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联邦大法官退休 何以触动美国各界?

2018-07-04 04:16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03日讯】【热点互动】(1781)联邦大法官退休 何以触动美国各界?


7月31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将要退休,外界估计川普(特朗普)将再次提名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来接任这个空缺。美国中期选举还有4个月就要开始,此时大法官出现变动已经触动了美国国会,参院两党领袖已经就大法官的接班人选投票表决事宜表明了立场。为什么大法官的退休会对美国国会的触动如此之大?大法官的任命将对川普施政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7月31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将要退休,那么外界估计川普将会提名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可能要接替这个空缺。而还有4个月美国的中期选举就要开始,此时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员变动已经深深的触动了美国的社会,我们看到,美国的参议院两党领袖已经纷纷就大法官的人员表决情况已经做了表态。

为什么大法官的退休会对美国的触动如此之大?大法官的任命情况将对川普的施政有什么样的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另外一位是杰森博士,两位好。

横河: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资料短片。

这是川普总统任内有机会第二次任命大法官。他周三在北达科他州为凯文.克莱默竞选参议员助选的集会上表示,肯尼迪选择退休,表明他对总统有极大的信任。

美国总统川普:〝很荣幸肯尼迪法官选择在我任内退休。他对我有信心,相信我能够做出正确决策、延续他的成就。〞

肯尼迪属于中间偏右的温和保守派,在最高法院裁决中往往成为摇摆票,他曾支持堕胎和同性婚姻。不过在最近关于旅行禁令的投票中,与4位保守派大法官站在一起,认定川普总统有权禁止外国公民入境。

南卡法律教授Sam Erman:〝肯尼迪大法官是保守派,但在一些重大议题上,有时和自由派站在一起,或采取中间立场。他退休后,总统会指定一位坚定的保守派大法官。〞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终身制,川普任命的第一位大法官戈萨奇是50岁。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要选择一位能够坐镇40年、45年的大法官。需要有智慧的人。〞

目前,美国媒体已把可能人选从25名筛减至5到7名,其中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凯文诺(53岁 Brett Kavanaugh)排名最靠前。其他几位还有:第三巡回法院法官 托马斯.M.哈迪曼52岁Thomas Hardiman、第七上诉巡回法院法官艾美.柯尼.巴雷特46岁 Amy Coney Barrett等人。

目前共和党掌握国会,在参议院是51个席位,占些微多数。川普表示现在需要掌握更多参院席位。

美国总统川普:〝肯尼迪大法官退休,我们掌握参院多数就变得非常关键。〞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给我们拨打电话,或者是给我们发送短信来参与讨论。我们今天的话题是美国的联邦法院最高法院大法官退休引起的一些话题已经深深的触动了美国的各界。那么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横河先生,一位是杰森博士。

好,我们节目开始先来请横河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就是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他的这个退休情况为什么会触动美国的这样一个社会?尤其参议院的两党已经对这个事都做了表态,我不知道对他们这两党有什么样的一种重要性?向我们介绍一下。

横河:实际上是牵扯到一个理念问题,美国这个最高法院它不是以具体判案出名的,它最著名的是解释宪法。就这个重大案子跟宪法有关的,因为每年送上去的案子非常多嘛,但它具体选什么案子的话,其实是跟这个解释宪法有有关系的,所以它会影响到同一类案子在全国范围内的走向。这点就是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那么现在目前为什么对于肯尼迪法官要退休大家这么关注呢?是因为最高法院目前的形势,就刚才讲的,它是4:4,就是完全在自由派的是4票,完全在保守派的是4票,那么中间票就是肯尼迪大法官。所以他在很多问题上他是偏保守的,但是在有一些非常关键性的议题上他又是投了自由派的票。

那么这时他提出了退休就很重要。为什么呢?因为联邦大法官,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终身制,终身制的话只要他自己不提出来退休,谁也拿他没办法。所以他主动提出来退休,确实是我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就是真的是让川普总统有机会任命一个法官,或者换句话说,他很相信这个制度。如果说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很相信这个制度。

但是对于两党来说的话,这一点就很重要,因为一任命就是终身制,所以他可能任命了什么人就牵涉到的不仅仅是,像总统,总统过4年,不高兴,大家把他选下来,这个没办法选下来的,所以就影响到未来这一段时间最高法院的判案引起这个社会的走向,是走向自由还是走向保守,这个很重要。

杰森:对,其实美国三权分立,在司法级别的顶级就是美国最大法官。大家知道,经常看国会和总统之间是怎么制约的,国会出个法案,总统觉得不好就不让你批,不批准。或者说总统做一个事情,国会不高兴,就立个法案限制总统。这个大家经常看到博弈。

其实真正皇上皇其实就是这9大法官,他可以针对总统的事情,他可以以总统行为违宪,停止总统的行为。各级法官都有这样的权力,当然最终决定还是最高法院。我们举个例子,川普他作为总统他下了一个总统令,说我们暂时禁止这几个国家,有可能因为他有恐怖分子来,所以说我们禁止这几个国家到美国来旅游。

那么这个禁令出来以后,一个地区的法官就可以说你这个违宪。但是他说这个违宪的话,川普政府就会上诉,层层上诉最后要到最高法院。那么最高法院最后的判决是总统有这个权力,不违宪。那么换句话说,你可以看到法院对于总统,不管是哪一级法院其实都有一个制约性。那么同时他还可以管国会,如果国会出一个法律,他如果判这个法律违宪,你这个法律出不了门,根本就不可能实施。所以说整个9大法官他可以最终决定立法、决定执法,方方面面他可以决定。

而这9个人,刚才横河也说了,终身制。英文有句话说不向任何人屈服,9个人互相之间是独立的,而他们又是没有任何人能控制他,有绝对的权威性。这种过程中你可以看到他其实就是一种持续衡定的表现一个把他个人的价值观可以影射到整个社会的一个机制。

他跟总统不一样,总统刚才谈到了,4年,最多你能当8年,再好的总统也只能当8年。国会也是,2、3年,3、4年就可以选了。但是你这个是终身制,他的个人的这种价值观就直接通过他对案件的审判就影射到全社会。所以说美国特别关心的案,不管是同性恋婚姻的问题,还是堕胎的问题,还有其它的一系列的枪枝控制的问题,这些长期的问题最终决定其实都是由最高法院那些案例定的,你比如说同性恋的婚姻就是最高法院的某一个案子,最后确定下来这个。美国是案例法。

而这个肯尼迪他特殊性就是他是里根选的,里根是一个保守派的总统,他选的这个按理来说是一个保守派的人士。事实上是,80%的时候他是和保守派站在一起的。但是在一个关键问题上,比如说同性恋婚姻、比如说堕胎问题,他又站在了所谓自由派这样的一个角度里头。

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的话,4对4的时候他就是决定票,有人说他事实上是美国最有权力的人,因为9大法官的权力无限,而他又是9大法官里头把那个最终决定整个天秤往那移的那个人。就是说肯尼迪这个人,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成了全美国最有权力的人,这时候他离开;川普上任明确表示,要一个让人信得过的大法官,不像肯尼迪这样摇摆的保守派,他要一位坚定的保守派人。很多自由派的人士就觉得天要塌了,因为从此以后,天平再也不会出现4:4,然后中间有不可确定的摆放。

主持人:就会有摇摆。

杰森:这时候就是5:4,5个保守派、4个自由派,他们就觉得,好像从此以后历史上所谓〝自由派〞赢得的很多法案很可能都逐渐会丧失,这就是为什么保守派媒体和政客绝望地要面对现实。

主持人:横河先生,既然大法官有这么大的权力,刚才杰森也说,肯尼迪是美国最有权力的人。像这样一位大法官的任命程序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横河:因为是终身职,所以必须要有空缺;现职大法官去世或者辞职、或者因病实在不能工作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有空缺出现。这时候谁当总统他就有权力任命一位大法官;总统先选出人选,下面的程序是参议院进行表决,要认可总统选的人,如果参议院否决,总统得另外再找一位。这种制约起什么作用呢?总统当然希望找跟自己观点完全接近的人。

主持人:立场一致的。

横河:但是这就比较困难,如果在参议院他没有多数票的话,那就必须作出一些妥协,任命一个不那么和自己完全一样的,所以摇摆票有的时候怎么会出现的?我想可能跟这个有关系,当时是没有办法通过,只好折衷选一个比较保守的,这时候他在某些问题上或许跟总统是反的了。

大法官是要经过这样的程序,任命的程序是这样的。很重要的是,一位总统在任的时候如果有机会任命二到三个大法官,对于未来的走向,实际上比他自己总统任期还要重要。

杰森:对。当时希拉里和川普(特朗普)在竞争总统的时候,明显有一个大法官空缺,当时很多人就说:你还不了解川普;你不了解川普不重要,川普是我们共和党的,保守派的人,他在任期内填补上最高法院的空缺,他只干这一件事我们都值了!

你就可以看到,整个最高法院的一个空缺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主持人:就是两党争得很厉害?!

杰森:争得非常厉害!刚才谈了有9位大法官。事实上一般的总统不管是前面的小布什还是奥巴马,任期都是8年,8年里头他们也都只有机会选出两个,提名2位最高法官,而川普才刚上任两年还不到,就已经两个机会。所以某种意义上讲,川普是有非常大的机会可以影响未来美国最高法院的走向;最高法院现在有两位一位85、一位80了,这2位川普也跃跃欲试准备再填补。

如果真的川普的任期内能决定4至5位最高法院的法官,那整个最高法院就是川普思想的展现。

主持人:天平恐怕就完全出现倾斜!我们先来接听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谢谢。大家好!其实我对川普总统就是恨铁不成钢啦,受绥靖主义影响,他把中兴那个魔爪放开,我不能欣赏;但是我欣赏保守观点,这一点很好。〝保守〞对我们中国大陆来的人总是想:守旧、冥顽不化甚至是落后,是有反动思想。但是我们讲〝保守〞,你查查英语字典,它里面讲的就是〝传统的价值〞,传统价值什么最重要呢?家庭和婚姻;和现在整个西方、全世界的红色共产主义思想丝毫不同。不是有《蚕食美国》那本书吗?就说明他们怎么铲没传统思想的,所以我希望川普能选择一个有保守派观点的大法官。谢谢!

主持人:好的。

杰森:对,我也很同意张先生这么说。我一直非常不喜欢把英语的conservative翻译成〝保守〞,刚才张先生也谈到,因为中共把〝保守〞这个词里头加进了很多负面的因素,比如跟落后、思想守旧等混合到一块了,其实在我的感觉上,conservative更强的概念是〝传统〞。

一方面,自由派更相信人每天都会变,只要觉得适合现在人们的生活方式、让现在的人高兴,就可以按那样的方式走;而保守(conservative)、传统的人就认为,神给人安排的生活方式比如婚姻、家庭,这就是应该遵从的。比如在司法上对于《宪法》的解释,传统的法官通常他要按《宪法》的原文去解释,而自由派的他可以任意解释,他可以根据他现职的需要去任意解释。

主持人:他所掌握的就比较灵活一些,好像。

横河:对。同性婚姻案子判决的时候,双方争议的其实并不是同性婚姻和应该不应该合法的问题,而是程序不对。为什么呢?因为保守派认为这是立法的问题。就是说,《宪法》里面没有的内容,要由国会立法,如果最高法院作了判决,实际上是违背标准程序,变成是最高法院立法了;原来是没有的,就立出了一个新法来。这里面争议最大的就是这一点。

保守派在陈述里面并没有否定同性婚姻的原则问题,按照《宪法》这项权力应该是由州来决定的,最高法院不能立新法。这个争议。所以最高法院的权限现在争论很大的是,它有没有越权,有没有越过《宪法》给它的权力?!

杰森:我同意张先生的说法。我更倾向于大家以后把conservative翻译成〝传统〞派;一方叫自由派、一方叫传统派。传统派的概念是更加想遵从历史传统人们的生活方式;自由派更希望按现在人高兴的方式生活。我的感觉是这两个区别。

主持人:横河先生,对于肯尼迪的退休有这样一种说法,现在在中期选举前期,还有4个月的时间,肯尼迪在这个阶段退休,是他本身有一种想法,要让川普选出一个保守派的人士来接替他的空缺。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横河:我很难去想像他的想法,但这个事情确实是有一点奇怪,比如说,他是突然宣布的,在这之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迹象,从他的前几个判案来看,并没有显示出来。有人说,他前几个案子在陈述当中,已经显示出来他是告别了,就是要走了!倒是有这个可能性,他个人可能有这个想法,但是能够选择在这个时机、中期选举前4个月提出来退休,而且是退休,很少看到最高法院大法官退休,都是一直干到底的,不能不说他确实对现在的……

主持人:总统?

横河:不仅是总统;对整个政治运作他是信任的。他是信任这个政治运作的,不仅仅是信任这个总统,也信任美国人民的选择,也信任这个制度能够在没有他的时候正常运行下去。这个信任我觉得非常重要。

杰森:确实非常明显,大家都不是傻瓜,因为中期选举是10月份。目前来看,共和党拥有参议院的多数票,此时此刻给川普机会选一位大法官,川普会保证这位法官是传统派的,而国会又是共和党,共和党是倾向传统派的,有可能会认可他的选择,顺理成章可以成功。

如果这一次中期选举万一缺那么一两票,民主党当选了,那么川普将来就是提名一个传统派的大法官,也可能不被参议院批准,再晚三个月、二个月可能就过去了。此时此刻肯尼迪突然宣布这样的事,在我看来,他是深思熟虑,他感觉美国社会很可能必须得要往传统走,这是他的解读,如果他错过这几个月,下面如果民主党为多数的参议院执政,紧接着,两年以后川普能不能当选都是问号;再往后,可能未来的6年、7年都不可能有共和党传统派当选的时候,他已经八十多岁了,他万一撑不到呢?他的担心使他觉得,此时此刻为了把美国最高法院交给有传统的理念,他必须在这几个月作出这样的决定。

所以在我看来,他在最后作的这个选择非常能体现出里根当年没有选错人,虽然他在几个决定中,倾向走向了自由派的方式,但是在这个决定中,他再次给传统派机会,让传统派的理念在最高法院立下根,占多数。

主持人: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因为还有4个月,刚才杰森也提到,如果要在这个时候,这4个月期间,如果民主党这边要是把这个事拖延,一直拖到中期选举之后再决定大法官人选,那将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横河:我觉得现在双方大概在争夺的就是这一部分。按理说,要拖到中期选举是没有很多理由的;他们想说的理由是,当初奥巴马最后几个月的时候,最高法院大法官已经出缺,当时大家坚持要让新总统来任命大法官。他们可能会用这个战术拖延,但是因为时间还很长,4个月,4个月的时间,我想这一段时间应该是在政治上会争论最激烈。从川普总统的角度来看,他是越快越好,所以他现在马上就已经开始,现在已经最后减到5个候选人,其中有2位女的,而且马上要宣布,所以他是越快越好。我想民主党可能就会设法把时间拖延,拖到中期选举以后,寄希望于中期选举会在参议院取得多数票。争议的焦点大概是在这个地方。

杰森:川普自己明确说了,他在推特上说,下个星期一,7月9日,他就会把提名给出来。川普的行动非常快。这个过程跟当时奥巴马想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不同的是当时是共和党、奥巴马的对立党派参议院是多数票,当时奥巴马提名,他们连看都不看;他们说等总统选完以后再定,因为你现在就剩几个月了,这样子不合适。此时此刻,川普是共和党,而参议院共和党占多数,共和党不可能不迅速行动。在我看来,关键是不是能选一个所有共和党都认可的候选人,如果选一个所有共和党都认可的候选人,因为他们多数票,就会认可这个事情。

主持人:还有一种分析,我看到有分析人士这样说,肯尼迪的退休,可能会引起美国政界产生政治斗争。不知道这种情况,横河先生您怎么分析?

横河:我觉得就是刚才讲的,所谓〝政治斗争〞,最终是决定,还是围绕着大法官、新任命的大法官,所有都围绕这个来的。因为本身两党的政治观点、政治路线都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争的是未来几十年;不是争现在,所以再斗的话其实也就是集中在人选和能不能拖到中期以后,就这两个争斗;不会再有其它方面的争,我觉得不会有了!

主持人:像这样的情况,影响未来几十年,一个大法官人选对于川普的执政、推行立法有什么影响吗?

杰森:当然是有好处的,立竿见影地看到,川普从上任就开始想做〝旅行禁令〞,折腾快两年了,终于最高法院给他一个点头。以前他出一个禁令,就被某一个小地方的地区的联邦法官给否决了;再出一个禁令就被否决,他几乎没办法出任何的行政令;这一次最高法院就让他的行政令可以在全国推行。因为最高法院是最终的决定,所有不管你是地区法院还是巡回法院、上诉法院,只要到最高法院一定案,你们其实只能跟随。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的政令就能畅通了,所以最高法院的法官对于川普实行他的政令是非常关键,这是无庸置疑。

其实川普本人拥有很传统、很保守的价值观,比如他反对堕胎,他本人对同性恋问题也是不支持的,还有其它的一些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希望他自己的价值观能让最高法院得以持续执行,他选择的人也是非常关键的,能把他总统的作用再持续下去。

很多时候,你看总统的作用,总统的任期只有4年或者8年,事实上他的作用最能持续展现的就是他选的大法官,如果川普真能选2至5位大法官,那么他彻底改变了美国最高法院的构成,对美国未来的整个意识形态都是决定性的。

主持人:假如这一次川普再次提名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或者像杰森说的〝传统派〞的大法官,如果真是这样,而国会又通过了,参议院通过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川普以后在推行立法、禁令等都会一帆风顺?

横河:那倒不见得。大法官一旦任命以后,他其实很少是跟人走的;他是跟他自己的价值理念走。所以说,很多情况下,在具体的案例上也很难确定他会不会跟总统一致,因为终身制;美国的大法官是终身职,能够确保大法官。基本上不是说中立好,因为中立这个事情很难说,没有人中立,严格的说,除了中间派,但是可以说他基本上不受现实政治的影响,或者受得比较少,而更多的是他自己的价值观、传统理念,跟着这个走的。

艾森豪总统曾经任命过一位大法官沃伦,被任命以后就完全反着其实也不是完全反着他的理念啦,就是他乱搞一气,谁也拿他没办法。这是一个教训。当人家问到艾森豪:你有没有后悔的事情?他说:我后悔的事情就做的是最高法院里面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保守的价值观基本上是可以确认的,像最近不是连着判了4个案子?杰森刚才讲的〝旅行禁令〞的案子,还有关于蛋糕店,我们上次讨论过这个事情。蛋糕店的裁决,裁决当中其实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当地的人权委员会在裁决的时候,没有尊重蛋糕店老板的宗教信仰,是带着敌意来看待蛋糕店老板的。这一来,马上就有第二个案子,就是另外一个花店老板的事情,那个案子现在要重审,现在指定那个州重审这个案子,也是类似的,花店的一个案子。

因为最高法院判决了,判决的时候说,既要保持、保证顾客受服务的权利,但是也要保证、也要考虑到另一方的权利,所以这个会影响到很多案子。这是第二个案子。

第三个还有一个案子,加州跟堕胎有关的。怀孕妇女如果到诊所去看诊的时候,加州法律规定,必须通知她如果堕胎的话可能会有补助。这好像就是暗示、动员你去堕胎,但他不是明着说,就用这种方式。最高法院现在认为加州这个法律可能违宪了,违反《宪法》。所以不是在一个案子上,而是在整体对社会的价值走向上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有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短讯,我们来读一下,观众朋友这么说:〝通过这个《热点互动》的直播节目,才知道大法官的道德品质太重要了。我特别欣赏《热点互动》两位嘉宾的观点,一定选出一位正统传统的大法官出来。〞

我不知道杰森是怎么样看待这样一件事?另外刚才横河先生提到有四个案例,我想到在奥巴马当政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有一些比如像同性恋、堕胎等等都是那时候通过的,那现在如果最高院是保守派、传统派,天平向那边倾斜的话,这些案例会不会被翻盘?

杰森:这个我想是自然的。川普自己也说,人家说你会不会想办法改变现在有关同性恋或者堕胎相关的法律?川普说我只要把合适的法官放在最高法院,这个改变是自动的。为啥呢?这个非常简单,它是按立法。

比如前面有一个有关堕胎的法案,在197几年通过这个法律确定了全美国堕胎合法,就一个案例就确定了全美国堕胎合法。这使得很多美国的宗教人士非常的恼火,因为他们认为堕胎就是杀小孩,他们强推希望这个事能改变。但是改变的方式,不是说新任的法官回去把那个案子再找出来,不是的。

因为每年有7千个案子上交给最高法院,让最高法院来裁定到底要不要审。而最高法院只有9个人,365天,他一年只能审100到150个案子。那么由最高法院的法官自己至少有4个人提名,来决定从这7千多个案子里头选出哪100个案子。这个选的过程其实就是在决定社会要在哪个方面要做出一个决定。

你比如说,因为堕胎,如果一旦大家认可了,发现上面5个法官都是传统的、正统的法官,那么这个时候就会有人在底下创造一个这样的案例。他把这个案例一级一级打到最高法院,那么最高法院如果是传统的,藉机想改变堕胎这样的法案,那么他就会接受这个案子。接受这个案子之后,5:4,就有可能在审的过程中,用这个案例创立一个新的有关堕胎的全国的规定。历史上很多人希望把堕胎全国合法的事情变成由各州决定这样的案例。

所以你可以感觉到只要最高法院官他有这样的概念,他一定有机会通过底层人案例的上诉,和他自己的选择相应的案例,使得他的思想在美国社会展现出来。

主持人:横河先生,还有这样一个问题,比如大法官他的任命,但是我们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那川普就直接提名,跟三权分立是不是有矛盾点的情况?

横河:三权分立实际上是一种制度,这种制度很少会受人的影响。它只能够去选择大法官,但是选择完了以后,通过了就没它的事了,它不能再去影响这些案子,个案它绝对不能干涉。这就跟中国完全不一样。中国实际上没有大法官这么一说,虽然有人挂着大法官的名字,但他不是大法官的概念,他实际上是共产党指派的官员而已,实际上更多的是个行政官员。

但在美国,这些法官绝大部分几乎是没有人在他的一生当中从事过行政工作,他隔行如隔山,完全是隔着的,他走的完全是一条法律的途径走上来的。所以在他的生涯当中,和在他的理念当中和概念当中,实际上是没有说我要听总统来干涉我的,任命完就拉倒了,所以这个不存在影响三权分立的问题,因为一旦任命以后,大法官他是一个独立的机制,就是法律系统是一个独立的机制。就像国会里面有总统的朋友、也有跟总统关系不好的人,或者是对立的人,这个个人感情一般不大会影响到这种事情。

中国人比较容易想到个人感情就会影响到三权分立,其实不会的,这三权就是三权,它的机制设置使得他必然按照这种方式来考虑问题,因为他的来源,他的权力的来源是有关系的,这个大法官的权力来源只是在总统任命的这一瞬间,过去以后他不能干涉。所以我不觉得在这里存在,至少在历史上美国没有听说过,总统要是干涉大法官判案的话,我想马上弹劾。

杰森:刚才有个最关键的概念,他的权力来自哪?这是关键。虽然是总统提名,但是大法官的权力不来自总统,来自宪法。大法官的权力是由宪法的某一个部分,就第三部章来具体规定的。他的规定使他的终身制、独立最终的裁决权等等来自于宪法,不来自于总统。国会对他是认证的过程,但是认证它也不是给他权力,只是一个监督。

从这一点来说的话,因为权力来自宪法,所以他是独立于总统和国会的。包括总统的权力来自于宪法,所以他也是独立于大法官和国会的。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来自于这个宪法,所以说他们的权力不是由某个人来的,这也就是法治、人治不同的概念。

主持人:那我还有这样一个想法,想请教横河先生。像这样的大法官他任命之后,保守派的力量、传统派的力量肯定要加强,这个对中国那边、对中共有没有什么影响?

横河:直接的影响没有,但是它制定的政策,我觉得对于中共肆无忌惮的扩张和渗透是有影响的。实际上中共最怕的是传统的价值观,它并不是真的在武力或者经济实力它可以很快时间抓上去,但是在价值观上,实际上它很难创立出一个能够和别人对抗的东西。所以当美国的价值走回传统的时候,对中共来说是遇到了最大的障碍,就是说它具体不是在某一个案子或者某一个点上体现出来。

为什么中共一直把美国看成敌人呢?就是因为价值观的冲突。如果自由派一直滑下去的话,中共就不需要打了。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中共和美国之间价值观的争论。如果大法官可以更多的走向传统的话,对于中共来说的话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杰森:美国除了经济领先世界,它的文化也是世界的标竿,毕竟它现在的科技和电影各方面是给世界立标竿的,美国这边同性恋搞得轰轰烈烈的,台湾那边也跟着折腾。很多时候可以看到美国对全球是有很大影响的。中国人虽然被中共控制,但是毕竟很多网上揭露的信息也来自美国,当美国这边都在宣扬同性恋正常的时候,中国人也觉得这很正常,所以它是影响全世界的。从这一点来说,美国的大法官如果能走回传统,也许给全世界带来一点传统的理念。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我想请教两位,大法官是终身制,如果他们要是腐败了怎么办?这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杰森: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如果这个社会人都坏了,它不管多好的制度都不行的。美国的三权分立,如果每个权都是腐败的一塌糊涂,这也不可能成立。美国之所以三权分立能运作起来,就是因为还有一些真正没有腐败因素的人。

比如这9个大法官,从他筛选的过程,其实国会的认证这个过程,不光是审他一个人,凡是跟他相关的证人,说他好、说他坏的国会都会去审的。光审都审一两个月,都在观看他的背景。他本人一旦当了大法官,他实际上已经走到顶峰了,所以对他个人来说也没有必要再去受贿,这种概念在美国听了会很奇怪的感觉。

横河:光民众也没有行贿,而且他判的是解释宪法,绝大部分是指向性的,所以也确实不存在某个利益集团要去行贿他,这种事情也不会存在。所以整个制度其实是保证了它几乎就不可能有腐败的事情发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精采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标签
   大法官退休   安东尼.肯尼迪   川普提名   大法官任命   美国国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7-04 04:16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