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教师讨薪遭暴力 引发公愤 警方〝背黑锅〞?

相关专题:  [中国人权]   2018-05-31 12:2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31日讯】【热点互动】(1768)教师讨薪遭暴力 引发公愤 警方〝背黑锅〞?


最近,安徽六安教师上街讨薪遭警察暴力对待事件迅速成为又一个社会热点。警方现场粗暴对待教师的视频和照片在网络上疯传,网友愤怒指责。官媒也在事发后罕见发文力挺老师。在舆论压力下,当地政府已表示道歉并承认警方执法粗暴,然而警方却在微博上发文暗示〝不背黑锅〞。中国社会群体事件早已层出不穷,为何此事仍然引发巨大反响?教师为讨要薪水而上街,是谁的耻辱?警方又在替谁背锅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最近,安徽六安教师为讨薪上街游行而被警方暴力对待的事件,迅速成为又一个社会热点。警方暴力对待老师的视频和照片在网路疯传,网友愤怒指责,而官媒也罕见地在事发后发文力挺老师。

在舆论压力下,当地政府已经表示道歉并承认警方执法粗暴。然而警方却在微博上发文暗示〝不背黑锅〞。中国社会的群体事件早已是层出不穷,为什么这件事情依然引发巨大的反响,教师为讨薪而上街是谁的耻辱,警方又是在替别人背锅吗?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最新事件讨论和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赵培: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背景短片。

中国安徽六安教师讨薪示威,遭警察武力动粗,引发网友挞伐,目前事件持续发酵。

5月27日,将近200名教师在六安市政府前抗议,他们打着横幅要求政府支付拖延的工资。却遭到警察暴力殴打。

从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一名女教师和男教师遭到警察追打,被戴上手铐,强行推上警车。女教师受伤倒地后,送医院抢救。

很多大陆网民痛批政府花大钱买外国学生来中国留学当大爷,但温文儒雅的老师却被逼上街讨薪资,还被打成这样,真是〝厉害啊,我的国!〞

警察殴打教师事件发生两天后,六安市政府终于出面回应,承认〝在带离过程中,少数公安民警执法方式简单粗暴〞。

六安市政府对此表示〝诚恳道歉〞,并声称会对事件展开调查。不过,帐号〝中警安徽〞在微博发布一张黑锅的照片,附上一个表情符号,但没有任何文字说明。

外界质疑,是不是暗示警方背了黑锅?如果警方不认帐,那么谁该为此负责?

网友朱万利发推文质疑地方政府,在财政收入猛增时却频频传出教师讨薪的消息,钱到哪了?谁下令出警的?

大陆教师因薪水偏低所引发的集体请愿事件时有发生。据了解,今年大陆各地的教师示威事件已经将近30起,主要是发生在小城镇和农村地区。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这个事件跟我们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来和我们互动。破空,我想先请问您,过去经常听到农民工讨薪或者其它弱势群体讨薪,但是确实比较少听到老师上街而且是讨薪水,您觉得这个事件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陈破空:引起很大的反响主要是这个群体。农民工讨薪或者是退伍军人去抗争,或者是拆迁户,人们好像是司空见惯;老师毕竟比较罕见。另外,在中国社会老师是非常受尊敬的职业,在全世界各个国家老师都受尊敬,在中国尤其如此,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出了一位孔夫子。孔夫子在中国、亚洲或者整个世界,东方文化影响最大的是孔子,而孔子是以教育家出身,72门徒,3,000弟子,以此闻名。

主持人:万世师表。

陈破空:对,以他带下来的这两千多年的风气,教师是非常重要的,〝尊师重教〞不是现代社会提的,那是两千年一贯提倡下来的,只是近代在共产党统治下,文革出现揪斗老师的残暴场面。历史上老师是非常受尊重的,这个群体如果去讨薪已经让人感到很辛酸了,再就是被暴打,被暴力殴打人们就看不下去了;还有年轻女教师被戴上手铐。

而且我们看到视频上男教师也好、女教师也好,甚至被按跪在地上,让人看了非常的痛心。老百姓很容易想到:谁家没孩子,谁没有当过学生?谁都当过学生,都尊重老师;谁家都有孩子,谁都尊重老师,都知道把孩子的希望交托给老师。居然现在社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号称〝第二大经济体〞、号称〝崛起〞、胡鞍钢号称〝全面超越美国〞的情况下,居然中国的老师拿不到薪水、拿不到绩效工资,而且去讨薪、请愿还遭受殴打,还被戴上手铐,还被打伤,在这样的情况下激起了民愤、公愤。这是普遍的痛恨,所以这一次连政府都慌了。

主持人:赵培,在您看来为什么今天老师也会上街讨薪水,就像新闻中说的,好像这种事件还经常发生,这是为什么?另外,老师上街讨薪水,本身已经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警察为什么要如此暴力对待?

赵培:其实中共这几年因为它的共产主义没人信了,所以它也是想从儒家那边挖点东西,甚至把儒家给共产化的局面,因此特别提高了老师在社会上的地位。大家知道现在中国大陆的老师都是事业编,拿到一个事业编很不容易,你看那些打人的警察很多还都是临时工,没拿到事业编。

在中国,老师是事业编制。今年,2018年1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深化教师队伍改革意见,这份文件的主要意思就是说,将会修改《教师法》,把老师的地位,从事业编改到公务员,国家正式的公务员编制,而且规定各地老师的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的工资。

中共在海外也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是共产流氓,现在我是有文化的共产流氓,你看我现在还尊重孔子。它在海外打着这个旗号。所以说,这件事在中共的情况下不应该发生,即使你是要给自己稍微抹点粉,你也不应该干出这种事。为什么干出来了呢?其实大家注意一下,中共给老师的待遇并不能给到每位老师。

老师在中共眼里分三六九等,比如大学教师,部属的大学教师、〝985〞院校的大学教师, 那是中央财政拨钱;再往下是省级、市级的。我们看到这次出事的这些教师、拿不到薪水的这些教师恰恰是最底层;当然他们还不是最底层,再往下的民办教师才是被中共剥削更惨的,他们从哪里拿呢?是从区里拿。他们都拿不到工资,大家想一想,中共鼓吹的所谓〝国强〞(指的是政权)了,到底强不强?没强。其实地方政府是没有钱的,从侧面反映了这个问题。

所以这两天中共在干的一件事,推动二三县城市的房价飞涨,让地方政府有钱,避免它破产。中共的地方政府不是税收收少了它破产,是收到的钱用到什么地方,就是胡支海造了,共产党过生日,共产党造了、贪官给造了,没发到教师身上,破产了。所以这个问题恰恰大家非常惊讶,跟你中共宣传得不一样,什么盛世,你这完全是假的,古代的皇帝都没出现过你这种,最穷最穷的时候也没出现过打老师、从老师嘴里扒点粮食出来这种情况,你们比〝六‧四〞打学生的时候可真的是更坏一步了;不是更好一步。

主持人:我也想请问破空,一开始警方辩解,因为老师们违反了游行示威法。您怎么看〝违反游行示威法〞这一说?另外,为什么警方要用这样的暴力去对待老师?有人说这些警察有的是编制外,是雇用以前一些退休的警察高手,相当于用武林高手来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陈破空:首先,所谓《集会游行示威法》网民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集会游行示威法》是1989年〝六‧四〞之后中共仓促制定的,1989年因为中国的学生和中国的知识分子依据《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公民有游行示威集会结社的自由,履行这项权利所以上街游行示威,但是邓小平和李鹏等人显然是违宪、违法镇压了学生。他们为了弥补违宪、违法的事实,就仓促炮制了《集会游行示威法》,表示集会游行示威要申请。

那已经在1989年〝六‧四〞之后了,不能掩饰他们违宪违法的事实。况且根据每个国家来说,《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宪法》高于其它法规,当《宪法》跟其它法规发生冲突的时候,要以《宪法》为准则,也就是你有《集会游行示威法》,你还是不能剥夺《宪法》中的第二章第三十五条游行示威集会结社权。

就像美国各种各样的权利都有,但是你不可以剥夺《宪法》中的《第二修正案》,你不可能剥夺的,你没有任何法律;发生矛盾,对不起,以《第一修正案》为准、《第二修正案》为准,没有说你地方法规、其它法规可以领先的。

这一次网民怎么回答呢?你说《集会游行示威法》游行要申请,申请了你不批,游行不了;人家就只好去游行了,你又说人家违法。本来就是矛盾,说这个话是没有用的!

主持人:就有点像以前的《22条军规》。

陈破空:对,这是第一。第二,不管这一批警察是真警察还是便衣警察,还是请来的农民工、请来的打手,不管是什么,这些警察就是二鬼子,就是奴才打手,他的心态就是:我就干这个事了,我就是打人的。在美国、在文明世界,人们看到警察是有安全感;在中国看到警察瑟瑟发抖,随时可能被打,你也没地可讲。

中国抗日战争的时候,说二鬼子比鬼子还厉害;当年的伪军帮日本人维护治安,他比日本人还凶,如果日本人把中国人拿来打一下,他们可以打十几,这就是二鬼子。二鬼子非常凶,而二鬼子里面还有二鬼子,警察就是二鬼子、政府的二鬼子,如果是编外警察就更厉害。为什么?编外警察要挣表现,他挣表现才留得下来啊,比如无业游民、所谓的地痞流氓给编到那里去,帮打人的,他就更卖力。

我在劳改场看过一个情景,犯人头比警察打人还凶。犯人头是警察提拔的,就叫他来管犯人,警察会打,犯人头子更打,为什么?他要挣表现,他觉得他要是不打那么凶的话,警察不保他这个位子,而他当犯人头可以不干活,叫顺才,就很顺。所以这些警察就是天生的狗腿子,但是这些警察实际上就失去了人性,这是文革的反照。这一次看到有四五个五六个警察把一个老师的手给拧起来,经常是一个老师受到四五个七八个警察扭起来跟架飞机似的,然后还有人按跪着,有的给上手铐。

就让我们想到文革的情景,揪斗老师,学生揪斗也好,红卫兵揪斗也好,造反派揪斗也好,拿师道、尊严完全扫地,斯文扫地,然后被揪斗、被插牌子、被困绑,这一次这些警察干的就是这些事情。我们只问这些警察一句话:〝你们当过学生没有,你们家有没有孩子,你们怎么对老师下得了这样的手?〞这个回答很简单,共产党教育的警察是有党性、没人性,他不管了;他当过学生,他家里有孩子,面对专政的工具他根本不认你是不是老师,他认的就是暴力,他使用暴力才能保住他的岗位。

这些警察的暴力是共产党的一贯行为,尽管这一次政府有出来批评警察,而警察弄了个黑锅在网上,说自己被〝背黑锅〞。确实背黑锅,但这个事情网民都说,一方面你背黑锅,另一方面你该背黑锅,另一方面就是你背了黑锅又怎么样,你不就是该背黑锅吗?你干的就这事嘛!你跑到社会上来维稳,打击老百姓,你干的就是背黑锅的事情,只不过是政府说你还是不说你的问题,这一次触犯了众怒,而且遇到〝六‧四〞敏感时期。

〝六‧四〞马上要到了,〝六‧四〞29周年是敏感时期,而教师跟教育有关,打老师可能会激发学生上街,中学生上街可能大学生会上街,进一步就可能六四事件的重演,所以当局紧急收兵,对付200个老师赶紧算了,不要影响到全国的老师都起来了。

主持人:我想请问赵培,刚才二位也谈到警察,确实大家都说警察维稳的手法过于粗暴,因为一贯是这样,所以这一次大家都很惊讶看到警方的微博上弄了个黑锅,意思说〝我们是背黑锅的〞。您怎么看这样的反应,是不是某种程度上警察也是在背黑锅,他为谁背黑锅?

赵培:是,确实是背黑锅。网友说了,如果市政府有钱,绝对是早就把钱发了;没有钱,就借用警察的人头来平息这件事情。他们说其实正规说法是,市政府让警察用行政手段去劝诫一下这些敢于集体示威游行的老师们。所谓的〝劝诫手段〞就是上去打,因为他们历来用惯了这个手段,所以他们用在老师身上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觉得:我已经接到了上级明显让我打的命令,我已经打了,那么我是不是背黑锅?我就是替你市政府背黑锅;你市政府把钱贪了,没钱发给老师然后让我背黑锅。

这个黑锅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大家知道,我们刚才讲中共财政拨款给老师是不一样的,这一次为什么《光明日报》也好,《环球时报》也好突然痛打落水狗,痛打市政府的行为呢?因为很明显,就是市政府给中学老师的钱没给到位,并不是中央一级拨款给大学老师的钱没到位,所以它痛打的是市政府,对它来讲,中宣部直属的部级单位打一个市级单位它觉得理直气壮。

那么这一打下来也是背黑锅了,可能下面还在琢磨呢,你中央一级的,江苏省一级的,江苏省有明文规定,一名留学生每年的补贴是6万块钱人民币;网上反映可能更多,6万元至8万元人民币的补贴。你能不能雇用这么多外国人来当留学生、来演这出戏、来演所谓的万国来朝的戏?你把钱给这帮老师不就没事了嘛!你凭什么让我们背黑锅?财政有得是钱就是不给老师,所以是我来背了〝行政劝诫〞的黑锅。其实它背后有很深的意义。

主持人:破空,您怎么看,除了这之外,所谓〝背黑锅〞还有可能替谁背黑锅呢?

陈破空:当然,这一次很罕见的是官方媒体包括《光明日报》、央视出来批评警察,然后当地的六安市政府警察局还通报。

主持人:也批评警察。

陈破空:假装来了个通报:如果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有殴打老师的请大家举报。几重压力,警察感到委屈,不是平时就这么干、一直这么干,为什么这一次就不对呢?实际上说起来也是矛盾,虽然老师应该受到同情和尊敬,官方媒体、官方某些地方为老师发声,也还是值得可圈可点,但问题是双重标准;如果不是老师是不是就该打?比如说,你是农民工、你是低端人口、你是退伍军人是不是该打?

双重标准本来不能令人信服,而且《光明日报》跟央视所发的也是双重标准,一方面说要给维权老师一个讲理的地方。那请问,无数次的群体事件,要不要给人民一个讲理的地方?甚至我们可以追溯到1989年六四事件,要不要给人一个讲理的环境?宪法有规定。所以这种双重标准说不过去的,警察幸好没什么文化、没多少教育程度;要是有文化、有教育程度,他反过来咬的话,那双方可以看谁咬伤谁。

再一个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起前段时间的一件事情,说起来也是很大的讽刺,云南省有一个〝冰花男孩〞的故事,冰花男孩家里贫穷,走路上学,冬天走一两个小时、几十里山路去上学,走到学校满头都是冰,照片上了网站,各方捐款,捐款被政府控制起来,到他手上只有1,200块,没多少。最后中共把冰花男孩和他的父亲接到北京去当道具,好像是表示政府的关心,问冰花男孩的愿望是什么?他说〝长大当警察〞。

多么讽刺啊,长大当警察,为什么?他看到警察威风八面,拿着电棍、拿着枪、拿着匕首想打谁打谁,站到街上谁都害怕,他想当警察,而且穿着国家发的制服,国家发的工资,吃着国家发的粮食,所谓公务员制度,他的愿望是当警察,可悲的是今天冰花男孩的老师,广义上的老师被警察殴打,打的就是老师,打的是他的老师,但我们不说是直接的老师,所有的老师、所有的学生都有师生关系,从广义上有间接的师生关系,所以警察下手就是打了冰花男孩的老师。

冰花男孩说是做警察,这就是他的恶梦,我们能想像这个冰花男孩长大了,能手持电棍或者手铐去打老师吗?所以这是很大的悲剧,整个社会的悲剧,不仅是地方政府的问题、中央政府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讲?钱去哪了?我们只问一个问题。各地都是高速公路、大桥、高楼大厦,非常辉煌,给全世界的感官中国太有钱了,一投资工程都是多少亿,甚至上几十亿、几百亿,现在还到世界各地,一带一路到处建;中东国家、非洲国家到处建高楼、建桥梁,建马来西亚的什么东海岸铁路,又是什么星马铁路、高铁,多有钱啊,钱去哪了?你保证安徽省六安市县县通高速公路、县县通什么大桥,钱去哪了?很清楚,腐败。

因为修这些工程,修高速公路、修大桥、修建筑里边可以吃水、工程回扣,可以贪污。老师是什么工资?2016年,欠这些乡村教师绩效工资,一个一年欠1万8,两年3万6,200个老师多少钱?没有多少钱,就这么拖人家两年不发放,欠钱你们还要打人、还要戴手铐、还要抓人,而政府居然去修那些高楼。

所以这里面涉及到腐败,一个腐败就是宁愿把钱花到别的地方去,因为那地方可以抽油水,可以回扣;再一个,搞不好这些老师应该发的绩效工资被官员挪用了,被官员侵吞了。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歧视,因为是乡村教师;不是城市,城市教师发了,乡村教师没有发,那么就试问:乡村孩子不是孩子吗?乡村教师不是教师吗?乡村学校不是学校吗?在文明国家、民主国家这是歧视,是要上法庭的,是要付出巨大赔偿的,天价的赔偿。

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乡村学校反而是最好的,很多好学校在乡村,如果有人说是〝乡村的学校〞、〝乡村的老师〞叫待遇低,或者叫歧视性待遇,那官司太大了,这个官司一打的话不知要赔多少亿,叫做〝歧视官司〞。中国是一个非文明国家,是一个独裁国家,一党专政,不讲理,没有歧视条例,这是公然的歧视,不给乡村教师发工资,而且把这些老师拿来殴打。

这里面就涉及多层次的社会问题,就不只是欠薪、腐败等等,还涉及到歧视。中国的问题至大至深,最终还是这个制度出了问题。

主持人:盘根错节。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中共红色共产暴政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暴政,它对待教师和所有的民众就是它的终生奴隶,是它的红色共产奴隶,无比残忍的国家恐怖主义,它是无比的暴虐,另一方面它是无比的奸诈狡猾,肯定这个世界、整个西方都没发现它无比的欺骗性、狡猾性,手段无比的无耻下流,在《共产党宣言》中的红色共产邪灵,它就是表现出最大的邪恶,无比的迷惑性和蛊惑性,它孕育产生了红色共产恶魔,建立了红色共产邪党和1917年的红色共产政权,从1917年以来是一个矛盾,主要矛盾就是民主和红色共产暴政水火不相容。我们大家看清楚这一点。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那我想接着讨论,赵培,刚才破空提到的很有意思,冰花男孩。网上现在有一句流传的话,因为好像有一位教师出来道歉。为什么道歉?他说,为他曾经教过的六安公安局里面的一个队长而道歉。现在网上流传一句话:〝今天抓你的警察,就是昨天你教过的娃。〞您觉得这句话说明什么样的问题呢?

赵培:刚才那位观众说了是共产暴政。共产暴政,我们就说谁是共产党?其实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在共产党、共产制度、宣传的教育下都可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教师在课堂上,可能按照课本上教育要爱党、爱国等,因为有政治思想品德课;他教完了学生,一有什么事,中共要仇外思潮一宣布,老师领着学生上街去游行,这个时候他相当于共产党的螺丝钉,他把仇恨的种子和错误的思想、错误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给安在学生的头脑中。

学生是一代一代接受这种教育长大,长大之后他成了公安、成了政法委、成了市长,这时候,他脑子里面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党性〞就大于他的人性,他再也不认他这位老师,这时候他成了共产党的螺丝钉,你就成了被共产党铁鎚打的那颗螺丝钉,恶性循环。

中国的社会问题一直处于这种恶性循环,每个人推波助澜,而每个人又成为受害者,这样的恶性循环。比如老兵当时在部队高举双手拥护共产党,或者替共产党喊口号,或者是替共产党去维稳、上街、开坦克,等他退役了,他又成为共产党的维稳对象,新一批长大起来的武警又对他维稳,又把他给揍了,是不是循环?一代代的恶循环才把中国社会搞成这样。

所以这事不是拿到薪水就能解决的事,我觉得那位老师他已经看到问题,他能从自我去思考,我觉得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人物。他觉得:我的教育出了问题,我当时不应该教育他去仇恨别人,跟着共产党一块把别人打成汉奸、打成卖国贼,去仇恨别人、仇恨外国、仇恨普世价值,我做错了,我把他教育成这样,我认错。所以他从自我做起。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优点,我们的传统文化让我们什么时候都要自省,老师也应该起到这个作用。

全国的老师应该想一想,你们应该教给孩子去怎么样辨别是非,什么是真的是非,普世价值是什么?这样孩子长大起来才会对社会起正面推动作用,让这个社会朝向良性方向发展。比如你当时跟孩子讲,你要尊老爱幼,这是中华传统;不能听着党,邪恶的政权让你干什么你不能去干。你要当时教他是这个,他今天绝对不会打你,他会转过头去当作看不见你,这岂不是方便了自己;给人玫瑰,手有余香,也是这些普世价值所教导。

希望我们中国人真的不要再抱怨〝谁打了我〞,我们应该知道是共产制度造成的恶性循环。我们应该从退党一步一步把中国从这个恶性循环当中给解脱出来,这才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是中国几代人的共同责任。

主持人:破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还有人有这样的观点,这位老师不用这样道歉,因为教育现在已经沦为专制洗脑的帮凶,教师个人没有办法为此承担责任。您怎么看?

陈破空:三字经有一句话:〝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就是说老师是有责任的。在这件事情上所有人出来道歉都是对的,都没个完,而且怎么道歉都不为过。老师是应该道歉,为他教出的学生不肖,当了警察打老师而道歉,应该;警察打老师要道歉,应该;政府出来道歉对老师施暴,都应该,所有人都该道歉,最应该道歉的是高高在上的中央政府。

中国《教师法》怎么说的?它自己制订的《教师法》:教师的待遇平均工资应该跟公务员工资齐平,而且还要不断增长,不低于公务员工资。其实现在老师的工资远低于公务员工资,包括警察工资。

再一个,这个《教育法》规定要遵守联合国的标准,联合国的标准是任何国家的教育拨款,要占政府预算的6%。但是中国的教育预算一直是百分之二点多,从来没达到6%,根据世界各地的统计,中国号称这么发达的一个国家、全面超越美国的一个国家,它的教育拨款是跟乌干达这样的国家齐平的,在世界上是倒数的。

它的钱去哪呢?全去了军费、维稳费,中国第一大笔费用是维稳费,第二大笔费是军费,所有的教育、医疗、卫生三种费用加在一起不如其中任何一项费用,不如军费、不如维稳费,维稳就是来镇压人民,包括这些警察的戒备。

刚才讲到冰花男孩我忘了一个镜头,冰花男孩由于想当警察,去北京参观的时候,政府专门带他去参观公安大学,参观公安大学看到那些人训练的威风,各种设备多么好,而其中一项参观是相当于是工具房的地方,挂着警棍、制服又是枪械等,吓人得很!都是镇压人民的工具,公安大学培养了镇压人民的工具,不是来保卫人民,是镇压人民的。冰花男孩向往着美好的前途,就是将来可能配上这些凶器去镇压人民,如果这个制度不改的话。

回头来看,从中央政府就没有遵守《教育法》,违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准,教育经费拨款低。再就是,整个组织从来说话不算话,今年的教育部长都讲过,今年两会上或两会前,陈姓教育部长号称,今年一定要落实《教师法》和《教育法》,要把老师的工资跟公务员齐平,而且要增长,甚至更多。到现在不要说齐平,连工资都在拖欠,还要让人家上街去讨薪,而且打了人还觉得自己有理,打人有理。

主持人:让我想到官媒说的一句话,老师为了讨要薪水而上街本身就是耻辱。我想问到底是谁的耻辱?

陈破空:首先是所有人的耻辱。如果学生看到自己的老师上街讨薪,学生都感到非常心痛,自己的老师,那么受尊重的人物,上街为了薪水去讨薪,学生就感到很难过,学生家长也很难过,然后老师还被五花大绑了,被戴手铐了,被按在地上跪着,还被打得哭叫的,而女教师又是那么文弱,那么文质彬彬,这种场景谁受得了?都于心不忍,心冷齿寒!

再说,《光明日报》或者央视所说的耻辱,它会觉得可能是政府的耻辱。你政府本来就这么干的嘛,你从整体布局上就这么干的,你把钱都花到别的地方去了,宁愿去维稳,宁愿去军督,为了政权稳定你根本就不会把这些人当人的;剩下的钱有余才来管这些事情,而且根本就管不过来。制订了那么多的法规根本没起作用,从朱鎔基时代就在讲,要怎么《教育法》、要履行联合国的规定、达到联合国的标准。到现在都没达到这个标准。

如果人们不觉醒、不意识到这是人民本身的权利;如果中国人民有民主权利、有投票权利、有监督权利的话,这个事情都会得到落实。因为没有这个权利,所以现在连游行示威、上街抗议一下都会被抓起来;由于你没有这个权利,所许诺的空洞的东西不可能得到落实,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准也无法在中国实现。这是中国民众的悲哀,失去了权利的中国人的悲哀。

主持人:教师还不只这一件事,赵培,我想起前一阵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刚刚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位大学副教授在大学讲坛上教课,讲了一些有关修宪的评论,后来被校方处置,甚至要开除。您觉得如果今天的教师和学生不敢讲话,甚至不敢讲真话,他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这些事情您怎么看?

赵培:中国人对老师最著名的总结是唐朝韩愈说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其实传道、授业、解惑这三件事是拆开来讲的,在现代社会,传道就是传给你是非观、价值观、道德观,这也是老师的重要责任,世界观的形成是老师的责任;授业就是教你一门技术你能去谋生了;解惑,要是你碰到什么人生疑问或其它问题,老师能够给你解答疑惑,因为他有更多的社会经验。

总的来讲,如果教授在课堂上可以传点儿普世价值观的话,就要被学生举报,传道中共是不许你传啦!当然,真和尚也都没了,庙和道观的传道方式中共早都渗透干净了,在中国没有道可说了;授业呢,技术学校还在收着你的钱,交了大钱你才能够学习点什么;解惑,如果你说:〝我很困扰,为什么贪官那么多?〞老师会给你说:〝这是制度问题。〞他给你解完这个惑他就得下岗。

现在的问题是,中央一级当然是给钱给得很足,还允许你去开补习班,还允许你贪污研究经费,目的是干什么呢?你别去传正道、别去授他正业、别去解他正惑,你就按照我的歪理学说灌输就完了。这是中央一级为什么要提高教师待遇,它是收买教师为它灌输共产思想,是干这个用的。所以对老师既以重金收买,又防着你真正传正道,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可悲的社会事实,老师被逼得到一条线上,能讲话的非常少。

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当时老师工资待遇低,就有一位老师,他觉得自己随时可以下海,他就敢跟我们说,比如:〝国是什么概念?〞〝国就是暴力机构,这是课本的定义。〞〝你爱国对不对呢?〞〝不对!〞〝爱中华民族比爱国更有广泛意义。〞很多人生观在那个时期形成之后,就会有一些辩证的思维,让我今天能够看清共产党起到很大的作用,这是传正道的老师。你想他今天如果拿着一个月一二万的工资,他还敢跟学生传正道吗?他不敢。他觉得我下海没这儿挣得多,我还是老老实实,共产党要我说〝共产主义永远是正确的〞,那就是永远正确,我跟你们这么说,你们就考试这么过就完了。

共产党不光是压迫老师,它还用金钱腐蚀老师,用它的监视制度来让老师传歪道、授邪业、解错惑。所以共产党才是这种教育的根本原因,不管它能不能履行《教师法》,当然,履行了也只不过是给钱让老师帮它做坏事。其实大家看见了,为什么把老师放到公务员一边呢?公务员里都是什么人?公安、警察、政法委,就是镇压机构嘛,再加上中宣部。所以也不是什么好事,还是趁早把共产党赶下台,咱们把整个社会搞正了才能有好事嘛!是不是?

主持人:破空,我觉得像这种事情,不管是老师被打,包括刚才我们谈到一位教授在课堂上因为评论修宪就要被开除。您怎么看这些事情?它反映出今天中国的老师处于什么样的处境?

陈破空:湖北的这位副教授,他本来学的专业就是政治制度比较学,讲《宪法》是他教授的课程内容,他切合实际讲中外比较,对今年3月份的修宪有微词。结果现在有两种可能;中国有告密文化、举报文化,一说是学生举报了他,学生中的密探举报他;再一个可能就是中共有天网工程和天眼工程电子监控,每间教室都安了摄像头直接监控,而且也可能是监控到了;还有一个说法,现在中共连学校的党委都不相信,就直接在学生中发展眼线。因为学校党委可能出于人情会包庇某个老师。在学生中直接发展眼线、线民或者间谍或者情报员,直接举报。

这位老师受到怎么处置呢?第一,被开除党籍。他在大学时代入了党,现在被开除党籍,那当然对他是解脱,是好事,就是你们说的退党,应该退;还有一点,要追究、要报有关部门取消他的教师资格。但还没有下文。取消他的教职不让他教课,就一个老师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解读一下宪法、比较一下宪法、对修宪有微词,就受到这样的待遇。

这位老师应该说是可圈可点,应该是值得点赞,因为他真的符合刚才赵培也说了,传道、授业、解惑,师道尊严的师道,他履行了最基本的师道,他履行了却得到这么一个厄运。中国是靠恐怖统治,专制社会是靠恐怖、国家恐怖主义,它是恐吓。

为什么我说老师怎么道歉都不过分呢?因为中国有很多的老师、很多的学校被迫奉献党的东西,去教什么党的东西,去教这、教那,不管它是主动还是被动配合,反正教出来的学生是有问题的,如果有一天这些问题学生的副作用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老师应该知道后果。

我想起相对于其他民族,我们知道有一部法国小说《最后一课》,普法战争之时,法国被德国占领,德国占了法国就不准教法语;要教德语,那位老师冒着生命危险教授最后一课,他告诉同学们今天是最后一课,他很认真地教法语:你们要记住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最美好的语言。

我们想想这位老师的结果是什么?他有可能被德军拉去枪杀、他有可能去关大牢、有可能失去自由,但他就这么说了,这就是老师。他生命攸关的时候,可以说面临生命威胁的时候,生命危险了他都敢讲。别的民族也是这样,日本也好、犹太人也好,我们读过很多书,这些民族不管再困难,战争也好、非战争也好,他们都很认真教学,像日本的学校教育,无论战争也好、和平也好,从来不变更教学方式,哪怕在战火纷飞中,他们教孩子汉字要用毛笔写,然后平假名、片假名怎么跟汉字配搭起来,老师是非常认真的,据说是从来不改变方式,日本的教育方式几百年都不会改变,从来没有因为制度或者政治或者战争或者是地缘政治等变化而变化过,日本的教育非常平稳;以色列也是一样,所以这个民族传承了某种精神。

中国的教育经常被中断,被那些所谓的政治流氓来中断,尤其是共产党完全中断了教育,文革中,毛泽东指使红卫兵殴打教师的主要出发点是,毛泽东认为共产党统治了17年,他们说是黑暗的17年,居然攻不下中学老师,中学老师传道、授业、解惑教人做好人这一点战胜党性,所以共产党决心要打死一批老师、打死一批校长、打死一批副校长来示威,这是背后重大的潜意识心态。一千八百多人惨死街头,称为〝红八月〞,然后让人们感到恐惧,也就是说,学生的尊严不是老师,老师不是学生的尊严,真正的尊严是共产党、是毛泽东,毛泽东、共产党说了算,老师什么都不是。只有通过那个阶段摧毁教育,这是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之一。

主持人:说到这,我想请问赵培最后一个问题。有人评论,老师被打的情况下他怎么去教学生,学生是不是会做恶梦而不是中国梦?包括教授因为讲了几句真话就被开除,这样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对于学生的影响您怎么看?

赵培:现在明显能看得出来整个社会的导向,江泽民讲了〝闷声发大财〞,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来教育改革也好、整个对中国社会的腐败治国也好,想要达到的结果就是,所有百姓不用再问是非、对错,不用再问道德与否,你们只管按照我说的去答题,但是你们要想挣钱,你们就学一门技术卖给我,我用到你们的时候就给你们发钱,这就是中国社会一个可悲的现实。

很多人为了让子女毋重复这个现实,尽量送孩子移民到海外,这就是现在中国大批人才流失的潜在原因。他觉得我在中国没办法说一句真话,我在中国没可能说一句真话的情况下,我让我的孩子未来有选择的机会,你到海外去你可能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你可能天性不被中共给磨灭掉、给抹杀掉,你可以去过一个自由的生活。这可能是从他们心里对孩子一辈子最大的希望,这也是一个民族的可悲,我们被迫离开故土去保存我们民族的传统,这才是可悲的地方。

主持人:破空,请补充?

陈破空:这一次安徽省六安市事件,到警察暴力殴打的事件,在网上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厉害了,我的国〞,这是王沪宁等人所炮制的一部纪录片,据说后来有些地方已经下架。真的是〝厉害了,我的国〞,怎么厉害呢?到处是高楼大厦,但是拖欠老师的工资,而且拖欠工资还要暴打老师,你看打老师打得多惨,而且还打女教师、戴手铐然后抬着走,据说这位女教师被抬到医院还让医院不要救治,送到别的妇幼中心。而且据说这位女教师还是怀孕了,有身孕的。教师、女教师、有身孕的女教师就这么被殴打,网友最后真是没话可说了!就只能说〝厉害了,我的国〞,这句话真是经典!

主持人:应该是〝厉害了,你的国〞!

陈破空:对,〝厉害了,你的国〞、〝厉害了,我的国〞都一样,反正现在中共这部片子火了,火在哪儿?安徽省六安市警察暴打老师,这就是〝厉害了,我的国〞最好的注脚。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点评。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教师讨薪   遭暴力   安徽六安   热点互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5-31 12:2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中共警匪一家2018-06-04 01:50:44

    中共体制下的偷盗、诈骗团伙非常"爱国"打死不去外国。
    原因是中共警察不抓他们,都去维稳抓64失去孩子的母亲家人和做好人的法轮功。

  2. 网友2018-06-02 10:13:02

    中共警察除了抓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就是有头脑的知识分子,真正的犯罪分子,一个也抓不到。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