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武漢肺炎」路透: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7日訊】【今日點擊】(3689-1)

提要
病毒攻入北京大院 紅二代先用美特效藥
武漢肺炎」路透: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傳美產「瑞德西韋」有用 但效果有待臨床驗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我看到一個質疑,因為它每天中共都有一個疫情的,一個資料的更新,原來更新得勤現在更新得不勤了。

但它報具體的數據,昨天它報出來的說是,應該今天啦有時差問題,2萬8將近3萬人感染,然後講還是集中在湖北,大概死了不到600人。但是數據呢就有朋友提出質疑,說全國的死亡率2.1%,從來沒改變過,也沒有具體的分類什麼都沒有,就是死亡率2.1,他說這個有點兒可能性不大。那與此同時報出來呢,這個在美國的一家醫藥公司的,所謂製造的新藥呢很管用,給了中國。那給了中國使用的時候呢,被武漢病毒研究所呢給註冊成專利了,應該是3日給出來的。結果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它的網站上宣布,它把這種東西給,是他們自己研究的成果,是在1月21日就給註冊,在國內專利局註冊成專利了。可是這個藥的本身不是什麼新藥,這個藥的本身當初是用來,2017年還是13年,在非洲發生的伊波拉。

伊波拉的死亡率高達30%,當時是針對伊波拉製造出來的藥,然後在上個月的時候呢,有個35歲在西雅圖工作的,是微軟啊還是波音,他是一個在西雅圖工作的中國人,他拿的是工作簽證。回國相親 35歲,回來之後染了病毒了,結果就給收治醫院了。那在他治療期間,當地的美國醫生就用了這種藥,就用了這個治療伊波拉的這種藥,在他身上醫治,好用。所以大概在1月30日到31日左右,那個主治的醫師,就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說治伊波拉的病毒的藥可以能夠,針對現在的這個肺炎是非常有好處的,80%到90的這種改變率、有效率。但是問題就是說,他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副作用,不知道對以後有什麼影響,他建議慎用,除非是極重病人,這是當時原文是這麼來的。然後就給了中國了,那中國就給註冊了。

但現在呢它卻是又管用又在大面的使用,這是今天我們看到,就是說我們看到的故事。但是我跟大家解釋了,伊波拉當時的死亡率高達30%,如果從藥物的對等的角度來講,病毒的這種毒性的,這種不可抗拒性的對等來講,那今天我們可以把它武漢肺炎,可以高達30%的死亡率。至於它的感染人數,在按照專家學者講,現在起碼有30萬,所以30% 30萬 起碼有9萬人死了,就是說在全國的範圍內,起碼才會有這種概念出現,才會有目前的故事出現。我個人覺得也make sense 對吧,藥都是以毒攻毒的,對方的毒性沒有這麼,就是病毒的毒性沒有那麼高,那這個藥它的殺傷力,怎麼能達到那種殺傷力呢?換句話說如果毒性根本沒有那麼高,對人的致命性沒有那麼高,這個藥做的這種針對性有那麼高的話,那藥本身就能把人殺了,以毒攻毒嘛,藥就是毒藥。這是一種相生相剋的道理,我們從這樣的故事中就可以看到。

那至於說中共體制之下,什麼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個為什麼那麼做?那都是菁英啦,那都是學者、都是菁英、都是今天聰明的人對吧。在整個全國處於疫情的背景之下,那病毒研究所的這些專家們,這是一個巨大的千載難逢的機會,在他的仕途上、在他的學識上、在他的實戰經驗上,他都可以在未來的時間裡,給自己營造偉大光輝的背景。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對不對,這種做法跟中共體制本身做法,我覺得很相配。很多人就是不能接受這個武漢病毒的,病毒研究所這種做法,現在去聲討它、去罵它。其實太多的人在類似的環境中,不同的領域,類似的環境中採取了同樣的方式,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在中國不會出現這種事情。

病毒攻入北京大院 紅二代先用美特效藥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它說病毒攻入了北京大院,紅二代率先用了這種特效藥。它講的概念說紅二代是在這個,中日友好醫院用的,在北京病毒的概念,已經衝破了中共權貴上層,也其實包括中南海本身,我覺得都包括了。27日李克強去了武漢,28日習近平見了世界衛生組織,之後他們就再也不敢在一起開會了。你說是習近平懼怕李克強,還是李克強懼怕習近平?不知道。但是官員出去會帶有一幫人,包括他的祕書、包括他的文書、包括他的隨從,這些人都長時間在中南海工作。所以當它的病毒的這種攻擊力,病毒的傳染性有多高,你就看看中南海的做法,我覺得就足矣了。

昨天我們在那期節目中講了,習近平不敢見他的幕僚,不敢見他的同僚,他只能讓柬埔寨的首相洪森,去扮演這麼個角色。有人說給了洪森六億美元,洪森在北京轉機,結果他給解讀成叫專訪。可是美國人在給東西、給藥、給車,什麼都給,在他嘴裡頭美國人是任何實事都沒幹,這是外交部的發言人明確講的,華春瑩就這麼說的。這是今天的中國,這是今天共產黨下的中國,那同樣這也是今天的美國人。美國人的處理的做法,剛剛傳出來的,那家藥物公司的CEO,在他公司內部開會就被人質問了,說老闆咱那個藥被人家給註冊專利了。那老闆自己講得很清楚,我們現在是人死了,我們是救人,那專利無所謂啦,愛怎樣怎樣啦。所以這是一個,完全生命性質對比的一種概念。

傳美產「瑞德西韋」有用 但效果有待臨床驗證

傳這種救命藥叫瑞德西韋,國內叫人民的希望,很有用。而這個藥當初是一個台灣人做的,這個台灣人是這家公司的副總裁,楊台瑩。它國內為什麼註冊了?因為是當時美國公司把這種藥的配方,和它的整個分子結構,就是藥物本身的所有的這種,怎麼配藥的藥方,全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那武漢病毒研究所根據人家給的所有細節配方,就一做就出來了。楊台瑩,台大化學系,南加州大學的博士,負責該公司的一些研發上市的產品。她曾經研發出世界第一款,治療愛滋病的叫單錠的藥物,2013年這個伊波拉,西非的伊波拉病毒,當時這個藥,就是為伊波拉病毒研製出來的。這就我跟大家解釋,伊波拉是30%的死亡率,那今天的武漢病毒,肺炎病毒等同伊波拉,所以中共的掩蓋的數量跟掩蓋的程度,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武漢肺炎」路透  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路透:它講在3月分前想遏制病毒不太可能,所以兩會可能會被推遲或者取消。

應該講取消的可能性不大,推遲呢我覺得可能性是非常有的,那能夠做這個決定的人只有習近平自己。而新藥的出現的本身,它的治癒率效果有這麼好,那它帶來後續的正常的這種更大的震盪,不好說,我個人覺得不好說,因為任何一種藥物的本身,它帶有副作用。而事情本身的出現呢,就像我們說的,災難、瘟疫都是神來做的。有人說那藥能治好了所以它不是災難,是,摩西當初降災在埃及, 它是十個災,三個一組,三個一組,三個一組,走了三組對吧。當走了三組之後,那最後出現的這個,死了胎生的頭胎,所以它同樣是一波一波的,瘟疫同樣是一波一波的。瘟疫不是說到這兒來,十年都不走了,不是的,而在人間的環境中表現,會表現出人有辦法、人有應對,或者這個、或者那個。

所以這是一個不同的生命層面上,是一個風格,就是讓人們去選擇是善是惡。惡的人,惡的人,迷信科學的人,會認為再一次科學戰勝了它。可是呢在科學戰勝病毒的過程中,有一個非常大的紕漏,是美國人站在人的角度,救死扶傷的角度,用了另外治伊波拉的藥,用在這個人身上,這個人就當成了小白鼠,啪給弄成了,你說它是科學還是不是科學? 對不對。餓瘋了,扭臉抓一饅頭吃,唉!這饅頭真好吃對吧。所以我以為,你如何看待今天遇到的故事,這是今天給人們的選擇。所以瘟疫都是一波一波一波,階段性的,那人們會出現各種理由去應對它,而應對的本身,同樣又是一種淘汰的過程。當人們自己不回心轉意,還把自己定格在一個惡的角度,就是利益的角度,就像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做法一樣。那還是那句話,看看死期到眼前,從某種程度上,那個罪孽,人帶來的罪孽,當你下地獄的時候,那個罪孽其實就更深。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