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闻 > 正文

轮回中的胎记:前世所受伤害 今生索债标识

相关专题:  [奇闻]   2018-10-18 03:32 PM

在世间有这样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理是非常公正的,人欠了债就要去偿还。在千百世的轮回中,在无明的迷中,谁能不曾造业,谁又能不去偿还。因缘际合,曾经的债主和欠债人终究有相遇的一天,他们又是怎样的要债和还债的方式呢?


我知道一个关于我和亲人的轮回故事,我把它写出来,希望它能点醒人,让人知道因果轮回报应的存在,让人知道要债的方式不一定很激烈,但是却不可以躲过;是可以隐藏在亲情下,却又毫不含糊。

胎记说起的故事


今年,有一天,我在正见网上看见两篇关于胎记的文章,一篇文章叫《轮回故事:胎记的真实目的竟是这个》,文章中说:〝有的胎记是前世受伤害的地方,也有的是前世的一个记号,再转世时证明此人是曾经的某某人。〞文中举例说:唐初,马家的儿子,临死的时候,他对母亲说:〝儿子与赵宗家命中有缘,死后应当给同村的赵宗作孙子。〞他母亲不信,就用墨在儿子的右胳膊肘上点了一个记号。赵宗的儿媳妇也梦见马家的儿子来说:〝我应当给娘做儿子。〞 因此而怀孕。她梦中见到的人,和马家的儿子一样。孩子生下来后,检验他胳膊上的黑色墨迹,还在原来的地方。这个孩子长到三岁时,没人引导,便自己走向马家,并说:〝这是我原来住的地方。〞

另一篇文章《胎记的秘密:来自前世的致命伤害》,作者通过通灵和前世回溯,研究了许多案例,发现百分之九十的胎记与前世的致命伤害有关。文中写到:〝一名大学教授,大腿正中横切一条又长又细的红血痕,他的前世是名十六世纪的中国人,因为截肢失血而亡。有一名女裁缝师,右肩上有一个钻石形状的疤痕,那是她在1800年代中期身为苏族(Sioux)印地安战士, 被箭射穿的痕迹。一名驯马师说出,她的前世是巫婆,遭到指控后被处以绞刑,她让我看颈部,正好有六吋长的白色胎记横过喉咙附近。〞由此,作者得出结论:〝灵魂在之前的身体里面,对曾经经历过的创伤与重大伤害,都有非常清楚的记忆,然后,灵魂带着这些记忆进入新身体,再把记忆灌注到新身体的细胞里。细胞对前世伤害所引起的反应,就是胎记。〞

看著文章,我想到了女儿的胎记,女儿在出生后不久,有一天,我看见小姑子拿着软纸蘸着水,在擦女儿的两眉之间,不一会,她对我说:〝嫂子,孩子的两眉之间有个胎记,我还以为是脏了,擦了一会没擦掉,孩子皮肤都被我擦红了。〞女儿逐渐长大,那个胎记一直在两眉之间,是淡淡的不规则的形状。

在吃饭时,我对女儿说:〝都说胎记是前世留下来的记号,你这儿胎记里肯定有个故事,不知是从天上带来的,还是地上经历的?〞女儿说:〝妈妈,你说呢?〞我说:〝也许时机到了,我就能知道了。〞在一个月后,我知道了女儿的胎记里面蕴含的玄机,看见了发生在过去的故事。

这是一个让我感到震惊的故事,于是我确定,每一个胎记的背后的确都有故事。

回溯往事


我讲述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南宋时期,距今约有870多年。

那一世,我叫金舜,是扬州的一个商人,家中财富颇丰,妻子贺如玉,温柔美丽,儿子金楠,一岁多,非常可爱。作为一个商人,我经常在外奔波。府中的管家不是善良之人,他趁我不在家,私挪财富,还诱惑了我的妻子,两人之间有了私情。这些事情被我的一个江湖朋友廖北察觉,廖北写信给我,让我赶紧回家,他告诉我,他已经派人在监视管家。我爱如玉,不想失去她,我赶紧处理了一些事情,就往家赶。

管家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他鼓动唇舌,拐跑了如玉,还卷走了大量的财富。廖北知道了,带人追赶他们。管家慌不择路,带着如玉跑进了庄稼地。如玉累的走不动路,她后悔了,想起了儿子,想起了我对她的好,她不想逃了。她痛恨自己被管家迷住了心窍。她想回去,哪怕跪在我面前,受到屈辱责骂,也想获得我的原谅。管家不让她回去,不由分说背着她跑,等管家也没劲的时候,他俩在树下歇着时,如玉哭闹起来,管家生气了,捂住她的嘴,如玉就咬他的手,管家恼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两人纠打在了一起。打斗中,如玉的额头撞到一截干树枝上,在两眉之间扎出了血窟窿,如玉象疯了一样,眼里冒着火。管家一看不好,生出了恶意,他掏出匕首,扎向如玉的心脏,然后卷起钱财跑了。

很快天下起了雨,奄奄一息的如玉用手抓着土地,悔恨交加,她觉得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孩子,她想:来世如果相遇,我一定善待他们。她也非常痛恨管家,为此她发出了毒誓:〝来世遇到管家,以额前的伤口为记,诅咒他一辈子娶不到媳妇,让他断子绝孙。〞第二天,廖北带人找到了如玉的尸体,廖北拔去如玉身上的匕首,请人修饰了她的遗容,把她埋葬了。

十天后,我回来了,面对的是人财两空的家室,抱着一岁多的儿子,我的内心痛苦异常。儿子哭着要找娘亲,哭得我的心了无着落。母亲信佛,劝导我。岳母和小姨子如烟来告罪,母亲善待了她们。我把妻子从新敛葬,在妻子的坟前,我发誓,如果遇到管家,我一定让他倾家荡产,不得善终。

小姨子如烟曾撞见过她姐姐和管家的不检点,她纳闷:姐夫一表人才,家产殷厚,姐姐为什么被管家迷住?她劝过姐姐,姐姐默默无语。现在,她目睹姐夫和孩子的痛苦,内心深深自责,觉的自己没有尽到规劝的责任,思前想后,她萌发了嫁给姐夫的想法,并对母亲说了自己的想法。

岳母心疼外孙,认可了她的想法。岳母对母亲说:〝如玉不肖,愧对婆家的疼爱,我想让小女儿如烟来照顾金舜和孩子。〞母亲想了想,同意了。母亲对我说,如烟有意照顾我和孩子,让我娶如烟,我推拒了。母亲和岳母一再坚持,如烟的想法又非常坚定,她哭着来问我,是不是嫌弃她,我慌忙摇头,她又说:〝你总要娶妻,有谁能比我对孩子更好。〞看着泪流满面的如烟,考虑到儿子,我答应了。如烟在府里照顾孩子,一年后,我正式娶如烟为妻,那一年,如烟17岁,我23岁。如烟酷似她姐姐,看见她,我的心就隐隐作痛。唯一的欣慰是儿子非常喜欢她,如烟悉心照顾金楠,金楠长大后,一直以为如烟是自己的亲娘,并不知晓发生的事情。家里后来又添了一对儿女。

因缘使人成为一家


往事过了近千年,世间的冤缘烂债总有了结的时候。在今生,过去的善缘、恶缘相遇。曾经的江湖朋友廖北转生成我的丈夫,如烟转生成了我的小姑子,曾经的母亲成了我的婆婆,看上去是我嫁给了丈夫,其实我是嫁给了缘分。正月结婚,冬天生下了女儿,女儿是贺如玉转生而来。

至于那个管家,他转生成我的亲哥哥。我的哥哥曾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貌少年,可是姻缘却迟迟不到来。在女儿三岁时,有一次哥哥来我家,我们说话间,女儿突然问:〝舅舅,你有女朋友吗?〞当时,哥哥非常尴尬,说:〝还没有呢,以后会有。〞丈夫和婆婆听了,哈哈大笑,非常惊讶孩子问出的话语。又有谁能知道,那是一个诅咒在启动。

作为兄妹,在他经济困难时,我帮助他。当他赚钱多的时候,他开始回报我,给我和女儿买东西、花钱,从来不心疼。他对我和女儿很好,可是女儿有些不太喜欢他,我也经常嫌弃他会赚钱,不会攒钱,看不惯他和几个堂弟吃吃喝喝,然后由他来买单。

这个轮回中还涉及到我现在的父母,在那一世中,他们是管家的父母,父亲纵容管家作恶,认为儿子有本事,还帮着私藏财富,母亲劝说无效,只能叹息。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个余庆、余殃不但跟在当时,还会跟在后世,哪怕相隔百年、千年,也如影相随。

在这一世中,我的父母因为哥哥一直单身,心里备受煎熬,母亲经常在除夕夜让哥哥搬动荤油坛子(民间习俗,意味着动大婚),人的姻缘、人的命,岂是一个荤油坛子改变的。至于父亲,一看别人家的儿子结婚,心里就着急、痛苦,以至于落泪。可是前世,他的儿子又给别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呢?商人金舜人财两空的痛苦,娇儿寻找娘亲的痛苦,岳母失去女儿的痛苦,如烟替姐姐赎罪的心里痛苦。这些痛苦管家能不去偿还吗?能不去承受精神上痛苦的那部分吗?

我的父亲曾经在三年前对我说:〝你哥都43了,还没有对像,我们都70多岁了,以后我们没了,你哥岁数大了,就得上养老院,逢年过节的,你家包饺子,做好吃的,就找他吃一顿。〞父亲说的眼泪涟涟,我听了,很是心酸。我对哥哥说起这个事,哥哥听了,哈哈大笑:〝别听他们的,我能混的那么惨,尽瞎扯。〞

当我确切的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因缘时,我不由的感叹:世间善缘、恶缘皆可聚为家人,善因必有善果,恶因必有恶果,有谁能逃离因缘业债的捆绑。世间万事真的有其由来,背后的因素错综复杂,有恩的报恩,有怨的索债,前世廖北对金舜的恩义,这一世两人结为恩爱夫妻,〝恩〞在前世,〝爱〞在后世;廖北对如玉有敛葬之〝义〞,这一世两人成为父女,父慈女孝;金舜和如烟生活了一辈子,两人的心中都横亘着一个他们不能说出口,却又刻印在心中的亲人如玉,这一世他俩成为姑嫂。那个管家,欠人钱财,欠人命债,造成了他今生的不如意。人活在世上,无一例外的都被因缘捆绑,今生他认为的亲人——妹妹和外甥女,都是温柔的要债人。

在前缘今世的故事中,我解读着我和家人的缘分。我感叹:善恶因果轮回报应,真是毫厘不爽。

冤债锁住哥哥


哥哥是个善良、乐观的人,但也有苦恼的时候,最大的苦恼就是至今孑然一身,形影相吊。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过去做了恶事,不知道自己中了诅咒,他满心渴望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不曾到来,他因为惧怕亲戚的唠叨不愿去走亲访友,面对父母的叹息和忧愁,也曾苦闷彷徨。他对我说:〝大法的理念在支撑我做个好人,不敢放纵自己的色欲。〞我知道,他也曾满心希望,跪求姻缘,可惜月老并不牵线。

这些年,他曾经拿手机让我看某个女人的相片,他非常相信我,他认为我无意中说出的话中隐藏着玄机,他想知道他的缘分到没到来。我知道他心中所想,就告诉他:〝人生,只能是随缘。缘分到了,有些事情会自然而然的发生,缘分没到,就当是一个了愿还债的过程吧!〞

我对于无意中看到的景象,缄口不言,心中在默默的惊讶和思索。有时哥哥在追求一个对像时,我就看见他腿上被拴上一个灰色的绳子。都说月老拴绳,栓的是红绳,这个灰绳是怎么回事?是宿世欠下的烂债需要偿还吧。

现在我知道了,在他当管家时,他曾经欺凌骚扰丫鬟、仆妇,还克扣月饷,占傭人便宜。这世,他躲避开真心想和他结成良缘的女子,他追求的、心仪的那几个女孩子,都吃他的、喝他的、欺骗他,没有人真心对他。他还经常领着堂弟们大吃二喝,花钱买单。我看到的是那几个女孩子是过去被他骚扰的女人,堂弟们是过去被他欺负过的仆人。我不再抱怨他傻乎乎的,因为我知道了,他是在还自己欠下的业债。我在想:人单纯点,好啊,还债快,你看那些奸诈的,尽占别人便宜的,一辈子都活在和别人的纠葛里、算计中,债没还,还弄一身病。

人来世间,神早已根据人前世的业债,安排好了人的一生。就像有一个剧本一样,早已写好。命运的转盘在天上转,人就在地上演。如果人能预先窥测到自己的人生剧本,有谁还敢恣意妄为,无法无天。

我写过一些轮回故事,但是这个故事让我感觉到格外沉重。在轮回中,即便是亲人之间,也是在明确无误的在要债、在偿还。都说善恶因果报应如影随形,和人的一生紧紧相随,此话当真不假。

我想起师尊的话:〝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着的追求。 〞(《精进要旨二》〈走向圆满〉)

大法善解冤怨


我对女儿讲了这个轮回往事,对她说:〝善解了和舅舅的缘分吧,放下过去的诅咒,舅舅也不容易。〞女儿问:〝怎么解开?〞我说:〝到大法师父的像前,给师父磕头,请求师父帮忙,放下过去的仇恨和诅咒。〞女儿去做了。

我想了想,在哥哥来我家时,对哥哥讲了这个轮回故事,哥哥明白大法真相,相信轮回往事。他听了这个故事,表情凝重,沉思片刻,说:〝我前世真是没少干坏事,难怪这辈子如此。如果那时我明白这些理,我绝对不敢做这些恶。〞我对他说:〝欠钱财的,不要了;欠命债的,发过的毒誓,也不追究了,你好好生活吧,我们善解了这些恶缘吧!〞

在第二天哥哥离去时,我察觉到哥哥的命盘已然有了变化。命中注定的,并非永恒不变。哥哥是个善良的人,他明白大法真相,尊重大法弟子,在外地遇到大法弟子对他讲真相,他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和大法弟子说上话,他觉的是个荣耀的事情。每逢年节,他都问候师父。回来买供果,他都买最好的,然后虔诚跪拜。当他看见大法弟子的项目缺钱时,他就解囊相助,有一次,在外地,他看见同修在弄台历,当即拿出一千元,来帮助这个项目。拿钱多的时候,有一年,他拿出了一万五千多元钱。

生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穿梭,在无名的迷中轮回转生,累世的业债包裹着人,苦难的人生必然伴随着人。作为凡人,可以这样说:我们今生遇到的人和事,在前世已经注定;我们来世遇到的人和事,在今生已注定;人生的历程看似开始,结局早已确定。

谁能反转命运的转盘?答曰:只有真正修炼正法的人,才能!

哥哥是很幸运的,大法善解了乱世冤缘。我和女儿都放弃了过去的讨债誓约,哥哥没有了这些枷锁,生命应该感觉到轻松吧!

后记:


当这篇文章写成时,我让女儿看文章,女儿看完文章,我想起胎记,去看女儿的胎记时,意外的发现:女儿两眉之间的胎记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我和女儿都感到惊讶和释然。女儿说:〝我不追究过去的事情,胎记就没了。〞我想:这个胎记失去了标识作用,自然就消失了。

我还知道,哥哥这些年还了他欠下的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悟因缘的我放弃了迷中那无情的索债,哥哥原本孤独终老的人生已然要发生变化。哥哥的朋友又开始热心的给他介绍对像。我看见另外空间中,哥哥的脚上拴着红绳,我希望哥哥有美好的未来!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凤)

相关标签
   轮回转世   胎记   因果   报应   前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10-18 03:32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8-10-30 01:22:09

    好故事!

  2. 翻墙有“礼”2018-10-20 09:01:24

    我把这个故事给朋友粘过去了,朋友感叹人生,相信轮回。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