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六四29周年:中共能一直封杀历史吗?

相关专题:  [谎言封锁]   2018-06-05 12:21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5日讯】【热点互动】(1770)六四29周年:中共能一直封杀历史吗?


正值六四惨案29周年,从香港、台湾到美国,全球各地都有纪念6.4的活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及资深议员也发表声明,要求中共就六四屠城公开真相,清算暴行。另一方面,在六四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却有相当一部分对六四事件印象模糊,甚至一无所知。在中共的强力封锁和对真相的掩盖下,年轻人会遗忘这段历史吗?中共一直试图用经济发展和物质来取代人们对政治和信仰的追求,这种手法还能维持多久?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6月4日,也是六四惨案29周年,从香港到台湾到美国,全球各地都在纪念六四,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资深议员也发表声明,要求中共就六四屠城公开真相,清算暴行。而另一方面,在六四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却有相当一部分对六四这个事件印象模糊,甚至一无所知。

那么在中共的强力封锁和对真相的掩盖下,年轻人会遗忘这段历史吗?中共一直试图用经济发展和物质来取代人们对政治和信仰的追求,这种手法还能维持多久?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谈一谈六四29周年这个事件,在现场的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那么另外一位在线上的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那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29年前的屠城历史,29年前在机枪扫射中失去的生命,让每年的6月4日成为中共当局避而不谈的〝敏感日〞。

年复一年,香港民众在维园举行大型六四烛光集会,悼念受难者,要求追究中共的屠城责任。

湖南株洲两位公民陈思明和何家维,日前因拍摄〝坦克人〞等纪念六四的照片而被传唤。

〝天安门母亲〞在京难属、香港支联会及社民连,以及美国和加拿大等地共31个团体2日发起联署,要求中共释放被羁押的〝六四酒案〞四位公民,和因纪念六四而被捕和判刑等人士。

联署信指出,铭记历史无罪,有罪的是抹杀事实的人。纪念六四不足以颠覆国家,但当权者对真相的恐惧,却能自毁长城。

台湾陆委会发表声明,呼吁北京当局还权于民。台湾多位NGO工作者及立委举行纪念晚会。

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4日下午在脸书用简体字发文,分享台湾民主发展经验,并称如果北京当局可以正视六四事件,承认这个事件国家暴力的本质,六四不幸的历史将转化成中国迈向自由民主的基石。

2日晚,中共驻美大使馆前悼念六四的烛光闪烁。

3日晚,伦敦中领馆外也举行了〝祭奠天安门屠杀29周年夜悼会〞。

六四亲历者方政表示,旧金山当地从3日中午开始,就有各种纪念活动,包括中领馆前的集会抗议,市中心的游行,国父纪念馆的六四民运研讨会,以及他正在参加的花园角六四烛光晚会。

美国国会重量级议员此前发表纪念声明。其中提到:〝我们每年纪念天安门悲剧,是因为那是一起重要到无法忘怀的事件,是一起在中国进行纪念是如此危险的事件。〞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就六四这个事件和我们互动,您可以打电话或者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们文字互动。破空我想先问问您,六四今年是29周年纪念日,我知道在全美很多地方都有纪念活动,那您这两天也参加了一些纪念活动。一个跟我们谈一谈您参加这些活动的感受;另外一个,29年过去了,您觉得人们对于这个事件是否在有一些淡忘呢?

陈破空:每年六四我都会参加纪念活动,那么像昨天我参加了在纽约中领馆外面的烛光晚会纪念活动,两三百人,我也发表了演讲;明天我要参加一个在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的六四纪念大会,也会发表演讲。那么我在这些纪念活动中看到的既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然后新面孔有不少的年轻人,每次那些歌声响起都很感人,就像六四那首歌叫《历史的伤口》,每一次听到这样的歌声,就是禁不住要潸然泪下,就这种感觉还是一样的,气氛还是一样的。

我们在讲六四的时候,6月4日这个日子在中国可以叫不同的叫法,一个叫做国殇日,还一个说是纪念日,但还有一个可以说是对中共的审判日,因为没有一个事件,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事件有这么广泛的、持久的纪念,不仅在中国不停的有不畏打压的中国民众会采取各种形式纪念,世界各地几乎所有的主要城市都会有纪念,有华人,也有其他国家的人,所以这个日子本身是中共的一个审判。

中共不解决这个问题,而封锁真相,在这个日子里面进行打压的活动,反而使它显得更加突出。所以说中共不管它是多么的庞大和不可一世,但是每年到了6月4日,它都要接受一次人类的审判,国内外华人的审判。

主持人:是,那同样我想问一下赵培,因为我们这一期也要想从年轻人角度来看一看六四这个事件。那当时六四发生的时候,您才上小学,所以对于您来说,您觉得对于六四的了解,经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赵培:我记得六四开始的时候,我们学校就放假,但是六四对我造成最深刻的印象是中共央视的宣传,我这辈子可能对午餐肉就是敬而远之,我就不敢再接触这个玩意儿了,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在电视上放了很多军人的一些血腥镜头,刚好我在吃午餐肉,我从此之后就再也不吃午餐肉了,因为很反胃。那么上学之后,当然校方对中共这个镇压不是很积极,召集我们开个大会,说说就完了,因为小学嘛,就给老师做做思想工作就完了,我们就是完事了。

但是中共对我们这代人的经历的影响就是说,不断地给我们灌输一些政治上的一个影响,或者是一些想法,政治教育吧,一直到我们大学,包括军训,之后的事情都是。那么我们这代人可以说是高中之前都是受中共强烈的灌输六四是什么样的,就灌输你政治观念;那么到大学之后,它这个所有的灌输就稀碎的一个状态,因为到大学之后,你的消息来源就非常多,特别出国之后,海外的消息来源就更多。

然后我对六四认识的过程是和中共一系列历史丑闻一块儿认识的。因为我一同学他们家是,他爷爷是中共的老干部,当然不是那种高干的老干部,就是他在体制之内,他给我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把我们震得就是说,把前面中共对我们的教育震得粉碎,比如说中共抗日,那就是跟日本人狼狈为奸,那个朝鲜战争死亡多少人,土改是怎么杀人的,国共内战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让老百姓当人肉冲锋的,土改杀多少人,一直到文革怎么杀人,到六四杀多少人都是,我是通过你们中共内部人都看不惯你的人跟我讲。就一件一件事情震惊。六四杀了多少人,这都是一路震惊过来的,这是我对六四的一个观点。

因为我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媒体,我身边的同学他爷爷还是你们共产党内部人,都看不惯你们共产党的事,所以他跟我讲的我绝对信,这是我对六四中共确实杀人了的一个最感官的认识。

还有一个感官的认识是什么?因为在海外留学嘛,我们当时有一个博士生被称为我们学校神奇,二年读完博士,写完所有的博士论文,在各种重要的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足够了,让他毕业,给他博士证书。这个人马上回到中国上海找了一份工作,把他的妻子和女儿从山沟沟里接过来,为什么呢?因为六四那一年他是大四学生,他既没上街也没有干什么,就因为他是六四那一年的,他被中共发配到一个山沟沟里的军事研究所里面去,其实就是为了怕他泄漏当时六四的真相。

等他在那里结婚生子,他的女儿要上小学的时候,他突然琢磨明白了,我可以窝在山沟沟里一辈子,我女儿不能,所以他在这个年纪他考了一个海外的研究生、一个博士生。但是生命对他来说已经被中共折腾得那么长的时间,他没有办法,他用了最快的时间,二年时间把博士读完,到上海拿了一个上海户口,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女儿妻子接到上海,他不能再让他女儿因为六四的事跟他受一辈子苦。

所以这就是我认识的六四。不管政治主张如何,你杀人了,你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你就是犯罪!而且在此后的各种政治打压中对着中国人犯罪,没上街的学生你都犯过罪。我认为你六四杀人之后,开始的一场政治迫害,对中国人政治迫害,这就是我认识的六四的整个过程。

主持人:好的,破空我们再接着来谈一谈,就是说现在我们看到29年过去了,那么很多媒体也在谈说这29年中共的封杀给年轻一代造成的影响,我看到端传媒上有一篇深度报导,它题目就说〝当部分年轻人对六四冷感,六四对你而言又意味着什么?〞,所以在谈年轻人之前,我想再问问您,因为当年您也深度参与了这一场学生运动,那么对于您来说,六四到底意味着什么?

陈破空:六四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1989年民主运动对我意味着是一生的追求、一生的理想,然后我曾经有一句话,我说:六四一声枪响,就一下好像我的梦都碎了一样,那是我的民主梦。

1986年学潮,我在上海是组织者;1989年民运,我是广东地区的领导者和组织者,一生都在追求民主梦想,而且为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六四之后的镇压,我也坐过四年半的牢狱之灾,所以对我来说意味着一生的追求,不管是从年轻时候到现在的中年、到未来的老年都会是矢志不渝的民主梦。

对年轻人意味着什么?说年轻一代〝冷感〞,既成立也不成立;成立,是因为中共封杀历史造成的,中共精心封杀历史,现在中国的年轻人知道南京大屠杀,却不知道北京大屠杀;又知道70年前日本人对中国的屠杀发生在南京,没有人经历过,没有人看见过,但是他们深信不疑,但是对发生在1989年,也就是29年前的北京大屠杀,他们却完全不知情。这是中共的封杀。中共从历史书、教科书到所有的资料都把它封杀掉、回避掉,进而淡化。

中共的做法本身证明它心虚,它知道理亏而不敢声张、知道犯下了罪孽而不敢张扬,六四屠杀只不过是中共半个多世纪的许多血债之一。中共是这么一个政权,它一旦杀下去就停不下手来,一停下手来就意味着覆灭和受到清算。中共一建政就有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的屠杀到后来六四的屠杀,六四之后更加停不下来,迫害法轮功、镇压维权人士、逮捕维权律师,一路镇压宗教人士、地下教会等等,中共的镇压机器一开动就停不下来了,一停下来就意味着它生命的失去。

毛泽东说法西斯(他原来说是德国),德国法西斯的生命就建立在进攻之上,进攻一停止它的生命就完结了;共产党是另一种法西斯,如果德国法西斯叫〝国家社会主义〞,共产党叫〝社会主义国家〞,是另一种法西斯,毛泽东不幸而验证了他自己,它们就是要进攻,不断进攻,如果进攻一停止它就要覆灭。

说年轻人〝冷感〞,我们从另一方面讲也不见得,因为这是互联网时代,一旦接触了真相,很多年轻人会觉醒。我非常清楚,哪怕是一起重要事件,就像今年3月份的修宪一样,3月份修宪之前,国内的大学生或国外的留学生对民主运动、对中共当局有不同的看法,以为中共当局在维持稳定,而民主运动是添乱,但是今年3月份修宪之后,我收到国外的大学生和留学生无数的信件和社交媒体的反馈,他们突然改变了看法,觉得民主化对中国是如此重要。

通过互联网,通过社交媒体,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年轻人一旦知道真相,尤其知道历史的真相都非常震撼,他们完全想不到中国历史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就在他们这一代,或者在这一代左右发生过。

现在中共对六四敏感到什么程度?1989、六四这些数字是敏感,不敢提,而且说是现在微信发红包,遇到89和64都发不出去,或者8964的组合也发不出去。有一个孩子在班上回答问题,老师问他,算乘法表8X8是多少?他不说8X8=64,他老是说八九六十四,老师说:〝你怎么老是犯这个错误啊?老是说八九六十四!〞他说:〝这是我父亲教我的。〞老师马上明白了,说:〝我明白了,你父亲属于那一代人。〞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深入人心到这个程度!所以中共是既狡诈也愚蠢,它狡诈,它以为它维护了政权;它愚蠢的是从此把它摆在了审判台上,哪怕几个数字都让它吓得发抖!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可以继续再谈〝年轻人〞话题。赵培,我想先请问您,从您的角度来看,您是什么时候看到更多的六四真相,甚至包括六四一些影片或者照片,当时看到您有什么感觉?另外,您怎么看现在有部分年轻人可能对六四比较冷感,甚至觉得他不关心政治也好、要挣钱也好,他对这个不太感兴趣。

赵培:首先说我对六四。我刚才讲我那位同学,他家里可以说是体制内的人,体制内的人告诉我真相,然后我就到网上查,我看到,眼见为实嘛,有人证、物证,都是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不用再看别人说什么,事情已经确凿了,在我心目中已经有了评判,就是我对这事的评判。但是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从我来说,当中共给我灌输的政治观、世界观粉碎的时候,我当然也会看别的,我们这一代人看得最多的是日本动漫。

其实民主和专制的概念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对我来说或者看动漫更多的人来说,是来自于日本作家田中芳树写的《银河英雄传》,他把民主体制和专制体制抽象化,他不光说了民主体制的好,也说了民主体制的腐败;也说了专制体制的腐败、对百姓的镇压以及专制体制的效率。最后田中芳树没有给结论,他只是作所有的抽象,以银河为目的作抽象;我们这一代人对他有一种情怀。今年,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重制,中国有一家〝半次元〞网路公司的CEO专门买下版权重制,免费给中国下一代人看。

对我们来说,民主和专制的评判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我们这一代是谁给我们灌输民主好?是中共。中共说,我们用民主把蒋介石赶走了。结果我同学跟我说,蒋介石是当选!我一查,确实1948年蒋介石以百分之九十多的票当选中华民国总统;人家是民主当选,你中共不是,你中共根本连这个都没有。

最后我发现,中共跟我讲的民主和专制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民主和专制在我们这一代人来看,只是统治手段,采用民主也好、专制也好、混着用也好,都没问题,它只是统治的方式跟手段。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呢?真正重要的可能是共和或者是过去皇帝统治所用的〝道〞,比如秦以水德,这就是它的道;孙中山先生讲的三民主义,就是他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他要带给中国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就是他的道。我们觉得这对我们来说会更有用。

我们再去反思那起事件,对我们来说它杀人就是罪行,就是一场中华民族的悲剧。我们看了更多的历史之后再去反思那段历史,我们有什么样的感想,为什么会造成我们的冷漠?我们现在再去说历史也是属于马后炮;中国的六四为什么失败,而东欧为什么成功了?因为东欧是把民主当成手段,直接冲着共产党把它给弄下去为目的,比如说,很多人听了中共的,就说戈尔巴乔夫多么好!

其实翻开那段历史,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叶利钦,他一看苏联共产党不肯改名、不肯放弃共产专政:那我就退党,我就成立俄罗斯共和国,粉碎共产党,政变。我觉得那一段历史对我们来说就是认清中共这个坏人,用民主的手段把它打倒、用专制手段把它弄下去,中国就肯定变好。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共产党还在上面,所以我们非常冷漠。因为是共产党的政治,我又不是〝赵家人〞,与我有什么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有的人很清楚,土改的时候他已经看清楚共产党是个什么坏东西啊,所以他不会再去热衷政治;文革的时候看明白了,文革之后他也不会热衷政治;六四之后很多父母其实看明白了,共产党就是这样、就是不肯放弃权力、就是镇压百姓。

我们这一次失败了,我们会隐忍到下一步,隐忍当中有一部分人为了生活就成为了共产党;有一部分人为了自由就出了国,这就是个人的选择。看看网上最悲观的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是什么:中国已经这样,我们跟共产党承认我们输了,我们早早洗牌重来,再玩下一把。中国人其实对共产党的政治已经彻底悲观、失望到这个地步,六四对我们来说我们只是失败了而已,失败了一次而已,我们这一次失败的教训是:我们不能跟共产党要民主,共产党绝对不会给我们。我觉得这就是我得出的结论。坏人找出来了,把坏人拿下去才是下一步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两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的电话。一位是纽约的王小姐,王小姐您好。请讲。

纽约王小姐:我想说,会不会是中共当年镇压以后得不到什么惩罚,而且好像都没它办法,也没地方告它,也没有好像治小国那样打它,所以就变成我们的同胞被白白牺牲了!

主持人:谢谢王小姐,等一下我们请嘉宾回应。另外一位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谢谢,大家好。纪念六四是为了要结束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暴政,也就是中共这个反人性、反人类、反宇宙、反神的红色共产暴政。为什么它是最大的暴政呢?因为它的危害远远超过原来的前苏联,一是表现在它是国家恐怖主义,无比的暴虐,无比的奸诈狡猾。

由于西方整个绥靖主义化,本来在六四屠杀以后如果制裁的话,那现在中共可能已经垮台了,但是现在变成了是全球的世界红色共党恶魔。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因为我们观众比较多,只能简短发言。下一位是洛杉矶的张女士,张女士您好。

洛杉矶张女士:您好,主持人好。我就是想讲一下我是从北京来,我亲历了六四,在六四的过程当中我看到了民众的呼声,大家实际上是对中国的希望和对政府的希望才走上街,才真的去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这时候,中国政府采用了很狂妄、自大的方式,它确实是镇压下去了,但是事实上中共的屠杀是在六四开枪之后,它在开枪之后实际上抓的人更多。

我的表弟当时是21岁的大学生,他参加了六四,他实际上也没参加什么活动,只是上了天安门,回来之后,两车军人来抓走他,当时把一个孩子给押到车上,一车人全部拿着枪顶着他,抓进去3个月,回来的时候,眼睛大大的、人就跟骷髅似的。出来之后他给我们描述里面的情景,在里面绝对是非人待遇,那么多的人挤到一起,他说,根本连躺的地方、坐的地方都没有,吃喝住都在一起,在那里面7天7夜不让睡觉,谁要一打盹,在太阳底下晒,当时已经是7月份;谁要是一低头、一犯困,就拿电棍电,他说最后电得人发出的声音都不是人声了。

他的一位同学最后承认,说天安门的车、坦克车他烧了50辆。这是后来中央电视台都报导了的。实际上这个孩子是为了求死;坦克车是军队导弹打都打不透的,怎么可能一些民众就能把坦克车点着了?要不是军人自己点的或者军人不是自己出来,坦克车根本就点不着的。

主持人:谢谢张女士,因为我们时间有限,非常感谢您跟我们分享这些当年的细节。破空,请您回应一下观众。另外,六四的真相是不是有很多我们还不知道?六四之后,民众对于中共是不是开始有清醒的认识了?

陈破空:刚才这些观众都讲得很好,有一位观众说,好像人民是白白牺牲了;中共当局得不到惩罚,不像有的小国的独裁者。的确看似很难。我多次引用过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一句话,泰戈尔也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说,人类历史就是艰难的等待着被污辱者的胜利,是漫长的,是不容易的。这确实,但是这有赖于所有人的觉醒。

中国有13亿人,如果13亿人都在觉醒的话,我想伸张正义、惩办凶手的这一天就会早日到来。所以觉醒是最重要的,知难而行易,认识问题最困难,行动起来很容易,只要大家一条心,觉醒了,一条心,很多事情可以办成。所以我觉得当大家感到忧虑的时候应该去传播真相,告诉大家当年的事情,让更多人得到觉醒。中共要做的就是封锁真相、封锁历史,它知道一旦人们了解真相之后就换成力量。

刚才有一位张女士讲了北京天安门事件的一些内幕。内幕确实是很多,包括当年的军人也回忆很多的内幕,军人回忆到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直升机给他们空降枪枝;他们本来没有枪枝,中共的直升机来空降枪枝。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还有,他们在行进过程之中,有人故意把子弹打到他们地面上,并不是射击他们;是其它部队为了挑起他们射击民众,故意向他们发子弹、打自己的部队,打到地面上,他们本能要还击,结果还击就射到了人群或射到高楼上。

当时的军人也好、民众也好、体制内、体制外对六四都可以作很多的回忆,我想六四真相要写出来是厚厚的一本书;人数就是一个很大的学问,中共说只有三百多人。实际上六四历史不只是中国有记载,中国民间也有记载,而且世界各国记者都有记载。

我在六四25周年的时候见了日本的一位摄影师,他专门去摄了很多像,把珍贵的摄影集送给我,很多影像都是近距离拍摄,都没有展示过的,比如在机枪口的摄像,开火的机枪口附近。

英国政府在去年底或今年初解密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共屠杀的民众有一万人之多,一万多北京市民和学生被杀死。这些真相都有待揭发,中共正是怕这些真相被曝光,所以百般遮掩,但是纸包不住火,还是那句话:墨写的谎言遮不住血写的事实。我想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人们去追求真相、告诉真相,只要讲真相这就够了,只要告诉大家、传播出去,中共的基石就会动摇,因为它这个基石是谎言构成的,谎言只有它的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其中笔杆子就是谎言,中共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之上,戳穿它的谎言就把中共拆掉了一半。

主持人:另外我还想请问,刚才这位女士说的内幕非常让人震惊,她说很多屠杀是六四之后才开始的;还说到当初上街是因为学生和市民对中共还有幻想和希望。六四之后,是不是反而让更多人看清了中共的真实情况?

陈破空:的确,六四让人觉醒,当时我说六四一声枪响,让我觉得生活失去了全部的意义。那是当时我一瞬间的感觉。实际上很多人觉醒,我当时作为一个大学教师、一个青年教师,作为民主运动的一个领导者,当时我都不相信中共敢悍然开枪,我觉得中共如果悍然开枪就是冒天下之大不讳,人民一定可以推翻它。当然我们一方面是低估了中共的残暴性,另一方面也高估了全国民众的觉悟和英勇,当然北京的市民和学生是相当英勇,他们作了一天一夜的殊死抵抗,我们看到北京街头、主要街道已经都翻烂了,民众没有武器只好把地上的地砖给翻起来反抗。

整个屠杀和镇压之后北京城是一片废墟,首先地面就是一片瓦砾,是民众用手抠起来的石头和军队搏斗。民众是很英勇的,只不过是中共动用了1/3的正规军,有说是30多万,至少也是20多万,而且是王牌军队,说是精锐的快速部队来镇压民众,这些部队本来是国防用的,居然把枪口对准人民,所谓人民的军队对人民开枪,中国自己的军队对中国人民开枪,这在历史上是发指的。

中共军队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对外作战过,但是对内这么作战,对外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哪怕中越战争,1979年2月中共动用军队是20万,但是镇压天安门的民主运动,镇压北京民众居然动用20多万甚至30多万正规军,而且是最精锐的部队。去越南打仗的20万,也就是当时云南和广西一带的军队或轮番充斥,甚至很多是新兵蛋子。

50多年来,可以说中共打的最大的战役就是针对它的人民打的战役,当然它以前打的内战也是,但是我们说它建政之后、在和平年代,它最大的战争是对中国人民自己,这种滔天罪行永远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主持人:赵培,我们确实看到中共在29年中一直在尽力封杀历史,它希望人们遗忘,包括我们看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使馆微博上发布的中文声明,结果居然也被删了。在您看来,从年轻人的角度来讲,他们需不需要了解这段历史真相,了解真相到底和他们个人有什么样的关系?

赵培:需要了解真相。为什么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呢?这是讯息时代,只有知道更多,才能作出正确的决定。我们这一代流行的游戏可能跟上一代不一样,去年中国大陆最火的游戏大概是〝狼人杀〞,对我们来说,〝狼人杀〞就跟现在的世界局势一样,我们都是闭眼玩家,那么我们得要知道谁是隐藏在我们当中的狼,谁把今天搞成这个样子?我们就需要更多的讯息。其实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就跟这套游戏的思维逻辑都是一样的,这里面有神职人员、有预言家,能告诉我们谁是狼,我们当中有狼,我们把狼都推出去我们就赢了,这是我们年轻人的思维。

那么非常简单,这里面谁是狼?共产党是狼。怎么确定它是狼?它杀人它是狼,六四它杀人它是狼、土改杀人它是狼、文革杀人它是狼、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它是狼,它不是我们一伙的,也不是神职人员;还有一样是什么呢?往后迫害法轮功、杀害法轮功学员它还是狼。这么多证据证明它是狼。

我们中国人要赢这场游戏非常简单,把中共推出去,这就是我们要赢,我们要赢就不能坐着赢,我们必须投票,现在可能中国人唯一投票的途径就是上大纪元网站去退党,这是我们唯一投票的途径,把中共投出去,我们不要这批狼。这是我们行动,在行动之前我们要了解足够的讯息,六四它杀人,这就是一个罪证,是要我们了解的讯息,所以希望大家能了解讯息、作出正确判断,不要站到狼队里面玩,那个时候你肯定是输,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你站到狼队里面你肯定是输。

主持人:破空,我们看到,六四29周年纪念在全球各地都有,美国方面也有不少的声明,一是国务卿蓬佩奥发的声明,另外两位资深的议员,他们也就六四发表声明,蓬佩奥还在微博上用中文公布,当然很快被删除掉了。您怎么看美国政府这样的态度?

陈破空:我觉得川普政府上任以来,我很欣慰地看到他们说得少、做的多,从说法上他不太想打人权牌,不太想跟中共去谈人权,不是每次谈论都停在那里,但是他们实实在在做一些事情,比如说,今年第一次在美国大使馆的微博上,用中文发布美国的中国人权报告,这引起了中国的轰动,很多的网民点赞,很多的网民去评论,这是第一次用中文来发布。

主持人:我插一句,在此之前他还发了一个中文的声明,〝奥威尔式胡言乱语〞。

陈破空:对,〝奥威尔式胡言乱语〞是他回应中共强行要求航空公司改名去打压台湾,美国大使馆毫不客气引用美国国务院的话〝奥威尔式胡言乱语〞。结果让中国人民推荐了两本书,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和《动物农场》,结果今天中国的情景完全就是这两本书写的情景,一模一样,中国人民又得到觉悟和启发,大家都很好奇什么是〝奥威尔式的胡言乱语〞。

再有一个,现在两名共和党议员鲁比奥和史密斯发布声明,当然有很多语言,但是一句话就足够了,他一句话说的是,因为这个事件是如此重要,而且中共政权如此恐惧这个事件、如此恐惧人们提到这个事件,足见它的心虚,所以我们要对此发声。另外,鲁比奥还提到,又再一次重申〝绝不能让美国的技术提供给中共去监控或者对付自己的中国人民〞。他始终把中共跟人民分开。

再一个,蓬佩奥的声明发表出来,而且他说普世价值民主、自由是所有人都应该得到的,而且他说了一点,美国大使馆也是用中文发布,但是中共这一次在微博上删除了,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一个叫华春莹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美国的声明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美国没有资格对中国政府指手画脚要它做什么。

我听了这句话之后,首先不仅是荒谬,而且我觉得悲哀。悲哀什么呢?我们设想一个家庭,邻居对一个作恶多端的父亲说,不要打你的子女吧,让他们去上学吧,给他们饭吃吧!这个要邻居来指出,然后这个恶狠狠、恶毒的父亲却说,你不要干涉我的内政,你不要管我的閒事,你没有资格来指责我;而这个家庭居然是中国。

我本来在1989年的时候想,中国是东方的大国,美国是西方的大国,中国民主化,我当时对民主化非常有信心,我对身边的人说,中国民主化之后就像美国那样去做,在全世界推广民主,那些小国有独裁者,我们有这么多的人,我们可以有这么多的军队,可以到那里去推翻独裁,去告诉他们要建立民主,比如朝鲜、缅甸这些国家。

我想像的是中国去教训朝鲜,比如教训金家父子:你要善待自己的人民,给他们饭吃,给他们自由,给他们说话的权利,给他们选票。应该是一个大国、我们中国应该做的事情,今天这么一个大国,世界头号人口的大国、第二大经济体,居然要别人来劝导这个统治者:你要善待自己的人民,而我们的统治者是恶狠狠地对别人吼叫。

在所有外国各国政要包括香港、台湾发表的声明中,今年我最推崇的是台湾总统、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在脸书上所写的六四感言,非常精采,她说,你们翻墙来到我的脸书,你们可以看见,(她用简体字发布),在这里就有批评的声音也有打气的声音。打气是表扬的意思、赞扬的意思。

翻墙去看蔡英文脸书的有支持民主的,也有中共的小粉红、五毛党、水军去反对的。她说,我们这里有言论自由;她说,我们这里不用翻墙,也没有敏感词,也不搞网路审查;她说,欢迎你们来,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最后她说,希望有一天你们不用翻墙就能看到我的脸书、就能进入我的脸书;她还说了一句,她说两岸要民主、自由在普世价值之上(意思说找到共同语言),两岸可以合作。

中共不是谈统一吗?首先在价值上统一吧!首先在话语上统一,在人类、在民心、民意的基础上让选票来统一,让人民的选票来统一。你谈什么统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强行用枪炮、子弹来谈统一!中国人民都不接受你的统治,台湾人民要接受吗?这非常荒唐!蔡英文说〝这已经是台湾的生活方式,希望有一天中国也是〞,我觉得这话说得非常亲切,按中国网民说的话:〝非常接地气。〞

主持人:赵培,再请您谈一谈,我们刚才也说六四确实让很多人觉醒,认识到共产党残暴的本质,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六四之后中共一直试图用经济和物质来取代人们心中的信仰追求,很多人因此慢慢开始对政治麻木、冷感甚至只着重挣钱,您怎么看这两种似乎矛盾的影响,您觉得六四对于中国社会到底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赵培:按照正常人类社会,包括西方社会也一样,我们对政治本身不是很感兴趣,这个国家谁当权都是乐意;这是政治的衡量来说,普通老百姓真的只是关心自己的生活。西方政客为了当选,他的政纲你拿过来看:我要给你提供什么什么福利、家里有上学的儿童什么费可以免纳、每家可以发多少钱。他得关心老百姓的生活他才能当选,这是西方的政治。

按照中共的政治,中共的政治谁当权中国老百姓可以不关心,你只要关心当权者能带给你什么;怎么当权不要紧,你的权力一定要合法化、要获得老百姓的支持。在西方是用选票、用民主的形式实行的,当然中国过去古代的皇帝是军权神授,要合道;不行的话,老百姓起来推翻你,这是死的衡量标准。

那么,说我们不关心政治是为什么呢?中国人不关心政治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关心不了,我们不是〝赵家人〞!现在网友都把中共的逻辑分析透了,比如中共讲〝国家强大就没人敢欺负我〞,是,国家强大现在是没人敢救我们了,共产党想杀我们都没人敢救我们;以前你弱的时候还有人敢救我们。

中共跟蔡英文说,只要两岸统一什么都可以谈;蔡英文问:〝你可以谈民主吗?〞它说:〝不可以谈。〞〝你可以谈人权吗?〞〝不可以谈!〞〝你可以谈宪法吗?〞〝那更不能谈!〞这不是说瞎话骗大家吗?你骗了台湾人又想骗大陆人,中共其实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我们讲民主或专制都是正常的人类社会制度,共产党搞的是共产专政,是一批人镇压另一批人;它在国际上没这个权力它怎么办呢?腐蚀全球。从江泽民开始的腐败治国,一切向钱看,你外国人不是说过嘛!我给钱,你能不能以最惠国待遇做生意?其实已经是腐败全球的行为。

主持人:破空再补充一下?

陈破空:我最近一直提到一件事,天安门母亲一个接一个的离世,有一位母亲徐珏,是地质学家,二个月以前离世,她得到绝症的时候,她曾经对守在门口的警察说了一句话,她说,你们死死盯着我干什么?你们杀害了我的孩子,倒像我杀害了你们的孩子一样,你们这样死死的盯着我干什么?

主持人:她说:〝我是你的敌人吗?难道。〞

陈破空:她这一句悲愤的诘问可以说很经典,意思说,中共在六四屠杀的人,在六四为了遮盖真相继续犯罪,它已经犯了罪、继续犯罪,中共犯罪是太多了,在一重罪行上掩盖另一重罪,积累了累累的血债!我真是要对中共大呼一声:够了吧,你停止吧!就算是封锁10年,你封锁不了100年;你封锁30年,封锁不了300年,历史终有一天会审判这一点,而今天封锁真相的中共当权者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所以我对它大喝一声:够了!应该放下屠刀的时候了,对中共来说。

主持人:有观众发来短信,我们很快读一下,一位观众说:〝共产党的愚民政策广泛而深入,必须把党和国家分开。〞

还有一位观众的短信:〝中共内部的人自己透露,六四烧车是它们自己制造假象,开枪之后地毯式的屠杀,连路边住宅楼里的人都被打死不少。中共内部的人承认,中共比日本侵占中国时更猖狂地杀中国人。〞

还有一位观众的短信发言:〝中共对外出卖国土、对内暴力镇压,这已成中共的建政史。邓小平的六四屠城在国人心中是无法抹灭的,今天中共可以用周永康式维稳,封锁国人的言行,但它封锁不了自由世界,中共及其代理人一定会有被人民公审的一天。〞

非常感谢观众们的精采点评。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两位嘉宾的精采发言,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六四   29周年   封杀历史   蓬佩奥   热点互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6-05 12:21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