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千世界 > 文化潮 > 正文

诬谤人招恶报

林灵
2018-06-08 05:06 PM
点此看大图片
这杨甲记恨在心,就乘机造谣说:〝刘泰宇把已故老朋友的孩子,搂在自己衣被里,分明是把那孩子当娈童。〞谣言飞传出去,使刘泰宇有口难辩,心里又气又恨。(pixabay.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8日讯】老儒生刘泰宇,名定光,以教书讲学为生计。有一位浙江的医生,带着他年幼的儿子,流落到刘泰宇居住的村庄。这位医生与刘泰宇一见如故,两人相处得很要好,便毗邻而居,情同骨肉。那医生的儿子聪敏清秀,很惹人喜爱,医生就让儿子拜刘泰宇为师,每日教习学业。


这位医生没有别的亲属,临死前,把儿子托付给挚友刘泰宇。刘泰宇待那医生的儿子,犹如自己的儿子,衣食住行,关怀备至。时至数九寒冬,夜间他便和那幼儿睡在一个被窝里,以自身为孩子取暖。

这村里有个叫杨甲的人,平常蛮横无礼,刘泰宇很讨厌他。这杨甲记恨在心,就乘机造谣说:〝刘泰宇把已故老朋友的孩子,搂在自己衣被里,分明是把那孩子当娈童。〞谣言飞传出去,使刘泰宇有口难辩,心里又气又恨。

后来,他询问这孩子的家世,得知这孩子还有个叔叔,在某一运粮船上,为押船的旗丁,掌管文书及帐目。于是,刘泰宇带领着这孩子,来到沧州河边,借了一间小屋住下来。每见河面上有浙江运粮船经过,他都一一呼叫,询问有没有某先生在船上。这么打听了好几天,终于找到孩子的叔叔,就把这可怜的孤儿,交给他的亲人。孩子的叔叔流着眼泪说:〝我在前几天的夜里,就梦见兄长对我说:‘侄儿不久就要回到你身边。’所以我每天都独自坐在舵楼上张望。兄长还说:‘至于那个杨甲的事,我已在阎王爷面前,把他告发了。’这我就不知兄长所说的是什么事了。〞

刘泰宇虽然心中明了,但也不便直言。把孩子交给他的叔叔后,便郁郁不乐地回到家中。

这位刘泰宇,是位诚实拘谨的老儒,他平常爱惜声誉,想到自己如今遭受这不白之冤,竟无以自明。因此忧郁成病,含恨死去。他死后,每于灯前月下,杨甲经常看见他怒目而视。而那杨甲原是个粗野强悍的无赖汉,就连鬼魂现身,他也表现得毫不在乎。但没过几年,这杨甲也死了。

杨甲死后,他的妻子改嫁,留下一个幼年的儿子,倒也聪明清秀。后来这孩子被村里世宦之家的浪荡子弟所引诱,做了受人玩弄的娈童。浪荡子每天带着他,公然招摇过市。见到此情此景的人,无不为之叹息。

关于刘泰宇的籍贯,有人说他是肃宁人,有人说他是任丘人,还有人说他是高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人,使人难以断定,但大概不出河间府以西这几县。从他的生平为人来说,也应该是位死后有资格祭祀于乡间社庙里的人吧!

这事发生在康熙年间。我的三堂伯灿宸公,平时喜欢谈论因果,他曾把这个故事,讲给晚辈们听,让大家引以为戒。久而久之,我早己忘了这事。嘉庆戊午(1798)年五月十二日,我住在密云行帐,夜半醒来,忽然记忆犹新,又想起这个故事。感伤刘泰宇的姓名,逐渐被人们所淡忘。到了滦阳后,我便立即把这个故事的大概,记录了下来。

(据《阅微草堂笔记》)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标签
   诬谤   恶报   因果   报应   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6-08 05:06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