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醫生血淚陳述:眼看著同事一個個倒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1日訊】《人物》雜誌10日刊載「發哨子的人」,記錄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的血淚陳述。她講述自己從吹哨到被噤聲,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求醫無門悲慘死去。讓人們清楚的了解到疫情發展到不可控,及演變成一場人類災害的真實過程。

艾芬李文亮醫生的同事,她所在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各個科室均有醫護人員「中招」,目前已確診高達230多人,包括3名副院長和數名科室主任。其中4名醫生已經殉職。

武漢市中心醫院是市內27家三級甲等醫院之一,該院後湖院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兩公里,是較早接觸到新冠肺炎病例的武漢醫院之一。

艾芬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她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的見聞,從一個醫護人員的角度,敘述了武漢疫情發生、發展、發現到公開的過程。

武漢市中心醫院各個科室均有醫護人員「中招」。圖為民眾獻花悼念李文亮。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並把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播武漢醫生圈,而從中轉發這份報告的就是包括李文亮在內的8位醫生。

艾芬把實情傳出去後厄運降臨,作為傳播的源頭,她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

艾芬被稱為「又一個被訓誡的女醫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將她稱為「吹哨人」,艾芬糾正了這個說法,她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

事實上,12月16日,艾芬的急診科接待一位「莫名其妙高燒」的病人,8天後轉到呼吸科;12月27日,又來了一位「沒有任何基礎疾病,肺部一塌糊塗」的病人。看到化驗單上標註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艾芬感到「很可怕」。

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診科向醫院公共衛生科上報了7例發熱病人中急診科收治的4例。艾芬當時就推斷這個病可能「人傳人」。

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關情況,並宣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艾芬很清楚發生了人傳人,但是醫院為了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頭,「說隔離衣穿外頭會造成恐慌。」

就在當天,李文亮受到了市衛健委和醫院的警告和批評。而艾芬當天再次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醫務處報告了收治多例病人的相關消息,希望能夠引起重視。

她擔心,「一旦急診科醫生或者護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煩」。

就在當天,醫院轉發武漢衛健委消息,警告不能對外隨意發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為信息泄露引發恐慌,要追責。她所在的醫院隨即發出通知,強調不能向外傳遞相關消息。

武漢市公安局当天也發通報稱,有8人因「造謠」遭傳喚。當晚,艾芬也被通知醫院監察科「談話」。

次日,艾芬被監察科紀委談話的過程中,醫院領導斥責她,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

艾芬雖然沒有像李文亮等8位醫生那樣被公安叫去訓話,但那次的約談令她很絕望。對她打擊非常大,「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 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艾芬醫生追憶,如果她當時不遭到他們那樣訓斥,如果醫院內部互相溝通,「如果是1月1號大家都這樣引起警惕,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之後,艾芬要求自己科室的醫護人員先戴起N95口罩。自此該院接收到的發熱患者像「火山噴發」增長。而該院各個科室亦有人「中招」。

李文亮於2月7日病逝,多位市民來到醫院獻花悼念。(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醫生們一個接一個倒下,病人的情況更加糟糕。病區飽和,基本上一個病人都不收。病人一排隊就是幾個小時,醫護人員也無法下班。

眼睜睜地看著病人越來越多,傳播區域的半徑越來越大。很多是家庭傳染的,最先的7個人當中就有媽媽給兒子送飯得的病。有診所的老闆得病,也是來打針的病人傳給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

一天發熱門診門口的排隊,要排5個小時。正排著一個女的倒下了……。艾芬說:「還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監護室的時候,就是他們見的最後一面,你永遠見不著了。」

隱瞞疫情,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付出巨大代價。艾芬敘述,僅僅急診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

有三個女醫生全家感染,兩個醫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個女醫生的爸爸、媽媽、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個人感染。「大家都覺得這麼早就發現這個病毒,結果卻是這樣,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代價太慘重了。」

死了那麼多人,付出的代價那麼高昂,總該是釐清各自的責任的時候吧?

2月21號早上領導和艾芬談話,但是她不敢問。沒有人在任何場合跟她說表示抱歉這句話。

採訪中,艾芬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儘管因提前披露這次的疫情遭到打壓,艾芬仍表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是吧?」

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漢醫生》的第二篇報導,在習近平武漢視察的當天刊出,文章出來後,立刻被中共宣傳部門緊急全網刪除。

根據現在披露出來的越來越多的細節顯示,武漢醫院領導層隱瞞疫情源於武漢衛健委的指示,而武漢衛健委又聽命於武漢市委和湖北省委。

根據『財新』報導,即使在中共衛健委最初得知武漢疫情的情形後,也要求不能向社會公開疫情。中共衛健委為什麼如此呢?顯然在等待中南海最高決策者的決定,中南海的最高決策者,毫無疑問是習近平本人。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