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醫生驚人言論曝光 中共活摘黑幕再聚焦

【新唐人2016年01月06日訊】【世事關心】(363)當醫生承認活摘 並威脅調查員之後

從2006年活摘器官這個罪行被初次曝光以来,國際社會調查的主要切入點就是在中國的器官移植領域,有太多的現象不能自圓其說,最主要的就是器官移植不可思議的短暫等待時間,完全不能用他所聲稱的器官供體來源來解釋。

2015年12月21日早上9點,追查國際調查員和廣東省江門市中心醫院心臟移植科值班醫生的對話錄音。

調查員:「那我跟你說,你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你怎麼不想想你在殺人犯罪,是天理不容的事呀!」

醫生:「你敢來,我就把你殺了,我把你殺了,我看你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調查員:「你敢告訴我,你做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你挖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器官?」

醫生:「數不勝數。」

調查員:「我是錄音的。」

醫生:「數不勝數,會寫這四個字嗎?」

調查員:「我們會把你說的放到網上,讓全世界都聽你說的這一段,惡毒的這段話。」

醫生:「沒問題,你放上來,最好還告訴我一個網址。」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剛才您聽到的是追查國際最新的調查錄音,對話就發生在聖誕節前幾天。從2006年活摘器官這個罪行被初次曝光以來,國際社會調查的主要切入點就是,在中國的器官移植領域,有太多的現象不能自圓其說。最主要的就是器官移植不可思議的短暫等待時間完全不能用它所聲稱的器官供體來源來解釋。器官移植是一個特殊的領域,因為進行這樣的手術需要的配型等限制條件太多太嚴格,而這反倒對調查是一個有利因素,因為,在無可規避的嚴格限制條件下,能夠實現如此短暫的器官等待時間,幾乎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中國存在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這是2006年一直到2014年國際社會多方獨立調查所得出的一致結論。我們再來說2015年,這一年,中國發生了一些變化,黃潔夫聲稱中國停用死囚器官,並全面轉入只用捐獻器官。那麽,活摘器官的罪惡是不是就停止了呢?據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現在中國的器官移植依然不能自圓其說,而這一輪自相矛盾指向的是,中國不僅存在著活體器官庫,而且,很可能殺人滅口的行為正在加速進行。也許是巧合,2015年聖誕節,中國大陸一些不尋常的報導似乎正在開啟了解這一真相的帷幕。

聖誕節當天,當大多數西方人闔家團圓的時候,路透社發自華盛頓的一條獨家報道震驚了世界。

文章說,在其查閱的一份日期標註為2015年1月31日的文件中,「伊斯蘭國」準許從活著的俘虜身上摘取器官以挽救穆斯林的生命,即使這麽做可能讓俘虜喪命。

新華網對這個新聞進行了兩次轉載,第一次是北京時間26日傍晚,全文不過三百多字。第二次是次日清晨近7點,題目改成了《IS支持活摘器官?伊拉克已經要求安理會調查》,篇幅增加了三倍多。新華社轉載引起了大陸各大媒體的轉發,在國內引起很大反響。

無獨有偶,平安夜當晚,自由亞洲電臺發表特約評論文章《器官移植–中共總也扯不圓的謊言》,文章不光直指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有關移植器官來源的說法一天一變」,還將ISIS和中共作比較,顯示它們在犯同一種罪行的時候,唯一的區別是,一個承認,一個掩蓋。

蕭茗(Host/Simone Gao):「活摘器官」這一名詞在中國大陸是極端敏感的。很多中國人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聽說過這個詞,也不知道它的意思。有人從境外新聞網站上看到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但是,即使聽到這個詞,看到這些報導,很多人還是不相信這樣的事情真實存在,因為它聽起來太像一個都市恐怖傳奇,在大多數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裡,這樣的概念太陌生,也太恐怖,因此被不自覺的屏蔽掉了。那麽,中新網這次曝光ISIS活摘器官,會對中國民眾產生什麽影響呢?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新網這次曝光ISIS活摘器官,然後被大陸媒體大量轉載,這件事尋常嗎?這條消息會對中國民眾產生什麽影響?」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從中共官媒的本意來講,轉載這條消息的動機出於兩種可能。第一是渲染伊斯蘭極端組織的恐怖,為當局在新疆的鐵血手段爭取更多支持。第二是借題發揮,帶出「活摘」這件事,讓中國人知道這種事在當今世界的某些地區和某些組織的控制下是存在的。其實「活摘」這個提法,就是由法輪功學員反復向社會講述才變得盡人皆知的,就是說一提起「活摘「,人們第一印象想到的就是中國發生的大規模強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事。其實你只要提活摘這個事,就是中共的一個避諱,所以官方媒體出現這個提法是不尋常的,我傾向於上面所說的第二種可能,是有人故意這麼說的。它會對民眾起什麽影響呢。現在中國民眾都知道中共承認了活摘在世界上某些地方是存在的,就會產生一種聯想,中國大陸也是在極權組織的控制下,權力體系是不透明的,江澤民一夥想消滅法輪功的迫切願望也不亞於ISIS消滅所謂異教徒的願望,而且這個權力體系裏同樣也有一夥喪盡天良,為了錢可以無惡不作的人。ISIS從事這些犯罪的條件在中國也同樣具備。不管這個消息是不是現在權力體制內另一些人有意透出來的,但它會讓人有這個聯想起到這個作用。」

黃潔夫無意中透露的真實信息,令人毛骨悚然,下節回來繼續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讓中國民眾接受「活摘器官」這種罪惡的確存在,並且共產黨具備足夠的邪惡基因能夠犯下如此罪行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沒有這樣的思想基礎,活摘器官的罪惡會一直被主流民眾當作一種傳說,而這個罪惡已經延續了太久,不應該再被允許藏匿在黑暗之下。我們前面講過,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中國存在活體器官庫,而是,在黃潔夫宣稱中共停用死囚器官之後,中共的殺人滅口加速了。

這一觸目驚心的現象是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15年的調查中被發現的。他們至少發現了活摘器官加速的三方面證據。

首先,過去中國的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是2-4周,今年追查國際對衛生部批準的169家夠資格做器官移植的醫院做的抽樣調查發現,等待時間更短了,而且還可以挑選器官。不僅如此,很多醫生和調查員對話的時候,幾乎是在積極招攬生意。

2015年6月25日,鄭州人民醫院肝膽外科值班醫生說:「你做肝移植我們可以挑選好的年輕的給你們。」

2015年3月19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李功權醫生說:

「你具體先要把病人,我知道,你先把病人,先過來,讓病人過來方便嘛,估計一周就之內就可以,要配型嘛,有的連夜能過來,連夜做,有這樣的。」

2015年10月11日北京武警總醫院肝移植黎功醫生:

調查員:「大概等多長時間啊,能有供體?」

醫生:「假如說明天有,明天就可以做。」

調查員:「這麽快啊。」

醫生:「啊。」

醫生:「現在病人特別多,肝源也特別多。」

2015年3月19日下午,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肝移植辦公室護士:

調查員:「你們那裏現在做肝移植要等多長時間?要不要等啊?」

護士:「嗯!短的話就幾天吧,長的話可能兩個星期以上吧!」

護士:「你那個有需求還是自己過來一趟好些吧,因為電話裏邊講不清楚好嗎?要看病人資料。」

2015年10月9日北京佑安醫院肝移植科值班醫生:

醫生:「你說等肝源,快的話也很快。快的來了就能做了。慢了,可能一、二周,不會太晚。供體質量沒問題,我們都是自己取。」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進一步解讀等待時間縮短和加速殺戮關系,聽一下我稍早對追查國際負責人汪誌遠博士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自己就是醫生,能不能給我們講一下,在2006年到2014年,國際社會調查的結果,中國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平均是2-4周,這是一個什麽概念。」

汪誌遠博士(追查國際負責人):「這個概念就意味著中國有一個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的存在。大家都知道器官移植是需要配型的,配型的機率很低,國際普遍認可的機率是6.5%,也就是非親屬器官移植的配型率是6.5%,也就是說一個人器官移植需要15個人配型有可能成功。在美國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的系統,有多大900多萬人的自願捐贈器官的人群,又有發達的網路系統,就這樣2006年美國報告的是等待時間是3-7年。2014年美國衛生部的報告肝腎移植平均等待的時間,肝是2年、腎是3年。這是正常的正向配型,也就是人等器官。在中國因為傳統觀念的影響,2000年到2013年,國民捐贈幾乎沒有,就是今年中共高調炒作,器官移植公民全部使用公民捐贈的2015年,追查國際從1月到11月對中國大陸多個省市進行調查,結果中共官方器官捐贈系統的支援公開回答是:幾乎沒有。想想看,這樣少的數字怎麼可能解釋中共現在講的一年1-2萬的器官移植呢,這是不可能的。同時追查國際在調查中還發現其它大量的證據證明中共有一個龐大的活人供體庫的存在。比如說等待期極短急診移植之外,我們發現了許多醫院經常多臺移植手術同時進行。例如,第三軍醫大學附屬新橋醫院,曾經一天之內就做了24臺的腎移植;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1天做了24臺的肝、腎移植;這樣大數量、這樣同時進行的手術,不可能由捐獻、死囚的這些器官完成。至於死囚器官國際有關方面慎重調查的結果是:考慮到死囚器官的複審、核審、以及處決的地點、還有他的健康情況等等方面條件的制約下,不可能滿足這種隨機的移植,數量上也達不到黃潔夫宣傳的一年1-2萬的移植量。」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麽現在等待時間更短了,醫生積極招攬生意,這又反映了什麽問題?」

汪誌遠博士(追查國際負責人):「有兩種可能。最大的可能是隨著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徵象的不斷爆光,中共當局急迫的想處理掉,在押的做為活體器官供體的活人器官庫的人員-法輪功學員。第二種可能也不能完全排除就是中共還在不斷的抓人,活人器官供體庫在不斷的補充。」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電話調查外,我們從黃潔夫最新給出的數據中也可以分析出中國現在還存在著巨大的活體器官庫,而醫院在加緊進行移植。請雪莉給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黃潔夫可能沒有想到,他近期的采訪意外的確認了一個對他們不利的數字。這就是:如果沒有活體器官庫,中國的器官移植正常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多長。首先,我們來看一段錄像。它是2015年3月16日黃潔夫接受鳳凰衛視《公益中國》節目的采訪片段。

許戈輝:「到底有多少人在等待器官移植?」

黃潔夫:「2.2萬,就是海波他們那,他們那的數字,現在在全中國大陸,不包括香港、臺灣,全中國現在等待器官移植的是2.2萬人,這個是準確的數字。」

到了2015年12月6日,在中新網的一篇報道中黃潔夫稱等待器官的人數達到了2.8萬人。

另外,黃潔夫說2015年,器官捐獻人數約有2500多例、捐獻器官大約7500個。

從黃潔夫的話可以推出從3月份到12月份,等待器官的人數增加了6000人。事實上每年等器官的人都會增加。也就是說平均等待器官的時間會逐年增加。根據黃潔夫提供的數字,我們以假設「平均概率分布」的方式推算出,在2015年,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已經超過了3年。

而這裡問題就出現了,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現在各家醫院給出的等待時間不是3年,而是1-2周。這只有一種解釋:這些醫院有非常充沛的器官,而這些器官不來源於官方的捐獻系統。

此外,黃潔夫今年以來多次說,中國能夠做得起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數量太少,限制了器官移植數量,因此還要推動人大立法,把大病醫保裡面加上腎移植,給予報銷。此外,他還聲稱「中國能做器官移植的醫生和醫院數量十分有限。要「加快醫院移植服務能力建設,將具備移植資質的醫院擴展到300餘家」。所有這些言論都表明,黃潔夫十分明了,器官供體對中國的器官移植來說不是瓶頸。他們所要做的是讓中國的器官移植設施和醫生能夠匹配得上龐大的供體源,能夠在短時間內消耗掉這巨大的供體庫,而中國的醫院和醫生們正是這樣幹的。

移植醫生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無數,並威脅殺掉調查員,這是否是天方夜譚?下節回來聽個究竟。

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前面的推理完全依據了中共自己的說法,包括黃潔夫所說的「今年器官捐獻數量將在歷史上首次突破萬例,將是歷史上最多的一年」這樣的說法也照單全收。但實際上,情況可能比這糟糕很多。據追查國際調查,中國現在的器官捐獻現狀和黃潔夫所說的可能相去甚遠。在中國,器官捐獻主要是受衛生部委託,中國紅十字會負責。追查國際對中國幾大主要城市的紅十字會進行了錄音調查,顯示的是這樣的情況。」

2015年12月6日,北京市紅十字協會

調查員:「北京紅十字會是吧?」

紅會職員:「我們是北京市紅十字會,現在這個工作我們還正在籌備階段。」

調查員:「北京正在籌備紅十字會器官捐獻的工作,是嗎?」

紅會職員:「對,對。」

調查員:「那現在還沒有開始捐獻,還沒有是嗎?就是北京的市民還沒有捐獻的,還沒有這個例子,是正在籌建是嗎?」

紅會職員:「啊,就是有籌備辦在籌備這件事,沒有成立正式的部門。」

調查員:「噢,那就是還談不到說市民來捐獻,還沒有走到這一步,啊?」

紅會職員:「可能也會有市民有捐獻的意向,我們一般都是鼓勵他到網站上登記。」

2015年12月11日,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

調查員:「就是我就想問一下,咱們這兒捐獻怎麽樣這個情況就是?我就想問一下你們這裡那個捐獻有多少人捐呢?」

紅會職員:「嗯……什麽意思?就是從建庫到現在有多少人捐,是嗎?」

調查員:「對,對,對,有多少人捐?」

紅會職員:「有一百七十多位,天津市有,對。」

調查員:「那從什麽時候捐了一百多個捐了幾年啊?哪一年開始?」

紅會職員:「從03年開始。」

2015年12月17日,上海黃浦區紅十字會

調查員:「是上海黃浦區紅十字會器官捐獻多嗎?」

紅會職員:「目前不是很多,有,從去年試點開始做的。」

調查員:「從今年開始做的?」

紅會職員:「從去年。」

調查員:「到現在捐了幾個?」

紅會職員:「上海市只實際捐獻了5例。」

調查員:「全市只有5例。現在是捐的很少嘛,在上海這裡。」

紅會職員:「我們這裡不是很多啊,一年只有幾例啊,填表的,人活的好好的不能捐啊。」

這三個大城市,移植醫院和器官移植的數量都很大,北京有20家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天津有4家器官移植醫院、上海有11家器官移植醫院,按照中共的器官捐獻原則,器官首先提供給捐贈醫院、其次本地,然後才是全國分配給病情危急的病人,三個城市這樣有限的器官捐獻,怎麽滿足當地這樣大的移植量呢?多餘的供體又是從何而來呢?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節目的最後部份,我們要放兩段電話錄音。這兩段錄音是兩位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在親耳聽到醫生承認自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覺得自己必須要對此做一些什麽,從而對同一名醫生所做的規勸。我們當初認為,調查員這樣做,相當於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以後這家醫院甚至周圍的醫院都會提高警惕,真相就不容易被調查出來了。但是,當聽到這名醫生的反應之後,我們的想法改變了。並且我們覺得,這樣的應答,全世界都應該聽到。」

2015年12月21日早上9點多,廣東省江門市中心醫院心臟移植科值班醫生和調查員的電話錄音。

法輪功學員:「活摘人體器官是個重罪,比當年希特勒的罪名還要高。」

醫生:「沒問題呀,想要怎麽處理呢,怎麽處理都行,不要給我說這些。」

法輪功學員:「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醫生:「那沒問題呀。」

法輪功學員:「還有天理的制裁。」

醫生:「那沒問題,我們做的多的是,有的是,你可能數量還沒有調查清楚,那太多了簡直。」

法輪功學員:「你今天有做嗎,還有在做嗎?」

醫生:「每天都做呀。」

蕭茗(Host/Simone Gao):「下面這段錄音是同一天晚上10點多,同一名醫生和另外一名調查員的對話錄音。這名醫生要求,媒體播放了這段錄音之後,要把網址給他。所以我們就應他的要求,把他的聲音播放,相信這個節目的網址也會有人寄給他。」

法輪功學員:「我想跟你說,你們醫院,你還有周新民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追查國際的名單上,知道嗎?」

醫生:「又來一個,剛剛被罵走一個又來一個。」

法輪功學員:「那我跟你說,你殺了都少法輪功學員,你怎麼不想想你在殺人犯罪,是天理不容的事呀!….」

醫生:「你敢來,我就把你殺了,我把你殺了,我看你是上天堂還說下地獄。」

法輪功學員:「你敢告訴我,你做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你挖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器官?」

醫生:「數不勝數。」

法輪功學員:「你敢確定是數不勝數嗎?」

醫生:「數不勝數,實話告訴你,數不勝數!」

法輪功學員:「我是錄音的。」

醫生:「數不勝數,會寫這四個字嗎?」

調查員:「我們會把你說的放到網上,讓全世界都聽你說的這一段,惡毒的這段話。」

醫生:「沒問題,你放上來,最好還告訴我一個網址。」

蕭茗(Host/Simone Gao):「就在我們大多數人按部就班過日子的時候,就在我們做這個節目,在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可能就有法輪功學員被推上了活摘的手術臺。我不知道如何描述這件事情的緊迫性和它的殘忍。沒有語言和情感能夠準確表達,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那些確定知道這件事正在發生,又能夠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一些什麽事情,哪怕是非常小的事情的人,大到一個國家,小到一個清潔工,如果他什麽都沒做,那將是一件非常遺憾,非常可恥,最終也將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感謝你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完)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周二:21:30

週六:12:30pm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