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新闻视频 > 中国禁闻 > 中国禁闻新闻 > 正文

【禁闻】末代沙皇灭门百年 揭红色恐怖残暴

相关专题:  [血色禁史]   2018-07-21 06:25 A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8年07月20日讯】今年的7月17号是俄罗斯帝国末代沙皇全家遇害100周年,约10万人参加了悼念活动。评论指出,这起历史事件彰显了布尔什维克红色政权的残暴本质。


1918年7月16号深夜到17号凌晨,俄罗斯乌拉尔地区首府叶卡捷琳堡,一名俄国工程师家的地下室里,布尔什维克秘密警察杀害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他们的4个女儿和独子,以及家庭医生、仆人、厨师和管家等11人。

据报导,行刑队带头者尤洛夫斯基用手枪朝沙皇的咽喉近距离射击,沙皇倒在血泊中,他又朝沙皇的前胸补射数枪后,随即向皇太子头部射击两枪至其毙命。与此同时,其他行刑队成员向沙皇家人和仆人们乱枪扫射。后来发现4位公主和1位女仆依然活着,又开始了第二轮杀戮,这次是刺刀和手枪并用。

旅美原大陆历史学教授刘因全:〝他们是被秘密处决的,杀死他们的时候,都是用非常残暴的手段,这就暴露了布尔什维克党,特别是列宁、斯大林这些独裁者,他们是非常残暴,没有人性的。当时沙皇已经交出了政权,对已经没有什么威胁,没有权力的一个平民,不应该采用这样的手段。布尔什维克为了建立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它就是要制造恐怖血腥的事件,来震慑恐吓所有的在它们认为是敌人的群体。〞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把他一家大小都处死,这是非常残忍的做法,再说它又没经过任何审判,所以这个完全是一种公然践踏法律,蔑视生命的做法,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苏共都对这个事情一定要加以隐瞒。〞

布尔什维克政权曾在很长时间里否认杀害沙皇一家。为了彻底销毁痕迹,苏联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70年代下令,推倒叶卡捷琳堡市中心沙皇全家遇害的那栋房子。

俄罗斯东正教会日前在沙皇遇害时刻举行了纪念游行,游行队伍从沙皇遇害地点出发,步行20公里抵达郊外遗骨被遗弃的地方,来自俄罗斯和世界各地大约10万人参加了这次活动。

官方民调机构最近发表的报告显示,有57%的俄罗斯人认为末代沙皇遇害是令人震惊的犯罪事件。历史学家安菲尔吉耶夫透露,参与这起事件的一些秘密警察起初认为自己完成了神圣事业,但后来许多人意识到他们参与了一场犯罪行动。

刘因全:〝布尔什维克党给党员洗脑,包括这些秘密警察,他们认为他们是镇压了一个阶级敌人,而且是一个头号的阶级敌人,认为自己做了一件神圣的事情。但是当他们觉醒,特别是他们看到整个布尔什维克党的暴行,有一些人最后也遭到布尔什维克党的清洗,他们内部的斗争也非常残酷,有些人就开始醒悟,感觉自己这样做是错误的,是残暴的。〞

胡平:〝后来俄罗斯通过了一个决议,为沙皇这件事情平反,现在俄国人知道这件事情是一个历史的罪恶,必须要还历史的真相,同时这件事本身也是对过去苏共革命它的罪行的一个控诉,所以这件事是有相当重大的意义。〞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出,随着整个共产革命彻底破产,当初很多参与这些罪恶的人都意识到当年做的是坏事,是错事,而现在中共当局虽然还不肯公开承认历史罪恶,但也不太好意思再去夸耀所谓的革命的功绩了。

胡平:〝比如说当年杀地主,搞血腥的土改,没收资本家的财产,所谓镇反运动,反右运动啊,这些他们都不好意思当作一个革命的功绩,现在连中共当局都不太好意思提这些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是历史的罪恶。〞

胡平表示,大多数共产国家已还原历史真相,承认了当年的罪恶。这对今天的中共当局来说,尤其是体制内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教育。

采访/陈汉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相关标签
   布尔什维克   红色政权   末代沙皇   尼古拉二世   灭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7-21 06:25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意见反馈给中国禁闻新闻节目组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8-07-25 04:43:19

    錯在沒看透共匪的邪惡目的,這也難怪,這本書才剛剛被寫出來。
    總之,是共匪魔鬼太邪淫。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