法叫做放鸽子,就是他们没有给美国这边有任何的接触,也没有发任何的通知,也不见面。

所以这个信息其实是,我们看到在这一周的时候,就是川普总统在接见文在寅总统来访的时候,他就明确地提到了这件事情,当时他就已经明确说,我有可能会推迟,甚至是可能取消川金会,就是他已经释放出这样一个信息了,因为他当时还提到了他可能要满足一些条件,如果说不能满足这些条件,他有可能就会推迟或者是取消川金会。

主持人:那他取消这个川金会究竟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在新加坡美国的团队被放鸽子吗?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从表面上看,它是有这么两个原因,一个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就是美国的先遣代表团被朝鲜这边放了鸽子;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看到朝鲜的副外相崔善姬,她对美国副总统彭斯进行了这种,就是非常不友好的这样一种攻击,甚至带有污辱性质的,发表了这样一些言论,这个据说令川普非常的生气。我觉得在我看来它很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就是导致川普断然退出这个川金会,我觉得它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就是说川普他其实做出这个决定,他应该是经过一个深思熟虑的这样一个过程,至少在我看来有几个方面,第一个,从川普,一贯的一个方面来看,它可能是川普个人的原因,就川普在此之前已经多次说过,他在川金会的整个筹备过程,以及包括川金会开会的过程之中,如果说他发现金正恩在耍花招,就是他发现金正恩没有真正弃核的诚意的话,他随时都会退出川金会。这是他一再说过的,他其实这一次的这个行动就等于兑现了他之前的诺言。他也反过来,就是他用这个举动向全世界表明,他认为金正恩没有真正弃核的诚意,他其实表达了这么一个涵义。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可以从一个宏观的方面来看,之前我们探讨过这个问题,就是金正恩他的这个去核,他是要讲分阶段的,他和川普所想要的那种彻底的、不可逆转的这种,甚至是一次性的去核的立场是截然不同的,它是冲突的,而这两种立场它迟早都会发生这种冲突。

而且我们看到明显的一点就是北京因素的这种参与,参与进来导致了这种两个立场的这种冲突迅速的表面化,迅速的尖锐化了,所以才出现了这种看到金正恩变脸,在此之前,然后才是有这个川普断然的做出了这样一个反击。

我觉得川普很可能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判断,就是他认为他想要的川金会是他和金正恩之间的,两个人之间的会谈,他不希望有更多的第三方因素参杂进来。但是金正恩的变脸这个事情,确确实实让他感觉到很可能北京的因素事实上已经成为川金会的一个隐形的第三方,已经参与进来了。

就他不一定是,在川金会中他不一定能达到他想要的这个目的,如果他确认他不能够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川金会对他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他不是在跟金正恩谈,他很可能是同时在要跟北京谈,他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复杂的因素参与进来。

还有第三个、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川普他有一个迫切的需求,就是他在和朝鲜这种外交博奕,谈判嘛,它其实就是一种外交的博奕,这个过程之中,他需要拿回主动权。我们看到朝鲜这边是一直不停的在出牌,但是川普他不想让自己更加的被动,所以他需要做出一个回应。

那么我觉得他用这种断然取消川金会的这样一个举动,他其实达到了一个目的,首先它对朝鲜来说,朝鲜等于就一下子失去了提高要价的本钱,失去了这个资格,而且一下子就让朝鲜面临着这样一个处境,就是二选一,要嘛朝鲜就老老实实的彻底的去核,要嘛他面对的就是进一步的制裁,甚至是军事行动,所以对朝鲜来说就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那么对北京来说也是一样的,他一退出川金会,等于实质上废掉了北京想要打的这个朝鲜牌,对吧,我们之前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北京其实是一直想把朝鲜作为一张牌,来用这个政治牌来撬动经济,因为它跟美国在进行贸易战嘛,在进行贸易谈判,所以这张牌也废掉了。同时也促使北京也面临着二选一,就是要嘛你就帮助川普促成朝鲜去弃核,去约束金正恩;要嘛你可能就去跟朝鲜困绑在一起,去替朝鲜去背书,重演当年就是去替金家火中取栗的这么一个负责,它很可能就面临这样一个局面。

所以我觉得要打一个比方,就有点像你说牌桌上博奕,北京和朝鲜可能他们在商量着我们怎么有很多的花招和手段,你商量得很好,川普他走上来,他直接就把桌子给掀掉了,它其实是一个斧底抽薪一样的,甭管你这个出老千的手段再高明,我把桌子掀了,我都不跟你谈了,你都没有了用武之地。所以这个是我觉得就是川普他断然取消这个川金会他要达到的一个目的。

主持人:那我也想问一下博士。

李天笑:我讲这个事情既意外,也在意料之中,换句话说就是它有基本的根本的因素,也有突发的因素。基本的因素就是什么?双方之间对无核化、弃核核心的概念天差地别,很大的差距,就是说双方笼统的概念,大家都要弃核,所以说才会有这个会,达成开会的协议。但是问题到底什么是弃核?美国方面认为就是要迅速,快速的、彻底的、不可逆转的,就是要把核武器迅速的拿掉。

主持人:这是美国的立场。

李天笑:美国的立场。但是朝鲜的立场是什么?就是他要分阶段,慢慢的一点点做,每做一步,而且都是你要给我报酬。

同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他只是谈到今后不进行核试验了,而对现在他已经搞成核武器,一直不谈,没有谈这个问题。但是对美国来说非常重要的,你现在的这个核武器,你怎么办?一定要废除!为什么?造成一个现实的威胁。而且对于你将来能不能发展你的核武器,发展核武器的资料数据还有能力,重新制造浓缩铀,还有其它方面的能力一定要废掉,这个朝鲜也只字不谈,所以这两方面之间存着巨大差距。

川普的概念就是如果你不能够满足我这些,我讲的快速、迅速、全部要彻底拿掉的话,那么这个会议是没有用处的,等于是一个花边的,等于是一个遮羞布。川普也讲了,我现在不是要诺贝尔和平奖,我是要和平,我要实质的东西,有没有奖我不在意,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我现在要的是和平。但现在问题是你核武器还在,你又拖,谁知道你将来拖到哪一天?这样的话,与其会中间我离开会场,还不如我现在就给你结束,不要谈了。所以川普第一,他是看穿了这个,双方之间的差距,与其后来谈不拢不如现在就取消。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突发因素是什么?就是川普跟彭斯之间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盟友的关系,总统、副总统。朝鲜可能攻击外国领导人攻击惯了,拿彭斯开玩笑,说他是愚蠢、政治假人,又说他怎么样怎么样,川普绝对不允许。你攻击彭斯就是你对我的敌意,对我们国家、对美国的敌意,蔑视,不要谈了,你对我有敌意,我们谈什么谈?谈是因为在友好的基础上谈,你对我有敌意我就不谈了。这个是一个突发因素。

再有一个,川普是站在一个正义的角度,正义的高度,我们时常讲道德的高低,或者怎么样,正义的高低。就是说你是在讹诈,我要是接受你的讹诈,那么我等于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要谈了,我不能容纳你的讹诈作为这种邪恶的胁迫方式存在下去,作为一种谈判的手法也好,或者作为一种你进行核试验当中的一种欺骗的手段,这种邪恶的方式我是绝对不同意的,所以我要否定你。

与其说到时候再否定,我现在就否定。而且这种可能性,我否定你就表现出我是说到做到的,这也是一种正义的坚定的表示。所以在这点上,川普有信心,我否定你,说不定你还会回来,我要不否定你,我跟着你走的话,等于是你占上风,你邪恶占上风,这绝对不允许的。所以我觉得有这三个因素在里面。

主持人:您觉得金正恩到底是弃核,或者他想参加川金会的诚意究竟有多少?

李天笑:我觉得他参加川金会的诚意,他的愿望,应该这么说,是有的,但是他要达成真正的彻底弃核,永久性弃核,他的这种想法我觉得至少现在看不出来他是稳定的,也许他有,也许他没有,但是至少看不出来。所以他是想通过开这个会,他是想开的。所以到现在为止,你看他保留的态度就是,他对美国的攻击他是通过两个副外相这个层次的,很低啊,而且讲到他要向最高领导层汇报的,换句话说他留有余地,最高领导层随时可以反驳他们,把这个驳回去,可以继续说我们谈,所以他留了一条后路的。

另外一个,他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没有完全说我正式通知美国我要取消,他只是威胁,川普就干脆我取消就取消了,我写信公开,就我写了签字,大家看到,这个是不一样。所以他是想享有这个会的形式,但是通过这个会的形式达成什么后面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就很难说了。

我觉得朝鲜从一贯的立场来说,是玩花招。这次他通过炸毁,我们就看到一个,他释放了一些善意,川普提到了,释放三个人质、还有炸毁试验场的隧道。但是问题在于他是没有达到美国的要求,可以证实的,你炸隧道的时候应该让专业的核研究专家去见证,没有,记者也看不懂。而且你炸毁了以后,据说有四条隧道,他只炸毁了三条,其中还有一条是已经毁掉的,所以他还留下了一条,这一条里面有什么蹊跷在里面,你没有专家在那边,谁也说不上来。所以他的诚意,弃核的诚意我觉得是打个问号的,但是参加会议他是想参加的。

主持人:靖远先生我想了解一下,这次川金会如果取消的话,对半岛局势会有什么影响?会不会马上又回到原来那种南北对峙的局面?

唐靖远:我觉得至少在现阶段看不到这种迹象,我觉得在短期之内不会有出现局势一下升温,很失控的现象。因为我们可以从三方面来考察,就是三个当事人,美、中、朝,就是涉及到川金会的。我们首先看到朝鲜马上就有一个表态,川金会取消之后大概10个小时左右,朝鲜官方马上发表一个声明,明显是一个比较放软的,说白了就是一个降温的动作,语气也比较友好,也比较诚恳,表示他们愿意任何时间来和美国来谈等等,还对川普表示赞扬的态度,所以这本来就是一个降温的一个动作。

第二个方面,从美国方面来看,我们看到在朝鲜官方发出一个声明以后,川普马上,川普虽然一度有过升温的迹象,他取消川金会以后,马上他紧接着说我们的军事行动已经做好准备了等等,而且制裁的一些措施相应的他就已经提上日程了等等。但是在朝鲜官方的声明一出来以后,川普也马上给予了我们看到一个比较善意的回复,川普明显地说,我觉得朝鲜这个表态其实是比较和善的,比较温暖的,而且他明确表示说我们还继续在谈,跟朝鲜还在沟通,立即的沟通,有可能川金会还可能会进行,不但有可能举行,而且还可能就在6月12日,这个日期都可能不变,这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那么这些举动就是美朝双方当事人其实都表现出来是一个降温的动作。

还有一个,对中国这方来说,之前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实质上朝鲜在一定程度上受着中国的影响的,受北京的影响,这个局势是不是能够真的达到升温的程度,其实要看北京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在我觉得,北京其实它并不愿意让真的局势升温出现到失控的程度,虽然我们看到北京可能通过影响金正恩,让局势发生一些变化,就是金正恩变脸是最典型的代表,使其出现一些波折。

但是北京真正的想法是想要利用川金会、利用金正恩来达到一种槓杆作用,来撬动它在贸易谈判上来得利,这个是它的目的,它并不想让川金会彻底失控,因为川金会一旦彻底关闭的话,就意味着和平谈判的大门给关上了。接下来要是真是局势升温到发生战争的边缘,甚至是发生核战争的边缘,这个毫无疑问其实不符合北京的利益的。所以我觉得基于这三方面的情况,我觉得看起来应该短期之内,我觉得它这个局势不会升温。

李天笑:我觉得升温、降温从现在发展的趋势来看,这个事情有可能不只一回合,但是不会达到失控的地步,不会达到双方导致互相你打核弹、我打核弹,或者说互相之间发生战争,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但是有可能有小的波动。

因为从现在的情况看,金正恩真正弃核的意愿是一个问号,如果他真的不想弃核,只不过想利用这个会来达到一些目的,比方得到一些制裁的减轻,或者得到经济援助,或者达到一种缓和的气氛等等,或者想藉这个东西来,我觉得很大一种因素,或者离间习近平跟川普之间对他联合制裁。因为这次他走向谈判桌,除了川普的强硬的措施之外,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参加了联合国的制裁。

它一共进行6次核试爆,从一开始每一次核试爆之后,联合国安理会都进行表决,中国都投了赞成票,都是同意制裁,前3次,中国的态度还是强调对朝鲜可以军事制裁,但是由于民生,不能够对它如何如何;从第4次开始,就对它禁运石油、成品油,这是转折点,加大对它整体的经济制裁。这是习近平跟川普联合制裁非常重要的措施。

中国和朝鲜之间的经济依存度达到90%,换句话说,安理会15个成员国加起来,对朝鲜经济的影响力也只有10%,中国一个国家就达到90%,只要习近平使出一半的力气,比其它15个国家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这是非常重要,所以川普每次提到习近平的〝帮助〞。

现在问题很大的因素就在于,川普上台,本来是两件事情都要做,肯定是要做的,一是要解决中美之间贸易不公正的问题,肯定要解决;再是朝鲜核武问题也要解决,在他第一任期内两个问题都要解决。川普采取的措施是先解决朝鲜,同时利用这个缓一缓中美之间的问题。现在看来,朝鲜问题在比较关键的时候,又开始了中美贸易问题上的双方谈判,那么就有一些问题产生了,可能涉及到朝鲜问题跟中美谈判之间是不是有关连、双方之间是不是利用这个、利用那个?这些问题的产生也是其中一个因素。

主持人:靖远先生,我还想了解一下,取消川金会对金正恩来说,您分析金正恩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刚才天笑博士分析,对美国不太友好,攻击彭斯副总统。这些人都是朝鲜副外相的级别,并不是金正恩本人,就是说他留有余地。您分析金正恩取消川金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对他来说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唐靖远:我觉得对金正恩来说毫无疑问是打击,而且是比较沉重的打击,取消川金会首先让金正恩在外交上非常被动。全世界都看到,川普取消川金会是因为金正恩变脸在先,他自己捣了鬼、搅了局,在政治上会背上责任,川金会之所以没有谈成、和谈没有谈成,很大一部分责任要由他来背,在政治上让他比较被动。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金正恩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麻烦,其实他需要川金会的迫切性远远大过川普,在我看来是这样。因为金正恩需要利用川金会,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问题,无论金正恩对弃核是真心还是假意、他是真的弃核还是想利用弃核缓解一下制裁、得到一些援助?无论他是哪个目的,现阶段他都必须要得到川金会来达到他的目的,他需要先谈。

金正恩分阶段弃核战术是拖延战术,拖延战术当然就是需要拖,如果川金会谈不成了,形势会急转直下、很快进入到川普的轨道,川普马上可能就是加大制裁力度甚至军事行动,就像刚才李天笑博士已经提到,我也非常赞同这一点。川普是非常明确的,要在他的第一个任期之内彻底解决朝核问题。所以川金会对金正恩来说有迫切性,对川普来说影响相对小很多、没所谓。

说白了,川金会谈或不谈对川普没有太大的影响,如果能够谈,通过和平的方式能够搞定朝核问题,当然是善莫大焉,对川普来说是上上策。但是如果谈不成,和平的方式走不通了,那么他用军事行动或者用〝极限施压〞方式,也一样能达成他的目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觉得金正恩肯定不会高兴,我觉得他有可能觉得自己被利用了。我们都知道,北京对朝核问题的影响力就是通过一定程度的操纵朝鲜、影响朝鲜来达成这个目的。北京利用朝鲜的目的当然是想要用来作为筹码,跟美国在贸易谈判中能够换取一些有利的条件,但是川普反击的板子却是打在金正恩的身上,是金正恩损失,至少大部分是由金正恩承担损失。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川普并没有把话完全封死,他还留有余地:如果你要是对川金会的一些想法有所改变的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给我写信。您分析川金会还有没有峰回路转的可能?

唐靖远: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完全是有可能的。为什么呢?我觉得至少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看现实已经发生的情况。刚才我们已经提到,川金会取消了之后,很快朝鲜发布了声明,然后川普也给予非常友善的回应,并且表示两边都还在继续沟通。还在继续谈嘛,甚至有可能就在6月12日继续举行川金会,这种可能性是有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扇门没有彻底关上。

第二,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朝美双方有共识、谈判的基础还在。不管是金正恩还是川普,他们其实都还有想要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的意愿,至少这一点二者是相同的;虽然他们双方的立场是不同的。在此之前,表现出来的立场是不同,但是至少我觉得川普抱着一个非常强烈的想法,他觉得还要最后尝试一下能够说服金正恩。他不是曾经表示过吗?他说,希望跟金正恩一对一,所有其他人都不要,就我们两个人,我们坐下来谈。

川普的想法是:最理想的模式是摒弃所有的干扰因素,我就单独跟你谈。如果这种方式能够说服金正恩,那么他就可以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

在我看来,二者之间这个基础是有的,他们都想谈。对金正恩来说他需要川金会是什么呢?川金会实质上就是金正恩跟美朝先实现关系正常化,让金正恩真正有可能使朝鲜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让朝鲜的经济能够独立,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摆脱中共对朝完全控制的地位,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他也不想当傀儡。

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他们双方之间和谈的基础是还在的,所以我觉得川金会出现峰回路转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主持人:我们先来看一下观众朋友的留言。有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短信这样说:〝中共和金三胖骗人,骗了太多人,靠谎言和暴力,但在川普总统面前,中共邪党和金三胖再怎么变化都逃不出川普的火眼金睛。〞

另外一位朋友的短信这样说:〝川普用商人治国的办法把复杂问题简单化;金正恩是给脸不要脸;习是暗中庆幸川金会开不成。〞另外还有一位观众朋友在YouTube上给我们留言,这么说:〝川普没有多余顾虑,谈不成就打;三胖是害怕谈不成挨打,挨打容易死于非命,所以未来三胖只有老老实实接受谈判。〞

对观众朋友的这种说法,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怎么来回应一下?

李天笑:我觉得都很有意思。确实这里边提到了金正恩跟川普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我想讲的是这一次习近平在里边起了什么作用。很明显,从川普的发言和他的谈话当中可以看出来一点,他从时间的顺序上推断,可能习近平起了某种负面作用,因为他说〝surprise〞,突然之间他感到很意外,而且中朝边界也开始要出动等等。

但是现在外面,美国、其它的地方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什么呢?是波顿提出的〝利比亚模式〞深刻刺激金正恩。因为金正恩弃核就是要保住自己的小命,他是贪生怕死的嘛,保住经济不让经济崩溃;现在波顿说〝利比亚模式〞。

〝利比亚模式〞是2003年的时候,利比亚全部弃核,把核武器、整个离心机设备都运到美国去了,但是后来北约支持利比亚国内对卡扎菲的反抗,过程中卡扎菲被抓住,后来被处死。

实际的结果金正恩是理解,因为他是作贼心虚嘛,他肯定理解为当卡扎菲弃核以后,自己却落到了这么悲惨的下场。你现在提这个,是不是对我也要这样?结果川普出来澄清,花了很大的精力,那天跟北约秘书长花了很大的篇幅谈这个问题。川普的要点是什么?〝利比亚模式〞不是针对你金正恩的,现在我是同意你暂时保存政权,你的生命、你的国家都可以得到保障,得到安全保障;卡扎菲我们并没有给他这个保障,所以我们支持北约把他打垮了。

再有,如果今天你不弃核,你在玩花招怎么的,那也可能就是以卡扎菲模式来处理你。我看到后来彭斯也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了川普的话,把它用另外一种方式说出来了,当时使得朝鲜外相非常愤怒,提出如何如何。这个问题现在有两种说法。

但是有一点,我认为,不管在大连会晤上习近平对金正恩说了什么话或者怎么说的,金正恩在会晤之后表示强硬,那外界就已经可以断定;他怎么态度会转变了呢?那肯定是跟你有关!

主持人:非常有嫌疑。

李天笑:有这个嫌疑。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连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现任国务卿)、现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也不知道到底习近平跟金正恩讲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从各种相关联和川普的联想,我们可以假设习近平可能说了一些不太适宜的话,造成金正恩的今天。当然,金正恩受到刺激,他最怕死嘛,他可能也受到〝利比亚模式〞这句话的影响。所以我觉得也是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当然还有其它因素。

主持人:川金会经过一波三折,我们看到现在朝鲜又作出就算是服软的姿态吧,愿意跟美国谈。像这种情况下,您觉得中共的角色会不会在川金会局里边有什么变化?

李天笑:今天王岐山在俄国,接受俄国通讯社采访,问他对川普取消川金会有什么看法?他怎么说的?(现在中国报刋上查不到任何中国官方的正式讯息)王岐山说〝这是一个小插曲〞;另外,他认为是〝好事多磨〞。换句话说,双方都有需求,很可能还会走到一起。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推测中共官方的态度,我想习近平对这个问题还是采取原来的方式,大局还是必须得跟川普联合起来对付朝鲜,这才是对中国最有利的方式。为什么?一是在其它方面川普可以帮他,比如经贸合作方面。另外,他跟金正恩联合没有任何好处啊,除了给他钱、被人家骂以外没什么任何好处;他跟川普合作会得到很多的好处,经济上、军事上、道义上,他不是讲过嘛,有一百个理由要跟美国搞好关系;没有一个理由跟美国搞坏关系。

如果按照王岐山的思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如果习近平当局明智的话,应该重新再去说服或者是逼迫金正恩必须要弃核,只有帮助川普在弃核问题上达到实际作用,这样才能够使他解脱这个问题。

主持人:有可能改变他的形象。

李天笑:有可能改变他的形象!这个问题实际上对他也是有好处,对中国本身也是有好处的。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刚才李博士谈到这一点其实我是比较认同的。中共要想在朝核半岛上跟美国博奕、要想影响金正恩、影响朝鲜而不被边缘化,必须满足一个最大的前提,就是得和平弃核。如果川金会彻底失败、取消,川普走上极限施压和军事行动的快车道,刚才我们已经谈到,其实是不符合北京的利益。

一旦对朝鲜动武,北京首先面临两个大的麻烦,第一,朝鲜这张牌它可能彻底失去,朝鲜半岛很可能因此统一,统一之后,站在中共的意识型态角度来讲,北京面临的是美国的势力已经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来了,这是它絶对不愿意看到出现的;第二,一个更大的麻烦,如果川普对朝鲜动武,朝鲜共产主义极权政权彻底垮台,很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在意识型态和地縁政治角度上都可能会引发北京巨大的政治危机,很有可能导致中共出现垮台。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对北京来说非常恐惧,就是站在北京的角度,至少在目前的条件下它也不希望局势失控;它也是希望能够和平地彻底解决问题。

主持人:我们很快来接听一下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啊!不要把绥靖主义看成一个释放的话题,绥靖主义就是什么呢?对敌方红色共产暴政中共、朝共抱着幻想,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损害、牺牲原则作出妥协、让步。你们想想看,朝共和中共一直充分利用西方的绥靖头脑,整个西方从〝六‧四〞以后绥靖主义化,彻底绥靖主义化的状况来忽悠、唬弄、讹诈,整个过程是这样的。不要把它看成它真的还有想要和平的愿望,这是玩大错特错。一开始它一个sorry也没有,〝对不起,发射了核弹〞都没有;它一切都是为了有灭顶之灾了,在这种情况下,它一切都是忽悠、唬弄和讹诈。

南韩总统是典型的绥靖主义发霉、发臭的头脑;川普想展现强硬,他语言方面很多时候又是软弱的,表示跟中共习近平很亲密、相信他、合作伙伴啊,给习近平、中共派上一周一周的光环。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了解您的意思了,因为我们时间有限。那么我们赶紧来请教一下天笑博士,有这么一种观点,川金会取消以后,有可能金正恩会倒向中共那一方。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李天笑:我觉得,从金正恩的角度来说,他可能也不相信,他前几个月还讲中国是〝千年宿敌〞,日本是〝百年宿敌〞,意思说中国比日本对朝鲜危害还更大。他曾经在朝鲜国内宣传,讲中国对他的制裁;他不说联合国对他制裁,他说中国对他的制裁,换句话说他是把中国作为敌手。突然之间转变,是因为他要利用这件事情,要把川金会这件事情给做成,同时又要得到自己最大利益、能够敲诈到最大的利益出来,所以他跑到北京去。

这是金正恩的一种策略,所以他不会真正倒过去;对习近平来说也不会跟他抱团,我觉得是不可能。不可能回到以前的什么血盟关系,这是不可能的。我刚才讲过中共跟美国的需求、美国之间的关系是最重要的;金正恩、朝鲜对中国现在没有什么大的作用,是一个包袱,要扔掉的。所以不可能。

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可能的是什么呢?继续联美制朝。同时对经贸问题上也不是太大的影响。今天有一条消息,中兴已经达成了三项主要的共识。说明在朝鲜发生问题、川金会发生问题的时候,中兴问题、贸易问题仍然可以得到解决;两件事情有联系,但并不是一个靠着一个,不是这个关系。

主持人:靖远先生,您有什么补充?中美贸易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唐靖远:我觉得应该是肯定的。在现阶段川金会一旦取消之后,我觉得对川普来说更可以放开手脚对朝鲜进行施压,那么相应来说,刚才我们谈到,中共利用朝鲜作为槓杆来翘动贸易的作用等于就废掉一大部分了。所以我觉得,很可能在现阶段川普对待中共的贸易政策会更加严厉。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采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与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标签
   川金会   川普   金正恩   美朝峰会   特朗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5-26 07:0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祝贺与祝愿2018-05-26 11:05:37

    首先祝贺大纪元、新唐人获得川普与民众的赞赏与信任!同时也祝愿大纪元、新唐人越来越好、越来越【真实公正】……!!<br>http://cn.epochtimes.com/gb/18/4/14/n10303596.htm

  2. 网友2018-05-26 07:30:52

    确实是精彩分析!赞!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